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獲得這副地圖,用了多少代價?」孟岩一邊檢查地圖,一邊開口問道。

戎凱旋搖了搖頭,道:「沒有。」

「什麼?」

「沒有付出什麼代價。」

「啊,難道你是偷的?」

戎凱旋的臉色一黑,道:「孟大哥,你可不要血口噴人,你覺得我是做賊的料么?」

孟岩上上下下,認認真真的打量了他半響,終於是緩緩點頭,道:「有點像。」

戎凱旋狠狠的翻了個白眼,只是知道自己肯定打不過他,所以只好忍氣吞聲的轉過了頭。

孟岩笑呵呵的道:「兄弟,開個玩笑,何必這麼小氣。」

戎凱旋的目光落到了地圖的某一個角落,那上面有著千機洞的這幾個蠅頭小字。只是,看著地圖上顯示的距離,他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這個秘境雖然並不是很大,但也絕對不小。

三家把持秘境那麼多年,每年都會派出無數強者在秘境試煉。可是直至今日,依舊無法將整個秘境都探索完畢。

千機洞距離這片叢林起碼有十餘日的路程,而且還是深入秘境。

不過,真正讓戎凱旋感到頭痛的,則是地圖上並沒有標註千機洞內的行走路線。

「兄弟,你是怎麼得到這副地圖的。」孟岩在一旁鍥而不捨的追問道。

戎凱旋轉頭,有些不滿的道:「孟大哥,這件事情對你很重要麼?」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孟岩竟然是深深的一點頭,道:「十分重要。」

戎凱旋一怔,他這才明白,孟岩並非無理取鬧。想了想,他道:「孟大哥,我是東華品寶堂的貴賓,所以陸壬嘉前輩才會將這副地圖送給我。」

「啊。」孟岩瞪圓了眼睛,難以置信的道:「你怎麼可能是東華品寶堂的貴賓呢?」

戎凱旋沒好氣的道:「我為什麼不能是呢。」

孟岩撇了一下嘴巴,道:「兄弟,東華品寶堂,那可是東華品寶堂啊,那裡的貴賓資格極為罕見,除非是……」他的神情突地一動,道:「兄弟,聽說你能夠製作人品靈體鬥士符籙?」

戎凱旋緩緩點頭,道:「不但是人品,就算是地品,我也能夠製作出來。」

「嘶……」孟岩倒抽了一口涼氣,看向他的目光頓時變了,那是一種看著妖孽一般的眼神,讓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良久之後,孟岩終於點頭,道:「怪不得,怪不得。」

東華品寶堂給戎凱旋的資格,並不是認定他現在就有這個實力,而是看好這小子的未來。

不過,對於一個能夠在士階之時,就可以製作地品靈體鬥士符籙的妖孽,哪怕是再看重幾倍,也不算什麼了。

長嘆一聲,孟岩道:「好兄弟,你既然有這個身份,那幫岩哥一個忙吧。」

戎凱旋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道:「你想要我幫你買東西?」

孟岩厚著臉皮笑道:「是啊,幫我買些七露解毒丹吧。」


戎凱旋道:「東華品寶堂是開門做生意的,難道你買不到么?」

「是買不到。」孟岩苦笑道:「東華品寶堂內的東西並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去買的,哎,特別是這些較為珍貴的東西,購買之時都需要一個資格。我花了兩年時間,才買了十顆呢。」

戎凱旋訝然道:「你既然買到了,難道還不夠么?」

孟岩雙手一攤,道:「這一次都用光了。」

戎凱旋心中微動,笑道:「孟大哥,你在沼澤中追的那頭靈獸莫非是逃掉了不成?」

孟岩的臉色微微一紅,道:「那是一隻沼澤毒蟒,它的毒性猛烈無匹,我雖然將它打傷了,但是解毒丹卻全部用完,只好無功而返了。」

戎凱旋點了一下頭,道:「好,等我解決了彭宏光他們之後,一定去東華品寶堂給你……儘可能的多買幾顆吧。」

孟岩大喜過望,笑道:「好極了,我就先謝過兄弟了。」

戎凱旋微笑不語,心中卻有些明了,葉建浩給他弄的貴賓身份,肯定是大費心血,這份恩情,日後一定要重重補上才是。

Ps:女兒班級文藝表演沒有得到前三名,不過重在參與,也不算白幸苦一場。

求會員點和推薦票安慰^_^

; 看著遠方逐漸西沉的落日,戎凱旋再翻看了一下手中的通訊符籙,他的眼眸微微一亮,冷笑道:「這兩個傢伙,又開啟坐標了。」

孟岩張頭望了過來,看到通訊符籙上顯示的那兩個坐標,不由地笑道:「他們這是生怕你不認得路,所以指引你過去。」

戎凱旋握了握拳,道:「他們,也太小看我了。」

經過了叢林一戰,他們都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雙方仇怨已深,不死不休。既然彼此的仇怨只能夠在秘境之內解決,那麼戎凱旋也絕不會退縮。

