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空!」

站在虛空中的韓韻掌心輕向下。

頓時,周圍的空間突然出現極端強烈的波動,一片次元空間瞬間在眾武者的周圍凝聚。

與此同時——

第二戰團的武者們識海內也都浮現一道低語。

「所有人不要抵抗,我們是秦香大統帥派來馳援你們的,現在要將你們帶往安全地點。」

得知是秦香統帥指派,眾武者盡數放棄抵抗次元空間對他們的吸收。

「主上!」

「他們要將武者挪走!」

魔族的魔仙們凝聲高呼,看到這一幕的羅斯瞬間神色大變。

「阻止他們。」

可惜,一切都已為時已晚。

放棄抵抗的剎那間,眾武者就憑空從魔仙們的眼前消失。羅斯眉目頓時一凝,手掌凝聚魔元狠狠的朝着虛空中拍了下去。

「哈!」

「我的空間,你也配破!」

不屑的嗤笑聲從虛空中傳來,就看韓韻指尖輕點,瞬間拔升次元空間的穩定性。羅斯拍下的一掌也精準的落在韓韻構建的次元空間之上,但這一掌卻是未曾撼動空間分毫,剎那間就從他的眼皮底下消失。

武者危機解除,澹臺浦和甄行心中的巨石也瞬間落下。

兩人互相對視皆喜上眉梢。

「動手!」

劍刃出鞘,雷元涌動。

銀色的長劍在虛空中涌動着刺目的寒芒,深紫色的雷電匯聚成一柄雷龍霸王槍被澹臺浦握在手中,渾身都涌動着駭人的雷霆。

「小雯。」

「你交代給我們的已經做好,至於接下來的事我們就不便出手了。」

韓韻、霍磊和宋江祥都出身蓬萊和仙域,這種凡域之間的鬥爭他們是決然不便插手的。

因果太重!

修仙之人最懼怕的就是因果纏身,他們剛剛出手去救那些武者,其實就已是在接觸凡域的因果。

好在,他們在卡漏洞。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數千武者的性命都由他們所救,他們也算的上是積德行善。就算真的有因果,那就交給佛祖去跟因果剛好了。

反正,跟他們沒有關係。

當然——

這也就是他們心中所想,至於具體如何他們也不知曉,可總得給自己留下個心裏安慰不是。

要不然,總是念叨著因果。

明明因果不想找他們,天天聽他們念叨也來了。

也許,

未來六域融合后,他們這些蓬萊、仙域的仙人們能夠干涉凡域之爭,但就目前而言肯定是不行的。

「哈哈哈,交給我!」

清脆的朗笑聲從虛空中響起。

她不需要韓韻他們出手,只要將武者的事情解決,那麼接下來的魔仙,他自己就都能料理。

「魔仙,你們許雯祖宗來了!」

呼!

狂風呼嘯。

伴着一聲高呼,金仙巔峰境許雯正式參戰。在她襲來時,整片空間都是刺耳的音爆轟鳴。

她也沒有挑選對手,看到哪個就收拾哪個。

羅斯神色僵硬。

無論如何他不會想到,竟會突生這種變故。明明,不久前他還佔據着絕對的優勢,他也做好了任何突發情況的應對方案。

唯獨,他沒想到,這些武者能夠脫困。

武者脫困。

讓他們所存在的優勢頓時蕩然無存,而且現在又突然冒出數名仙境高手,那個參戰的氣息至少金仙巔峰,而其他三個站在虛空並未出手的,氣息好似更為恐怖。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羅斯嘶聲怒吼。

到了這一刻,他心中所想就是將這些人盡數抹殺。或者,哪怕就死一個,相信這些人在龍國境內都有着極高的地位,能死任何一人戰國和龍國之間,就絕對沒有再休戰的可能性。

「受死!」

澹臺浦雷電涌動,甄行劍刃釋放出的劍氣更是無休無止。

這段時間,

他們倆可是壓抑著一肚子的火。

眼下,唯一讓他們忌憚的武者們已經安全離去,那他們現在也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大可放手一搏。

咚!

霸王槍狠狠刺出。

這一槍,瞬間洞穿了玄魔的胸口,紫色的鮮血在流淌到雷龍霸王槍雷電上的剎那,就化作一抹黑煙。

澹臺浦右手狠狠后拽。

霸王槍從胸口拽出后,又是連續在玄魔的胸口捅了數個窟窿。

「霍磊,等會要是下面出什麼意外,就得你出手了啊。」站在虛空中的宋江祥側目道,「我和你韓韻姐都已經出手,唯獨你。之後的事兒,可就得由你來做。」

「蛤?!」

霍磊神色一頓。

「憑什麼啊,你們倆那也算出手,熱身都算不上,這不是欺負人么?」

「那,誰讓你不幹啊?」宋建祥攤手道,「剛剛,許雯在分配任務的時候,你也沒說你要做什麼啊?就你聰明,就你知道在後面藏着?」

「放屁!」

霍磊怒斥一聲。

「我問了,她說讓我做啦啦隊,那我有什麼辦法?」

「這跟我們沒關係。」宋江祥根本不理解霍磊的反駁,「反正要是下面有事兒就是你的事兒,你自己看着辦吧。你可以想一想,如果他們出意外你不幫忙,許雯到底能不能揍你。反正,她是不會跟我和韓韻動手的,我倆出力了,而且我倆是大羅。」

「……」

霍磊默不作聲。

真欺負人。

實在是太能欺負人了!!!

