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就在前面不到十米處的陰暗地突然冒出了一排泛著猩紅血光的眼睛,那眼睛在他們夜視無礙的異能者眼裡,幾乎像是自己發光的……

可這是什麼……東西……這……這隻能稱作為「東西」!


就算那身形和衣著分明表示著他們是人類,但人類,怎麼可能有那樣的眼睛?!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謝忻予,他幾乎在蕭哲回過神來后的第一秒就直接張口低聲道:「它們應該不是喪屍!大家千萬要小心!看他們這樣……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弄不好,他們就是留下來『看家』的!」

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不可思議,可謝忻予心裡的翻騰絕對不止這些!這簡直太荒唐太扯淡了!上一世他根本就沒見過這樣的東西!別說見,他連聽都沒聽說過啊!這裡是軍區倉庫,能留守在這裡的,難不成軍方已經掌握了這樣改造人體的能力?可如果是,面前的狀況又怎麼解釋呢……

為什麼重生一次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完全不一樣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眾人都沉默了,或許謝忻予說的沒錯。至少這些傢伙的確不像是喪屍,哪有喪屍的眼睛會發紅光的?而且它們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甚至它們是怎麼出現的,幾乎都沒有人看清楚!

最重要的是,此時此刻那專屬於喪屍的腐臭味正隨著晚風自東南角吹來,小風拂過,那味道濃烈的幾乎都嗆人!若不是一眾人還算能忍耐,有女人在這裡的話估計早就要吐了! 總裁情緣 !可走到這裡眾人才發現,這裡哪裡是沒有喪屍,分明是所有喪屍都聚集在了一個地方,而且……或許還都死了!

這無法解釋的詭異場景讓一眾人站在原地誰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然而他們不動,對面的東西就不攻擊,謝忻予的推論極有可能是真的,它們還真可能是留下來「看家」的,但問題是……

「這他媽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啊?而且假如他們是有人特意安排在這的……難不成,這裡已經被搬空了?」

秦三幾乎說出了所有人的疑問,謝銘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吱聲,回過頭后他看著那站成整齊一排的「紅眼人」微微皺了皺眉。不知是想到了什麼,他輕輕往前挪動了一下腳步,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只見一個黑影「嗖」的一下朝他們這邊飛來,眾人想要將這一個圍住,然而其他的二三四五六七也齊刷刷的都往他們這邊撲來!他們連適應的時間都沒有,除了在心裡對於謝銘突兀的舉動暗自叫苦之外,精神上立馬紛紛投入了應戰狀態!

&&&

想著剛才聽到的行車聲,又看著面前正在逐漸融化的車門,施嵐看了花堅強一眼后還是放棄自己去將車啟動的打算。她焦急地拿起一把謝忻予沒有帶走的手槍,下意識的擋在花堅強身前,還沒等說出話,只聽她身後的花堅強開口道:「姐姐!一會車門開了咱們快走!他們不懷好意!咱們打不過他們的!」

話音剛落,堪稱世上最堅固的越野車的車門也一樣被開了個窟窿,無論是多少層精鋼加固,對於金屬系的異能者來說,無非是多提供了一些亦能材料罷了。

「你們……你們想幹什麼!」

對面的男人並沒有理會正擋在花堅強身前一臉緊張的施嵐,他看了眼倒在地上不知何時已經睜開眼睛的許思琦,竟然莫名其妙的鬆了口氣。回過頭給身後的兩個男人左右示意,只見左邊的男人上來將許思琦不由分說的扛下了車,任憑對方怎樣嗚咽掙扎也只是徑直往他們的車邊走去,而右邊的那個卻是瞥了車上的男人一眼,而後邊往他們的車邊走著,邊撥起了衛星電話。

