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按照龍族的禮節進行。四海龍王聚首。各路神仙紛紛來道賀,北海一片歡騰,可歡騰的背後,仙人們不禁唏噓。身為龍太子。居然娶了個凡人做太子妃。真是萬年罕見的奇事!

南宮逸雪倒不以為然,自從有了敖雪宸那片護心鱗之後,她在北海之中如魚得水。快活得不得了,可再好玩的地方也總有玩膩的時候,終於有一天,她窩在他懷裡發起了牢騷。

「雪宸,我們出去遊山玩水好不好?老是呆在這北海里好無聊啊!」

他用手指輕輕捋著她的發,回想起這兩個多月來幸福快樂的生活,輕笑:「怎麼會?你不是一直都很開心嗎?我答應了父王,我們成親后要留在北海,不可以到處亂跑!」

「啊?」逸雪猛然從他的懷裡掙脫開來,懊惱瞪向他,「這怎麼可以?我怎麼可能一輩子留在這海水裡呢?我是人,我又不是魚!你明知道我最討厭沒有自由的生活,你居然還要一輩子把我困在這裡?」

他連忙抱住她,溫柔解釋:「逸雪,你聽我說,北海是我的家,這裡有我的父王我的母后,而且我是他們唯一的兒子。不是他們非要逼我留下來,是我自己對他們的承諾,他們是我最愛的父母,我不能讓他們為了那件事情整日操碎心。你就遷就我這一次好不好,逸雪!」

秀眉緊蹙,她還是無法理解:「我不明白,你以前不是也經常離開北海嗎?而且還在月池國當了十幾年的國師,為什麼現在不行了?我們不是說好的嗎?以後去浪跡天涯,去闖蕩江湖!為什麼你說話不算話?」

「我……」無奈之下,他只好道出真相,「對不起,逸雪。我留下來只是為了讓父王和母后安心,因為我答應了他們,將來若你註定生老病死,我會袖手旁觀,絕不違反天意。」

聞言,南宮逸雪突然目光冷凝:「你的意思是說,你會眼睜睜看著我慢慢變老,然後死去?」

喉嚨一陣梗塞,他為難地看著她,心中醞釀了好久,方才艱難地吐出一個字:「是。」

南宮逸雪一時怔住,過了片刻才醒悟地冷笑一聲:「我差點忘了,你不但是北海龍宮的太子,還擁有不老不死之身!而我,呵,不過是個只能活上幾十年的凡人。等我死了,你就可以去找更多更多的女人,是不是?」

「不!逸雪!不是這樣的!你誤會我了,其實……」

「其實什麼?其實你只是不想讓你的父母難過,為了做個孝順的好兒子,你就想自私地把我困在這裡,直到我死!」逸雪悲憤交加,她原以為他可以為了讓她在海中生存摘下護心鱗,一定也有辦法讓她長生不老,可是沒想到……

敖雪宸皺著眉頭,握著她的手一時無言反駁,只能低下頭:「對不起,我……」

她淡哼,一把將他甩開,冷冷道:「敖雪宸!我只問你一遍!你要不要跟我走?」

他愕然,抬頭面色蒼白,難以回答。

南宮逸雪安靜地看了他片刻,嘴角慢慢揚起一絲冷笑,語氣涼薄帶著嘲諷:「沒關係!你就留下來做個聽話的乖兒子吧!我南宮逸雪絕對不會老死在這片海里!後會無期!」

說罷,她轉身騰游而去。

「逸雪!」敖雪宸心慌意亂,忙不迭追上去,「逸雪,你等等我!」

不顧一切躍出北海海面,逸雪一上岸,態度決然,徑直向叢林奔去。

敖雪宸在後面緊追不捨,伸手一把攥住她握拳的手腕,急赤白臉道:「別這樣,逸雪!我們再商量商量好不好?」

她冷哼,斜睨他一眼:「還有什麼好商量的?要麼拋開一切跟我走,要麼就鬆開你的龍爪子放我走!二選一,你自己看著辦吧!」

聞言,敖雪宸不由渾身一震,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心愛的女子,眸光閃爍,哽咽著如何也說不出話來:「我……我……」

