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懷柔最先反應過來,在禪心殺出的同時,她縴手快速地在身前打出一個結印,結印一閃而出瞬間放大,將禪心與夢無痕籠罩其中。

「陰陽,五行殺!」

轟…

可怕的能量自地下迸發而出,生生在禪心與夢無痕之間的地面撕開一條裂縫,將兩人阻隔兩邊后,夢無痕腳下的地面瞬間塌陷。

夢無痕現在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得到無天命令的他,眼裡只有一個人的存在,那便是趙青竹。

見不到趙青竹,一切阻擋在他身前的存在都會被他抹殺。

腳下地面塌陷的同時,他身子一閃便騰空而起,然後向離他最近的禪心撲殺而下。

「禪心,讓來!」

楚懷柔嬌喝一聲,一道雙魚圖案的能量隨之在禪心腳下蔓延開來。隨著雙魚圖案將禪心籠罩,禪心身影馬上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楚懷柔縴手一揮,一道狂暴的能量便呼嘯而出,彷如蛟龍一般咆哮著直奔夢無痕。

青竹鎮青宮後院里,禪心苦著臉蹲在院子里,在他面前,放著一大堆肉,這肉不是雞肉不是豬肉更不是牛肉,而是,百小小在那芭蕉林里抓出來紅燒的老鼠肉。

百小小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禪心吃葷然後還俗,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做,她也不知道,只知道這樣很好玩兒。

不過,她的這舉動不但苦了禪心,也激怒了那芭蕉林中的王,洞洞!

這些老鼠,可都是他從外面誘拐進來的母老鼠,本是準備在芭蕉林中打造一個龐大的老鼠帝國的他,萬萬沒想到,他的母老鼠居然一天幾個的消失。這讓他很是不明白,難道這些母老鼠是害怕他的威武了?應該不會啊,這些母老鼠每天都跟在他屁股後頭吱吱地叫得欲求不滿。

於是,我們的洞洞開始蹲點找答案。

結果,這個答案讓他險些吐血。百小小這個魔女,居然用他的母老鼠來紅燒,而且還是烤全鼠。得知這個真相后,他那個哭啊,遠比禪心來得驚天動地,整個後院從早到晚都能聽到他那刺耳的叫聲。

這不,當見到百小小將烤熟的老鼠放到禪心身前後,他嗖地一下竄出,在百小小面前齜牙咧嘴。

「嗚嗚嗚,青竹哥哥你怎麼還不回來啊,禪心不要吃老鼠肉。」

看著在身前散發出肉香的老鼠肉,禪心再次哭了起來。他這一哭,洞洞叫得更厲害了,而一人一鼠的配合,讓百小小感覺倍兒爽,她沒想到,娛樂了禪心,還能帶上洞洞一起,太有趣了。

「怎麼了怎麼了!」

就在這時,聽到禪心哭聲的花妃與孫芊芊並肩走了出來,見禪心又一次哭得撕心裂肺,兩女均是一愣。

「小小,你是不是又欺負禪心了呀。」

花妃來到百小小身前,沒好氣地說道:「禪心比你小,你不能欺負他,知道嗎?」

「我沒有呀。」百小小眨巴了一下大眼,笑眯眯地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給禪心吃的,他都哭。不過姐姐們不用擔心,禪心就是假哭,你看,他連眼淚都沒掉下來呢。我猜著,他一定很想吃這些美味,但又礙於自己是個和尚,所以就糾結得哭了。所以,不是小小在欺負禪心,是禪心太在意自己是個和尚了。」