他們倆倒是聰明,把好活都給幹了,倒是把因果最大的事兒甩到了他的頭上。

深吸了口氣,

霍磊也懶得跟他們計較。

「我來就我來,我倒是覺得都未必會用出手。」霍磊冷哼道,「許雯弄那些魔仙簡單的很,而且你們看看那雷修,多凶啊!看他氣息也就地仙,怎麼追着玄仙捅啊。就這戰鬥力,難道還需要我?」

「呵,這些玄仙也並非真正的玄仙。」

宋江祥抱着肩膀凝眸低語,「雖然他們的境界看上去都不低,可是能感覺的出來,他們的境界都不紮實。倒像極了是憑藉着藥物催升上來的,要說他們的真正實力,至少得往下算一個大境界。」

「是么?」

霍磊倒是沒有宋江祥看的那麼細緻,但他卻是被澹臺浦的強橫深深震撼。

「就是降境界,那他也有天仙的實力。可,那雷修是地仙,地仙啊,給天仙打到這種程度,很誇張吧。」

「確實。」

對此,宋江祥倒是沒有反駁。

澹臺浦確實很兇。

這一點,其實在他們剛剛看到澹臺浦的時候就有感覺到,他體內的雷電極為狂暴,若是真的交手必然是個硬茬子。

就是——

眼下親眼所見,給出的震撼倒是更為強烈一些。

雷系,那種狂暴在他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那劍客的劍道造詣也是極高。」韓韻也凝眸望着甄行開口,「你們看他,哪怕就是隨意揮出的一劍,劍氣中的劍意也那麼紮實。剛剛我看他,在出劍時動用了至少六種不同的劍意,在實戰中能夠將劍意用的如此得心應手,想來他對劍道的理解已經到了一種極深的層次了。」

「深?!」

卻不想,霍磊突然噗嗤笑了一聲。

這笑聲讓韓韻和宋江祥都不禁側目,韓韻更是面露不解。

「難道我說錯了?」

雖然霍磊跟許雯是一路人,可他卻是三人中唯一真正的劍修,在劍道上的理解肯定要比韓韻和宋江祥要深一些。

「韓韻姐,你怎麼能用深去形容眼前這位,劍神啊!」

在韓韻和宋江祥的注目下,霍磊突然眼中涌動着狂熱的高呼。

劍神!

聽得此言,韓韻和宋江祥都愣了一下。

「你們以為,這劍道是深就能表達的么,錯了!」霍磊一臉正色,「從剛剛咱們最開始感受到的那劍意開始,我就一直覺得施劍者必然是劍神級別。就是,當時感知他的境界稍低,我沒敢朝着這方面想。但,眼下親眼所見,我可以明確的跟你們說,他就是個劍神!」

韓韻和宋江祥駭然。

劍神!

指的並非是擁有着極高境界的劍修,不管劍修的境界再怎麼高深,他對外也都只能說自己是個劍道修士。

唯獨,在劍道上走道極致,領悟八大劍意並且融會貫通。

這種劍修,才會被奉為劍神!

「你是說,他已經掌握八大劍意了?」宋江祥眼中涌動着驚愕,霍磊聽后不置可否的點頭,「沒錯,他必然是掌握八大劍意,而且已經融會貫通。他在劍道上的理解,已經到了劍道巔峰,初級到了無數劍修窮極一生都無法碰觸的極境。真難想像,凡域竟然會有這等劍道高手,在不到金仙的境界就能夠領悟到這種地步。太難以置信了,真的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霍磊的驚嘆聲不絕於耳,旋即眼中就堆滿了狂熱。

「等會,我必須得跟這位劍神拜師。」

「之前你不是還說要跟趙信拜師么?」韓韻開口,霍磊頓時搖頭,「不不不,改人了,趙哥雖強,可他不是劍神。我是劍修,劍神才是最適合我的師尊。」

「就怕,劍神不收你。」

「呸呸呸。」

霍磊站在虛空啐了好幾口。

「你最好別烏鴉嘴,宋江祥,雖然我敬你是我哥,但是這種話你最好少說。要是真耽誤了我拜師,我跟你沒完。」

「嘿,你瞧這小子,還賴上我了。」宋江祥朝着韓韻攤手。

旋即,宋江祥就又面色收斂,正色道。

「劍神!」

「這麼看來,他應該算是咱們三域的第二個劍神吧!」

。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