「也對,你是我爹。」

莫柒柒冷冷一笑:「想來你也不想讓我往火坑裏跳吧?那宸王的事情是真的的話,你是不是不允許我嫁去宸王府了?」

「……」

莫震天瞪着眸子。

看得出他是真的生氣了,可這般情況下卻說不出一個字。

不為別的,只因為他需要這層關係,剛才的惱怒到也不算是裝出來的,可也不過是說說而已。

這種性子說白了就是裝腔作勢,喜歡凹人設卻不去做。

這時旁邊的莫柳月連忙上前去安撫莫震天:「好了好了,爹你就不要氣了,現在木已成舟,縱然是爹爹也沒辦法去做什麼。」說到這裏的時候,她極為哀怨的看向了莫柒柒:「姐姐,這件事情也怪不得旁人,畢竟婚事是你自己定的。」

莫震天深吸了一口氣:「柒柒這個姐姐,但凡有你一點品行,也不可能跳入這樣的火坑!」

「爹,你莫要這樣說。」

莫柳月滿臉愁容,那模樣似是真的在為莫柒柒擔憂。

反觀莫柒柒看着面前二人一唱一和,冷冷一笑:「還有事嘛?沒事明天我要成親,先去休息了。」

丟下這句話,她直接就走了。

不過莫柳月很快便追了出來,她氣喘吁吁的:「姐姐!」

莫柒柒停下腳步,轉眸的一瞬溢滿了殺氣。

莫柳月着實被嚇到了一下,她連忙解釋:「我是想說明天姐姐就要成親了,這是我特地給你準備的禮物。」說到這裏的時候,她便拿出來了一方手帕,那上面放着的是一串暗紅色的紅玉手串。

莫柒柒只是掃了一眼:「你又想耍什麼花樣?」

「姐姐,你怎麼和我這麼大敵意呢?」莫柳月咬了一下唇角,一雙水汪汪的眸子似是溢滿了委屈:「我們一起長大的,我知道你現在對我有些誤會,可不管怎麼樣你永遠是我的姐姐!」

。 林宇二話沒說就推開了林歆,顯然他也有點心虛,真要和林歆發生點什麼,還是感覺太怪異了。

林歆也沒有追,看著林宇不自然的樣子,眼神嫵媚。

溫水煮青蛙這種東西,操之過急沒什麼用。

見林宇離開,林歆躺在鬆軟的沙發上,望著天花板,一臉的虛弱,自言自語道:「這輩子也別想勝過悠悠了……」

……

草莓和白悠悠回到家裡的時候,都已經快十一點了,林宇早早就洗漱回卧室了,白悠悠和草莓回來的時候,見到林歆躺在沙發上。

白悠悠好奇道:「你在沙發上把林宇拿下了?」

林歆無地自容道:「悠悠姐,怎麼可能…..我們什麼都沒做…..」

白悠悠驚訝道:「他竟然忍住了?」

草莓也幫腔道:「小林學長看起來不像是那麼有克制力的人呀?」

「所以你們都知道小歆是在演戲?」林宇靠在卧室門旁邊,一臉無奈。

果然自己的後宮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了,如果自己今天真的沒忍住的話…..好像也確實不會發生什麼狗血的事件。

最多就是林歆發生什麼流血事件而已…..

草莓吐了吐舌頭,不敢答話,因為她的確是這個家裡最早知道林歆是在演戲的人,卻沒有第一時間告訴自家老公。

林宇轉過頭進入房間,三女面面相覷。

草莓擔憂道:「小林學長會不會生氣了啊?」

白悠悠搖頭道:「老公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不過生氣多多少少也有點,畢竟我們聯合起來騙了他嘛…..」

「那怎麼辦?」林歆問出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你們先休息吧,我去和他聊聊。」白悠悠忽然臉色一紅,「草莓要不要一起去勸勸?」

草莓一開始並沒有反應過來,是後面看到白悠悠一臉猥瑣的樣子,這才明白白悠悠說的「聊聊」是什麼意思。

「還…..還是不要了吧….」草莓瑟瑟發抖,感覺三個人一起那什麼實在是…..

…..

白悠悠了解林宇,實際上林宇並沒有生氣,最多是有些鬱悶而已,但是除了鬱悶外,多多少少還有一些男孩子虛榮的快樂。

這大概就是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的原因了。

讓一個美少女為自己做到這一步,的確能夠滿足男人的虛榮心,這是天性。

某種意義上,也是對林宇魅力的一種肯定,這種複雜的情緒暫且不提,林宇已經陷入了半睡眠的狀態。

此時已經快到冬天了,天氣比較冷,就在他迷迷糊糊的時候,被窩裡面忽然鑽進來一個溫柔的軀體…..

……

林宇第二天起來的比較晚,他看著自己床上還在沉睡的兩個美少女,一臉沉思。

話說…..昨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白悠悠和草莓會同時出現在自己床上?

另外為什麼她們看起來這麼親密?

腦袋瓜裡面全是問號的林宇忽然氣得捶足頓胸,為什麼自己這個三秒睡的體質竟然能夠做到這樣?

這得是多好的機會啊…..

此時林宇大概也反應了過來:白悠悠和草莓估計是以為自己生氣,所以兩個人進了自己房間想要補償自己。

然而自己卻睡著了…….睡著了……著了…..了…..

一想到自己錯過了這麼好的福利,林宇感覺自己都快要吐血了…..