「那洞洞又是怎麼回事啊?」

花妃看了一眼在百小小四周跳來蹦去的洞洞,詫異地說道:「洞洞最近老是在夜裡叫不停,難不成你給他吃了什麼?」

「沒有啊,」百小小又狠狠地搖頭,道:「我就是見芭蕉林里老鼠太多了,抓了一些燒給禪心吃。」

「好吧!」

花妃無力地拍了一下額頭,向孫芊芊說道:「我無力了,你來。」

孫芊芊眨了眨美眸,道:「要不,我們也去抓一些老鼠來?」

「吱吱。」

洞洞一聽,這還得了,一個縱身跳到孫芊芊身前,齜牙咧嘴,叫得極為兇狠。

見狀,孫芊芊咯咯地笑了起來。

「誰…」

突然,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從院門外傳出,不等花妃與孫芊芊回過神來,一道震撼的撞擊聲便驟然傳出,接著,楚懷柔便飄身退到院子中。

楚懷柔身影剛剛落下,一道身影快如閃電,橫空降落到楚懷柔身前。

楚懷柔沒有一絲停滯,身子剛剛站穩,縴手便快速的隔空拍出。身影的速度依舊驚人,在楚懷柔拍出的縴手的同時,他正面衝上,雙拳悍然擊出。

雙拳雙掌應聲對在一起,楚懷柔嬌容頓時一變。

「吸星訣!」

縴手剛剛與拳頭對在一起,楚懷柔便藉助拳頭的衝擊力倒退出去落到花妃與孫芊芊身前,震驚地看著立於院子中央的男子。

男子面色蒼白,眼神空洞,一襲被鮮血凝聚成塊緊貼在身上的長袍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宛如地獄里走出來的厲鬼一般,帶給幾女無盡的威壓。


「趙青竹…在哪…」

男子機械般地轉動脖子環視了四周一圈后,那彷如來自地獄的聲音接著陰森地響起,「叫他出來…」

楚懷柔沒有說話,全神戒備。

他很清楚,眼前這個陌生男子的強大,遠非是她所能敵的,尤其是剛剛與他對上的瞬間,她明顯地感覺到了自己的力量被一道無形的拉扯之力瘋狂吸出。

北斗大陸雖然功法萬千,百家武學齊放。但這樣詭異的武學,她還是有所耳聞,在戰鬥中吸收敵人的力量,乃是大陸邪功之一的吸星訣。

三百年前,一個名為邪中邪的勢力橫空崛起,更是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誅殺了大陸百族超過五十名強者,不但百族遭受到他們的偷襲,即便是大陸宗門間也有不少弟子被屠殺。於是,大陸百族以及宗門第一次聯手,將這個邪中邪徹底剷除。

將邪中邪剷除后,吸星訣這個詭異的邪功被青雲門所得,而後封印於青雲門劍閣中。隨著時光的流逝,吸星訣漸漸被人遺忘,多隻存在於百族以及各大宗門的記載里。

楚懷柔身為陰陽家當家,自然看到了有關吸星訣的記載。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她對這個男子的身份起了疑心。

就在楚懷柔如臨大敵的時候,禪心突然停下了哭聲,一眨不眨地看著橫空出現在院子中的男子。

半響后,他猛地站起,而後一言不發地沖了出去。

「禪心,不可!」

眼疾手快的百小小一把將其拉住,急急地說道:「你不是他的對手。」

禪心第一眼便認出了這個男子,這可是他的殺師仇人夢無痕啊。百小小這一拉,並沒有將他拉住,剛剛抓住禪心的百小小隻感覺一道狂暴的力量自那張小手中迸發,接著她的手中一空,禪心已出現在夢無痕身前。

楚懷柔最先反應過來,在禪心殺出的同時,她縴手快速地在身前打出一個結印,結印一閃而出瞬間放大,將禪心與夢無痕籠罩其中。

「陰陽,五行殺!」

轟…

可怕的能量自地下迸發而出,生生在禪心與夢無痕之間的地面撕開一條裂縫,將兩人阻隔兩邊后,夢無痕腳下的地面瞬間塌陷。

夢無痕現在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得到無天命令的他,眼裡只有一個人的存在,那便是趙青竹。