逸雪冷靜得可怕,她漠然地看了他最後一眼,轉過臉去,冷笑道:「看來真是我異想天開!敖雪宸——」說著停頓了一下,她閉上眼胸口一陣起伏,平靜道,「我們結束吧!」

話落,她強行推開他的手,如同重獲自由的飛鳥,果斷衝進了茂密的森林。

剎那間,敖雪宸只覺得眼前光影交錯,過往在一起的畫面一一浮現腦海,他渾身顫抖,驀然望向那道遠去的背影,心中兩個念頭瘋狂大戰……

下一刻,他鐵了心,再不顧身後的北海,狂奔追逐而去。

森林深處,翠綠盎然,鳥語花香,旖旎風光美不勝收,他將她緊緊摟入懷抱,失落的心這才安定下來,開懷笑了。

「雪宸,你不後悔?」

「不!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要我做什麼都可以!逸雪,不要離開我!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我……」

「可是……我會老死啊!」

他突然皺眉,鬆開手,定睛望著她,心中一番掙扎后,才道:「我帶你去崑崙,求我師父賜予仙丹,或者求他直接收你為徒!」

「你師父?誰啊?」

「他是元始天尊,位列三清之首。」

「真的?」逸雪面露驚喜,興奮地抱住他,「太好了雪宸!我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輕嗅著她發間熟悉的清香,敖雪宸滿足地閉上眼,微笑呢喃:「無論如何,哪怕傾盡我的所有,都要讓你快樂。逸雪,我愛你。」

「我也愛你,雪宸!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崑崙,好不好?」

「好!」

……

昆崙山,一半終年常綠,另一半,卻是長年積雪不化。

逸雪遠遠看著這座奇異的山巒,震撼之色無以言表。

據說崑崙有兩位主人,白雪皚皚的一半住著元始天尊,而青山環翠的另一半,則住著太真西王母。

一半單調蒼白,安靜寧謐,另一半光線絢爛,仙霧縹緲。二者給人一種截然相反的視覺盛宴。

據敖雪宸所言,這元始天尊原本居住在三十六天中之玉清境,有紫雲之閣,碧霞為城,可他老人家偏愛人間山山水水,尤其那一望無際的皚皚白雪,更是他心頭最愛,所以借了西王母這處寶地,偶爾下來煉煉仙丹,對人間收的幾位徒弟指點一二。但每次下凡,他首要之事還是約西王母在昆崙山巔下幾盤棋,無論輸贏都撫著鬍鬚興高采烈地下山。

還好他們這次運氣不錯,正逢二位仙者于山巒之巔沉著對弈。

隔著遠遠的距離,敖雪宸拉住逸雪,示意安靜等候。

「天尊今日何故?已連續輸了三局! 玉帝分了我一塊地 ,莫非有煩心之事?」西王母看上去不過二三十歲,美麗的容顏溫婉嬌柔,仙姿玉骨。高貴華麗的外表下,閃爍著母性般慈藹的輝芒。

「唉……」元始天尊撫須長嘆,明亮的雙眸倒映著王母身後的色彩,可心中卻依舊黯淡無光,「昨日同我那師弟太上老君周旋了整整一宿,這老小子無論如何也不同意雪宸將來當此重任,說那孩子太過感情用事,尤其對兒女私情執迷不悟,將來恐怕會誤了大事!」(未完待續。。)

… 王母垂眸,淺笑嫣然:「那天尊以為如何?」

元始天尊失望地搖搖頭:「若是換做十幾年前,我對雪宸自是深信不疑,可如今……唉!只盼著這孩子將來能夠好自為之了……」

「哦?如此說來,老君心中莫非是有了更合適的人選?」

元始天尊失笑,擺擺手道:「非也,未來之事當屬天機,何況是千年以後?師弟就算心中有了其他人選,也不會告知於我,且要看他日後為人處事,是否能悟出真道,方能委以重任!」

