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峰嘿嘿一笑,「你爺爺我叫冷峰,貌似也是你們要找的人,哦!忘了告訴你們了,你們的老巢已經沒有一個黑魔強者,都被我屠戮了,要報仇的話,我就在這裡,只要你們有本事,就來殺我吧!」

赤炎、赤火的心都沉到了谷底,這麼多的強者就算是拚死一戰,也沒有逃命的可能,倒不如拼了命拉幾個墊本的。


蘇夢琪和冷剛才的出手,他們也看到了,都是狠厲兇殘的較色,殺起人來,簡直和殺一個螞蟻沒有多少區別,就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關鍵是他們的實力都在還在自己之上。

這似乎是個陰謀,可現在已經沒有了辦法了,就算能傳出消息,也來不及了,在逍遙援兵到來之前,他們已經沒命了。

「我給你們一個機會,若是你們之中的一個能打敗我的話,我就放了你們!」楊羽淡然一笑,「若是不能打敗我的話,那你們就可以去死了!」

赤炎精神一震。

楊羽的境界他能看得出來,只是元師高階之境,似乎並不是那麼的強大,自己乃是元師巔峰,打敗他還不是手到擒來?

赤火也是精神一震,指著坤源、蘇夢琪等人道:「你們做他們的主?還有你說話算話么?你若是騙我們怎麼辦?」

「狡猾的人類,我們如何相信你們?」赤炎憤恨不堪,剛才的偷襲他還耿耿於懷,不能放開。

楊羽突然一笑,「我這是在給你們機會,他能做他們的主,我若敗,他們會放你們走,我可以保證!但你們若是不同意,現在就死!」

「好!」赤炎面色陰沉,不耐的道:「還望你們能信守諾言,輸了就放我們離去,我與你一戰,讓我看看能讓魔主大人束手無策的楊羽究竟是多麼厲害的人物!」

在他的心底,始終不信楊羽真的如傳言那般厲害,不過就是一個元師高階的人類小子,就算有通天徹地的本事,又能如何?

境界的差距,可不是用自傲和自信能彌補的。

與此同時,雷柏、坤浩、洪開等人在聚合之後。繼續向前行進著,很快就與奇雲、奇風遇在一起。

在南邊數百里的地方,奇風、奇雲正在行進之中。突然感覺到數十股強大的氣息正在接近,立刻傳訊手下朝著他們聚攏。以防不測。

於此同時,雷柏等人也發現了奇雲等人,一個個興奮的笑著,突然增加了速度,朝著奇雲所在方向飛掠過去。

雷柏咧嘴嘿嘿笑著,「前方有兩個魔師巔峰者,大家待會要全力出手。爭取滅掉他們,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千萬別被楊羽那傢伙瞧扁了!」

余傑、郁隆都是燦然笑著,道:「您就放心吧!我們肯定不會怠慢的!」

坤浩嘿嘿一笑。「雷兄,區區兩個元師巔峰,我們兩個就收拾了,害怕他們做什麼!」

蘇月情也是緊緊的跟在坤浩的身邊,臉上掛著一抹潮紅。顯然他們剛剛身體交歡不久,臉上滿是甜蜜的笑容,幾天以來,他們時常消失半個多時辰,回來的時候蘇月情就是一臉的潮紅。而坤浩也是滿的享受。

眾人都知道他們做什麼去了,都是心知肚明,沒有一個人敢挑明,只當做不知道,雷柏不屑不管他們,洪開就更沒有資格管他們了。

蘇月情嬌笑連連,「是呀!有坤浩哥哥和您在,對付幾個小子不是很容易么?簡直就是手到擒來啊!」

諸逸、時年等人也是哈哈大笑,滿不在乎的樣子。

這段日子以來,他們深深的知道雷柏等人的強悍,對付一個元師高階的黑魔,簡直是就是虐殺。

坤源和洪開也是非常的厲害,只是他們甚少出手。

片刻的功夫,他們就和奇雲等人相遇,一個個怒目而視,恨不得立刻出手擊殺對方,甚至撕吃了對方。

他們只是互相報了一下姓名,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他們根本不需要廢話,只要知道自己殺的是誰就行了。

