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周圍瞬息間浮現出大片的黑色裂紋,瘋狂朝著他蔓延而來。

這種東西不知道是什麼,居然彷彿無視防禦一般,加隆的圖騰之光在它面前如同豆腐,不堪一擊。

來不及多想,加隆身後緊追著大片黑色裂紋,直接衝出黑色通道,嗤的一下飛射回原來的寶庫大廳。

砰的一下在半空一個翻滾,加隆腳下亮起黑色光陣,輕飄飄落在寶庫大廳地上。

他後背上已經滿是密密麻麻的傷口裂痕,很多傷口深可見骨,血肉模糊。

加隆滿頭的汗水順著兩鬢往下滑。

「好恐怖的防禦設施!」他看了下黑色空間中的九頭龍圖騰,居然有連續兩個龍頭徹底枯萎,顯然是被這種黑色裂紋徹底殺死了。

兩個龍頭就是四十點潛能值,加隆忍著心痛看著被扣掉的四十點潛能,九頭龍也重新補充回九命狀態。

但屬姓欄中,潛能點一欄已經只剩下七十多點了。

這一直下來都是虧損沒有進賬,不知道要什麼時候密武才能進入第二層次。


啪!

忽然加隆的指間傳來一聲脆響。那枚隱秘機關發放的黑光陣戒指,終於徹底破碎了。估計是剛才被黑色裂紋碰到了,這件只是普通借力道具的秘寶,使用了這麼久,經歷這麼多次戰鬥,終於徹底碎裂了。

這其實已經顯示出它極其頑強的高質量。能夠支撐到現在,還不得不讓人讚歎三大機關的技術足夠過硬。

加隆皺起眉頭。

「這種借力道具不算很珍貴,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弄得出的。必須要重新找個合適的飛行工具,」習慣了隨處可以借力的行動方式,加隆還真不習慣突然沒了光陣戒指。

提著東西走出來,寶庫中橫七豎八的躺著一些屍體,一個個臉色發紫,緊扼住自己的喉嚨,死狀猙獰。

這些都是貪慾過盛進來找好東西的圖騰師,甚至還有一些普通格鬥高手。

加隆先前放出的毒煙已經徹底消散了,他已經聽到寶庫前半段傳來隱約的人聲。

「…是王家寶庫!是我們王族的**,迪爾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一個壓抑著怒氣的女聲傳來。

「你覺得是什麼意思就是什麼。」一個低沉的男聲淡淡回答。「我不知道什麼王家寶庫,我只是聽從老師的吩咐趕過來,其餘事一概不知道。」

「你們這是公然搶劫!就不怕大殿下追究嗎?」另一個陰惻惻的男聲傳來。

另一邊似乎是懶得回話,直接不出聲了。

加隆提著東西大刺刺的走出去。

在寶庫前半段對峙的,是兩撥人,一撥明顯是大公主手下的灰衣人,另一撥則是艾菲西斯的**之一,那個叫月季的十九歲男孩。

月季身後還有這七八人,一個個氣勢兇悍,顯然都不是善茬兒。一看到加隆出來,月季頓時上前一步。

「加隆老師。」他一改剛才的倨傲,低眉恭敬道。

「你們來了?」加隆點點頭,無視一邊雙眼要噴火的灰衣女子頭目。「現在是國家危難之刻,為了王族寶庫的安危,我主動過來把其中的一些秘寶收起來,防止一些小人進來趁火打劫。這也是為了王族的大局著想啊。你們沒意見吧?」

他平淡的看向女灰衣人。

一邊的月季等人已經目露凶光,身上圖騰之光隱隱有了絲絲波動起來。顯然是打算徹底滅口了。

女灰衣人打了個寒顫,連忙勉強堆笑。

「沒…沒有。黑火宮主閣下到了,既然是宮主在這兒,自然輪不到我們擅自做主。我們先告退了。」

加隆看著一行灰衣人忙不迭的往外撤,倒是沒有動手的意思。

他進入寶庫的消息瞞也瞞不住,反正現在大家都撕破臉了,艾維克一死,其他什麼都沒有必要隱瞞。

等到這些人徹底撤離后,加隆這才看向月季。

「讓你的人把寶庫盡量從寶庫多帶點東西出來,所有東西,我要一半,明白?」

「明白!」月季很懂事的點點頭。

「注意把握一個度。」加隆點了點。


「**明白。」月季露出一個大家都懂的笑容。「對了,加隆老師,兩位大公爵已經回來了,現在正在王宮議事大廳召集所有中層以上的貴族入席,現在三大機關撤離放棄科威坦,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兩位大公爵估計是打算集合所有人的力量了。他們還邀請了老師和您。」

