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道長無兒無女,二徒弟車大海從小跟着他長大。就跟兒子是一樣的。

「爺爺。您回來了?」小丫今年十三歲,但是因為從小生病,只能養著。看着像個十歲的孩子。

「小丫,爺爺給你找了一個大夫,待會就來給你看病,等病好了你也可以去上學了!」裴道長對小丫很是疼愛,人老了,對於後輩就會格外的寬容。

不多時,傅焱就跟木易安上門來了。

「傅小友進來吧,這地方條件還是不錯的。比我們山上要強。就是熱了點!」裴道長把傅焱讓進來,覺得招待所有點窄小了。

「曉紅啊,大海去哪裏了?」裴道長看徒弟還不回來,就問道。

「他去院子裏,幫着修椅子去了。這活兒他拿手。」王曉紅有點不好意思。

「快去叫他回來,傅小友是來給小丫看病的,他這個爹不在怎麼行?」裴道長吹鬍子瞪眼的,脾氣上來了。

「哦,我這就去!」王曉紅趕緊去了。

「這個小姑娘看病嗎?小妹妹。你把手伸過來,姐姐給你看看好不好?」傅焱看到小丫,臉色蒼白,嘴唇發青。明顯是有點心臟方面的疾病的。

小丫有點怯怯的,她從來沒見過這樣好看的姐姐!在傅焱和裴道長的鼓勵下,她伸出了手。

傅焱一上手,就感覺到了,這丫頭這病是自帶的。應該是有點先天性的心臟病,她直接看向了小丫的心臟,果然,是有個地方和正常人的不同。

看到傅焱遲遲沒說話,裴道長有點急眼。

「傅小友,這……」

傅焱還是沒說話,只是認真的把脈。她想看看,除了手術,還能不能自愈。正在她思索對策的時候。車大海從外邊進來了。

他一進來就盯着傅焱看,看的王曉紅都忍不住捏他了。車大海回過神來,這也太像了!一邊說,一邊查看了一下阿屠的腦袋,戲謔道:「本尊還以為你腦袋被打壞了呢,不然怎麼會這麼蠢,往那邊逃,是想跳崖么?」

阿屠吃力的往我這邊爬,生怕在崖邊待久了,小碟子她們會被發現。

「哼,老子聽到你是怎麼折磨那些可憐蟲了!就算……

《屍家禁地》第251章驢蒙虎皮 金菲的神色就有那麼一瞬間的僵硬,沒錯,她今天來真的是想着一箭三雕的,至於命中率幾成,她並不在意,反正,成一樁是底線,成兩樁是賺了,成三樁,那真的是運氣逆天了。

她覺得最有把握的就是勸解一雙兒女,所以,放在了中間提。

丈夫那事兒,不過就是試探,反正,對方提了和她離婚後,她已經無所謂對方怎樣了,只不過,做為妻子,總還要活動一下。

侄女兒和宋陌城能不能來點緣份這事兒,她也覺得沒什麼戲,但大哥大嫂最在意的是這事兒,她現在只能依靠娘家,自然,也就只能討好對方。

要不然,兒女不搭理她,丈夫進去了,娘家再不管她,她以後可要怎麼辦?

至於結果如何,她並不打算強求,哪個都惹不起,她又不傻。

只是,金菲不打算強求,金小雪卻是想要強求的。

陸莎和夏天進門時的介紹,她聽到了,姑姑沒接話茬兒,對方又再次提起來,說明對方在陸莎心裏的份量還是挺重的,這讓她心裏挺不舒服的。

不過是一個小地方的丫頭片子,有什麼資格跑京城來搶她的夢中情人。

其實,這些年她也給自己製造了不少的機會接近宋陌城,可惜的是,對方根本不搭她的茬,好在,對方對哪個女孩子都不親近,這讓她倒沒有什麼挫折感。

就覺得,宋陌城應該是開竅特別晚的那種。

哪想到,突然的,就傳來宋陌城有女朋友的消息了,而且,還是小地方的丫頭。

關於夏氏,她也有查過,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上不了枱面的玩意兒。

哪像她家,有姑姑姑父的幫襯,哥哥又有能力,幾年的時間,金氏已經竄升到了足以讓大家記住的位置,要不是這次姑父出事兒,沒準公司還能上市呢。

結果,現在受姑父的影響,金氏一下子跌到了前所未有的低度,大哥最近不眠不休的,她看的特別心疼,就想着,或者,應該出手了。

是的,她本來是想着,等宋陌城玩膩了,心生厭倦的時候再接出現在對方面前的,可是得知陸莎竟然去了江市的時候,她就有點兒坐不住了。

如果加上陸莎的助攻,萬一小城哥哥只能接受了怎麼辦?

