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明先是一愣,隨後看到黃婉兒意味深長的笑容,頓時臉頰一紅,啪的一聲,打了王月半一下,快速跑上樓。

而王月半則是捂著手

《全球競技場:勝者為王》第二百七十八章城主之女 第551章你個臭流氓

花琉璃推開門走到木桶旁,看着坐在盈盈水汽中的男人,古銅色挺拔的脊樑,上面佈滿密密麻麻的疤痕!

聽到了身後的響動,男人自木桶中轉過身,深邃的目光藏在裊裊的煙氣中……

花琉璃走進,看到藏於水下的胸肌,老臉一紅!

頓時覺得有些口乾舌燥,連說話都有些結巴,道:「司,司徒錦,你,轉過去!」

察覺到的小丫頭害羞了,司徒錦突然生產戲弄的心思,將距離木桶很近的小東西撈進木桶中,木桶不大,裝兩個人顯得過於擁擠狹窄!

兩人在狹窄的木桶里,相互凝視!

「水,快涼了!」

花琉璃說完,從木桶中跳出來。

花琉璃跑到隔壁房間將身上的濕衣服換了,然後從空間里將給司徒錦買的衣服拿出來,給他送去

……

。良久,院子里都沒有了一絲聲音。

但僅是瞬間,我就掙脫了劉慧。

劉慧則是一眼挑釁的看著白靈,彷彿在挑釁一般。

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也沒敢再看向林瀟然,隨即一個閃身便離開了小院。

再次來到了白家的寧靜之地,我才坐在石板之上思考著一切。

……

《陰屍帝命》409章卡魯斯魔王 「羅恩閣下,我是代表著弦神島前來,與您商議「燭光的夜伯」儀式。」

閑古詠依舊穿著著女僕裝,她身上的女僕裝僅僅是偷拆羅恩「快遞」的懲罰,就是單純的一點惡趣味,而她本身卻並不能說是羅恩的女僕,雖然說如果羅恩把她當做女僕來對待,她本人也不會反抗就是了。

聽到所謂的「燭光的夜伯」儀式,阿古羅拉本能的抓緊了羅恩的袖子,小腦袋貼近羅恩,就像是一頭沒有安全感的小獸,在尋求著本能的安全一樣。

羅恩輕輕撫摸阿古羅拉的小腦袋,他很直接的說道:「「燭光的夜伯」不會開始,我拒絕這個儀式,第四真祖也不會復活,並且我還會繼續去搶奪其他素體,你可以明擺把話放出去。」

所謂的「第四真祖」對於羅恩來說一點益處都沒有,又讓阿古羅拉擔心害怕,那何必去進行呢?

奪取其他第四真祖真祖素體,為的是的獲得利益,羅恩需要它們的藍圖,而所謂的「第四真祖」本身,唯有有可能有益處的就是傳說中「第四真祖」是能夠掠奪力量本身的能力。

傳說中「第四真祖」的掠奪「固有堆積時間」的力量。

羅恩認為那個與「第三法」有些關係,所以也是下定了決心要獲得的,不過那個並不需要進行「燭光的夜伯」,只是需要對於「原初」的靈魂進行研究就好了。

經過至今為止的研究,羅恩對於吸血鬼有了更深層次的發現,那就是所謂吸血鬼本身力量來源的「固有堆積時間」,其實也與靈媒體質類似。

也是一種有關於「第三法」的特殊力量。

因為吸血鬼吸食靈媒血液之後,會通過靈媒的血液強化自身,令自身「固有堆積時間」更加強大。

羅恩認為,所謂的「固有堆積時間」就是指吸血鬼本身的精神,精神是鏈接靈魂與物質的紐帶,精神越強大,所能夠支配的力量也就越多,如羅恩……

掌握部分「第三法」的他,理論上來說體內多少的魔力他都能夠支配。

甚至於能夠肆意的分解物質,轉化為毀天滅地的能量。

而吸血鬼所謂的「固有堆積時間」,也就類似於此,他們可以通過這個從血液中提取魔力,所以也被稱之為所謂的力量之源。

所以理論上所有人都有著「固有積累時間」。

之所以只有吸血鬼被這麼稱呼,只是因為這些吸血鬼活得更久,更加強大。

而其中的典型就是真祖,乃至於第四真祖,第四真祖甚至能夠掠奪「固有堆積時間」,從而令自己不斷的擴大,膨脹起來。

物質中的能量是可怕的,僅僅是將物質轉化為能量不到1%轉化率的核武器,都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更何況是那些真祖的自我操縱呢?

第四真祖能夠在短時間內聚集起這麼龐大的「固有堆積時間」,所以才是她真正作為最強真祖的原因。

做出了這樣的分析,羅恩也不禁懷疑天部到底是怎麼做出的這個怪物,精神的吞噬遠比物質的吞噬要可怕,「第四真祖」的高度就決定了它絕對不是「偶然」。

一定是有著什麼難以想象的原材料,才會導致天部製作出這樣的結果。

當然,這些羅恩以後會調查清楚的,這些也不需要所謂的「燭光的夜伯」儀式。

阿古羅拉跟了羅恩這麼久,雖然最開始就有一種養寵物的感覺,但是現在也已經算是羅恩的家人了。

她的存在成為了羅恩生活的一部分,作為家人……羅恩理應幫助她消除不安。

「嗯……」

阿古羅拉抬起小臉,一雙蔚藍色的美麗眼眸帶著些許驚喜,雙手抱緊了羅恩的胳膊,小腦袋蹭呀蹭,小臉上露出了開心的表情。

顯然羅恩的回答讓她很安心,是開心。

其實,作為這一年多一起生活的人,阿古羅拉也猜到了羅恩可能做出的選擇,只是只有噹噹事人開口,事情才能勉強塵埃落定,

「歐尼醬……帶斯k~」

「額……」

閑古詠稍微驚訝的看著羅恩,從羅恩一年多硬剛南宮那月與迪米托里葉帶走十二號阿古羅拉,前幾日闖入「戰王領域」導致「忘卻戰王」失蹤,並奪走三四五,三個素體,她主觀認為,羅恩還是蠻熱衷於「燭光的夜伯」的。

但是……現在看來,不是這回事?

