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蕭謹言喜歡上,也太幸福了。

可作為整個事件的主人公,華曉萌沒有感到一絲一毫的浪漫,也沒有任何幸福的感覺。

她低頭看著蕭謹言灼熱的目光,不知道作何表情的好。

好半晌,才開口說:「你就用這個求婚?」不對,現在糾結的好像不是用什麼求婚的問題,而是他們根本沒有在一起啊,這是不是有些過於戲劇化了。

蕭謹言看了手上的東西,一臉黑線的說:「戒指被你吃進肚子里去了。」

按照正常人的邏輯,蕭謹言這個時候,最好不好提戒指被華曉萌吃了的事情,可他偏偏就提了。

華曉萌綳著臉說:「我怎麼可能把戒指吃進去,那麼大的硬物,我又不傻,還能感受不到!」

這話說完,她都想抽自己兩大嘴巴。

蕭謹言無語的看她。

嘆一口氣,隨後重複一遍,「嫁給我!」

華曉萌擰眉,「若是我拒絕,會怎麼樣?」她得問好後果再做決定。

蕭謹言說:「你不會拒絕的!」

「為什麼?」華曉萌不知道這人是哪裡來的自信。

「我能夠給你所有你想要的!」蕭謹言這句話說的極其認真。

看著男人眼中的執拗,華曉萌有一瞬的怔愣,她從來沒有正視過蕭謹言對自己的感情。

或許,用另一種方式來說,她從來沒覺得,蕭謹言會真正的喜歡她。

曾經,也有一份這樣熾熱的感情擺在她的面前,她試圖去抓住那黑暗中的一束光,可她後來明白,有的人拉你一把,是為了將你推進更深的深淵。

他不是你的救贖,而是你的夢魘。

華曉萌安靜下來,她看了蕭謹言做出來的花瓣戒指,用玫瑰花瓣做的,紅艷艷的,其實還挺好看。

只不過,莫名的有些刺眼。

「蕭謹言,我可沒時間和精力在這裡陪你玩遊戲,咱倆真的不合適,不是一個世界里的人,你沒必要追著我不放啊,說實話,我都不明白,你看上了我哪裡!」

華曉萌聳聳肩膀,站起身,看著單膝跪倒在地的蕭謹言,伸手將人往起拽,沒拽動,放棄了。

「我不會答應你的,這飯也吃了,我就走了啊!」華曉萌說著,轉身想要離開。

結果手腕卻被蕭謹言扯住。

。 胡天走進山洞后,不禁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住了。

只見這個山洞,足足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

裡面堆滿了密密麻麻的物資。

有非常珍貴的草藥,還有一些閃閃發光的寶珠,古玩字畫數不勝數,絕對都是真跡。

而在角落裡,竟然還堆著不少金銀珠寶。

胡天仔細看了一眼那些草藥,發現千年份的草藥,竟然足足有幾百株!

裡面最次的也是上百年份的寶葯。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很名貴的中藥,對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很有幫助的。

看到這裡,胡天心裡也不禁感嘆了起來。

看來,這些傢伙搜集好東西的能力很厲害啊,竟然收集了這麼多。

這個時候,兩位莊主跟進來了。

「胡天先生,我們全莊上下,花了三年的時間才集齊這麼一點,明天華宗會有長老帶隊過來收的。」一位莊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哦。」胡天應了一聲,沒有再說話了。

這個時候,另一位莊主苦著臉說道:「胡天先生,你要是看上什麼東西,你就拿走吧,就當是我們給你的賠罪了。」

「看上什麼就拿走?」胡天臉色有些奇怪的說道。

「是啊,畢竟是我們不小心得罪你在先。」兩位莊主點了點頭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這可是你們說的啊,我可沒有逼你們。」

「絕對沒有,我們是心甘情願的。」兩位莊主笑著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好,那先出去吧。」

「啊?」

聽到胡天這麼說,兩位莊主臉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主要是這裡面沒有信號,我出去打個電話。」胡天笑著說道。

「好的好的,請便。」

於是胡天出了山洞,然後拿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安排十輛超級大卡車過來,我發位置給你。」

說完后,胡天就掛斷了電話,然後給對方發了位置。

兩位莊主跟著出來了。

他們看到胡天在打電話,心裡閃過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胡天先生,你這是?」一位莊主有些遲疑的問道。

胡天笑著說道:「我找人過來搬東西。」

「你剛才說,十輛超級大卡車?這是什麼意思?」

另一位莊主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很難看的表情。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對啊,不然怎麼一次帶走?」

