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老大,我也不服。我向你申請挑戰冷鋒!」

「報告老大······」

「報告······」

「······」

站在這裡的人沒有一個人服氣,就是東方辰走了的時候,冷鋒指揮他們,帶著他們修鍊,眾人也是不情不願的。


原因就是不服,憑什麼他冷鋒就該來指揮我?但,這是東方辰的命令,眾人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依樣畫葫蘆。

現在東方辰提了出來,他們立刻像打了雞血一般,勢必想要當這個隊長。

東方辰看到他意料中的結果,即使他預料到了,但還是忍不住淡淡的滿意一笑。

「對,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當你們有一天能勝任我的時候,有可以向我挑戰,所以我同意你們的挑戰。」東方辰在來下一道猛葯,道。

果然,聞言,眾人都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想要一招將冷鋒擊敗,然後自己當這個隊長。

「不過,挑戰歸挑戰,訓練一樣不能落下,上午訓練,下午用你們的空餘時間去挑戰吧。」

東方辰道。

「是!」

眾人聲勢浩大,彷彿猛然抨擊的浪潮一般,又猶如遠古悶雷一般,響徹雲霄。

「好!那就開始吧。」

在東方辰的指揮下,眾人全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雙腿邁開三十厘米的樣子,大腿和小腿呈九十度夾腳。雙拳收攏在腰間,每隔一秒的時間揮出一拳,每一拳必須帶有強勁的拳風。

呼呼!

眾人的出拳的速度都是一致,拳風聲都產生了共鳴,如同大風一般的呼嘯聲。

東方辰在眾人面前來回走動,糾正他們的動作,時不時滿意的點點頭。

看得出來,眾人是拼盡全力去做了的。

沒過一會眾人就大汗淋漓,手上的動作也越加慢下來了,雙腿也因為快要支撐不住在不停地顫抖。

東方辰並沒有叫他們停下來,只是叫他們不用出拳了,拳頭放回腰間。

這樣的姿勢保持了一個時辰,很多人都是咬緊牙關堅持下去的。

當,東方辰說時間到了的時候,十三個人當然軟倒在地,大口呼吸,用手不停地抹去汗水。

僅僅只有一分鐘的休息時間,東方辰又開始第二次訓練。

跑二十公里!

武者,並不是萬能的,雖然他能釋放鬥氣殺死別人,但卻沒有辦法用鬥氣將自己的速度提升起來,這是一個硬傷。

惡魔總裁,狠狠寵女總裁的護身愛人

想要將自己的速度提升,耐力提升起來,還是要用最原始的方法。

那就是十年如一日的不停訓練,那速度和耐力才會提升起來。在與人戰鬥的時候,打不贏或沒有鬥氣了才有機會逃跑。

當然,追求速度不僅僅的是逃跑那麼簡單,往往在與人戰鬥的時候,速度也是實力的一部分,而且占很大的作用。

不管是閃躲還是進攻,誰敢說自己不用自己步伐的速度躲避和快速近身攻擊到別人的?

眾人發軟的腿根本就沒有恢復,又拖要著沉重的步伐跑二十公里。

要知道他們沒有耐力行符的加持就是一個普通人,試問一個普通人有多少能做到跑二十公里,而且還是在雙腿發軟全身疲憊之下。

當然,東方辰不可能讓他們隨便跑多久,要是隨便跑的話,恐怕不少人都會選擇走吧。

「沿著這條路,二十公裡外有十三塊布,一人拿一塊回來,時間是一個半時辰。」

東方辰說道,很顯然他沒有任何的心軟,當然如果用在這十三人的身上就是對他們的心軟就是對他們的不負責。

「開始!」

一聲落下,眾人氣喘吁吁的又奔跑了起來。

東方辰倒是愜意,在茅草屋裡面搬出一張椅子來,坐在椅子閉目哼起小曲兒。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一個半時辰的時間要到了,有幾個在其中長得比較剽悍的,體力自然比平常人好,鼓足了幹勁,憑命的跑,終於在三個時辰之內跑了回來。