見不到趙青竹,一切阻擋在他身前的存在都會被他抹殺。

腳下地面塌陷的同時,他身子一閃便騰空而起,然後向離他最近的禪心撲殺而下。

「禪心,讓來!」

楚懷柔嬌喝一聲,一道雙魚圖案的能量隨之在禪心腳下蔓延開來。隨著雙魚圖案將禪心籠罩,禪心身影馬上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楚懷柔縴手一揮,一道狂暴的能量便呼嘯而出,彷如蛟龍一般咆哮著直奔夢無痕。 夢無痕依舊沒有閃避,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一切攻擊不過只是在他身上多添加一點傷口而已。面對咆哮而來的狂暴能量,夢無痕依舊正面衝上,雙拳悍然擊出。

轟!


一道震撼的撞擊響徹整個青宮,引起了整個青宮中人的注意,不少人更是準確地捕捉到了聲音的來源,不斷地向後院齊聚。

兩道同樣狂暴的能量撞擊在一起后瘋狂交織,生生將兩人之間的虛空撕得扭曲成團。

「吼!」

夢無痕突然大吼一聲,隨即騰出一隻手,快速地揮拳擊下。

這一次,他的拳頭不是擊向楚懷柔,而是擊在自己的另一隻拳頭上。當兩拳頭對在一起的時,一道更加狂暴的能量迸發而出,近乎實質化的能量光柱一閃而出,瞬間衝散楚懷柔打出的力量,震得楚懷柔一個后翻倒出。

「好強的力量!」

倒出去的楚懷柔暗自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男子完全不懂得什麼叫戰術,在他眼裡,只有以硬對硬才是最終目標。而以這樣方式戰鬥的存在,往往都是對自己力量有著絕對自信的強者。

夢無痕無疑就是這一類的強者,因為,十七名青雲門長老的功力足以讓他笑傲天下。雖然現在只是一具行屍走肉,但絲毫不影響他的力量。

一拳將楚懷柔擊退後,夢無痕身如鬼魅,如影隨形,隔空又是一拳向楚懷柔擊下。

楚懷柔根本來不及閃躲,只能狼狽地順勢一滾來到花妃與孫芊芊身前。

「花妃去保護墨硯,芊芊帶禪心走。」

楚懷柔的話音落下,花妃也閃電掠出,直撲墨硯的廂房,而芊芊則是抱起禪心就走。

不過,孫芊芊註定是要失敗了。


當她縴手抱住禪心的時候,禪心已飄身而出,那雙原本水靈靈的大眼在在這一刻變成血紅。

「禪心…」

楚懷柔與孫芊芊均是驚呼出聲,她們不懂,為何禪心在見到這個男子時,會是這樣的反應。

一直站在禪心身邊的百小小則是一眨不眨地看著衝出去的禪心,看著看著,她突然面色一邊,隨即抓起身邊的鐮刀便閃電掠出。

「禪心,我來助你…」

死神鐮刀帶著一道可怕的殺氣一閃而下,先禪心一步席捲向夢無痕。

見百小小也跟著上前湊熱鬧,楚懷柔只能跟著殺出。

孫芊芊知道她在這裡只會成為他們的累贅,在楚懷柔殺出的同時,她便朝墨硯廂房沖了過去。此時,花妃也帶著墨硯走了出來。

墨硯沒有慌亂,面色平靜地看了一眼戰鬥中的幾人,向身邊的花妃問道:「此人是誰?」

「不知道,不過看著有點像是被人控制了。」

「和大重九他們一樣嗎?」

「對哦,你這一提醒,還真像呢。」花妃美眸微微一緊,若是此人真的如大重九他們那樣被控制了,那應該是無法所為。因為當初無法告訴過她,控制四人或者活人為自己戰鬥,這樣的功法只有通天道里的神族才能擁有。