雷柏率先射向奇雲,旋即就是最為凌厲的攻擊,在他的身上,雷柏感應到了一股討厭的氣息,恨不得立刻殺了奇雲。

坤浩和洪開本就是一個勢力的人,相互也合作過不少,一上來就是聯合殺向奇風的方向,接二連三的都是威力最大的攻擊,當真是一點都不留情。

這時,周圍的四十多位黑魔強者也聚攏過來,劍羅、郁隆、余傑等強者也是狠狠的殺向其餘的黑魔。

劍羅手持凡級秘寶黑罡劍,身上氣勢猛增,簡直可以匹敵元師巔峰強者,沖入黑魔之中,簡直是如入無人之境。

但凡是元師中階之下黑魔強者,幾乎被他一劍劈殺,至於元師高階者,也是略費一番手腳,但也花費不了很久的時間,他的戰鬥力能匹敵普通的元師巔峰強者。

雷柏一到奇雲身邊,拳頭便猶如一柄巨大的鐵鎚一般,不斷的轟擊在奇雲的身上,一股股濃郁到極點的攻擊,猶如開山的巨斧一般,狂濤駭浪一般,衝擊在奇雲的身上。

而奇雲雖然狼狽,但也能暫時的保住性命,只是他每次凝練的防禦,總會被雷柏三兩錘擊散。

短短的幾個呼吸,他的身上已經被雷柏狂暴的轟擊了數十錘,每處都讓痛苦的要命,可是他不能暫停防禦,那樣很快就會被雷柏轟殺掉。

坤浩和洪開聯手,一上來就是最為拿手的攻擊,再加上他們熟悉對方,簡直配合的天衣無縫,很快就在赤火的身上留下很多傷痕。

劍羅等人接連屠殺者黑魔強者,簡直是隨心所欲,沒有任何的心理障礙,一個個殺得興起,但是他們距離雷柏等人的戰圈有一段距離,相對比較安全。

只是短短數分鐘的時間,就有十幾位黑魔強者被擊殺,幾乎是沒有留下全屍。 另外一面。

赤炎心中狂喜,只要擊敗楊羽,就能逃出一條性命,在他看來,簡直是最划算的買賣,擊敗楊羽還不容易么?

楊羽朝著赤炎輕輕的招了招手,道:「開始吧!別浪費我的時間了!」

赤炎冷哼一聲,不屑道:「狂妄的小子,給我死來!爺爺倒要看看你就有什麼本事!我今天定要殺你!」

關於楊羽很厲害,就連魔主大人拿楊羽也沒有辦法的傳言,他從心底是不相信。

魔主賜給他了生命,魔主就相當於他的生身父母,恩同再造,對於魔主的神通,他是特別的崇敬,簡直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

楊羽區區一小子,怎可能讓魔主頭疼的沒有辦法?

「給我死來!」

赤炎冷冷的叫呼著,心中滿是不屑,他那身體突然間消失,在楊羽面前數米的地方,一團魔氣悠然呈現,飛快的凝練出他的身體。

同時,他拳頭緊握,上面流轉著最精純的魔氣,那拳頭上面形成了一根根尖刺,上面閃著森森寒光,淡淡的魔氣凝然在上面。

那尖刺彷如世間最鋒利的刀刃,不斷流轉著森然光芒,所過之處就連空間都有些不穩定的跡象。

楊羽冷眼看著赤炎拳頭快速的襲來,心中滿是不屑,就算他不用流火訣,照樣能和赤炎平手,這樣的角色比起逍遙遜色太多了。

若是使用流火訣的話,幾乎能壓制赤炎,甚至短時間內擊殺赤炎。


楊羽突然伸手一隻手掌,掌心中一股凜冽的寒氣出現,漸漸的凝為一個圓形氣旋,恍如一個能吞噬一切的黑洞。

那氣旋有一尺的大小。不斷的高速旋轉著,發出一股強烈的吸力,突然迎向了赤炎的拳頭,猛烈的纏繞過去。

在那凜冽的寒氣和高速的旋轉之下,那魔氣凝練而成的尖刺彷如遇到了剋星,漸漸的融化起來,那尖刺彷如被高溫炙烤的堅冰,漸漸的開始融化,變為一絲絲的黑色魔氣,緩緩升入空中。片刻間變開始消散。