單手撐著大樹不停地大口呼吸,一臉興奮的模樣。

因為他們做到了,他們在一個半時辰里跑了回來,而其他人沒有,就連老大重視的冷鋒都沒有跑回來。

自己這麼能幹一定會得到老大的重視吧?想到這裡,四人都露出興奮的表情。

但眼觀東方辰卻不是一副高興的樣子,而是鐵青著臉看著四人。 「老大,我們四人跑完了,怎麼樣,厲害吧?」

其中一個青年男子比東方辰只大一兩歲,微微露出慘白的笑容似乎有些炫耀道。


的確在一個半時辰內並且先前腿就那麼酸軟的情況下能跑完二十公里的確是有些本事。

但,面對青年的話東方辰並沒有回答,反而臉上的表情更加不好看了。

其中一個男子像寧外一個男子小聲嘀咕道,「老大這是怎麼了?咱們這麼拼盡全力跑,他怎麼會這麼一副表情?」

「噓!小聲一點,老大可能那個來了!」一個男子噓了一聲小聲道。

先前的那個男子聞言一個爆栗過去,道,「你作死嗎?老大是男人,怎麼會有那個?」

「男人就不許有嗎?」被挨爆栗的那個男子揉揉頭說道。

東方辰的聽力何其敏銳,對於他們的對話可是聽得清清楚楚,臉上本來有些鐵青的臉都有些發黑了。

但,他依然只是閉著眼睛,沒有理會幾人!

時間又過去了不少,眾人終於完全回來了。但除了那四個人其他人一個也沒有按時回來到。

東方辰緊閉的眼睛睜看站了起來!

「看,老大要罵他們了!」一個先跑回來的男子幸災樂禍的說道。

東方辰站起來無比犀利的眼神掃視倒在地上的眾人一翻,道,「如果以你們這個速度不說在戰場上,就是平時與人戰鬥,你們都免不了一死。我只能說三個字:太慢了!」

其他先跑回來的四人,見到眾人挨罵的樣子一副好笑又不敢笑出來的樣子。

「想笑就笑吧,會憋死人的!」

東方辰眼神掃到四人的的身上,道,「最不能原諒的就是你們四個!」

聞言,四人眼中一陣古怪,自己已經達到要求了呀?怎麼還怪到我們頭上?難道老大那個真的······

就是幾人胡思亂想的時候,東方辰的聲音傳人了他們的耳里。

「你們四人自私自利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的死活!要是在戰場上,你們就是逃兵,就是叛徒!」

東方辰這麼一罵,四人似乎明白東方辰剛才為什麼臉那麼鐵青了。

「不管在任何的時候,你們就是一個整體。你們要學會將自己的命交給隊友,要信任隊友。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就回家種田去吧!」

「廢話不多說,二十公里重跑,跑不完不許吃午飯飯。時限一個半時辰!

你們四人四十公里,跑不完今天一天不許吃飯,時限三個時辰!」

東方辰淡淡的說道。

突然,東方辰再暴喝一聲,「有什麼異議沒有?」

「沒有!」

眾人只能苦不迭時,哪裡有什麼異議,東方辰說的對,要怪就只能怪自己。


「既然沒有,給你們十分鐘的休息時間,繼續!」東方辰喝道。

星辰大陸算時間的方法就算觀其天上太陽的位置,如同沒有出太陽,那就只能估算了。

因此,時間不是很準確,只是一個大概,因為大陸上的武者基本上對時間都沒有一個概念。

因為他們從來不追求時間,一個閉關修鍊可能就是一年半個月的。

只是有些時候有什麼時間約定或者說承若了哪個人在哪天哪個時辰,他們才會注意時間。

總之來說,他們一般不會關注時間,但時間過去了多久他們心裡還是有個大概。

待十三人又開始跑了,東方辰又閉目養神。

這一次他們雖然沒有達到時間規定回來,但卻是整整齊齊的回來的,一個人也沒有落下。

東方辰露出滿意的笑容,雖然眾人沒達到要求,但卻達到自己想要的了。

一連幾天的時間過去了!