而即便是在通天道里,也是被列為禁忌的存在。因為在神族中,並不是所有人都追求九天之上的神路,其中不少人為了達到真正意義上控制他人,不惜將靈魂出賣給魔鬼,以換取這控制他人為自己戰鬥的邪功。這樣的存在在神族中被喻為異端,一旦發現,領導神族的七星神王便會不留餘地的將其擊殺,然後將他們的邪功摧毀。

無法之所以會這樣的邪功,便是在一次清掃異端的行動中獲得了魂引這門邪功。將其秘密收藏后,他將魂引改為神引。

根據無法的描述,當下的通天道,只有他與另一個他不願提及的傢伙會。

而那個人,此刻在通天道里。

也就意味著,這個大陸,能控制他人戰鬥的存在,只有無法。

想到這裡,花妃暗自在心底著急起來,若真是無法,這青宮可就危險了。

當然,若是無法出現,她或許能救下這青宮,但是無法沒有出現,只是派出這樣的行屍走肉來戰鬥,她只能幹瞪眼。

著急歸著急,花妃還是帶著墨硯快速地離開了後院來到了青宮大殿中。

此刻的青宮大殿中已是人滿為患,不少人都是因為後院的戰鬥聲驚醒起來的,當然也有不少人是在等待著戰報的到來。

見墨硯,花妃以及孫芊芊三人出現,徐孟廷快步向前,關心地問道:「弟妹,後院發生什麼了。」

墨硯展顏一笑,然後緩步走到趙青竹平時坐的位置,輕聲道:「大哥莫擔心,只是來了一個搗亂的傢伙。」

「這樣啊,」徐孟廷點了點頭,道:「那就好,若是有需要,告訴大哥一聲。」

花妃心根本不在這裡,時不時地翹首門外,希望看到無法的身影。

此刻的她並不知道無法早就被趙青竹吸到小世界里去了,當然,就算是無法,無法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他的作風從來都是親自出面,從不藏頭露尾。

後院的戰鬥聲不斷地傳出,偶爾一道可怕的撞擊,整座青宮便出現一陣輕微的顫抖。

這讓徐孟廷不禁側頭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面色平靜的墨硯。

他知道,後院一定是來了一個強大的存在,但墨硯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場面,哪怕是山崩地裂,她估計也是這樣的反應。

想到這裡,徐孟廷暗自在心底為墨硯豎起了大拇指。這樣的女人,哪怕不懂絲毫武功,也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存在。

而就憑她的這一份淡定,就足以讓無數所謂的強者汗顏。

「弟妹,真不需要大哥幫忙?」

徐孟廷小心翼翼地開口,彷彿知道墨硯心底所想一般,接著說道:「不用為我們擔心,我們雖然沒有青竹兄弟那樣驚世駭俗的修為,但這點忙,還是能幫的。青竹兄弟為青竹鎮帶來了巨大的變化,更是將這裡的所有人視為自家人,現在青宮遭受威脅,我等當全力以赴,誓死保護青宮的安全。」

轟…

突然,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從後院傳出,接著便是一道狂暴的能量向四周擴散,這一次,整座青宮不再是輕微顫抖,而是劇烈地晃動起來,屋頂不斷地飄落灰塵,大殿中不少人被突如其來的震動而倒了下去。

「該死!」

徐孟廷不再徵求墨硯的意見,青宮晃動的同時,他閃身便掠出。他前腳剛剛邁出,大殿中所有人緊隨其後,浩浩蕩蕩地殺向後院。

夢無痕依舊沒有閃避,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一切攻擊不過只是在他身上多添加一點傷口而已。面對咆哮而來的狂暴能量,夢無痕依舊正面衝上,雙拳悍然擊出。

轟!

一道震撼的撞擊響徹整個青宮,引起了整個青宮中人的注意,不少人更是準確地捕捉到了聲音的來源,不斷地向後院齊聚。


兩道同樣狂暴的能量撞擊在一起后瘋狂交織,生生將兩人之間的虛空撕得扭曲成團。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