「您真是神機妙算!是!來了。是的!已經找到了……是……還活著……好像……進去……」

因為對方越走越遠,施嵐就只聽出了個大概,可是……什麼神機妙算?對方,對方竟然能猜到他們會過來這裡?!而且看這架勢,他們竟然是為了救那個女人過來的……?可是又不像啊,對方並沒有給那個女人解開手腳的束縛……

「嗯……只剩下你一個了,美女。」

「哦不,還有個小美女……」見施嵐下意識的護著花堅強,男人眯起眼睛笑容愉悅道:「你們兩個倒是無辜的,不過……只要和謝忻予沾上了關係,就註定了你們的不幸。嘖嘖,一會兒的『清理』應該會很痛的,要不要,我先送你們一程?」

就在男人要抬起右手的那一刻,施嵐將槍一把扔向那個男人的方向!見男人果然下意識的用異能對槍支進行「改造」,她拼盡全力的用剛才謝忻予教給她的方法凝神想著,而後一把拉起花堅強就往車下沖,花堅強緊緊地握著施嵐的手,跟隨著施嵐狂奔的同時,也微微垂下頭閉上眼睛皺起眉頭彷彿在用力回想什麼一樣。

「嘶!……啊!」

車上的男人忍不住跪倒在地抬手捂住腦袋,頭部尖銳的疼痛讓他鑽心的難受,然而這股力量並沒有持續多久,大約六七秒之後,他的身體彷彿就適應了這樣的攻擊,只是微微殘留的余痛還是讓男人心情極為暴躁,正當他想順著自己的感覺追溯這攻擊的源頭時,對方的攻擊卻又停止了!他心裡窩著火的晃了晃頭撐著車門起身往外看去,僅僅不到十來秒的功夫,那女人竟然把那個一米五多的女孩子抱在了懷裡,還跑出去了好幾十米?!

他低下頭,將地上被他扔掉的手槍慢慢融成了數個帶著倒勾的菱形飛鏢,指尖一動,看著施嵐那突然崴了一下的右腿,男子嘴邊掛上了殘忍的微笑,然而見施嵐一瘸一拐的跑的更加努力,他心頭火起,兩邊的胳膊和後背分別都發出去了三個,見施嵐只是倒在地上幾秒鐘后又強撐著站起身來,男人剛想結束這無趣的遊戲,隨身帶著的衛星電話卻響起了。

「在路上了嗎?」

聽著從話筒里傳出的明顯使用了變聲器的聲音,雖然心裡腹誹這人為什麼會對這個女人如此猴急,但男人還是放下那隻想要攻擊的手,聲音恭敬地答道:「還沒有,車上還有兩個……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

「不必理會她們,再過一會兒,那裡一個活口都不會再有。」

理解了對方的意思,男人回答的聲音變得更加謹慎:「是,請放心,路過C區的時候,那量油罐車已經按照您的吩咐被我們收起來了,我們把它放下后立刻就會回去。只是,他們的這量車是改裝后的掠奪者,我們要不要……」

並不是他貪圖他們的車輛,只是他覺得這車非常值得研究一下,說不定在這裡面還能發現些什麼呢……

「這樣惹眼的東西又佔地方,要它做什麼?況且時間一到,謝忻予他們必死。」

雖然男人沒有把話說的很清楚,可他就是明白地答道:「……是,我明白了。」

掛上電話之後,男人舒了口氣的同時也皺起了眉,他看了眼前方,剛才跌倒在那裡的女人和小孩早已不知去向,又看了眼自始至終都沒有打開車門的他們的車輛,男人微微眯了眯眼睛,緩緩下了車。

總裁私寵·女人,吃定你! :「下去把東西放出來吧,咱們快點回去。」

對方撇了他一眼,而後態度散漫的下了車,只見他磨磨蹭蹭的將一輛油罐車憑空變出來之後,又看了兩眼這才回到了車上,前面的男人邊啟動著車子邊狀似漫不經心道:「別依依不捨了,反正回去之後也是有人檢查的,你以為能藏得住。」

