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寶峰道:「我在寶葯鎮鎮口的燒烤店等你。」

掛了電話后,唐宇取出車子。

來到寶葯鎮鎮口燒烤店,唐宇坐下就開了瓶啤酒,和呂寶峰碰了一下仰頭灌了幾大口,抹了把嘴才問道:「爸比,你怎麼來寶葯鎮了,有人盯上我家了?」

「有母夜叉在暗中保護你母親,就算有人想動你母親也沒那麼容易。」呂寶峰扭頭向著馬路對面的林家飯莊看了眼,「鎮宅之寶是你的手筆?」

之前唐宇留給林東的鎮宅玉蟾,可是貨真價實的好東西。

旁人可能看不出個所以然,而他可是神魂境修者,一眼就看出林家飯莊內有霞光,一切邪祟都是遠遠的避開,普通人在林家飯莊門外路過,甚至會有一種祥和感。

「讓您見笑了。」唐宇笑嘻嘻的點頭。

呂寶峰不再言語,擼串喝啤酒。

唐宇也不可以,雖然之前吃過東西填了肚子,可也就是個半飽,現在他也沒有放開肚子大吃特吃,在呂寶峰抽了幾張紙巾擦嘴,他就急忙起身去結賬了。

從燒烤店出來,呂寶峰看了眼時間,「我找不到你才去的你家,你老婆挺擔心你,你先回家吧。明天我來接你,你得消失一段時間,和家裡交代清楚,別讓她們擔心。」

「好。」唐宇點了點頭,見呂寶峰沒有多說什麼的意思,他就沒有追問。

呂寶峰去了鎮上的賓館休息,唐宇回了家,輕手輕腳的開門換鞋,趙欣雅就披著一件衣服從房間里出來了,他連拖鞋也不穿了,立刻小跑著過去,攬著趙欣雅的腰肢進房間,關上門后就抱著趙欣雅狠狠的親了一口。

在他的時間線上,他已經一個多月沒見趙欣雅了。

呸。

趙欣雅抹了一把嘴,瞪眼低聲道:「你這幾天去找哪個妖艷jian貨了?」

「我剛和大老闆擼串回來。」唐宇一臉的無辜之色,腦中卻是閃過程夢嬌的面孔。

那個妖艷jian貨……啊呸,那個女人最近很老實,竟然沒打電話也沒法信息。

趙欣雅打量著他,「沒受傷吧。」

「沒有,小任務。」唐宇笑著搖頭,錢夾子等物都放在桌上,拿過睡衣去衛生間,開門時回頭,賤賤的挑眉道:「老婆,被窩裡等我。」

趙欣雅風情萬種的白他一眼。

等唐宇去了衛生間,她看了眼桌上的錢夾子等物。

「死鬼。」

她不滿的哼了一聲。

孩子都懷了,竟然還試探她。

可是隨後她就不由得笑了。

未必是試探,應該是對她毫無防備了。蘇日安朝著那石板走了過去。

石板非常的樸素,宛若使用水泥堆起來的一般,看上去非常的平凡。

在石板中央,刻著兩個大字,對於這兩個字,蘇日安從沒見過也不認識,但是在看到一瞬就知道這兩個字的意思——契魂!

「契魂?」蘇日安嘀咕了一聲。

在鎮界碑之中,蘇日安如今最想得到的,是能夠解決掉自己雙眼問題的東西。

雖然說現在蘇日安的雙眼在短時間之內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可是這終歸不是長久之計,眉心中的能量總……

《圖騰甲》第530章離開鎮界碑因為來的人根本不是洪磊與南宮璐璐,而是陌生的臉孔,但我能感覺到他們身上散發的淡淡殺氣!

我警惕的看向他們,「你們是什麼人?」

其中一人沖我笑了笑,隨後我看到他從袖口裡伸出的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要你命的人!」

……

《我的三個姐姐》第七二十章:危急時刻 「南山市醫學協會?」林辰有些啞然,沒想到這三人居然是南山市醫學協會的人。

南山市醫學協會他倒是知道一些,這個協會是南山市最大醫學機構,雖然沒有具體級別,卻也是官方主導機構之一。

最為重要的是,能夠加入這個協會的會員,都是南山市醫學界這個圈子裡都是有著不俗名氣的醫生,所以還是很有含金量。

所以在很多學醫者眼裡,都是以能夠加入南山市醫學協會為榮,因為這是對自身醫術的一種肯定,更是潛藏的財富吸引。

連官方機構都肯定了醫術,這麼一份含金量十足的身份,自然是會引來很多患者的求醫,也就是潛在的財富了。

只是讓他奇怪的是,南山市醫學協會一般都是需要自行申請,然後每年的特定時間內,召開會議審批,通過後才會成為南山市醫學協會成員。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就算被吸納為新成員,需要當事人前去協會領取證書,根本不可能有工作人員上門。

