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赤希呆愣住了,那紫魂兩兄弟也滿是詫異,扣了扣耳朵彷彿自己聽錯了一般,到是那柳三嘴角噙著冷笑,傲宇的真正實力絕對不止聚魂三重這麼簡單,想來也是他在戲耍這三人罷了。

「我要不要提個醒給他?」柳三暗暗思量,轉念想到了柳柔的交代,還是打消了提醒赤希的想法,即使是要試探,也要慢慢來,惹怒了傲宇,後果難以收拾。

「小子,你難道是在找死嗎?聚魂三重?你可是沒有嚇傻了?」赤希嗤笑,雙手背負在身後,儼然一副不屑的高人模樣。

傲宇冷然一笑,確定以及肯定的點點頭:「赤兄若是不想和你弟弟一般下場,還是動用聚魂三重的力量為好,當然你也可以動用真魂!」

再次的重重提醒了一下,傲宇也想知道玄心珠到底能不能吞噬真魂,另一方面也要試試自身的真正實力到底在什麼層次。

雖說動用十倍戰力可戰聚魂高階,可那畢竟是外力,唯有準確的認識到自身的極限,才能在遇到強敵時最到進退兩可。

以鴻蒙紫氣和諸多武技,想來應該能和聚魂三重一較高下。

凝元境突破聚魂境增加一倍,雖說是突破一個大境界,可他的提升倍數還是沒有改變是,依然是一個小境界一倍戰力,只有達到陰陽境才能做到質的突破,提升的倍數也從一倍到了三倍之強。

鴻蒙紫氣凌駕在任何力量之上的兩倍,加上玄妙的武技,足以讓自己提升三倍的戰力。

「呵呵,既然你自己找死,也怪不得為兄了!」赤希冷笑連連,抬手召出一柄赤色長劍,長有六尺,寬半指,閃爍著陣陣紅芒之下,散發出一陣壓抑的火熱氣息。

「地級九品「地器」,赤火純陽劍!」

傲宇雙目微微一眯,打量著那赤紅色長劍,神色凜然,之前在玄心界中結交的那任歡歡拿出的便是地器,名為千照鏡,之所以說那是地器,也是因為任歡歡只能用它映射出百米範圍,只要達到千米,那便是天器層次了。

而這赤火純陽劍是地器九品,差一步便可達到天器層次,雖然這一步猶如天地之距,可也絕不能小覷,畢竟九品地器乃是天器之下名列第一。

「嘿嘿,赤兄將這件寶貝都拿了出來,看來是有心將他斬了。」紫魂低聲一笑。

紫魄同是面色激動,嘿嘿笑道:「這樣一來的話,赤兄即使將境界壓制在聚魂三重,依靠此劍也可發揮出聚魂五重的戰力,那小子死定了。」

「蠢貨!」柳三對兩人的對話很是不屑,傲宇身為玄天劍尊的傳承者,身上的至寶手段豈能少了?單憑那玄心珠都是能讓大陸瘋狂的至寶。

更何況玄天劍尊是以劍道聞名,那玄天劍雖沒有品次,可它的強悍絕非皇器能比的!

皇王天地玄黃六大品級,以皇為獨尊,玄天劍比之皇器還要強上一籌,又豈是區區地器能比較的?

嗡!

在幾人詫異的目光下,傲宇咧嘴一笑,將那血色的寬刀「戰血狂刀」取了出來,經過幾次的使用,那刀口上早已出現了幾塊細小的缺口,但這並沒有遮掩住刀身散發出的嗜血氣息。

「這是……玄器?九品?哈哈哈哈!」

「他絕對是傻了,我都懷疑他是不是隱世傳人,一出手居然拿出一個玄器,比之地器差了整整九個品級一個大層次。」

赤希三人獰笑了起來,那目光彷彿看著死人一般,區區一個玄器九品,只要碰一下赤火純陽劍便會碎了吧?

「嘿嘿,是我先出手?還是你先來?」傲宇滿不在意的笑笑,反而是晃了晃手中的血刀,譏諷的看著赤希。

「哼!說了是公平一戰,當然是一同出手!」赤希面色一僵,礙於之前赤陽吃虧,也不敢大意妄言。

傲宇瞭然的點點頭,直接將血刀橫過頭頂,旋即神色一凜,喝道:「碎蒼!」

咻!