眾人挑戰冷鋒沒有一個成功,大隊長的位置也落實在冷鋒的身上了。

東方辰也要離開了,將冷鋒叫到屋子將幾百張行符交給了他,叫他好好利用。


冷鋒當然知道東方辰的意思,無非就是再次讓他們有動力,獎罰分明,該賞的時候就賞,該罰的時候就罰。

「你以後訓練就用這兩天我訓練的步驟訓練他們吧!直到我下次再來的時候在由我做改變。」

東方辰道。

「是,老大!」冷鋒道。

東方辰起身拍了拍冷鋒的肩,道,「那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

東方辰和冷鋒聊了一會兒就走了!

東方辰叫冷鋒將他們的年齡記錄下來,排一下順序,以後在弒魔大隊就依照年齡來喊。

比如年齡最大的就是老大,第二大的就是老二。這樣顯得更親近些,不過東方辰主要是想到讓他們團結一心。

東方辰踏起詭異的步伐回到很快天一宗,來到積分閣想和雲長老聊聊。

他知道雲長老可幫了自己不少的忙,因此東方辰一直把他當做自己的爺爺一樣尊敬他。

「雲長老,你這裡怎麼天天都人少的很?」東方辰一進入積分閣就大聲的說道。

「哈哈!你小子的事情忙完了?」雲長老抬起頭見是東方辰,哈哈笑道,見東方辰點點頭,又繼續道,「哎呀!這些兔崽子也只有每個月來領積分的時候才積極,要麼就是積分不夠想要做任務才會往這裡跑,平時哪裡有什麼人!」

「呵呵!那不正如雲長老的意嗎?整天都樂得清閑!」東方辰嘿嘿笑道。

「你這油嘴滑舌的小子!」雲長老呵呵的笑罵一聲,道,「說吧!你來找我幹什麼?」

「敘舊呀?」東方辰道。

「敘舊?我可不相信你一個年青人會找我這個糟老頭子敘舊。說吧,到底又有什麼事找我幫忙?」雲長老捋了捋下巴上的白鬍須道。

「嘿嘿,果然還是雲長老了解我!」東方辰嘿嘿一笑,「小子來確實有一件事!」

隨即,東方辰神情一變壓低聲音道,「最近宗門清出來這麼多內奸,就是因為葉質死了!」

「什麼?被宗主殺死的嗎?」雖然雲長老猜測到了,但還是有些震驚。

「對!外界傳言葉質在閉關修鍊那只是穩定天一宗的弟子情緒,但滿江樓無緣無故的與葉質失去聯繫一定會起疑心的,所以他們可能會加快動作行動。」

「咱們快去和宗主說吧?」雲長老道。

「不用了,師父肯定猜到這一點了,不然她不會向外界這麼宣布!」東方辰道,「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想告訴雲長老一聲,一切要小心。宗門大戰不是拼咱們這些小魚小蝦,而是你們這些強者的對戰。

帝國軍少,戀愛中 !」

雲長老聽后,一陣感動的目光看著東方辰,他這一生無兒無女,從來就沒有感受到過人的關心,現在東方辰這麼關心他,他怎麼不感動。

雲長老欣慰的道,「我一定會小心的!」 東方辰在青靈峰往宇帝峰走的時候,一路上不少弟子指指點點。

「你看,這個就是那個運氣好到爆的東二娃,不知道是不是踩了狗屎,居然被宗主收為徒弟!」

「是啊!聽說死去的那個歐陽長老就是因為擊殺他,然後死在雲長老手裡,然後雲長老帶他卻宗主那裡去澄清,可能那個時候就被宗主看中了。」

「哎!你看他張得那份憨厚的樣子就知道是個大草包,宗主怎麼會選他?要知道完成SSS任務的那個人才是真正的天才,但可惜全宗保密,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是呀!如果我知道完成SSS級任務的人是誰,我一定天天纏著他,非他不嫁!」

一個長相十分醜陋的人,雙眼冒著星星般的說到,十足的花痴模樣。

「歐陽師兄沒死的時候怎麼沒有人看中他?我記得他可是外圍的天才!」一個低聲男子道。

「在天一宗誰不知道歐陽蒙小肚雞腸,睚眥必報,所以他的天賦再好也不受人重視!更何況復興在天一宗本來就不受待見,你不知道嗎?」

「原來是這樣!但這個小子看樣子也就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吧?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運氣?」

「誰知道呢?與其羨慕別人倒不如回去好好的修鍊一副,人比人氣死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