自進門,金小雪對自己的敵意,夏天就感受到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因為什麼。

今天已經感受過一場的夏天就覺得,她家大師兄,可人兒的程度,似乎都超出她想像了,瞧,她剛過來,就遇上了倆,這機率,真的是忒頻繁了。

「你喜歡我大師兄,對吧?」夏天笑眯眯的開了口。

「是的。」金小雪也不矜持,痛快的承認了,「我們從小就一起玩,也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玩伴兒,我原本沒有表露心跡,只是希望他把精力多用在工作上。」

夏天仍是笑眯眯的:「我今天過來的時候,有一位象你這樣自以為是的女士,也做了和你一樣的事兒,你猜,她現在怎樣了?」

金小雪眉頭就微微一皺:「你說的是誰?」

「許晴。」陸莎徑直說出了對方的名字,「她也是從小和小城一起玩的。」

「她現在怎樣了?」金小雪問道。

「成半殘人士了。」夏天做個拖的動作,「大師兄讓安保大哥把她拖出去的,可丟人了。」頓一頓,又道,「你要是敢湊過去,下場肯定和她一樣。」

「你以為我是嚇大的?」金小雪就笑了,「她就是個只知道聽從家人指揮的傀儡,自己卻一點兒不努力,我就不一樣了,我可是京大經濟系的碩士研究生呢,我是真的能幫到小城哥的人。」

不待夏天說話,她又道,「至於你,我查過了,學歷作假,被研究所給開除了,小城哥最討厭的就是你這類不誠實的女人。」

「是嗎?」夏天眉眼笑的彎彎的,「為你的自信點個贊。」

「別油嘴滑舌的,我今天和姑姑一起過來,就是想要表明我的態度,咱們,正式開戰了,小城哥哥最後選擇誰,另一個都要無條件的退出。」

「好。」夏天痛快的點頭,「那你加油。」

陸莎有些無奈的撫了撫額,就現在的年輕女孩子都是這麼自信嗎?她那個年代,別說主動追求男生,就是被追求了,都不好意思立馬答應對方。

哪怕對方正是自己喜歡的,也會拖一拖再答應。

這倒好,一個兩個的,都恨不得往她兒子身上生撲,最關鍵的是,她都亮明了她家未來兒媳的身份,還在那兒自我感覺良好的下戰書。

這自信,到底是誰給的?

不過,既然未來兒媳都讓對方加油了,那就加油吧。

這種事兒,的確應該讓兒子自己處理。

只有兒子的態度擺的足足的,這些事兒,才會真正的少一些,要不然,以後準兒媳真嫁給兒子了,見天處理這些爛桃花也煩死。

而且,再好的感情,也經不起見天的被人鬧騰。

說白了,這事,靠的還是兒子的態度。

對於金小雪的事兒,金菲後面沒再多嘴一個字,她自己啥身份自己有數兒,只要她的一雙兒女願意搭理她,就足夠了。

大哥大嫂那邊怨怪她,也怨怪不著份兒,她已經按他們說的去做了,不就行了嗎?至於結果如果,那絕對不是她想要左右,就能左右的。

雙方散場的時候,她又拉着陸莎的手,說了一通掏心窩子的話,意思很明確,只要能讓一雙兒女回家,以後,她絕對不再摻合宋業哲做的那些破事兒。

甚至,她可以不再去看宋業哲。

至於倆孩子會不會去看宋業哲,那就是他們的事兒了,她不干涉,也不左右。

金菲的態度,倒是讓陸莎挺滿意的。

娘倆回去后,夏天沒說話,陸莎先把兒子敲打了一番——意思很明確,你爛桃花太多了,我兒媳婦兒都快被煩死了。

宋陌城是一臉的冤枉。

話說,他對任何女孩子都不假以辭色可是誰都知道的事兒,天知道,怎麼還會有這麼些腦子拎不清的非得往前湊。

不過,他倒是認可自家老媽的敲打,如果他態度擺的足夠,或者,這些事情,真的就不存在了呢。

既然決定了,當然就要付諸於行動,而首當其衝做了出頭鳥的,自然就是許家了。

許傑帶着女兒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老爺子。

他的想法非常直接,就讓他家老爺子去找宋老爺子控訴一下宋陌城的糊塗——相信沒有一家的長輩,希望小輩兒為了一個女孩什麼都不管不顧。

就像他當年為什麼娶舒葉?

以許家當時的情況,不需要聯姻,所以,順應形勢,他就娶了或者擁有他所需要的東西的舒葉。

雖說後來的事實是,傳言終歸是傳言,舒家並沒有他所需要的東西,但,並沒有影響到他什麼,反正,那種情況下,娶個普通的女子,娶誰不是娶?

既然娶誰都是娶,當然要娶一個模樣兒過得去的,所以,這一點兒,還是合乎要求的。

他就不信,宋老爺子會由著宋陌城為了一個小地方的女人,拿宋家的產業做賭注。

宋家的確是馬首,但,不代表着就可以為所欲為,做為宋家最大合作商的許家若是退出和宋家的合作,就算傷不了宋家的根本,也一定會傷元氣的。

最關鍵的是,由此以來,宋陌城愛美人不愛江山的名聲傳出去,別家大概也會好好惦量惦量和宋家的合作吧?

牆倒眾人推,宋老爺子能無動與衷?

…….