尖刺的在氣旋的猛烈轉動下,竟然開始融化掉,這真是恐怖的令人匪夷所思。

赤炎不敢大意,拳頭徑直的收了回來,他拳頭上的尖刺也已經基本融化完畢。片刻的功夫那一根根的尖刺,便消隕的無形無蹤。

「真是古怪!」

赤炎低喝一聲。手掌旋即微曲。像是一隻猛獸的利爪,突然伸開,他手上的皮肉恍如消失了一般,僅剩下根根手骨。

他的手骨之上,流轉著寶石的光澤,彷如時間最美妙的神奇寶石。晶瑩透亮,上面不斷有寒光流出。

赤炎那如骨刀的手掌,突然變得寒光閃閃,徑直的朝著楊羽的胸膛刺來。好似一根根的長矛,從九霄之上,閃電般的刺下來。

楊羽突然冷哼一聲,突然變拳為掌,上面流轉著怪異的力量,突然對上了赤炎如骨刀一樣的手。

「裂骨掌,裂!」

楊羽猛喝一聲,一股玄奧的力量瞬間渡入赤炎的手臂之中,那股力量已進入赤炎的體內,立刻開始破壞赤炎的骨骼。

「咔咔咔咔!咔啪!咔吧!」

赤炎那如骨刀的手,突然露出一條條的印痕,旋即開始擴散,頃刻間就猶如碎裂的寒冰一樣,滿是蛛網般的裂痕。

「啪!」

一聲脆響,赤炎的那雙手掌,突然如遭重擊的玻璃,轟然破碎開來,一截截已經晶瑩的骨頭散落開來,漫天都是。

同一時間,楊羽那使用裂骨掌的手臂,也因為劇烈的反震之力,開始啪啪的碎裂開來,上面的皮肉突然爆裂開來,露出森白的骨骼。

一塊塊的血肉突然掉落,一滴滴的殷紅鮮血也啪嗒啪嗒的滴了下來。

楊羽忍著疼痛,拿出幾枚丹藥,就要扔進嘴裡。

突然間,一股奇異的力量,突然湧入他那已經爆碎的手臂之上,片刻的功夫,那幾乎沒有血肉的手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快的蠕動著,裡面一根根的筋脈突然一點點的長了出來。

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他那手上的手掌,已經漸漸的癒合在一起,新生的血肉已經完全長好,和之前沒有任何的不同。

楊羽一陣疑惑。

這是怎麼回事?

他這次沒有動用流火訣和弒神劍,只是純粹使用本身的力量,祈求快速的抓到進階的壁障,選擇的也是硬碰硬的方式,完全沒有考慮那麼多。

但是一旦交手,他發現高階和巔峰的差距還是挺大的,簡直是不可逾越的特大門檻,尤其是和對手近身死戰。

只是用裂骨掌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就血肉破碎,就連骨骼也是麻疼的很,幾乎要讓他昏厥了。

但為什麼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恢復如初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個問題雲衡也不清楚,那股奇異的力量究竟來至何處,竟然能讓楊羽受重創的手臂在呼吸的時間恢復如初?

這他媽的太不合常理的吧?

雲衡幾乎想罵娘了,太奇怪了,太他媽的詭異了!簡直是史上亘古未見的奇聞怪事呀!就算神仙也沒有見過這麼快的恢復速度吧!

何況楊羽什麼丹藥也沒有服用。

蘇夢琪在楊羽的手掌血肉爆裂開之後,一顆芳心提了起來,簡直是痛苦的要命,眼看著楊羽手上,還要剋制著上前的衝動。

在他看到楊羽的手臂竟然在幾個呼吸之間完全恢復之後,吊起的芳心突然落了地,心中也不是那麼擔心,煎熬的滋味也漸漸消失了。

蘇夢琪長長的舒緩口氣,淡淡道:「這是怎麼回事?他並沒有服用任何的丹藥,到底是怎麼回事?」

坤源也是搖頭,不解的說道:「這麼變態的恢復速度,簡直不是人類能擁有的,若是常人受了這麼重的傷,手掌已經廢了,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恢復過來!」

陸鎮南、陸鎮東等人也是疑惑的看了看楊羽,都是不解的搖了搖頭。

喬屠等人也是一臉茫然,不知所謂的看了看楊羽,心中滿是震驚,只能木訥的搖了搖頭,還沉侵在震驚之中。

「啊啊啊!」

突然間,一聲尖叫吸引了全部人員的注意力,那是赤炎的痛苦的尖叫。

此刻,赤炎一手握著斷了的手臂,額頭汗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簡直快趕上下雨了,頃刻間滿臉是汗。

赤炎那隻和楊羽對掌的手,已經從手腕處碎裂掉,整個手掌不見了蹤影,之間深白的骨骼裸露在外面,黑魔的魔血汩汩的流出。

赤炎痛苦的哀嚎聲,響徹天地,相隔老遠就能感應出來,讓人心驚膽戰,額頭冒汗,那簡直像是在承受千刀萬剮的酷刑一般痛苦。

楊羽活動一下剛剛恢復的手掌,覺得沒有什麼異常,就大膽的放下心來。

「赤炎,我們還要繼續么?」楊羽淡淡一笑。

赤炎痛苦的搖了搖頭,滿是痛苦,就連恐懼都被他丟到一旁了,全身心都沉侵在劇烈的痛苦之中。

「我靠!」楊羽白了一眼,無語的道:「不就是斷了一個手腕么?至於這麼嚎叫么?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要對你不軌呢!」