草莓和白悠悠可都不是什麼大膽的性子,能夠一起過來想必是做了很多的心理準備,下次再要想有這樣勁爆的機會,可就難了。

白悠悠和草莓都沒醒,抱在一起睡得正香甜,就是看起來畫面有點橘氣。

…..

錯過了美好福利的林宇一早上都悶悶不樂,白悠悠和草莓捂嘴偷笑,唯獨只有林歆一頭霧水,幽怨的看了林宇一眼。

房子隔音其實很好,她什麼都沒能聽到,但是就是因為什麼都沒能聽到,她腦補的東西,可謂是相當精彩……

一方面唉聲嘆氣自己為什麼昨晚上不按照白悠悠的主意,直接煮飯,另外一方面又有一些小女人矜持的心思,女人果然不愧是論複雜性的產物。

過年的既定計劃已經差不多了,草莓和白悠悠都會在這邊過年,但是林歆要回家過,估計少不得挨一頓養父母的臭罵。

林宇連勸沈平樂的心思都沒有,最好把林歆罵得賊慘才好。

過去過年林宇不喜歡,今年就好了很多,有美少女陪著,還有倆,不過在過年之前,他打算回莊園一趟。

這大概就是那位西南王想要的事情,林宇自我安慰,畢竟別人是出了錢的。

…..

「要去林伯伯家?」草莓有些害羞,這話題實在是有點具體,一方面她挺想去,但是她是知道白悠悠是林平安認證的兒媳婦。

另外一方面,她其實並沒有做好見家長的準備,這也是一直以來草莓比較尷尬的地方。

別的家帶女朋友回家都是喜慶的事情,但是要是一次性帶兩個回去,那就比較難說了。

自己這樣上門,會不會有點上門找麻煩的嫌疑?

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之後,林宇好笑道:「放心,你這麼可愛的女孩子,誰家不想要這麼一個兒媳婦?」

草莓大羞,連忙跑到白悠悠的懷裡找安慰。

白悠悠是見過林平安的,想到那個儒雅的中年男人,不由得想到了袁青衣,又想到了一些公司的事情,不由得感嘆,現在很多事情的確變化太大了。

自己的那些記憶,能夠有用的片段實際上已經不多了。

凌寒開著車到了莊園門口,草莓和白悠悠站在如此豪華的莊園門口一時間竟然有些恍惚,白悠悠身子已經想象了很多。

畢竟能夠隨手把影視城送給自己的大佬肯定生活條件不差,但是奢侈到這種地步,還是……誇張了寫。

林宇看著發獃的兩個女孩子,一隻手牽了一個,豪氣! 可以明顯看出來,秦風的速度已經變慢了不少。

冥王殿這一邊的強者,應該可以比較輕鬆的鎖定住秦風的氣息!

而與此同時,之前持續不斷的攻擊,也大量消耗了秦風的護體鐘罩。

事實上,秦風完全可以分配更多的力量,用來維持自身強大的防禦……

但是這樣一來,他的攻擊和速度都會持續跌落!

八門遁甲並非無敵,在頂著上百位宗師的攻擊下,強行殺死了十多個強者,已經非常厲害了!

秦風自己也是意識到這一點。

短暫的考慮之後,他忽然做出了一個決定……

只見秦風身上的鐘罩忽然消失不見!

「什麼?」

「這傢伙,他放棄防禦了?」

「哈哈哈,好機會,一起把他拿下!」

看到這一幕,冥王殿的強者紛紛狂喜,不顧一切的朝秦風發起猛攻。

然而他們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大錯特錯。

秦風確實放棄防禦,但更多的力量,卻放在了速度提升上!

轟隆隆

冥王殿的強者攻擊剛到,秦風身軀一閃,速度忽然再次爆發到極致,如同鬼魅般朝著一個方向殺了過去!

「什麼,不好,我們上當了!」

「該死,這傢伙放棄防禦,是為了將速度爆發到極致!」

在秦風衝過去的方向,那邊的強者直接就嚇傻了。

一個個臉色慘白,來不及再出手,直接轉身想要逃走。

可惜,秦風都已經放棄了防禦,明顯就是打算拚死一搏。

怎麼可能再給他們機會離開?

「去死!」

秦風眼神里充滿了森冷殺意,再次揮動軒轅劍,一八零八道恐怖的劍意釋放出來,劍氣直接一分為二,二分為四,朝著逃走的強者們追殺過去!

轟轟轟

瞬間,又是十多個戰將被劍氣貫穿,身體從高空墜落下去!

而在秦風身後,其餘那些強者的攻擊,幾乎九成都落空。

剩下為數不到的打到秦風身上,也被強悍的八門遁甲給擋了下來。

「這傢伙……他是魔鬼嗎?」

「簡直是個怪物!」

看到這一幕,剩下的強者們心中再次浮現出那種深深的恐懼。

這一戰,足以讓他銘記一生!

當然,前提是他們還能夠活著回去……

……

「不要停,繼續!」

這時,一位戰王忽然開口了,一百多位強者,不能一直這麼被動的挨打,繼續這樣下去,早晚會崩潰。

這個戰王清楚的知道這一點,所以果斷站出來指揮。

其餘強者迅速反應過來,短暫的沉寂之後,大戰繼續進行!

剩下還有九十位強者,全都不顧性命的朝著秦風殺了上去!

這一次,他們不再動用遠距離殺招,而是直接展開肉搏!

這樣一來,秦風立馬陷入了危機,近百道身影撲上來,密密麻麻,幾乎沒有留下讓他活動的空間!

秦風眼中殺氣暴漲,整個人都被染成了血紅色。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