既然來了京城,又是陪着陸莎一起來的,夏天就沒打算背着宋老爺子宋老太太,是以,待宋陌城事情處理完,她便和對方一起回了宋家。

至於禮品,來京城的時候,她就已經準備好了。

夏天的存在,宋老爺子宋老太太一直是知道的,對於自家孫子的這個小師妹,不止宋老太太,宋老爺子的心情也是挺複雜的。

宋老太太的複雜自然是因為本就不喜這個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卻又不得不接受對方是宋家繼承人的事實,而最後,她這邊是丁點兒益處沒得着的,只能眼睜睜的看着。

而宋老爺子的複雜,則是覺得這麼優秀的孫子,卻心甘情願的去討好一個比他小成績沒他耀眼的小丫頭,憑什麼?

當然,這些他也就是在心裏想想。

當真的見到夏天的時候,也不得不承認,難怪把自家孫子迷的五迷三道的,無論模樣兒還是智商,同齡人中真的是無人能及。

這麼說來,自家孫子能找到這樣的另一半兒,也算是運氣不錯了。

活到這把年紀,他太清楚遇不到一個真正可心的另一半兒的苦處了,就像他和老太太,有時候一天都不見得說一句話。

不是他不想說,而是倆人不在一個頻道上,說着說着就惹自己一肚子氣,這把年紀了,何必總去和自己找不痛快呢。

三觀相當,智商相當,又互相喜歡,真的是再合適不過的事兒。

所以,只一面,宋老爺子心裏的那點兒彆扭便消失的乾乾淨淨了。

這使得宋老太太的面色就更難看了。

想到許老爺子來家裏說的那些事兒,她一副子我很關心你的模樣兒看向宋陌城:「小城,你許爺爺那會兒過來了。」

「嗯。」淡淡的應一聲,宋陌城並沒深問。

宋老太太面色就是一哏,乾脆直接點明主題:「聽說你今天把許晴給扔出去了?」

「嗯。」

又是簡單的一聲應答。

宋老太太臉上的神色就沉了幾分,看向宋老爺子:「老頭子,這事兒畢竟是關乎著宋家的發展,你真的不打算說兩句?」

「沒什麼好說的。」宋老爺子擺擺手,「我跟老許說的就是我的心裏話,他覺得他孫女兒挺好,那是他的問題,我孫子沒看上就是沒看上,強扭的瓜不甜,這道理誰都懂,何必為難孩子也為難自己?」

夏天笑呵呵的看一眼宋陌城,沒說話,意思很明顯——瞧你這些桃花,都還挺有背景的,再不處理好了,以後不來了哈。

接收到威脅的宋陌城眉頭就皺了起來,面色不善的看着宋老太太:「宋老夫人的意思是,許晴去我面前欺負我的人,我還得好好哄着她?」

奶奶直接成了宋老夫人。

宋老夫人一張臉氣得鐵青,伸手推一把宋老爺子:「我嫁到宋家這也是幾十年了,你就由著小輩兒這樣磋磨我?」

「孩子說的也沒錯啊,難不成許家不對,還得哄著?慣的不輕。」宋老爺子看向自家孫子,「小城,你做的對,爺爺支持你。」

又看向夏天,「丫頭,老頭子我不說虛的,許老頭來告狀的時候,我雖然把他攆出去了,心裏卻是有點兒不舒服的。

我這麼優秀這麼理智的孫子,為了你,竟然做出那等不理智的事兒,實在是不合適,可真的見到你們,我突然就想明白了。

不是你不勸,也不是他不理智,而是不能容忍外人欺負自己真正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我相信,你那邊遇到同樣的事情,肯定也是同樣的處理方式。

真論起來,我得好好謝謝你,在我和他媽媽都沒有真正盡到心的時候,是你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給他溫暖,讓他的心底,留有最溫暖的回憶。」

一個是親爺爺,一個是后奶奶,倆人對宋陌城的態度,夏天一直是知道的。

說實話,原本她對宋老爺子真的是有點兒不太喜,畢竟,是他沒立起來,才讓宋陌城娘倆在這個家裏,受了那麼多的委屈。

可是現在看到對方,再一細琢磨,倒也能理解。

畢竟,他是一家之主,他不可以真的就為了這一個孫子,把一個家不要了,而且,若是沒有他的正確引導,宋三叔和宋小姑,也未必一直堅定的站在宋陌城這邊兒。

釋然了,說出來的話自然也就有了溫度:「宋爺爺太客氣了,大師兄也幫了我特別多,一直護着我,能那麼早遇到他,是我的福氣。」

「好,好。」宋老爺子讚賞的看向自家孫子,「小城,想沒想過先辦個定婚?免得總有些類似許家的事情發生,你不煩,丫頭還煩呢。」 「不好意思,今天不營業了,您還是回去吧。」

臉色冷淡下來,迪恩壓著這人的肩膀,直接送客道。

一個什麼根基都沒有的外來戶,竟然敢這麼橫?

來人眯了眯眼,冷笑道:「小子,我勸你還是懂點事,既然是外來戶,就擺好外來戶應該有的姿態。」

「這裡是13區,血暴選育屋所擁有的地位和關係,超乎你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