「天尊所言極是!若不是天帝哥哥料到千年後會有一場大劫,他自己有可能乘風而去,也不用勞煩三清為此事忙得焦頭爛額了。只不過……」王母低下頭,喟然嘆道,「只不過,可苦了羲和他們母子了。」

「身為三界之主的妻兒,自然要忍他人不能忍之事。」元始天尊微微一笑,仙風卓然,「身為天帝,自當賢明仁愛,心繫子民疾苦,秉公執法,不濫權維私,更應殺伐決斷,具有帝王的鐵血心性。可要找到一個同帝俊這般不相上下的三界之主,卻是難上加難哪!」

王母瞭然,莞爾笑道:「不錯,雖說有些難度,不過尚有千年的時間,相信時候到了,他自然就會出現,吾等又何苦在此杞人憂天呢?」

聞言,元始天尊微微一愣,開懷大笑:「哈哈!王母所言甚是!罷了罷了!船到橋頭自然直!還是一切順其自然的好!」

說著故意朝斜後方睨了一眼,睿智雙眸閃過笑意。意味深長道:「雪宸,還不過來拜見瑤池金母?」

敖雪宸正盯著身旁的女子出神,忽聽聞元始天尊呼喚,驀然回首,忙拉著逸雪亟亟奔過去,並肩跪了下來,謙卑低下頭:「雪宸拜見師父,拜見王母娘娘。」

逸雪一雙美眸慧黠一閃,絲毫不怯場,瀟洒朝著二位行了一揖。朗聲笑道:「在下南宮逸雪。見過二位仙人!」

王母垂眸睇了她一眼,目光驟然閃過一縷輝芒,不過片刻又恢復了恬然淡笑。對面的元始天尊雖面含笑意,但從他深邃的眸光中不難看出一絲驚詫。

這名少女。竟乃孤星降世。命理註定有著帝王之相!千年之後必將登峰造極。坐擁萬里江山,君臨天下!

為了能讓南宮逸雪擁有長生不老,之後的日子裡。敖雪宸費盡了心思討元始天尊歡心,可這老神仙絲毫不以為然,有時候甚至裝聾作啞,完全把他的苦苦哀求當做耳邊風。

敖雪宸無奈,每次只能無功而返,垂頭喪氣回到住處還要忍受南宮逸雪的責難。


「他真的是你師父嗎?為什麼這麼久了,一點情面都不給?敖雪宸!你倒是說句話呀?」

他默默地坐下來,始終不發一言。

整整三年過去了,他早就意識到元始天尊根本無心助他,可還是硬著頭皮,每逢他老人家下凡都要去玉虛宮求他,這樣周而復始,連他自己都感覺累了。

這一日,他原本是想出去單獨待會兒,沒想到會遇見意外的故人。

「聽心?」

「敖雪宸!」敖聽心一身金甲銀氅英姿颯爽,此刻卻勃然怒視他,厲聲道,「你過得可真是逍遙快活!可知你父王因太過思念你,在為人間降雨時誤使月池泛濫成災,害得周邊百姓死傷近百,如今天帝已下令,要將你父王壓在沁寒山下受刑千年!」

「什麼?」敖雪宸大驚,頓時嚇呆了,「不……父王……」

那一刻,敖雪宸再顧不得身後屋中的妻子,毅然飛身直衝九重天,卻在經過廣寒宮時,被嫦娥攔下。


敖聽心竟然從太上老君那兒求來一件法寶,生生將他捆綁在了廣寒宮內,死活掙脫不得。

原來月池泛濫成災確有其事,而北海龍王犯天條一事卻是虛詞,一切不過是敖聽心和嫦娥聯合欺騙他離開逸雪,從而被她們困住。

「聽心!嫦娥!你們這是幹什麼? 你的深情,令我此生難尋 !」

敖聽心看了一眼嫦娥,再看一臉急迫的敖雪宸,不禁面露難色:「對不起,雪宸,我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請你原諒。」