最為詫異的是,他要是沒有記錯,每年的上半年才是新會員入會審批時間,現在都已經是快要十二月份,眼看著就要轉年了。

現在居然有專人上門,向他通報這個消息,完全是不符合常規。

似乎是看出他眼中的疑惑,李曉茹笑著解釋道:「林先生是這樣,早在兩個月前,就經過三位會長加急會議商榷,特批您入會成為我們協會的秘書長,因為人事安排需要上面審批,所以才拖到今天。」

「秘書長?」林辰更是傻眼了,莫名其妙讓他加入南山市醫學協會也就算了,居然還給他一個秘書長的頭銜,這可是僅次於三大會長的職位。

南山市醫學協會一共三大會長,一正兩副,全部由三大中醫家族家主擔任。

可以說除了這三個會長位置,秘書長就是其他入會人員能夠坐到的頂峰了,沒想到他竟然稀里糊塗就成了秘書長,這還真是叫人感到錯愕。

「只怕你們上門來,不是簡簡單單為了向我報告這個消息吧?」林辰錯愕歸錯愕,內心卻沒有多大情緒波動。

別說秘書長,就是會長位置拿來給他坐,也不會有一點喜悅。

「不錯,今天是協會一年一度的總結大會,您可是新任的秘書長,這種場合您可是不能缺席,所以會長這才命我們過來接你過去。」李曉茹笑著點點頭解釋道。

林辰沉默不語,看了一眼李曉茹,思索了一會兒后,才點點頭道:「既然都被你們強拉上馬了,就去瞧瞧。」

半個小時后,林辰就在李曉茹的帶領下來到一家五星級酒店。

有著李曉茹的引領,林辰十分暢通無阻進入了酒店。

作為一年一度的總結大會,都是會拿著經費,選擇一個合適的酒店進行總結大會。

其實說是總結大會,實際上就是所有會員齊坐一堂,算是大家相互認識。

同時更為重要的是,是大家共同商量未來一年南山市醫學方面的發展。

畢竟能夠進入協會的,都是南山市醫學界內赫赫有名的存在。

尤其是還有三大中醫世家牽頭,基本可以說整個南山市的醫學市場,都完全掌握在這群人手裡。

每年的總結大會,說白了就是一次利益劃分和制定醫學市場來年的新標準。

燈火輝煌的大廳內,眾多可以經常在報紙上看到的醫學專家,一個個正舉著酒杯,分成無數個小圈子,三三兩兩的交頭接耳。

當林辰在李曉茹的引領下走進來時,不少人目光都被吸引過來。

在看清楚最前方的李曉茹后,就有不少人紛紛向她舉杯示意。

看到這一幕,站在李曉茹身後的林辰略微詫異。

他本以為此女只是醫學協會的普通工作人員,現在看樣子似乎身份有些不低啊!

「是李秘書來了,看樣子三位老爺子也要來了。」

也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尖細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個舉著酒杯,身材頂多一米六齣頭的中年男子,笑眯眯著走了過來。

「胡教授說笑了,三位會長很快就到,麻煩讓一讓。」李曉茹身材高挑,足足比這位胡教授高了半個頭,微微低頭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眼裡閃過一抹厭惡道。

只是這一抹厭惡落在那胡教授眼裡,非但沒有讓他臉色難看,反而越發興奮,絲毫不掩飾自己眼裡想法說道:「李秘書這大老遠辛苦回來,這是說的哪裡話,我想請你喝杯酒如何?」

「不用了!」李曉茹眼裡厭惡越大濃郁,說完便想略過胡教授繼續向前走。

只是還不等她邁出一步,胡教授就又攔住她的去路,冷笑道:「李秘書這是要在大家面前讓我出醜了?」

當胡教授這句話一出,李曉茹臉上罕見露出為難之色,似乎這位胡教授拿捏住李曉茹一些把柄。

而四周那些目光聚焦過來的人,也都一個個臉上露出玩味之色,儼然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見狀,林辰微微皺眉,心裡很是不爽。

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到底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跟他卻沒有什麼關係,別擋著他的路就行。

再說了這一大早起來還沒有吃早飯,看著不遠處的自助餐車,肚子都快發出抗議了。

正當他準備繞開兩人去早飯的時候,那所謂的胡教授也突然對李曉茹動手動腳起來。

「呀!」李曉茹當場就被嚇了一大跳,整個人下意識向後倒退而去。

因為事出突然,再加上又穿著高跟鞋,頓時一個重心不穩,好巧不巧朝著林辰身上跌倒而去。

「麻煩!」面對這突髮狀況,林辰有些皺眉,但還是身形一動,將眼看著就要跌倒在地的李曉茹,攬入自己懷裡,然後再順勢一推將此女推了出去。

「謝……謝謝」李曉茹這才回過神來,臉色有些漲紅,連忙向林辰投去感謝的目光,只是眼中卻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無妨!」林辰微微擺手,無視李曉茹眼中的失望,便準備去吃自助餐。