只見那血刀當空劈下,在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下,那刀身突然增長,直接增加到了十米之長,帶著陣陣可怖的嗜血氣息對著那赤希當頭斬下。

「魄……魄之意境?不好!」赤希大駭,感覺著那危險的氣息接近,慌忙的將手中赤色長劍橫身而上。

當!

啪嚓!

十米長五米寬的血刀砍擊在那長劍之上,一陣刺眼的火花乍起,便見到那長刀破碎出了道道裂痕,可這並沒有想幾人想的那般直接斷碎,而是依然兇猛的碾壓著已經苦不堪言的赤希。

噗!

嘭!

赤希額頭青筋暴起,雙膝一個倉促便被碾壓的跪了下去,將那青石地面都砸出了兩個坑洞,臉色一白頓時喋血。

這一幕來的太過突然,任憑在一旁觀看的幾人都是愣住了,當看見那赤希臉色痛苦掙扎的時候,才是驚駭的長大了嘴巴。

都是很難想象這是何等威力?魄之意境!那可是足足提升了四倍戰力啊,可那一刀的氣息明顯的是超出了七倍的力量,足以和聚魂七重一戰了,可笑的赤希居然以聚魂三重硬撼?

「好強!魄之意境!十六歲年紀,這可是大陸第一人啊!比之那玄天劍尊還要超群!」柳三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看向傲宇的目光完全變了。

若是說之前對他抱著懷疑的態度的話,那麼現在就是打定了不能再招惹他了,至少在柳柔計劃之前不能魯莽行事了。

「呃,抱歉抱歉,失誤了!我也沒想到魄之意境居然自行施展了出來。」傲宇面色有些尷尬,對這魄之意境如何收回還真是沒有弄清楚,也沒想到去劍丸的知識中去研習。

這到是真有些騙人的嫌疑了,本是想著單憑鴻蒙紫氣和他一戰的,卻是沒想到這魄境居然自主施展。

「那個,柳兄可是知曉如何隨心所欲的操控魄之意境?」傲宇臉色頓時紅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柳三。

當下關口真是沒辦法了,若是給自己時間去理解一下從劍丸中得到的知識,定然有辦法隨意掌控這魄之意境。

… 「傲兄還不快快住手,這魄之意境極難領悟,縱觀大陸上也不過兩位數,我又何處知曉那掌控之法?」柳三面現尷尬,無奈之下只能連忙解釋。

「快快罷手!不然休怪我等不客氣!」

「不想死就收了刀勢!」

紫魂紫魄二兄弟也是勃然大怒,那赤希如今苦不堪言,雙手支撐著赤火純陽劍,顫抖著身子頂著那十米巨刀,嘴角溢出的血液已然染滿了衣衫。

傲宇本就要收起刀勢,卻聞聽那二人如此威脅言語,冷哼一聲驟然用力。

「滅世!」

轟!