難道說?

閑古詠有些詭異的看了一眼阿古羅拉溫順的抱著羅恩的胳膊,而羅恩也很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腦袋。

「難道僅僅真的只是因為這種原因?」

她心中浮現了一個荒誕的理由,那就是羅恩就是為了蘿莉,然後不惜做到這種地步。

雖然作為獅子王機關三聖之首,她應該的實事求是,不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隨便做出結論,但是這個理由好靠譜啊!

「主人,請用。」

仙都木阿夜上來添茶,之前見識了羅恩的魔術水平之後,她老實了很多,但是目光以後時不時盯著羅恩腰間的吊墜。

「嗯……」

羅恩微笑著點了點頭。

「喂喂,我這裡……」

「切~」

閑古詠的要求被仙都木阿夜蔑視了,雖然成了羅恩的女僕,但是不代表除了羅恩外,別人也能把她當女僕用。

閑古詠聳了聳肩膀,自己給自己倒了茶。

她其實也就是想要噁心一下仙都木阿夜,對於仙都木阿夜她也沒辦法。

「嗯?他是怎麼讓阿夜如此聽話的?」

南宮那月微微撇過目光,有些好奇的看著仙都木阿夜,對於今天所看到的,她十分疑惑。

一大早發現仙都木阿夜也成了女僕,還成了她的同僚,然後還被羅恩那樣羞辱,最重要的是……仙都木阿夜居然忍了。

她認為,在她昏迷的時候,一定是發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重要事情,也許那就是仙都木阿夜這樣的理由。

「話說……她不打算進行「燭光的夜伯」嗎?」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南宮那月也差不多算是確定了心裡羅恩是「天部遺留之人」的想法了。

畢竟,不打算進行「燭光的夜伯」,卻要收集素體,多半也是想著收集過去的東西留在身邊的感覺了。

7017k 「陸老師……我永遠記得在學校里第一次看到你的樣子。你穿着乾淨的白色T恤,站在講台上意氣風發。」

「那個時候我心裏暗暗發誓,以後也要成為像陸老師那樣的設計師。」

是她毀了心目中神聖高潔的師長。

毀了這個鄰家大哥哥。

毀了最優秀的設計師。

陸昭聽到這話,猛地抽身離去,躲在了角落裏。

他捂著臉,聽到後面的腳步聲呵斥:「不要過來,不要看到我現在這個鬼樣子!」

「陸老師……」

「別過來!」

他的聲音里滿是絕望。

「阿昭啊阿昭,你終究還是不夠心狠啊。我讓你殺了她,你聽到沒有!你不想繼續吃藥了嗎?你不覺得現在葯癮上來很難受嗎?」

「你是不是覺得骨頭又冷又癢,十分難受?」

洛霄從黑暗裏走出來,聲音如同地獄來的鬼魅。

「是你!你到底對陸老師做了什麼!」

她紅着眼,憤怒的看着他。

她來的時候通知蘇綽,相信他很快就會趕來。

「給了一些好東西,現在他不吃藥就會生不如死,失去理智。阿昭,我能理解你不想殺心上人的心情。那就……得到她吧!這個應該很好辦到吧。」

「你給我閉嘴啊!」

唐柒柒憤怒的吼著。

可這是,陸昭動了。

他想要葯。

他現在好痛苦,生不如死!

他將唐柒柒壓在地上,大手就開始撕扯她的衣服。

「陸老師!你不要聽他的,你冷靜點啊!」

「柒柒,我好難受!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

他通紅的眼睛裏滿是無助的央求。

他現在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他只想得到葯,讓自己不至於那麼痛苦。

「陸老師!」

「柒柒,你沒事吧?」就在這時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蘇綽帶人保衛這兒,他率先持槍進來就看到唐柒柒要被人侵犯。

「所有人不準動!」

說完,蘇綽將槍口對準了陸昭的腦袋。

「你再不下來,我可就要開槍了!趕緊滾開!」

「別開槍!陸老師,你好好看看我,我是柒柒啊!我是唐柒柒,你真的要這樣嗎?我們在一起四年,四年你都沒有真正的強迫過我,陸老師……」

這話,終於喚醒了陸昭的理智。

他頭疼欲裂,渾身抽搐。

他用僅存的理智說道:「你又怎知道……我不想真的強一次?」

說完這句話,他身子朝後栽去,直接暈倒了。

「你,跟我去警察局。」

「好啊,放心,我一定會好好配合的。」

洛霄高舉雙手,笑着說道。

這只是個警告。

「唐柒柒,你在乎的可不只有封家人。你在乎陸昭,在乎譚晚晚。你說譚家的人,你救不救?」

「少說廢話,跟我走!」

唐柒柒目送著洛霄離去,死死捏著拳頭,恨不得現在就搶過蘇綽的槍,給他腦袋上就來一下,一了百了。

可,她也會背上殺人犯的罪名。

她不希望以後兩個孩子長大,知道自己的母親是個殺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