聽到胡天這麼說,兩位莊主嚇的跌坐在了地上。

「你,你,裡面的東西,你全都要?」

說完后,兩位莊主臉上的表情,比吃了蟑螂還難看。

胡天笑著說道:「你們的確很聰明啊,猜對了。」

「不,不行,這絕對不可以!」一位莊主嚇的身子都顫抖了起來。

另一位莊主驚恐的說道:「要是讓華宗知道了,我們會沒命的。」

胡天冷冷的說道:「剛才不是說好的嗎?我看上什麼就拿什麼。」

「正好,裡面的東西我都看上了,你們不會打算說話不算話了吧?」

這個時候,兩位莊主耷拉著腦袋,沒有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一位莊主抬起頭。

他有些惱怒的對胡天說道:「你,你太貪心了!」

胡天笑了笑,沒有理他,而是從口袋裡掏出煙給自己點了一根。

兩位莊主跌坐在地上,臉上的神情變幻不定。

畢竟如果胡天只是拿走一小部分東西,那他們還可以承受,畢竟裡面的東西不少。

但如果全被胡天拿走,那他們真的不好交差了。

而且,他們多年的心血都在裡面!

除了給華宗進貢外,還有他們自己的積蓄。

要是胡天全都拿走,那真的就什麼也沒了。

這簡直就是讓他們的心在滴血!

這個時候,兩位莊主對視了一眼,心裡做了一個決定。

他們倆從地上爬起來了。

「胡天先生,我們陪你去那邊的小涼亭喝會茶吧?」一位莊主笑著說道。

胡天驚訝的說道:「怎麼?這麼快轉性了?想通了願意讓我搬了?」

「呵呵,這個事先不急,我們先喝茶吧,我們這的茶水很好喝的。」這位莊主笑著說道。

「哦。」胡天應了一聲。

這位莊主裝作很熱情,帶胡天去旁邊的小涼亭了。

另一位莊主趁機拿出了鑰匙,把山洞的大門給鎖上了。

看到這一幕,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這個是什麼意思?」

那位在前面帶路的莊主,突然改變了臉色。

他冷冷的說道:「沒什麼意思,就是不想讓你搶東西。」

「搶?」胡天問道。

「對,你這個跟搶有什麼區別!?」另一位莊主很激動的說道。

「可你們不是答應過我嗎?看上什麼就拿什麼。」胡天淡淡的說道。

「你這太離譜了,竟然都想要!」

「如果你只是拿走一袋兩袋,我們肯定不會說什麼。」

「但是你這麼貪心,我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兩位莊主站在一起,透著一股決然,看來他們是豁出去了。

「看來你們都是些口是心非的傢伙啊!」胡天有些感嘆的說道。

「隨便你怎麼想,反正我們是絕對不會讓你再進山洞的!」兩位莊主異口同聲的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以為把門鎖上了,我就進不去了嗎?」

「對,這扇門可是用很特殊的精鐵打造的!」

「如果沒有鑰匙,就算是仙境高手也打不開!」那位拿著鑰匙的莊主很有自信的說道。

「很特殊的精鐵?我試試。」

胡天說完后,就走到了山洞前面,然後一拳轟在了那扇門上。

這一拳下去,胡天用了六分力氣。

這扇門竟然完好無損,上面連印都沒有留下一個。

看到這一幕,胡天心裡也有些驚訝了。

接著,胡天又用力向這扇門打了一拳,這次足足用了九成的力氣。

但上面,只留下了一個可以忽略不計的凹痕。

胡天心想,自己用了九層力氣都打不開,要是用十層力氣,估計也是差不多的結果了。

看來這扇門真的很厲害,竟然能抵擋住仙境三層的全力攻擊。

這個時候,兩位莊主笑著說道:「勸你別白費力氣了,沒有鑰匙是打不開的。」

「既然這樣,那你快點把鑰匙交出來!」胡天轉過頭,看著那位保管鑰匙的莊主,冷冷的說道。

。 洛陽,廷尉府。

「太尉您怎麼來了,快請,快請!」

「廷尉大人無需如此,今日來此,只不過是因為陛下命本候徹查皇后一事,但本候沒有地方審理嫌疑人,這才想要借你廷尉府一用,廷尉大人不會介意吧?」

袁基笑著看向廷尉,輕笑著說道。

廷尉連忙諂媚的笑著說道:「太尉說笑了,下官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介意,不知太尉想要審理何人,可需下官去幫您將人帶過來?」

袁基看著廷尉笑了一聲說道:「也好,那就勞煩廷尉大人了,麻煩你派人去將何進,何苗兩兄弟帶過來,同時還有皇後宮內的所有奴才也一併帶過來。」

「太尉放心,下官親自出馬去去就回!」

說著,廷尉就要招呼衙役出門,快要走到門口時,袁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說道:「哦,對了,再勞煩廷尉大人一下,順便將中常侍張讓也帶過來吧。」

廷尉的腳步瞬間停住,表情有些僵硬的看著袁基,艱難的說道:「太尉,這…這…這中常侍,下官可請不動呀,太尉要不….」

「竟有此事,廷尉大人可是堂堂九卿,掌管我大漢刑獄之事,想要傳喚一個中常侍都做不到嗎?本候到是真的好奇,究竟是中常侍權勢滔天,還是廷尉大人太過無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