一句話讓原本還頗為耿耿於懷的男人泄了氣,想起那個空間檢測儀他就一肚子憋氣,然而過了兩秒之後意識到許思琦的存在,他立馬瞪眼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呢!誰想藏了?!」

開著車的男人一手夾著一根煙,一手把著方向盤,旁邊副駕駛的男人很自然的給他點了火,男人吐了一個小小的眼圈后,看著後視鏡對後面的男人說道:「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氣性未免有點大了。」

被男人兩句話連連的噎住,想要發作卻又因為對方的眼神而不敢造次,男人氣惱的冷哼一聲將頭轉向一邊,過了大概兩分鐘,正開著車的男人又卡了一下煙灰,叼起煙之後從兜里掏出一個東西撇向後方,聽到對方下意識接住的聲音后,這才慢悠悠地開口道:「這是控制器,左邊管校場內,右邊是校場外。兩個按鈕都要按下,離他規定的時間,還有8秒。」

後座上剛才還看著外面漆黑景象的男人一臉獃滯,捧著東西的手頓了一下,磕巴道:「什、什麼?控制器?!」

「還剩四秒,別說我沒有給過你立功的機會。」

「等……等等!怎……」

「還剩兩秒。」

就算心裡再複雜,被這樣倒計時一樣催促的男人還是閉上眼睛靜靜的等待了一秒,而後隨著他一臉緊張的雙手按下控制器的同時,只聽「轟——轟!」兩聲幾乎不分前後的巨響從他們後面的方向傳來,感受著車身的微微震蕩,男人急喘著氣拉長脖子使勁朝後看去。

一片通紅的火光熊熊燃起,距離雖遠,可那逐漸升高蔓延的火焰彷彿就要臨近眼前,男人心裡撲通撲通的狂跳著,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時此刻的感覺,兩個按鈕按下時他彷彿聽到了被人讚賞的聲音,可看著身後那熊熊燃起的火舌,他的心裡也有一種很難形容的滋味在緩緩升騰著……

一旁的許思琦也愣愣地歪著身子看著校場方向泛著紅光的夜空,那橙紅色的火光在黑暗中耀眼無比,哪怕在這場爆炸中還有百分之零點幾的存活率,也一定對付不了因為這火光聚集到此的喪屍們吧……

這整個半邊B市通往外面的道路,恐怕因為那火光,接下來一段時間裡都只會暢通無阻了吧……

親眼見到謝忻予那群人或許會死無全屍,這當然讓她快意到幾乎忍不住想要大叫一聲痛快!可是此時此刻的處境讓她根本無法分出心神去高興什麼!

她背在身後的雙手下意識的狠狠攥緊,她需要冷靜,謝忻予他們就算死了也是活該,可她卻不能死!

雖然嘴巴被勒著手腳也沒有解開束縛,可她看得出來這些人並不敢將她輕舉妄動,她真正要應付的遠不是他們,而是剛才和他們通電話的那個男人……

可是為什麼?那個人又到底是誰?抓她做什麼?還有為什麼非要殺了謝忻予他們不可?他到底是針對誰的?

看這手段,根本就不像是普通的小仇小恨……可據她所知,那伙人里,誰都沒有這樣深仇大恨的仇人啊……哦,除了重生而來的她以外。

奇怪……難道,還有什麼是被她忽略了的?被她忽略的,又能將她和謝忻予聯繫到一起的必要的存在……?

許思琦的心底亂糟糟的,無論怎樣暗暗提醒自己冷靜,她的心底還是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的時候費勁做這樣的事,是誰……到底是誰?誰會在這樣作者有話要說:轉折佔二,大家別噴我櫻QAQ,我保證她真的掀不起什麼風浪來睽哩!!QAQ給她留在這兒,完全是因為大B055的問題啊哩曙QAQ!!!!!!!!!!! 迎面而來的黑影絲毫沒有一點拖泥帶水,出手果斷又迅速,離得近了眾人更加看得清楚,這些「紅眼人」絕對不是喪屍,它們的身上沒有一丁點的腐臭味道,而且最重要的是,從長相上來看,他們的確就是人類!雖然臉上甚至都有青筋凸起,但這並不妨礙眾人識別他們的屬性!