「你他媽的別在那說閑話,你自己斷個手掌試試?靠,你站著說話不腰疼,老子快要疼死了!」赤炎突然破口大罵。

楊羽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真沒意思,本來想著讓你們多活幾天呢!誰知道你們不珍惜呀!」

赤炎此刻滿是後悔,不應該小瞧楊羽,短時間就受了重傷,不但手掌碎爛一隻,就連那手臂上的骨骼也已經碎裂,只是還沒有爆開。

他的那隻手臂之上,現在都是碎裂的痕迹,只是沒有炸裂,現在已經完全不能動彈了,手臂之上全是痛苦的滋味。

突然間,赤炎雙眼血紅起來,身上的氣息也在攀升,頃刻的功夫,剛才還萎靡的赤炎,現在身上氣勢已經攀升了一個等級。

楊羽愣了愣,臉色旋即凝重起來。

雲衡突然吆喝一聲,語氣古怪的說道:「小心,他已經開始燃燒自己的靈魂和本源魔氣,接下來會很強,不過一旦他的力量暴漲過後,就是死亡一途了!」

楊羽點了點頭,撇撇嘴不屑道:「無所謂,他越強我越高興,希望這次他能讓我進階元師巔峰,若是那樣,我還能給他一個痛快的!」

愣了一下,楊羽冷笑一聲,冷眼看著力量攀升的赤炎,嘿嘿獰笑,旋即催動來流火訣增強力量。

他身體裡面,隱藏的黑暗負面力量突然燃燒起來,化為絲絲精純的力量漸漸的進入他的筋脈之中,瞬間提升著他的力量。

楊羽的眼睛突然變得猩紅起來,面上帶著猙獰的笑容,身子一個晃動,來到赤炎身前數米的距離,旋即拳頭緊握,上面凝出不菲的力量,帶著凌冽氣勢,朝著赤炎的頭頂砸了下去。

「呼呼!」

拳頭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股股的風聲呼呼的出現,彷如空間也不穩定了。

此刻的赤炎,雙眼已經血紅起來,一股股暴戾嗜殺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瘋狂的飄出,那嗜殺的氣息,彷彿能影響生靈的理智,能讓人變成殺戮的機器。(未完待續。。) 他已經放棄了生存的希望,此刻只有一個執著的念頭,那就是燃燒自己的血肉之軀和靈魂,獲取更高的提升自己的力量,絞殺面前的這個青年,這成了他內心的執念,他已經走火入魔了。

他的走火入魔不是像杜宇陽於那樣的肉身入魔,而是靈智入魔,自己的心智心神入魔,這是燃燒靈魂和肉身之力的弊端,只要使用了,就會變成一頭殺戮的猛獸,直到身上的力量全部消耗乾淨,才會停止。



而他停止殺戮后,就是死亡。

這時的赤炎,修為已經提升至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勉強能和坤浩持平,但因為已經失去理智入魔了,所爆發的力量更強一籌,只是比坤源略低一籌。

楊羽滿臉的譏諷笑容,帶著冷笑,一拳狠狠的砸了下來,就連面前的空氣彷彿都在晃動顫抖,好像被這強勢凌厲的一拳損壞了,呼呼的破空聲不斷的傳來,很快就到了赤炎的頭上。

赤炎雙眼也是如楊羽一樣,全是猩紅的顏色,滿身散發著嗜殺的氣息,見到楊羽拳頭怎麼夏利,他雖然已經失去了理智,但也只能這一拳的威力,若是應對不當的話,被打爆頭顱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他那猩紅的雙眼眼皮突然跳動了一下,突然仰天大吼一聲,一股聲震天地的咆哮聲衝天而起,於此同時,他的身上嗜殺之氣更為濃郁,幾乎肉眼可見,快速的向著四周發散。

看著楊羽的拳頭落下,赤炎飛快的抬起那還未手上的手掌,猛地向上一托,一股黑色的魔氣波動突然憑空出現。彷如沒有經過奇風的身體,就憑空凝現出來,幾乎沒有什麼徵兆。

那黑的魔氣出現之後,飛快的凝練,漸漸的凝實,緩緩化作一個盾牌的形狀,被赤炎托在手裡。

那面黑色的盾牌上,刻畫著無數的陣法符文,都是黑魔最精銳的字元陣法符文,乃是用來自諸神大陸魔淵裡面最精純的本源魔氣凝練出來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