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哥,吃飯了。」白曉曼走到陽台上,柔柔的招呼葉寒吃飯。

「好了,我先吃飯了,明天見。」

「明天見。」

葉寒掛斷電話,洗手上了餐桌。

何琳剛回來不久,臉色有些疲憊,漂亮的眉毛輕輕皺在了一起。

葉寒關切詢問是不是有什麼事。

何琳說今天錄節目出了點小差錯,工作壓力比較大,不過她會調整過來,讓大家不要擔心。她這麼一說,大家也都沒有在意。

徐芊芊沒有回來吃晚飯,不知道是在找卧龍神玉呢,還是在外面玩,葉寒也不去管她。徐芊芊實力不弱,不會有什麼危險,就算沒錢,也能刷臉吃飯。在南陽甚至江南省這個地界,只要不遇上刀王這種級別的怪物,徐芊芊絲毫不用葉寒擔心。

飯後不久,葉寒覺得要好好犒勞一下自己的小兄弟,便離開了家,來到了「夜色訪者」酒吧。

今天趙如山值晚班,葉寒就沒叫這個有異性沒人性的兄弟,孤身一人走進這家酒吧里。

這個酒吧是葉寒第一次來。

聽趙如山說,這裏檔次比較高,算得上南陽最好的酒吧之一。不帶妹子光是自己一個人,最低消費都是五千起,要讓妹子陪喝酒就更貴了,普通人根本玩不起。

這個酒吧裝修用的是暗色調,看上去不張揚,不過所有裝修都是頂級材料,而且設計得很有特色,確實有點逼格。

酒吧的卡座里,三三兩兩的坐着一些客人,人數不多,一來時間還早,二來五千最低消費的門檻,擋住了一部分顧客的腳步。

既然是來玩一夜情的,葉寒很快就走向吧枱。點了一瓶兩千塊的紅酒,然後掏出一盒煙,放在自己的左手邊。。 第八百零六章她生死未卜!

血?

墨錦城一聽到這個字,臉色陡然一變。

他連忙蹲了下去。

果不其然,在邊緣一塊鋒利的鐵絲上面,發現了血跡。

該死的!

墨錦城的周身瞬間爆發出了一股煉獄般的怒火。

三十一層樓!

如果顧兮兮真的從這裡掉下去,必死無疑。

「天吶!怎麼會這樣?這裡不是已經封閉了嗎?怎麼還會有人進來?」

「這裡可是三十一層樓啊,要是從這裡摔下去的話,必死無疑!」

「下面是空中花園,就算人掉下去了,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有人發現的。」

「出事了出大事了,趕緊通知院辦啊!」

「怎麼通知,這裡面手機根本就沒有信號啊!」

「蠢貨,這裡面沒有信號,不會坐吊車下去嗎?」

「對哦對哦!」

「你們都老老實實在這裡待著,我下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可千萬不能出人命啊!不然我只怕是要陪的傾家蕩產了!」

負責人一邊祈禱著,一邊瑟瑟發抖的爬上了吊車。

吊車緩緩的下降。

墨錦城手裡還攥著那枚口罩,那雙眼睛死死的鎖定在那一小灘血漬上面。

不會的。

顧兮兮不會有事的。

掌心的口罩已經快要被攥到變形了,他雙目通紅,幾乎是咬牙切齒的低吼,「顧兮兮,你怎麼敢……」

他的狀態實在是太嚇人了。

以至於周遭的人只敢遠遠的看著,根本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靠近。

現在大伙兒只能默默的祈禱:

希望他要找的人福大命大,沒有出事。雖然這種可能實在是很小,畢竟這裡可是三十一層啊!

從三十一層掉落下去,幾乎沒有任何生還幾率。

而且,只怕遺體也……

就在眾人默默惋惜的時候,突然樓下傳來一陣驚恐的叫聲:

「天吶,天吶,這是什麼?」

眾人紛紛跑到了天台的邊上,低頭看了過去。

只見吊車剛好經過二十九層的窗外,負責人似乎被什麼東西嚇到了,一屁股跌坐在吊車裡面,表情驚恐的大喊,「有人,有人……好多血!」

有人?

墨錦城一聽到這兩個字,瞳孔一震。

原本如同死灰一樣的心,一下子就被點燃了希望。

他二話不說,直接縱身一躍。

「啊!」

那些工人看到這一幕,直接嚇得魂飛魄散。

這個男人該不會是瘋了吧?

他這是要殉情嗎?

有膽小的人更是驚恐無的捂住了眼睛,不敢往下看。

兩秒之後,嘭的一聲巨響。

負責人看到直接從樓上跳下來,躍入吊車的墨錦城,魂都快要嚇飛了。

頂樓的那些工人更是看的冷汗只貓,只剩傻眼了:

這個男人不要命了嗎?

吊車都已經下到二十九樓了,他竟然就這樣不管不顧的直接跳了下去。

萬一腳下踩空了,人就沒了啊!