「王宮議事廳?」加隆點點頭。「什麼時間?」

「現在已經在開始了。老師已經過去了。」

「知道了。」加隆沉吟了下。他還打算先去看看錶姐她們,雖然早就吩咐過,讓她們有麻煩去白蘭的爺爺那邊,相信白蘭會照顧好他們的,不過再去看看保險些。

然後還得召集家族的人員。

加隆直接將手中的大包袱交給月季。

「這些東西,帶回去給你老師保管,裡面的每一樣都系都不能少,記住。」

月季被大包袱狠狠壓了壓,差點沒抓住,他倒是沒料到這個衣服包裹的包袱這麼沉。

聞言頓時狠狠點頭。

「您放心!」

整個**他就算敢貪老師的東西,也不敢動黑火宮的東西啊。比起白銀宮的冷漠淡然,黑火宮主的兇殘恐怖已經是傳遍整個**了。


在這種混亂時期,這樣的凶名明顯效果最好。

加隆直接輕身朝著自己家族莊園趕去。

現在這個情況,他早就吩咐所有人,集中回到藍色灣莊園。

足足花了十多分鐘,加隆全速趕路,中間街道因為越發的稀稀落落起來,很多民眾都躲進自己家中,倒是冷清了很多。倒也沒有影響速度。

匆忙回到莊園所在的郊外。

加隆遠遠已經看到莊園大門口正等著兩個人,其中一個赫然是艾德妮騎士。

這個一直為特里瓊斯家族服務的老人,此時正來回走動著,似乎有些焦急。

看到加隆的身影出現在莊園外的車道上,艾德妮頓時面色一松。主動迎上來。

「族長!您終於回來了!!」她狠狠鬆了口氣,「快進來吧,我們的人全部都到齊了。」

加隆點點頭,走進敞開的莊園大門。

裡面的前面會客廳中,已經擠滿了一大群人。

他們分成兩塊,一塊是家族僅存的幾個圖騰師,正圍繞在馬西蘭的身邊。

另一塊則是黑火宮的重衛,他們安靜的坐在一側,一言不發,卻給人一種嚴酷的紀律。

馬西蘭身邊還有兩個一男一女小孩子,渾身黑乎乎,瘦得皮包骨頭,穿著才換的乾淨衣服。兩個小孩子年紀不過幾歲,小手都緊緊拽著馬西蘭不放,顯然是把他當成唯一的依靠了。

看到加隆注意到兩個孩子,馬西蘭頗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族長,這是我路上遇到的兩個孩子,他們的父母都在混亂里被殺了,我看他們可憐,就….你不會介意吧?」

他和艾德妮都被加隆繼位后,直接納入了特里瓊斯家族族系,原本兩人只是平民,這一入系就真正成了家族的一員。所以都稱呼加隆為族長。

加隆雙目一掃,兩個小孩全身的身體狀況頓時毫不遮掩的在他眼中顯現,這是通過密武氣息氣血流動,感應生物的細膩身體狀態。

「沒關係。」檢查兩人不是其餘勢力派來的間諜之類,加隆就沒再多管他們。


兩個孩子倒是被他嚇得躲在馬西蘭身後去。

這時所有負責人一一上前向加隆彙報情況。

「族長,我是連鎖店鋪的負責人雷安,現在店鋪的情況不是很好,嚴重需要人手幫忙協防,我們只能集中所有雇傭力量,將所有倉庫的東西集中起來防守。但是現在也只是在族長您的威名下才能勉強維持,時間久了恐怕也不行。」

