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禁輕輕伸出手,捏住腳拇指,小心翼翼地把腳面翻過來,看到腳心上長著一塊硬幣大小的皮癬。

尖起小妙手,在上面撓了撓,「疼嗎?」

「不疼,癢嘛!」阿蘭嬌軀一扭,嘻嘻笑了起來。

「忍一下,馬上就好。」

張凡說著,從懷裡掏出上次配的祛癬粉末,用指尖捏了一塊沙拉往癬上蹭了一下,上面有一些水果的水兒,然後把粉末撒在上面,小妙手中指划圈撫摸,左一圈右一圈……

「癢……」阿蘭扭動著,抽腿要脫離張凡的把握。

「再忍一下就好了。」

張凡緊握她腳趾,使她無法掙脫,手指上用力,古元真氣加小妙手內外夾攻,功力翻倍,細胞恢復,只見皮癬漸漸脫落。

「好了!」張凡鬆開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阿蘭已經是氣喘如牛全身無力了。卧在沙發上,喘了半天大氣,這才勉強坐起身來,彎腰看了看自己的腳心,發現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驚訝地道:「你……真神!」

「一點小秘方,祖傳的。」張凡平淡地道。

這時,門鈴響了。

「阿姨回來了!」

阿蘭叫了一聲,緊張地穿上襪子便往門廳迎去。

張凡從背後看著她的背影,忽然見她一邊走一邊把手伸進褲子里撓了兩下,不由得暗想:有難言之隱?

陳琛進門來,見張凡己到,非常興奮,衝過來把張凡摁在沙發上,拉著張凡的手熱情地聊了起來。

聊了一會,忽然問:「你還沒吃飯吧?」然後就吩咐阿蘭給飯店打電話叫外賣餐。

張凡推卻道:「晚上有個飯局,不能在阿姨這裡吃了,我是來取車的。」

陳琛相當遺憾,便向張凡約好下周來家裡吃飯,張凡便答應下來。

臨走時,陳琛去地下室給張凡取車鑰匙,廳里只剩阿蘭和張凡。張凡小聲問:「除了腳癬,你身上是不是還有別處不太舒服?」

阿蘭腳上的癬,從未告訴過陳阿姨,尚且被張凡看透,看樣子張凡也知道她別處的病,她便不便向張凡隱瞞,悄聲道:「……那裡有點發炎嘛!」

「哪裡?」

「那裡唄!那裡還能是哪裡?就是那裡!」阿蘭臉上紅紅地道。

「好的,明白了。哪天約個時間,我給你治一治。」

「羞人答答的,不要治了,過些日子就好了。」阿蘭臉上紅得像是早晨的太陽,不自覺地扭身過去,避開張凡射向小腹以下的目光。

「姑娘家家的,有病不治的話,以後會影響終生幸福的。」張凡道,「要是我來治你不好意思,就去大醫院看看婦科吧。」

「不去不去!聽說大醫院婦科醫生一大半是男的……還不如小凡哥哥給治呢。」

「那就一言為定,下次我過來吃飯,順便給你治治。」

「不要被阿姨知道呀!」阿蘭低頭悄語。

「為什麼?」

「……不說。」

「你快說,我不會告訴阿姨的。」張凡催促道。

「你真不會?」阿蘭抬眼道。

「我對燈起誓,絕不把阿蘭的話告訴陳阿姨。」張凡舉起右手,敬了個發西斯式的軍禮。

「嘻嘻,」阿蘭被逗笑了,掩著嘴,看著張凡。

「快說,一會阿姨上來了,想說都來不及了。」

「你近點……」阿蘭用手朝張凡招了招。

張凡湊近一步,兩人的頭幾乎靠到一起。

「是……哎呀媽呀,不說了……」阿蘭剛要說,突然又是羞上心頭,扭過身去。

「不說算了,我也不想聽。」張凡假裝生氣,抓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機要走。

阿蘭忙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快點,我沒耐心。」

「是……阿姨想要我……怎麼說呢,就是……要把我給你……」

「啊?」張凡大吃一驚,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把你給我?給我幹什麼?當媳婦?」

「不是不是,我一個農村小保姆,當你媳婦我哪夠格!阿姨的意思是,讓我貼身侍候你。」

侍候?

而且還是「貼身」侍候!

。 被奚文倩突擊訓練了一個月的冉冬夜,實力已經讓不少男兵都自嘆不如,誰能想到,馬小蘭只是對冉冬夜一抱一摜,就把冉冬夜重重摔在地上。

馬小蘭該會有多麼厲害?

不少男兵,看馬小蘭的時候,臉上都帶着幾分自慚形穢。

雖然很沒有面子,但就算是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如果自己和馬小蘭交手,恐怕下場不會比冉冬夜好到哪裏去。

冉冬夜被馬小蘭摔的七葷八素。

她想要起身,但接地的半邊身子都變的麻木,哪怕是翻一個身都很難做到。

更重要的是,以她和馬小蘭之間的實力差距,就算她站起來,又能堅持的了三分鐘嗎?

冉冬夜躺在地上,臉上帶着濃濃的不甘和失望。

自己和馬小蘭的差距,還是太大了啊!