「為什麼?」敖雪宸無奈之下只好停止了掙扎,滿心悲哀難以抑制,「為什麼要騙我?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嫦娥上前委婉道:「雪宸,月池泛濫引起的災難雖然與你父王無關,可是卻牽扯到九金舍利,它們在人間待得時間太久,又不肯回到天庭,魔性早已開始滋長。天帝擔心它們遲早會入了魔道,已經遵照它們的意願內定南宮逸雪魂鎮月池,待千年之後,自當再現人間重振旗鼓。」

聽其一席話,敖雪宸蒙了:「什麼意思?你是說天帝要讓逸雪去鎮守九金舍利?怎麼可能?她一介凡人如何有那樣的能力?」

聽心嘆了口氣,解釋道:「因為當年九金舍利墜落月池時,早已認定南宮逸雪為宿主,而且她是孤星降世,有帝王之相,由她來鎮守九金舍利再合適不過!」

話落,敖雪宸仔細一番思量,不禁凄冷一笑。那個女人連在北海待上幾個月都受不了,現在卻要她寸步不離守在月池這麼狹小的地方,而且長達一千年!即便可以躲過輪迴之苦,可那麼熱愛自由的她,怎麼可能忍受得了如此寂寞?

此刻他終於明白她們為什麼要把自己困在這裡,為的就是避免他糊裡糊塗違抗了天帝的旨意,犯下滔天大罪。

可如今,他真的要眼睜睜看著逸雪英年早逝,然後連魂魄都要被束縛住,千年不見天日?

不!不可以!他怎麼忍心看著她承受千年的寂寞?她會難過到發瘋的!

「陛下……」情急之下敖雪宸突然想到什麼,掙扎道,「我要見陛下!求求你們!讓我去見陛下」

嫦娥果斷拒絕:「不行!從現在起你只能留在這裡,哪裡也不許去!」

隱忍了許久的淚水終於滾落下來,他轉頭看著聽心,閃爍的目光中儘是卑微的乞求:「我要見陛下……求求你……求求你們……」


敖聽心雙肩微顫,狠下心轉過身去:「對不起,我不能害你。」

「你誤會了!」敖雪宸急忙道,目光中閃爍著希翼,「我只是想和陛下商量商量,我有分寸的。聽心,你相信我!放開我好不好?求你了!我會感激你一輩子的!求求你……」

他的哀求聲回蕩在空曠的廣寒宮裡,卻久久得不到迴音……

敖聽心忘了當初是如何被他說服的,只記得他臨行前留下的那段話:「聽心,此一去,你我可能要等到一千年後才能相見,請你務必幫我做一件事,想辦法讓逸雪忘了我,徹徹底底忘記我。我不希望她的餘生在悲傷的懷念中度過,我要她幸福,快樂……」

聽心多想回應他一句:敖雪宸,你可知道,我戀了你兩千年,更念了你數不清的日日夜夜,可惜全世界都知道我愛你,卻只有你不曾清醒……

最後,一切果然在她的意料之中,敖雪宸在靈霄寶殿上跪求帝俊,願替南宮逸雪鎮守九金舍利。

天帝本就對他十分欣賞,又見他自告奮勇倒是頗為歡喜,唯獨北海龍王臉色鐵青,又不敢道破。

只是這九金舍利如今已認定了南宮逸雪,彼時恣意發怒,再次害得鄰邊百姓民不聊生,為了馴服它們,敖雪宸化作巨龍,義無反顧將它們吞入了腹中,隨即,月池中的水霎時乾涸,這條金角銀龍也跟著銷聲匿跡了。

後來天界傳言,敖雪宸用幻境封住了九金舍利,唯有等到那天下第一人,方能將其召喚而出。

只有敖聽心心知肚明,他這麼做就是為了切斷自己的退路,以這般微弱的希翼艱難地挺過了一千年。

直至今日,他溫柔的目光中都不曾有過一絲悔意,只嘆此去經年,不過黃梁一場幽夢……

曾經海誓山盟的妻子,如今枕邊已有他人,而他敖雪宸,堅守了千年的愛,除了同樣守候著的敖聽心,還有誰人能知其中苦辣酸甜?