雖說對方的實力強大無比,巔峰師級強者所擁有的力量遠勝他這個士階修鍊者,但戎凱旋也有著自己的底牌和自信。

「呵呵。」孟岩微微一笑,道:「兄弟,你可不要太大意了,他們既然選擇了千機洞,對那裡的環境肯定是相當熟悉,如果我沒有料錯的話,他們在這個秘境中試煉的時間大部分都在千機洞了。」

戎凱旋緩緩點頭,道:「我明白。」他傲然道:「先前在叢林之中,是我的主場,我伏擊了他們。那麼此刻也該輪到他們選擇戰場了。」

孟岩側著腦袋,疑惑的道:「我真的看你不透,你這個小小的中期士階,哪裡來得那麼大的自信啊。」

戎凱旋的嘴角微微一揚,道:「孟大哥,你看走眼了,我現在已經不是中期士階。」

孟岩一怔,他凝目看去,半響之後,道:「你的靈力,難道進階了?」


「是,在三月前,我已經晉陞到後期靈士了。」

孟岩心中一驚,道:「不錯,不錯,不過後期靈士也不夠瞧啊。」

戎凱旋微微一笑,突地一拳搗出,直擊孟岩胸膛。

他這一拳雖然是出其不意,類似偷襲,但孟岩巔峰武師的修為何其強大,他身形不動,一隻手不知何時已經擺放在胸前。


「啪……」

戎凱旋的這一拳狠狠的捶在孟岩的手心上,那真罡之拳全力爆發,縱然是孟岩的身體都忍不住微微一顫。

後退一步,戎凱旋緩聲道:「請孟大哥指教。」

孟岩膛目結舌的看著他,嘴巴抖動了幾下,道:「你,你小子……巔峰,這絕對是巔峰武士的力量。」

戎凱旋傲然道:「不錯,小弟的真氣已經晉陞到巔峰武士了。」

在叢林一戰前,他的真氣雖然有著大幅增加,但也僅僅是後期武士罷了。

可是,在五大靈體爆裂之時,無窮無盡的力量湧入了他的身體,轉換為澎湃的真氣。那時候的他,甚至於已經有了與巔峰武師抗衡的力量。

雖然這股力量很快的就退去了,可戎凱旋在休整之後依舊是獲益匪淺。

他的真氣直接突破後期,晉陞為巔峰武士了。

孟岩臉上的肌肉狠狠的抽搐了幾下,喃喃的道:「不可能,不可能,這才數月而已,你的真氣怎麼可能接連晉陞兩級啊。」

他清楚的記得,兩人在沼澤前分手之時,戎凱旋的真氣和靈力都是中期士階修為。

可是數月不見,這小子不但靈力晉陞為後期,而真氣更是連破兩階,直接提升到巔峰了。

雖說孟岩本身就是一個武道天才,見過的高人也有許多。可是晉陞如此之快的,卻還是聞所未聞。

戎凱旋微微一笑,其實他也知道,自己的晉陞速度有些駭人聽聞。

不過,這一次五系靈體咒靈士自爆,那龐大的力量讓他瞬間衝破極限而進階卻是意外之喜。

若是沒與這番機遇的話,他起碼還要修鍊一段時間,才能夠晉陞巔峰武士吧。

孟岩豁然停下了腳步,他的眉頭皺了起來,似乎是在沉思著什麼。

戎凱旋訝然問道:「孟大哥,你怎麼了?」

孟岩抬頭,他像是終於做出了決定,道:「兄弟,我們不能再去了。」

「為什麼?」戎凱旋驚訝的問道。

「因為你的天賦。」孟岩沉聲道:「我敢肯定,外公他老人家肯定想不到你的天賦會如此之強。嘿嘿,短短數月間的試煉,就能夠接連突破極限而晉陞。我敢肯定,只要你修鍊下去,超過我那是早晚之事。」他看著戎凱旋,目光深沉,道:「你這樣的天才,若是此行有何意外的話,又要我如何向外公交代。」

戎凱旋一怔,這才知道他的顧慮。

自己表現出來的天賦越是誇張,他的心理壓力也就越大。

對於一個家族而言,死一名普通弟子沒有多少人會覺得心痛。但若是死了一個絕世妖孽天才,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戎凱旋側頭想了片刻,突地道:「孟兄,若是你我易地相處,你會放棄么?」