堪堪躲過迎面而來的一揮,林穆然適時的出現讓林博文粗喘著咬牙鬆了口氣,他和林穆然一樣,空間異能和水系異能在這個時候根本起不到絲毫作用,能這樣對付一個紅眼人,兩個人完全是憑著之前的根底和前陣日子鍛鍊出來的伸手在勉強硬撐著。

當時事情發生的突然,這些紅眼人衝過來的時間幾乎只用了兩秒!就在謝銘的腳剛剛踏出去那一刻,它們就沖了過來!

讓大夥感到意外的是,雖然秦三三人看起來沒有受過什麼槍支使用的鍛煉,但他們的身手卻是既快速又乾脆,雖然與他們受過系統訓練的力度多少有些差距,但或許是從摸爬滾打中累積出來的經驗,反而在這種混亂的場面里並沒有吃到什麼虧。

秦三和徐明的異能雖然使用著還略帶生澀,但兩人反映的速度都很快,再加上刑珉時不時的幫襯,三人的配合雖說不是天衣無縫,卻也算是非常默契,這一發現無不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可是,自從發現了敵人不是喪屍之後,所有人下手的時候彷彿都帶著那麼一絲絲的猶豫。雖然之前蕭哲說的那些話餘音猶在,可也正是因為對待敵人需要狠絕與果斷,而現在的末世,如果真的不是無法選擇的情況下,他們也實在不想傷害自己的同類!喪屍已經對人類造成了不可磨滅的災難和創傷,如果連人類自己都要對同類狠絕無情往死里下手,那麼離人類滅絕的時間還會遠嗎……

可他們的猶豫也導致了時間上的拖延,他們畢竟是真正的人類,體力上的消耗讓一眾人都有了些氣喘的感覺,隨著手臂處傳來的「嘎巴」一聲,秦三倒吸了一口冷氣咬牙道:「這勁兒也忒他媽大了!我艹,他們到底還是不是人啊!」

徐明和刑珉自然聽到了那一聲細微的輕響,秦三的胳膊一定出問題了!搞不好是骨頭裂了!他們打出異能是速度越來越快,額上的汗也越來越密。

謝忻予看了秦三一眼沒有回答,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如果他的感覺沒有錯,對面的的確都是人類……至少之前一定都是正常的人類……可問題是現在到底還是不是了?說別的都是浪費,他也想知道,他們到底還都有沒有救了?!

「你們仔細看!他們的眼睛……是不是在變大?!」林博文側身抬腿掃了對方的頭側一下,幾乎是一瞬間的,那兩隻冒著猩紅血光的眼睛竟然好像脹大了一倍!

「不!不止是眼睛!他們……」

看著對面四肢幾乎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膨脹的怪異人形,謝忻予話說了一半就哽住了,這、這到底是什麼……


「不對!!我感覺情況不妙!!咱們快撤退!!」蕭哲幾乎吼完了這句話就抓著林穆然迅速後退,失去了攻擊目標的紅眼人瘋狂地朝著林博文無聲攻擊,謝銘拉著謝忻予也快速的往後退著,謝忻予剛要開口讓林博文注意,誰知紀程一著急當下一道火光彈到那紅眼人的身上,而後他一把拉過林博文就往後跑,所有人幾乎全部都在往後倒退,因為那些紅眼人的體積脹大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幾秒時間內就脹到了米其林形!!

