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控技術犯罪

腦控技術犯罪

看看這些遍佈全國的邪教組織,以農民工的方式向全國擴散,很少進行邪教宣傳,但是使用的是邪教的犯罪形式,用腦控讀腦儀進行迫害,並以聯姻結婚的方式入侵正常傢庭,會找到當地的邪教組織一起尋找目標人物,主要是有錢有政府背景,有關系的傢庭。如果不能入侵,那麼就開始聯合舉報造謠,然後用腦控讀腦儀迫害這個傢庭中的女性,控制正常傢庭女性,通過腦控讀腦儀制造男性情緒障礙,思維控制,言論誘導。女性多以強奸輪奸為主,後期會暗中控制為暗娼,這其中還會聯系接近其傢屬親戚,制造矛盾,打破傢庭關系,用腦控讀腦儀讓其周圍親戚傢屬以為你有精神問題,這個時間長達幾年甚至十幾年錦衣之下,而且有你朋友圈中的邪教組成員配合。而舉報你,隻是需要在你發現瞭之後對外宣稱是國傢安全局調查人,當然國傢安全局因為舉報也曾調查過你,他們就可以利用全國農民工互相聯系造謠,這其中邪教組織大會主導作用,普通人成為傳播媒介。所以你會發現你到哪裡哪裡就有人知道你得思維想法,因為邪教組織也有區域劃分,所以他們會跟蹤你,並聯系你的落腳地邪教組織,定位出你得位置後,繼續利用腦控讀腦儀對你進行讀腦。所以呢,一般你在飛機上就沒事啦,安檢比較嚴格。當然我也發現有些機場地勤人員也是參與的,而且很奇怪,我看見的是兩個年齡比較大的婦女,左右站在機場一位機場地勤女人旁邊腦控者冒充自己是幫我的,然後這個女的才會說一句隻有你知道的話,並且機場安保也有邪教組織的人,兩個人還故意跑到我旁邊用福建話說一些隻有你知道的東西。這個叫假裝聊天,讓你知道你走到哪裡都有他們的人,給你制造思想壓力。實際上就是兩傻逼,這種人的傢庭肯定有問題瞭,隻是他們不知道,估計他們傢的老婆孩子也是那樣,說不定他們傢的女人也是暗娼呢。邪教組織利用腦控技術犯罪,隻有核心成員是利益即得者腦控者冒充自己是幫我的,其他的都是韭菜,利用他們獲取信息方便跟蹤迫害你,還能讓他們以為自己加入邪教組織後能得到比較好的工作和生活,實際上,沒有什麼是不需要付出的,隻是他們既然因為沒能力加入邪教組織,也就意味著他們沒能力去發現問題。

大傢可能把邪教問題還停留在思想控制與傳播非法理論上,可能不會知道邪教有涉毒涉黃控制人口的事,也正因為這樣,控制人口才能更方便的涉毒涉黃,尤其邪教組織很可能會發展成為小范圍傳播邪教理論拉攏老年人,大范圍利用邪教的經營模式進行犯罪,這個時候邪教組織的年青人就會去做,而一旦有事發生,或者即將泄露,則會以情感問題進行掩蓋,外部會有大量的老年人進行造謠和宣傳。制造輿論壓力主要集中在學校和廣場舞中,而網絡上也會有大量的人去監視你得信息,對你得信息進行舉報,或者評論揭發者的信息,把腦控技術說成是不存在的。

那麼現在,這種東西發現瞭20多年瞭,你們覺得為啥當你要接觸高層舉報揭發的時候,你們地方會把你強制成精神病瞭吧,而如果你決定也到高層檢舉揭發,你就得遠離接近你的人,自己一次就要做到進入政府高層進行檢舉揭發,如果不能,就別去瞭,因為你會被強制成精神病的。那麼下一次你去,他們就會說你是精神問題。這個時候你最好考慮一下自己還有多少錢?有錢就出國去揭發吧,要不然你就得移民瞭。

但是國外這種腦控技術犯罪也有啊,不過你換個地方,你不說瞭,至少他們也沒必要花錢和國外對接你得事,你以為一個地區的腦控犯罪會花很多錢請另一個國傢的繼續迫害你這個保持沉默的人嗎?人傢另一個國傢的還看不上他們呢,也沒必要為瞭一點錢,自找沒趣,還多一個新來的揭發者。

太多瞭,不說瞭,而且具體的也很多,不是這裡面這些字就能說清楚的,這隻是一個大概。而且有的人發現早,也有沒經歷過一些事情。

腦控者冒充自己是幫我的_冒充脫北者_腦控者冒充自己是幫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