孟岩沉吟片刻,道:「會。」

戎凱旋頓時為之氣結,道:「孟兄……」

孟岩揮了一下手,道:「你現在的實力雖然大增,但畢竟還是士階,但對方卻是師級強者,並且還是能夠釋放流星火雨的巔峰靈師,你真以為有必勝的把握么。」

戎凱旋嘿嘿一笑,道:「孟大哥,你以為在千機洞這樣的環境中,他還能夠釋放出流星火雨么?」

孟岩一怔,他苦笑道:「在那種地形若是釋放流星火雨,那等於是自尋死路。但我怕的是,他有著這個殺手鐧,你又要如何與他作戰呢。」

流星火雨的威能太大,若是在遍布洞穴的環境中釋放,那幾乎就是兩敗俱傷的打法了。

戎凱旋與他交手,失敗倒也罷了,若是獲勝之時,彭宏光拼著同歸於盡也要拉著他墊背,那戎凱旋又當如何。

戎凱旋微微一笑,道:「孟大哥,千機洞是他選的主場沒錯,但是誰告訴你,我一定要進入洞中與他作戰呢?」

孟岩愣了一下,道:「你不進去?」

「是啊。」戎凱旋笑眯眯的道:「我就在洞外等著,看看誰的耐心更好一些。嘿嘿……」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嘲諷之色,道:「我會在外面慢慢修鍊,如果他能夠等到我試煉結束也不出來,那我就放棄了。」

孟岩看著戎凱旋,目光中極為怪異,似乎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

良久之後,他豁然開懷大笑,道:「不錯,真是一個好辦法。哈哈,就在洞外修鍊,將他活活氣死吧。」


彭宏光將戰場布置在千機洞中,肯定有著重重機關。但戎凱旋卻在洞外布置,打死不肯進洞,那麼最終看的就是哪個人先忍耐不住了。

如果一個巔峰靈師的臉皮比士階修鍊者還要厚的話,那孟岩也無話可說了。

戎凱旋輕咳一聲,突地道:「孟大哥,天色已往,帳篷也搭好了,請休息吧。」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特殊靈體已經取出了兩個帳篷,並且搭建完畢。

孟岩搖了搖頭,輕嘆道:「哎,可憐的特殊靈體啊。」

指使特殊靈體搭帳篷,這種事情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孟岩有時候在想,這小子究竟是否明白特殊靈體的珍貴程度啊。

看著站在帳篷之外,環目四顧,嚴防死守的特殊靈體,他不止一次的想著,如果這具特殊靈體是自己的那該有多好。

戎凱旋鑽進了帳篷之內,他取出了幾張符籙,輕輕展開。

頓時,一道道靈力瀰漫開來,將整個帳篷圍繞其中。這些靈力玄妙異常,並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卻有著隱匿的妙用。

當靈力擴散之後,哪怕是近在咫尺的另一個帳篷內的孟岩也無法察覺這間帳篷內的變化了。

孟岩微微皺眉,他不滿的輕聲嘀咕著:「這小子,又在搞什麼鬼,哼,不就是弄一些不為人知的底牌么,有什麼了不起。」

這幾日間,戎凱旋每到日落之後,就會施展手法將他的帳篷用靈力封鎖。

孟岩雖然猜出,他是在製作一些對付彭宏光的底牌,但既然戎凱旋不願意暴露,他也就故作不知了。

戎凱旋在帳篷內釋放符籙咒法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運轉異能,將全部的能量盡數逼迫了出來。

大量的天地靈力瘋狂涌動,特別是風系力量,更是洶湧澎湃。

慢慢的,一具新的風系特殊靈體咒靈士就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戎凱旋的目光一閃,他在手腕上一抹。

金木水火土冰、六大系靈體咒靈士同時現身而出。

千機洞有著十餘日的路程,戎凱旋並沒有任何加急趕路的意思。他每日里日出而行,日落而息,沒有絲毫大戰將至的緊張,反而像是在秘境中悠閑的旅遊一般。

而事實上,戎凱旋卻是趁著這幾日的機會,將那些消失的特殊靈體們重新召喚出來。

今日是第七天,他成功的將最後一具特殊靈體也召喚出來了。

看著眼前的七大靈體,戎凱旋的心中充滿了傲氣。特別是目光落到了火系特殊靈體的身上之時,他就愈發的自信了。

叢林一戰,火系特殊靈體無疑是獲益良多。

正如戎凱旋的猜測,它在領悟了天賦咒法之後,成功的突破了極限,晉陞到了巔峰士階的境界。

成功晉陞,領悟天賦咒法,讓火系特殊靈體的實力攀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感應到了戎凱旋的心念,火系特殊靈體伸出了一隻手,一道火光頓時激射而出。不過,與以前的火光不同的是,這一道光芒在飛離了它的手指之後,竟然是幻化成了一隻小小的紅色小鳥,它揮舞著翅膀,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在半空中兜了一個大圈子。

在這個過程中,那強大的火焰鳥並沒有碰觸到任何東西,彷彿它擁有著靈智一般,能夠自主的辨識身周物品。

Ps:白鶴下周確定是強推了。

各位兄弟姐妹,請支持白鶴,謝謝。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