馬小蘭並沒有很高興的樣子,面色很是淡然,畢竟,在她看來,擊敗冉冬夜根本就不值得炫耀。

「好啊,不錯。馬小蘭是我手下的兵,這個一月的突擊訓練,她的實力提升了一大截。」李國榮連連點頭,讚嘆不已。

穆楓眼中也露出幾分嘉獎之色,「文倩身上還是有真貨的,強將手下無弱兵。」

李國榮道,「穆將軍,是不是想辦法把奚教官留下來,好好教導一下馬小蘭幾人?」

穆楓認可地點了點頭。

他當然要把奚文倩留下來一段時間,讓奚文倩繼續訓練莫小英幾人,準備迎接全軍比武。

「第一局,奚教官的1隊勝。下面開始第二局。」李國榮高聲道。

林天成的目光,落在周雨萌和佟寶兒的身上。

周雨萌和佟寶兒兩人都縮了縮脖子,顯然,她們見識了馬小蘭的實力,都有點恐懼上場。

奚文倩那邊,同樣沒有人上場。

莫小英和劉勝男兩人,臉色都很不好看。

林天成隊伍裏面,最強的冉冬夜都被她們隊伍中最弱的馬小蘭輕鬆擊敗,她們實在是不願意對周雨萌和佟寶兒出手。

這簡直是她們的恥辱!

「小英,你上吧。」劉勝男對莫小英道。

莫小英生氣地道:「你怎麼不上。」

劉勝男道:「她們兩人那麼柔弱,我現在已經練出明勁,萬一不小心傷到她們就不好了。」

瞬間,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劉勝男身上。

明勁!

她竟然練出了明勁!

明勁,意味着邁入了真正的高手行列,如果射擊等其他科目過關,那麼,劉勝男就可以成為一名真正的尖兵!

劉勝男並沒有顯擺的意思,看見那麼多人都用震撼的目光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

奚文倩目光落在莫小英身上,「莫小英,你上吧,注意留手。」

既然奚文倩開口了,莫小英沒有辦法,只能很無奈地走了出來,滿臉的不情願。

周雨萌和佟寶兒兩人,都躲在林天成身後,不肯出來。

雖然她們現在已經變強了,但畢竟沒有和別人動手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厲害。

如果說馬小蘭和冉冬夜的對決,還有那麼一絲懸念,那麼接下來的比試,在大家心中,是不會有任何懸念的。

幾乎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周雨萌和佟寶兒兩人。

穆楓沒有去看周雨萌和佟寶兒,正在和李國榮談話,「馬小蘭三人是優秀的苗子,你一定要大力協助奚教官,盯好她們的後勤保障,不管是軍需方面還是生活上面,都要全力滿足。」

莫小英一個人站在場地中央,面色很是難看。

看見周雨萌和佟寶兒遲遲不敢站出來,她道:「你們也別爭了,一起上吧。」

人群中就穿來一陣善意的鬨笑,個個用打趣的目光去看周雨萌和佟寶兒,比試現場充滿了輕鬆愉悅的氛圍。

沒有人覺得莫小英是在託大,如周雨萌和佟寶兒這樣的對手,不要說兩個一起上,就是十個一起上也就是那麼回事。

就好像一個壯漢進入幼稚園,再多小朋友上也無濟於事。

「佟寶兒,你上。」林天成黑著臉道。

看見林天成生氣了,佟寶兒沒有辦法,只能答應一聲,畏畏縮縮地來到莫小英面前。

佟寶兒身高只有一米六五,體重最多一百斤。在虎背熊腰的莫小英面前,絕對是弱不禁風。

莫小英自然不好意思率先出手,她心中更無半點警惕,只是難堪地把頭撇在一邊。

她已經想好了,等佟寶兒先動手,她再后發制人,把佟寶兒制伏就行。

「佟寶兒!」看見佟寶兒沒動,林天成又沉聲喝了一句。

佟寶兒沒有辦法,只能一咬牙,兩眼一閉,抬手就是一巴掌朝莫小英的臉上打了過去。

大家又笑。

這個佟寶兒,不虧是關係戶啊,起碼的軍體拳都不會嗎?

穆楓見狀,心中徹底絕望。

奚文倩也用鄙夷的目光看了林天成一眼。

莫小英看見佟寶兒竟然用巴掌來打自己,也是很無奈地聳了聳肩,翻了個白眼。

說句不中聽的,就算是她站在這裏不動,讓佟寶兒打一巴掌又能如何?頂多會感到有點火辣辣的。

當然了,莫小英並不打算讓佟寶兒打自己的臉。

她準備用擒拿手制伏佟寶兒。

只是,就在莫小英準備出手,還沒有出手的時候,佟寶兒白嫩的小巴掌,已經朝她臉頰而來。

好快!

莫小英心中微驚。

這個佟寶兒看起來天真呆萌,手無縛雞之力,沒想到出手還挺敏捷的。

佟寶兒巴掌未至,惡風先臨。

不好!

聽到耳邊傳來惡風響起,莫小英心中湧起一股不安。

由於佟寶兒速度太快,擒拿手是用不上了。甚至,這一巴掌,莫小英都沒有辦法躲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

莫小英眼看避無可避,就猛地朝臉上鼓勁,顯然是要硬挨佟寶兒這一巴掌。

雖然空氣中的傳來的惡風讓她有些心驚,但莫小英並不是很害怕。

她健壯如牛,抗擊打能力很強。

就算佟寶兒有幾分力氣,頂多是把她的臉頰打腫罷了。

眾目睽睽之下,佟寶兒的一巴掌,終於落在了莫小英的臉上。

「啪!」

…… 天亮之後,三輛牛車休息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