「大家快躲起來!這裡要出事!快啊!」

一聲響亮的女聲從他們身後響起,徐明和蕭哲均是心裡咯噔一聲的回過頭去,只見施嵐抱著花堅強,直接一下子癱了下去倒地不起,只說了這樣一句話似乎就已經耗盡了力氣,別說起身,連動都好像沒再動一下。

發覺她懷裡的花堅強好像也沒有動彈,蕭哲紅了眼地低吼一聲,拚命往糾纏追來的紅眼人身上放著火,那火苗一點點的由小變大,最後幾乎變成了一個個籃球大小的火球!可這時候沒有人覺得高興,徐明本就對於施嵐的情況心焦,見蕭哲因為花堅強而情緒不穩定更是生怕再出什麼事,手上的動作也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凌厲,對面的傢伙就算是人他也顧不上了!現在這情況還被它們纏著,簡直無力到讓人快要窒息!

秦三也快速放著雷電幫刑珉托著那紅眼人攻擊的腳步,刑珉退回眾人身邊時見徐明一臉焦急的情緒溢於言表,再掃了眾人一眼,見秦三的額上細汗早已變成了豆粒般大小,這場戰鬥雖然時間不很長,可又要控制力度又要控制速度,一開始更是因為不想下死手而處處受限,大部分人的體力精力幾乎都沒剩下多少了!

他咬了咬牙,突然高聲道:「你們都退過去!快去問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讓我試試!」

眾人都明白了刑珉的意思,這裡所有人當中,此時此刻最適合大面積使用異能而且還不必提擔心中介材料的,幾乎只有刑珉一個人而已!


見刑珉一臉嚴肅的表情,秦三皺眉覺得不妥:「不行,你一個人怎麼可以!」

旁邊的徐明也是一臉的不贊同,他雖然心急於施嵐的情況,可那並不代表他願意留下自己的哥們單獨面對危險!況且現在的情況又是這樣不穩定!

「誰都別跟著我!我自己方便行動,你們越是跟著我,反而越是拖累!」

還沒等秦三和徐明還有一眾人反應過來,刑珉就大步跨前的將剛才還被秦三阻隔著的紅眼人吸引了過去,一旁的幾個紅眼人因為刑珉於它們來說更加接近,於是也紛紛放棄了眾人,只追著刑珉一人而去。

刑珉跑在前面連頭都不回,他幾乎是將目光凝准一個定點的在奔跑,其餘的什麼都不看也不聽,腦海里回憶著謝忻予對他說過的話,感覺到身後的地面因為紅眼人集體追趕而發出的輕微顫動,他咬著牙試圖將身體里的那股力量聚集在雙腳上。

從一開始的生澀緩慢到越是精神集中就越是順利,刑珉努力地充盈著自己雙腳上的力量,隨著身後的顫動離他越來越近,他也從視線範圍內看到了不遠處仍然停留在原地的秦三等人。

與此同時,蕭哲是第一個跑到施嵐身邊的,但他最關心的不是施嵐,而是她懷裡的少女。

將少女小心的搬了出來,發現對方只是睡著了一樣呼吸勻稱,蕭哲這才狠狠地吐了口氣,見徐明頻頻回頭看向他們這邊,蕭哲和林穆然一起將施嵐扶起,在見到她的胳膊上還帶著飛鏢一樣的東西時,林穆然當下心裡咯噔一聲回過頭對徐明大喊道:「徐明你快過來,你學妹她受傷了!」

眼見著刑珉就要跑回來了,本來就心急如焚的徐明因為林穆然的一句話幾乎肝膽俱裂,他側頭看向秦三,只見秦三輕輕點了點頭后,徐明立馬回過身三步並兩步的跑到施嵐身邊,他將對方小心翼翼的扶著抱到了自己的懷裡,感受著對方手臂處的溫熱黏膩,他輕搖著施嵐聲音有些發顫道:「施嵐,你……你快醒醒?施嵐?施嵐?!」