只見那巨刀氣勢大增,連帶著那赤希一同的被砍進了地下幾米之深,一道長有十數米,寬有三米的刀痕顯露,仍能看見那被砍出的溝痕中繚繞著濃密的魄之意境。

依現在這般情景來看,饒是陰陽境強者都不敢輕易接近那魄之意境,縱然是生死境也要小心再小心。

魄之意境和一切力量不同,那是一種非常人能領悟的意境,說它是天道都不為過,可它又絕非一般天道能抹除的。

即使是領悟了魄之意境的武者也不敢輕言去消除,只怕當世也只有傲宇的鴻蒙紫氣才能將意境吞噬了。


傲宇收起長刀一甩,刀身上甩出了幾片碎刃,見狀不由得一嘆,玄器畢竟是玄器,縱然有魄之意境加持也無法撼動地器。

戰血狂刀刀身已然碎痕遍布,它根本無法承載魄之意境的力量,如此之下撼動比它還高的地器,即使是勝了,也是損壞刀身的慘勝。

「小子你找死!」紫魂兩兄弟勃然大怒,也不顧三七二十一,直接拔身奔了過來。

只見兩人自眉心中射出一道黑色的魂影,形成一柄利刃,對著傲宇眉心刺了過來。

「嘿嘿,這便是真魂嗎?到是玄妙!」傲宇雙眼一亮,這是第一次見到真魂所發的攻勢。

不由的掄起長刀橫揮而去,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傲宇微微變色。

只見長刀碰觸到那真魂卻是直接穿透了過去,根本無法阻擋真魂的去勢。

「哼!不知所謂的愣頭青!」紫魂不屑冷哼,與紫魄二人分別站在兩邊,將傲宇死死的圍在中間。

眉心之中的真魂利刃則不斷的刺出,聯合起來足有上百道之多,不過紫魂兩兄弟也因此變的臉色微微發白,可見真魂之力經不起龐大消耗。

「氣凝萬物!」傲宇神色一凜,腳步一蹬帶著身子向後退了數步,旋即一隻手當空一劃。

一面由鴻蒙紫氣凝聚而成的青色透明盾牌浮現,橫身在前,雙眼微微眯起的注視著那上百道真魂利刃。

既然實物無法接觸真魂,那凌駕在一切力量之上的鴻蒙紫氣呢?

「痴心妄想!即使是戰氣也無法輕易抵擋住真魂,區區元力也敢與真魂較之長短?」紫魄大笑。

而與此同時那上百真魂利刃已然接觸到了盾牌,當接觸的那一剎那才有實物對碰的感覺。


恐怖的真魂之力和鴻蒙紫氣的對碰,將周遭地面的青石板逐一掀飛。

然而那真魂利刃卻全部沒入了盾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透明的盾牌增加了些許黑色的魂力。

「不可能!元力凝物怎能抵擋的住真魂之力?」紫魂大驚失色,身子都不由得倒退了兩步,那雙眼中濃濃的驚駭和不可置信。

紫魄和在一旁觀看的柳三也是震驚莫名,眼前的現象太不符合常理了。

真魂之力是實物無法接觸到的存在,它攻殺的也並非軀體,而是武者的靈魂。

真魂的強大並非是元力能比較的,即使是戰氣都不能如此輕易的抵擋下真魂,可傲宇才是凝元境,所用的也是凝元境的凝聚實物,但卻奇迹般的抵擋了下來。

「果然有用!嘻嘻!真魂之力也不怎麼樣嘛?」傲宇笑嘻嘻的樣子著實讓人懊惱,但幾人又啞口無言。

寵婚誘愛

揮手間散去了那面盾牌,那被吸入鴻蒙紫氣的真魂也消散在天地之間。

這到不是傲宇不想繼續使用,而是心有所感,那面盾牌上的真魂之力如果再次增加的話,一定會破碎。

以現在自身的境界還不足以多次承受真魂之力,現在能做到這點,也是完全依仗鴻蒙紫氣的強大優勢罷了。

「哦對了,我先把赤兄拉上來,別死在下面就不好了。」傲宇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經過了短暫的交鋒后,才想起那仍被魄之意境壓制在刀痕下的赤希。


紫魂兄弟恨的咬牙切齒,卻不敢出言不遜,剛剛就是因為說錯了話,才導致赤希受到如此欺辱,若是再惹怒了傲宇,只怕赤希是沒活路了。

造夢神曲


能領悟魄之意境就夠讓人嫉妒的了,現在卻又如此輕易的消散魄之意境,這可是其他領悟魄之意境強者都不敢做的事。

「喂,赤兄要是還有氣兒的話就自己爬上來吧,老子還得和紫魂兩兄弟切磋切磋呢。」傲宇摸了摸鼻子滿臉的奸笑,那樣子說不出的惹人惱怒。

「咳咳!我去你勢不兩立……哇!」

只聽的那刀痕之下傳出赤希的憤怒咆哮,彷彿是用盡了全身力氣一般,到最後則是幾口鮮血噴洒,徹底的氣昏在了刀痕之下。

如此一幕讓柳三眼角猛跳,那紫魂兩兄弟也是心生膽寒,暗道這傲宇手段太過寒人了,到最後也要將對方氣的力不從心。

「這次我們再來過吧,我不用魄之意境也不做出凝物抵擋真魂,我們以真魂三重境一較高下。」傲宇說到這裡頓了頓,盯著二人神情嚴肅道:「當然,你們二人可以一起上!」

啪嚓!