既然是南山市醫學協會總結大會,那他這個所謂秘書長不吃白不吃,反正又不用自己掏錢。

「慢著,小子我讓你走了嗎?」

然而就在這時林辰耳邊卻傳來胡教授,滿是怒火的聲音。

「你有事?」林辰直接低頭俯瞰著,比自己挨上一個頭的胡教授,眉頭一挑疑問道。

「小子你就是李秘書請來的新會員吧?但我告訴你,李秘書可不是你能碰的,不然我會讓你混不下去,現在立馬給我道歉!」胡教授滿臉怒火道。

說完,胡教授又想到什麼,繼續開口道:「還有別用這種目光看我!」

「說完了?」林辰漫不經心撇了此人一眼問道。

「說完了,嗯?」胡教授下意識回答道。

但等他說完,似乎才意識到不對勁,林辰竟然直接無視他,邁步向自助餐車走了過去。

對於胡教授這種人,他都懶得搭理,這種人觀氣象就知道是那種小人得志類型,無非是仗著自身身份耀武揚威罷了。

或許別人會怕他,但很可惜的是,他完全不吃這套。

「草!小子你很狂?我看你是不想在協會裡混下去了,現在我宣布你被開除了!」

看到林辰居然絲毫不搭理他,讓胡教授瞬間猶如吃了火藥一樣炸開鍋,惡狠狠威脅道。

當這句話說出來后,還不等林辰再開口,注意到這一幕的眾多醫學協會會員們,紛紛朝林辰投去玩味和嘲笑的目光,同時陣陣議論聲傳遞開來。

「可憐的小子,這麼年輕就成為協會的一員,多半是個天資卓越的醫道好苗子,可惜一進來就得罪了胡天福,只能怪他自認倒霉了!」

一個帶著眼鏡,氣質十分儒雅的中年人,滿是惋惜的開口,只是看向林辰的目光充滿不屑。

「那可不是,胡天福可是副秘書長,而且他姐夫可是省醫學協會的副會長,繆鵬飛,惹惱了他,別說在南山市醫學界混不下去,只怕華中省都難混啊!」

聽到這個中年人的話語,其他人也無不點頭,其中一人解釋著說道。

「繆鵬飛?你是說那個華中谷家家主的私人醫生繆鵬飛?」立馬有人驚呼道。

「說對了,就是這個繆鵬飛,不然胡天福可不敢這麼囂張!」先前解釋那人,點點頭帶著一絲憐憫看向林辰說道。

「嘶……這小子完蛋了!」得到肯定答覆后,不少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胡天福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後的能量。

一個給華中谷家老爺子當私人醫生的姐夫,這個身份或許在藏龍卧虎的省城來說算不得什麼大身份。

可在他們南山市,那絕對是含金量十足,就是三位會長都要低上半頭啊!

開玩笑人的名,樹的影。

華中谷家可是華中五大家族之一,能夠跟這樣家族牽扯上關係,在南山市那絕對是橫著走的存在。

當然前提是,不去招惹徐家這個巨無霸。

「原來如此!」憑藉著強大的聽力,這些人的竊竊私語聲,完全沒有躲過他的耳朵。 第689章早知道多要點

出了國貿大酒店,李橋果斷向著不遠處的國貿大廈趕去了,鵝廠插手可不是什麼好事,580同城的合作,還是儘快達成好。

他的策略可不像鵝廠那樣廣撒網多撈魚,對他來說,每一個投資對象都是格外珍貴的。

撥通了創始人盧俊的電話,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盧老闆,投資的事你想怎麼樣了?」李橋也不管太多了,直接問道,儘管他明白自己的急切可能成為盧俊索要利益的籌碼。

盧俊微微錯愕,想不到李橋居然這麼重視他們580同城,雖然鵝廠也來找他談過,但鵝廠的態度根本比不上李橋,重視程度也差遠了。

仔細想想,跟誰合作不是合作?何況,李橋承諾的比鵝廠多,態度也誠懇。

現在互聯網不好做,能遇見李橋這麼有眼光的投資人,該知足啦。

「李老闆還在燕京嗎?我想,股份的事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你要39%的股票,也不是不能談。」

李橋猛然一驚,意外之喜啊,本來他想着20%的股份也不是不能接受。

雖然不明白是什麼事情降低了盧俊的智商,但這麼好的機會,他肯定不會錯過,能多佔便宜誰願意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