不知不覺,窗外暗黑的夜色漸漸透出了光亮,於是,他英俊的眉眼清晰地倒映在她清澈的瞳仁之中,剎那間,眸中波光涌動,一絲漣漪蕩漾開那張俊美容顏,復又恢復了清寂。

「天亮了。」唇角噙一抹淡笑,敖雪宸看著第一縷曙光斜斜灑落,眸光霎時耀出了燦爛,「聽心,謝謝你陪我說了一夜的話,不然……」

「不然你可要躲在被窩裡哭了是不是?」敖聽心揶揄一笑,凝視他一雙璀璨眸子,心中釋然,「從小到大,不管怎麼被我欺負,你可一次都沒哭過鼻子哦,以後也要這麼堅強,知不知道?」

眸中笑意加深,他孩子般笑開燦爛笑顏:「嗯,知道了。」

靜靜凝望,她恍惚間似乎又見到了從前那個如冬日暖陽般溫柔又單純的他,心不禁一疼,險些落下淚來,抑制住喉中哽咽,她漫不經心轉移話題:「對了,雪宸,關於九金舍利……」(未完待續。。)

… 聞言,敖雪宸不由得皺起眉頭,目光狀似無意掃向窗外某處角落,唇角的笑意微微凝固,未及眼底,沉聲道:「你都知道了?」

「嗯。」敖聽心絲毫沒意識到他眼底突閃的寒芒,一想到他將來可能面臨的危險,便緊張的不知所措,「雪宸,讓我留下來吧,將來不管發生什麼事,多少有個照應。」

敖雪宸淡然一笑,不置可否,蹙著眉頭想了一會兒,突然起身道:「時間差不多了,我要準備去上早朝。」


敖聽心連忙站了起來,但見他毫不猶豫出了房門,突然間表現出來的冷漠令她感到一種不詳的預感,卻只能靜靜目送著他挺秀的背影,直至被捲入晨曦,化作一團朦朧光影……

……

心字篆香縈裊著縷縷輕霧,龍涎香芬芳的氣息溢滿了整間寢殿,瑪瑙水晶簾箔雲母扇,圖紋琉璃窗牖玳瑁床,皇家的尊貴華麗俱露無遺。

觸摸到懷裡的柔軟,東方玄墨方才慢慢睜開眼,垂眸時,目光觸及到她潔白的額,不禁心一動,捋過她額前的髮絲,低頭落下淡淡一吻,俊臉瞬間洋溢出滿足的笑意。

有多久沒像現在這樣抱著她蘇醒了?這種滿足感一直清晰地印在腦海中,哪怕過去了千千萬萬年,再沒有一個女人能給予他這種滿身心的快樂,然而越快樂,他越是害怕,多麼想就這樣抱著她直到天荒地老,無憂無慮和她過一輩子……

片刻后。南宮璃終於幽幽轉醒,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抬頭看他,四目相對的剎那,她挑眉謔笑:「早啊!愛妃!」

東方玄墨陡然一震,喉嚨像嗆了一口唾沫,抖著嗓音道:「早什麼早?太陽都曬屁股了!」

「啊?」南宮璃大驚,猛地朝明黃帳外一瞧,龍顏失色,「遭了!我還要上早朝!你個臭男人也不叫我!」

「上什麼上!回來!」東方玄墨一把將她拖回懷中,死命箍住。「女兒家的能不能溫柔些啊?今天你是我的。哪兒都不許去!」關鍵是一上朝就得見到那個敖雪宸!

她拚命掙扎,大吼:「放手!」

他眯著眼,懶洋洋道:「不放!」

南宮璃咬咬牙,自知不是他對手。只好笑嘻嘻打商量:「乖!別鬧嘛!朕要是貪戀美色不理朝政。豈不是成了亡國昏君?大臣們會罵死朕的!來來來。放手啦!」

「朕什麼朕?你弟弟在我面前還沒那麼大派頭呢!」東方玄墨悲愴道,「我告訴你瘋女人!全天下都可以是你的!可你必須是我的!你要是再和那個敖雪宸不清不楚,我。我就,我就……」

她仰頭,幸災樂禍:「你就怎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