墨錦城身形矯健,在吊車裡面滾了一圈,就穩住了身體。

他連忙站了起來,朝著窗口裡面看了過去。

原本應該放在窗台上的一快兩米長的木板被砸斷了,掉在了窗戶裡面。

在木板下面,一道纖細單薄的身影躺到在地上。

木板擋住了她的上半身,只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腿。

腳踝被劃破了,血已經凝固了。

但是,那個位置隱隱約約還能夠看到幾道沒有完全褪盡的青紫指痕!

那就是那晚,他在顧兮兮身上留下的印記。

墨錦城看到這一幕,瞳孔劇震。

「顧兮兮!」

他怒吼了一聲,縱身就要躍過去。

可是才剛剛準備跳,就被工地負責人不管不顧不把抱住了腰身,「不能去,不能去啊!」

墨錦城這個時候已經失去理智了,他現在滿腦子裡面唯一的念頭就是馬上去到顧兮兮的身邊。

她流了不少的血,身上還有傷。

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那兒躺了一天一夜。

那個女人雖然表面看著倔強堅強,但是只有他才知道她內心其實有多麼的溫柔。

這一天一夜,她一定怕死了。

他必須要馬上去她身邊!

「放手!」

墨錦城一肘子砸在了負責人的後背,痛的他幾乎快要暈過去。

「不可以,鑽機進場了,那道牆馬上就要倒了。」

負責人死死的抱著墨錦城,不讓他過去。

一個女人從三十一樓掉下,砸斷了木板,落在二十九樓,還躺了一天一夜,只怕早就沒命了。

而且為了安全性,吊車跟窗戶之間距離很遠,跳過去根本就不可能。

現在已經鬧出了一條人命,他可不能再賠一條。

到時候,就真的傾家蕩產了呀!

他強忍著劇痛,「你不能進去,你老婆估計已經沒救了,你不能再去送死了,你不能害我啊!」

墨錦城聞言,赫然抬頭。

與此同時,巨大的機器轟鳴聲也跟著想起。

鑽機啟動,開始鑿牆。

原本已經裂開了七八成的牆壁越來越鬆動,開始出現了搖搖欲墜的情況。

牆一倒塌,必然會壓到顧兮兮的身上。

她原本就身受重傷,這個時候如果還被重壓,到時候估計華佗在世也救不了了!

「我讓你放手!」

墨錦城歇斯底里的怒吼一聲,一腳直接將那個負責人踹的倒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緊接著,他拽著吊繩,沒有任何猶豫,縱身一躍。

「天!」那負責人驚恐的大叫一聲。

眼睜睜的看著墨錦城撞上了窗欞。

他猛地閉上了眼睛,不敢在看。

幾秒鐘之後,才悄悄的睜開眼睛。

眼前的一幕讓他倒抽了一口涼氣。

因為他看到墨錦城單手攀著窗檯,用盡全力的往上爬。

「呼!」

負責人猛地喘了一口氣。

他抬頭,拚命的朝著上面怒吼,「還愣著幹嘛,快點拉我上去!找個人去樓下,通知鑽機停工,停工啊!」

吊車很快就被傳送了上去。

墨錦城用盡全力,終於爬上了窗欞。

他一個用力,拖著疲累的身體,翻進了窗戶。

身上那些擦傷,他已經顧不上了。

落地的第一秒,他就已經跌跌撞撞的爬了起來,用盡全力將壓在女人身上的木板挪開!

女人那張蒼白到毫無血色的俏臉就這樣出現在了視線之中,不是顧兮兮又是誰?

「顧兮兮!」

文學網宋梵絲毫懶得理會唐瑜,直接走向他,在宋梵心裏已經無所謂了,都徹底惹怒了,他還怕什麼!

「你……你要幹什麼?」

唐瑜見宋梵一步步向他逼近,心臟撲通的跳個不停,於是不得不強裝鎮定道:「我告訴你,我可是唐家二少爺……

《蓋世殺神》第602章范濤的抉擇! 廝殺激烈,艾倫跟食人魔毫不相讓,半個多小時過去,還是勢均力敵。

一記重斬,艾倫毫無保留地施展開來,凌厲的劍風先巨劍一步,與對方的巨木棍撞上。留給對方武器上一道更深的疤痕。食人魔也不虛艾倫,仗著力氣比艾倫強,同時4級力士的鬥氣全開,當面鑼對面鼓地跟艾倫直來直往,完全沒有想過躲避艾倫的攻勢。

反震讓艾倫的內腑一陣翻騰,用后移一步來化解力道的同時,艾倫的長劍再次翻飛,一記橫擋,剛好擋住了對方的反擊。一片碎屑四濺中,艾倫的三連斬隨之跟上,再一次留下「奪奪奪」的連環擊打聲后,艾倫主動後撤,拉開與對方的距離,單膝跪地重新調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