說話的是個胖子。

「一衛,你帶兩人去協防,配合防守所有店鋪。」加隆淡淡道。


一邊的黑火重衛頓時站起來三人。一言不發站到胖子身後。胖子帶著兩個護衛急匆匆離開莊園,回去防守家族店鋪了。

「族長,我們的農莊被一群兇徒霸佔了一半以上。」

「分兩個黑火衛過去**,所有兇徒全部處死。」加隆揮手派出兩個普通黑火衛,就算是普通黑火衛,也不是這些戰局農莊的一般人能比擬的。

「拍賣行周圍的十多家店面和樓房空出很多,族長,我建議我們馬上擴大地盤,把這些地方全部收攏!」一個瘦子沉聲說。

「二衛你帶兩人去。」加隆派出四名黑火重衛最精銳的四人之一。

一個個負責人上前彙報情況,加隆一一分派黑火衛出去分別處理。

不只是家族產業受損,也有著讓人意外的,家族產業擴張。不是武力和趁機主動擴張,而是有兩個小家族主動上門,想要稱為特里瓊斯家族的分支。。

「分支?有趣。」加隆摸摸下巴上的胡茬兒。「人呢,在哪?」

「我把他們安排在後面休息了。」艾德妮低聲回答。「我詢問了下情況,他們都是家族在混亂里沒辦法自保,聽聞族長您的..威名,才抱著最後的希望想要依靠。」

「稱為家族分支,那可是意味著所有家族產業都會併入主系,他們居然也願意?」加隆饒有興趣的問。

「是被逼得沒辦法了。」艾德妮解釋說,「兩個家族都族長都不是領土貴族,一個是子爵,一個是男爵,具體情況是..」她還沒開始就被加隆揮手打斷。

「不用說了,我沒興趣知道他們的事,你帶人處理一下他們的事就行,他們的產業並進來,那麼我們需要承擔的是什麼?」加隆直接問出關鍵,沒有危險逼迫,這些貴族怎麼可能願意併入別的家族,交出自己的一切。

「是兩個中型家族,他們希望能夠以贖金的方式從您這裡換取對那兩個小家族的不庇護。」

「這些事估計不久還會更多,艾德妮姐你直接處理。我分一些人手給你。」

加隆揮手讓三衛帶上五名黑火重衛站到艾德妮身後。

此時黑火重衛只剩下四個人,還是加上最後的四衛在內。四個最強的黑火重衛精銳被分出三個去處理瑣事。

「族長,那我們呢?我們能做什麼?!」改造人科莫多和另外那個巨漢站在一起,生硬瓮聲瓮氣的問。

「你們跟著馬西蘭大哥,一切聽從他的吩咐。」

「族長大人,那我們…?」家族一直忠心跟隨的五個一型圖騰師們站出一個女代表。

加隆對於這些人客氣多了。

「諸位如果願意的話,可以分別去負責一個店鋪,也可以去拍賣行作為主管。實實在在的說,我還是希望拍賣行能夠發展壯大。」(未完待續。) 女代表是個年近四十的中年女人,她沉吟了下和身後的同伴一陣商量,隨即點點頭。.

「感謝族長的重視,我們願意去拍賣行發展。」

「那就好。」加隆派出最後的四衛帶上兩人護送他們去拍賣行。

家族裡所有人對於他的話都深信不疑,這讓很是滿意。外邊到處流傳著**即將被怪物攻破的流言,很多有勢力有實力的家族都紛紛跟隨三大機關逃離了。

留下的不是沒有實力的,就是像加隆和大公爵大公主這樣的最高層人物,他們或多或少都知道一點真正的底牌。

還有一批聰明一點的,看到大勢力都沒幾個離開,也跟著留下來。

這也導致整個**空了一大半,剩下的貴族們忙著爭搶資源地盤,而平民們的混亂自然也沒人理會。大家都只管自己的地盤事情。

公共區域完全沒人管。

處理完這些事後,加隆戴著最後的兩個黑火重衛離開莊園,朝著表姐家的方向趕去。

路上不時能看到歪倒在路邊的馬匹屍體,被點燃的房屋,正在哄搶財物的匪徒,還有一些貴族的人馬在打砸搶商店和民居。

加隆三人騎著三批獨角變異馬,直奔雲光區。

**三大區,雲光區是最亂的。

這裡住的大多是官員富商之類,進來搶劫的匪徒也最多。

加隆三人遇到幾波不知死活的匪徒上前阻截,被黑火重衛直接噴出毒液腐蝕成一灘灘酸液后,便再沒有人敢阻擋。

花了二十多分鐘,加隆直接來到雲光區表姐的小樓門口。

這棟路邊的白色小樓外橫七豎八的躺了一些屍體,還有大片血水幾乎乾涸凝固在地。

加隆縱馬踩在血水上,發出[***]的啪啪聲。

兩名黑火重衛翻身下來,朝著周圍迅速摸去,開始排出周圍一切不安定因素。

加隆朝著小樓二樓三樓望去。

小樓內一片安靜,似乎根本沒人。

加隆策馬圍著小樓四周轉了一圈。沒有看到任何人影。兩名黑火衛破門而入,進去搜查一番,同樣沒有任何結果。

表姐們顯然是提前離開了。

加隆還是不很放心,轉身戴著兩人朝白鳳林學院趕去。這是他吩咐表姐她們出事後就趕去的地方。

******************

丹妮感覺這一天簡直像是在做夢。

她半夜回到家,正打算美美的睡上一個美容覺,沒想到半夢半醒的時候就被姐姐拉起來,套上衣服就往外趕。

和她們一起的,還有那個老姐的死黨西維亞,同樣是在宮內任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