說著便大手猛的一揮,將那戰血狂刀直直的插入了地面,刀身入體三尺,滿頭長發張揚間儘是囂張的彪悍之氣。


「是你自己找死!」紫魂兩兄弟何時受過這等蔑視?大怒之下皆是將境界壓制在聚魂三重。

拔起身形豁然衝上,居然連真魂之力都不屑動用了,彷彿要找回一些面子一般。

「動若奔雷!」傲宇不屑的撇了撇嘴,對兩人不動用真魂,而是直接衝過來,感到深深的鄙夷。

話音一落間,便見到傲宇的身形徒然動了,速度快到讓人肉眼難辨,只見得一道白色的光影,一個呼吸間便是先行阻截在了紫魄身前。

「震脈拳!」傲宇低喝,不待對方反映,拳頭握緊從下向上揮起,那拳頭捏的青白浮現,頗有些氣拔弩張的架勢。

「弟弟!」

正所謂旁觀者清,紫魂見傲宇身影一瞬便攻向了紫魄,大驚失色之下徒然大喝提醒,可畢竟還是晚了一些。

就在紫魄不知所措之下,下巴上傳來的巨力,帶著他的身子直挺挺的飛向了高空,一聲清脆的響聲乍在半空中,那紫魄下巴明顯的松垮,血水牙齒和口水當空灑落。

砰!

身形自五米的半空落下,砸在地面上發出悶響,紫魄的臉龐蠕動著,支支吾吾的幾聲后便是雙眼一翻不醒人事。

然而那仍在不自覺顫抖的身軀,卻是證明著他的傷勢絕對不輕。

傲宇見狀不由得笑了起來,輕聲嘀咕道:「看來震脈拳要改名叫顫抖拳了,以鴻蒙紫氣震動經脈,想不抽搐都是異想天開。」

「真魂祭天!」紫魂怒吼連連,那臉龐扭曲的猙獰可怖,本是有著絕對壓制的情況下,還是一樣被打的如此之慘?如何能不怒?

嗖嗖!

徒然,紫魂的眉心中飄出一道魂影,卻與之前的完全不同,這次出現的則是一個小型的身軀,看不清楚樣貌,巴掌大小,一出現便兩隻黑色的小手對合一拍。

嗡!

只見那小型魂影猛然放大,旋即化作一片黑色真魂瀰漫在半空之上,眨眼間便將整個院落都罩了起來,如此下來幾人所處的空間全然黑沉了下去。

伸手不見五指,只能感覺到紫魂那壓抑著怒火的喘息聲。

「既然你說過不動用凝物抵擋,我到要看看你如何躲過真魂覆蓋!」紫魂猖狂的大笑了起來,聲音充滿的憤怒和殺意。

傲宇雙眼微微眯起,的確如他所說一般,饒是自己實力不弱,也無法在真魂籠罩下看清楚事物,就更不用說去阻擋那無處不在的真魂了。

翻手取出了玄心珠,一道銀芒閃爍在灰暗的空間內,一出現滿是銀芒大閃,直接掙脫了傲宇的手掌,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

傲宇見狀起初還要阻止,卻感覺到了玄心珠傳來的一陣興奮的喜悅,一愣之下到也任由它去了。

「滅!」紫魂見那銀芒出現,頓時大驚,之前便見到了這銀芒,卻不知道它是什麼至寶,不過對於修到聚魂境的他來說,那銀芒本能的給他一種危機感。

嗡嗡!

那覆蓋漫天的黑色真魂徒然急速收縮,彷彿要將傲宇整個吞噬一般。

「玄心珠啊玄心珠,你可不能讓老子失望啊。」傲宇神情緊繃,隨著那真魂的收縮,自身也感覺到危險,雙手緊緊的握起,若是玄心珠無法吞噬真魂,只能動用手段掙脫真魂束縛了。

… 咻!

一抹銀芒劃破昏暗的空間,一隻由銀光凝聚的巨大手臂延伸而出,只見那足有半個房屋大小的手掌張開,頃刻間便將那極速收縮的真魂捏在掌心。

啊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