似乎是仍然放心不下,施嵐還真被徐明這樣輕輕的搖晃喚醒,她緩緩睜開眼睛,適應了兩秒后見到對方是徐明,剛剛僵硬的身子瞬間放了松,輕喘了幾秒過後,她語氣微弱道:「學長,快……跑……」神情遊離了兩秒后,她抬眼看向了蕭哲和林穆然,深吸了一口氣后,她喘息著繼續道:「有人……要……害……害雨少,有,埋伏,快跑……」

「施嵐?施嵐醒醒?施嵐?!」

見徐明搖晃施嵐的動作越來越劇烈,蕭哲將花堅強遞到林穆然懷裡,上前一把拉起施嵐就甩到了背上,邊往眾人的方向跑著邊回過頭對仍然呆在地上的徐明吼道:「你他媽趕緊起來!她還沒死!」

徐明回過神,只見蕭哲邊跑邊眾人吼道:「大家快跑!這裡有埋伏!」生怕謝銘不重視這句話,於是他趕緊道:「對方是針對予少的!快!!」

這句話果然是觸動謝銘神經的最佳良藥,蕭哲話音落下的那一秒,謝銘就扭頭直直地看著他,一旁的林穆然都被謝銘那眼神看的發毛,當下趕緊道:「他沒胡說!施嵐受傷了!她們在外面一定經歷了什麼,可現在沒時間說這些了!她剛才說的,是真的是有人要害小予!」

見林穆然一臉焦急的看向謝忻予,謝銘知道林穆然不會撒謊,他眼神微眯的掃過越跑越快的刑珉,只見對方終於跑回了他們身邊,雖然臉色刷白到幾乎看不見血色,可那稱得上是俊秀的臉上卻掛著單純的喜悅和勝利的微笑,這似乎是所有人自認識他以來第一次見到他笑。

「咚咚」,連續兩下跺腳后,就在眾人都沒有弄明白他這樣做的寓意時,只見離他們不遠處的地面突然之間一下子劈開了一條極大的裂縫!而後地面上的土地就像被掰碎了的餅乾一樣大塊大塊的裂縫塌陷!幾個紅眼人當下閃避不及一下子就掉落進去!漆黑的夜空中幾乎沒有星星,那深邃的地裂就發生在離他們不到兩米的距離!

最後一個紅眼人也因為刑珉的有意控制而掉落了進去,就在眾人都鬆了口氣的同時,地面突然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從前面地陷的縫隙中傳來數聲悶悶的爆裂聲,那帶著液體的黏膩聲響讓所有人幾乎可以想象下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那些紅眼人還在地面上,那結果,簡直令人無法想象!

氣氛沉重而壓抑,地面只震動了幾秒就停住了,眾人都還沒有從那種難以名狀的氣氛里回過神來,站在他們前方的刑珉卻突然身子一軟眼瞅著就要倒地!秦三瞪大眼睛一把拉起身子發軟的刑珉,只見對方一臉蒼白汗粒,很明顯剛才使用異能的過程里他已經使盡了全力!

看著昏倒了的刑珉那蒼白如紙的臉色,謝銘抿著唇迅速在四周打量了一圈,而後他將視線定在某個角落,抬手指著那邊迅速開口道:「你們去那邊站好,現在不是嫌棄味道的時候,我們會儘快回來,動作快!」

話音落下后,不管別人按不按照他說的做,也不管蕭哲在身後對他的叫喊,他一把拉起謝忻予,以最快的速度直朝著校場外奔去。作者有話要說:為什麼夢到吳良.…~我要大謝哩哩!!!!!!!! 迎面而來的黑影絲毫沒有一點拖泥帶水,出手果斷又迅速,離得近了眾人更加看得清楚,這些「紅眼人」絕對不是喪屍,它們的身上沒有一丁點的腐臭味道,而且最重要的是,從長相上來看,他們的確就是人類!雖然臉上甚至都有青筋凸起,但這並不妨礙眾人識別他們的屬性!

堪堪躲過迎面而來的一揮,林穆然適時的出現讓林博文粗喘著咬牙鬆了口氣,他和林穆然一樣,空間異能和水系異能在這個時候根本起不到絲毫作用,能這樣對付一個紅眼人,兩個人完全是憑著之前的根底和前陣日子鍛鍊出來的伸手在勉強硬撐著。

當時事情發生的突然,這些紅眼人衝過來的時間幾乎只用了兩秒!就在謝銘的腳剛剛踏出去那一刻,它們就沖了過來!

讓大夥感到意外的是,雖然秦三三人看起來沒有受過什麼槍支使用的鍛煉,但他們的身手卻是既快速又乾脆,雖然與他們受過系統訓練的力度多少有些差距,但或許是從摸爬滾打中累積出來的經驗,反而在這種混亂的場面里並沒有吃到什麼虧。


秦三和徐明的異能雖然使用著還略帶生澀,但兩人反映的速度都很快,再加上刑珉時不時的幫襯,三人的配合雖說不是天衣無縫,卻也算是非常默契,這一發現無不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可是,自從發現了敵人不是喪屍之後,所有人下手的時候彷彿都帶著那麼一絲絲的猶豫。雖然之前蕭哲說的那些話餘音猶在,可也正是因為對待敵人需要狠絕與果斷,而現在的末世,如果真的不是無法選擇的情況下,他們也實在不想傷害自己的同類!喪屍已經對人類造成了不可磨滅的災難和創傷,如果連人類自己都要對同類狠絕無情往死里下手,那麼離人類滅絕的時間還會遠嗎……

可他們的猶豫也導致了時間上的拖延,他們畢竟是真正的人類,體力上的消耗讓一眾人都有了些氣喘的感覺,隨著手臂處傳來的「嘎巴」一聲,秦三倒吸了一口冷氣咬牙道:「這勁兒也忒他媽大了!我艹,他們到底還是不是人啊!」

徐明和刑珉自然聽到了那一聲細微的輕響,秦三的胳膊一定出問題了!搞不好是骨頭裂了!他們打出異能是速度越來越快,額上的汗也越來越密。

謝忻予看了秦三一眼沒有回答,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如果他的感覺沒有錯,對面的的確都是人類……至少之前一定都是正常的人類……可問題是現在到底還是不是了?說別的都是浪費,他也想知道,他們到底還都有沒有救了?!

「你們仔細看!他們的眼睛……是不是在變大?!」林博文側身抬腿掃了對方的頭側一下,幾乎是一瞬間的,那兩隻冒著猩紅血光的眼睛竟然好像脹大了一倍!

「不!不止是眼睛!他們……」

看著對面四肢幾乎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膨脹的怪異人形,謝忻予話說了一半就哽住了,這、這到底是什麼……

「不對!!我感覺情況不妙!!咱們快撤退!!」蕭哲幾乎吼完了這句話就抓著林穆然迅速後退,失去了攻擊目標的紅眼人瘋狂地朝著林博文無聲攻擊,謝銘拉著謝忻予也快速的往後退著,謝忻予剛要開口讓林博文注意,誰知紀程一著急當下一道火光彈到那紅眼人的身上,而後他一把拉過林博文就往後跑,所有人幾乎全部都在往後倒退,因為那些紅眼人的體積脹大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幾秒時間內就脹到了米其林形!!

「大家快躲起來!這裡要出事!快啊!」

一聲響亮的女聲從他們身後響起,徐明和蕭哲均是心裡咯噔一聲的回過頭去,只見施嵐抱著花堅強,直接一下子癱了下去倒地不起,只說了這樣一句話似乎就已經耗盡了力氣,別說起身,連動都好像沒再動一下。

發覺她懷裡的花堅強好像也沒有動彈,蕭哲紅了眼地低吼一聲,拚命往糾纏追來的紅眼人身上放著火,那火苗一點點的由小變大,最後幾乎變成了一個個籃球大小的火球!可這時候沒有人覺得高興,徐明本就對於施嵐的情況心焦,見蕭哲因為花堅強而情緒不穩定更是生怕再出什麼事,手上的動作也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凌厲,對面的傢伙就算是人他也顧不上了!現在這情況還被它們纏著,簡直無力到讓人快要窒息!

秦三也快速放著雷電幫刑珉托著那紅眼人攻擊的腳步,刑珉退回眾人身邊時見徐明一臉焦急的情緒溢於言表,再掃了眾人一眼,見秦三的額上細汗早已變成了豆粒般大小,這場戰鬥雖然時間不很長,可又要控制力度又要控制速度,一開始更是因為不想下死手而處處受限,大部分人的體力精力幾乎都沒剩下多少了!

他咬了咬牙,突然高聲道:「你們都退過去!快去問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讓我試試!」

眾人都明白了刑珉的意思,這裡所有人當中,此時此刻最適合大面積使用異能而且還不必提擔心中介材料的,幾乎只有刑珉一個人而已!

見刑珉一臉嚴肅的表情,秦三皺眉覺得不妥:「不行,你一個人怎麼可以!」

旁邊的徐明也是一臉的不贊同,他雖然心急於施嵐的情況,可那並不代表他願意留下自己的哥們單獨面對危險!況且現在的情況又是這樣不穩定!

「誰都別跟著我!我自己方便行動,你們越是跟著我,反而越是拖累!」


還沒等秦三和徐明還有一眾人反應過來,刑珉就大步跨前的將剛才還被秦三阻隔著的紅眼人吸引了過去,一旁的幾個紅眼人因為刑珉於它們來說更加接近,於是也紛紛放棄了眾人,只追著刑珉一人而去。

刑珉跑在前面連頭都不回,他幾乎是將目光凝准一個定點的在奔跑,其餘的什麼都不看也不聽,腦海里回憶著謝忻予對他說過的話,感覺到身後的地面因為紅眼人集體追趕而發出的輕微顫動,他咬著牙試圖將身體里的那股力量聚集在雙腳上。

從一開始的生澀緩慢到越是精神集中就越是順利,刑珉努力地充盈著自己雙腳上的力量,隨著身後的顫動離他越來越近,他也從視線範圍內看到了不遠處仍然停留在原地的秦三等人。

與此同時, 一紙婚約 ,但他最關心的不是施嵐,而是她懷裡的少女。

將少女小心的搬了出來,發現對方只是睡著了一樣呼吸勻稱,蕭哲這才狠狠地吐了口氣,見徐明頻頻回頭看向他們這邊,蕭哲和林穆然一起將施嵐扶起,在見到她的胳膊上還帶著飛鏢一樣的東西時,林穆然當下心裡咯噔一聲回過頭對徐明大喊道:「徐明你快過來,你學妹她受傷了!」

眼見著刑珉就要跑回來了,本來就心急如焚的徐明因為林穆然的一句話幾乎肝膽俱裂,他側頭看向秦三,只見秦三輕輕點了點頭后,徐明立馬回過身三步並兩步的跑到施嵐身邊,他將對方小心翼翼的扶著抱到了自己的懷裡,感受著對方手臂處的溫熱黏膩,他輕搖著施嵐聲音有些發顫道:「施嵐,你……你快醒醒?施嵐?施嵐?!」

似乎是仍然放心不下,施嵐還真被徐明這樣輕輕的搖晃喚醒,她緩緩睜開眼睛,適應了兩秒后見到對方是徐明,剛剛僵硬的身子瞬間放了松,輕喘了幾秒過後,她語氣微弱道:「學長,快……跑……」神情遊離了兩秒后,她抬眼看向了蕭哲和林穆然,深吸了一口氣后,她喘息著繼續道:「有人……要……害……害雨少,有,埋伏,快跑……」

「施嵐?施嵐醒醒?施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