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什麼?」問如一連忙道,神情無比激動。

陳林認真說道:「只不過,這一門禁術,想要修行的話,要求極高,至少也要是高階煉元化魂強者,本命之魂堅定,以意志之威鎮壓住肉身……當然,這一點,問如一長老你完全不存在問題。但是,這一門禁術,需要用道共計九九八十一種天材地寶,其中有一些,甚至不是大平原上所出,根本就得不到……」

問如一猛地道:「不用擔心!我們川劍派在內的四大勢力,都有著特殊的渠道,和大平原之外溝通,否則的話,那些古元是怎麼流入大平原的?只要付出代價,任何天材地寶,都完全可以交換得到……」

陳林要的,正是這一句話,當即含笑道:「既然如此,問如一長老,你去借鐵雄他們來吧,稍後,我會給你一份清單,列有這八十一種所需的天材地寶。不過,我有言在先,相比你們川劍派,清楚地調查過我,知道我的師尊,魚玄真,也是一樣,有斷臂之傷。所以,問如一長老你需要準備兩份這些天材地寶,到時候,交一份給我,我才會把禁術傳授給你,你意下如何?」


「沒有問題!」

問如一一點猶豫都沒有。

「好說,好說。」

問如一亢奮而去。

陳林淡淡微笑,此人就是他埋下的一顆種子,日後會有大用。

不消多時,問如一果然是把陳林在川劍派的兩位熟人,鐵雄,還有樂少聞,接了過來,除此之外,還有另外兩人,也都是蘭蒼大會時認識的川劍派弟子,至於還有另外的幾人,大約是在此前的大戰之中,已經死了。

陳林也信守承諾,交給問如一一枚玉符,其中記錄著那九九八十一種天材地寶的名字,以及需求的份量。

「陳林師兄!」

鐵雄激動叫道。

陳林面露微笑,十分真誠。

對於這鐵雄,陳林倒是的確算是真心相交,這是一位很不錯的年輕劍修。

與此同時,另外三人,也都是恭敬施禮道:「陳林師兄!」

其中,有一名少女,姿容絕世,脫俗除塵,一襲素白長裙,盈盈對他一禮,笑魘如花純澈,輕聲說道:「陳林師兄,此前就得到你的救命之恩,這一次,我們川劍派上下,都幸賴你降臨劍川之前,出手相助,我等心中都十分感念。」

… 樂少聞,這名少女,是樂天古的嫡親血脈,他的孫女。

而且,她的父親,曾經是川劍派的長老,八階劍魂強者,可惜的是,在此前的劍川一戰之中,為了庇護川劍派,不惜血祭了自己,當場身死。

可以說,川劍派雖然不是王朝國度,但是,她就是川劍派的公主,身份貴重,地位特殊。

更何況,她的天賦也是了得,在川劍派當下的年輕一代之中,處於前列。

當初,樂天古離開川劍派之前,留下來自己創造的一門劍道,蒼天不古,這一劍,整個川劍派之中,許許多都劍魂強者都修行不成,連涉入門徑都做不到。

但是,卻唯獨有她,初步修行成功這一式劍道,可見她天賦非同小可,日後成就不可限量。

陳林彈了彈手指,微笑說道:「不必客氣,我不過是順勢而為,只做該做的事情。」

「哦?」

樂少聞怔了怔,不禁疑問道:「陳林師兄,什麼是你該做的事情呢?」

一旁的鐵雄不由得有點緊張。

即便他和陳林認識最早,甚至有過共同患難的交情,可謂友情不淺,但是,現在的他,也是頗為局促,畢竟時過境遷,陳林的變化太大,大道令他感到震撼,無法適應,樂少聞大膽發問,也是令他吃驚。

陳林確實微微笑道:「與人與己,都有益處,當然就是應該做的事情。」

「是么?」樂少聞這個少女,顯現出好奇之色,「那麼,如果只是對自己有利,對別人不一定有禮,或者還有禍害的事情呢?」

陳林不由得露出奇異之色,這少女不是一般人物,心思細膩深刻,她不僅僅是有著修行的天賦,如果,以後是她來掌握川劍派,恐怕是能夠有巨大發展。

因為,她至少懂得分析利弊,不會盲目突進,這一點,比她的祖父樂天古,做得還要更好。

樂天古就是因為貿然確認陳林可能已經死了,所以,才會有今日之恥辱,被陳林降臨劍川,當面壓迫,威嚴掃地。

陳林不由得微笑說道:「當然是先圖利己,這個世界上,越是走向高處,越是艱險,就如同攀登山峰,越是靠近巔峰,山路越是逼仄,能夠容納的人越少……鐵雄,還有你們,以後終歸會明白的。」

「當然。」

樂少聞點了點頭,「陳林師兄你說得很是,就算是我們之中,以後能夠晉入劍魂之境,乃至有更高成就的,肯定只是寥寥之數,甚至有可能沒有。」

陳林讚歎道:「你們認識到這一點,這很好。」


說話間,陳林忽然目光一動,不由得笑起來,說道:「既然是舊識,那就是有緣,我這裡有一部劍道,可以傳給你和鐵雄二人。不過,你們修行之後,就算是你們的祖師樂天古,也絕對不能夠泄漏,明白么?」

「哦?」樂少聞一驚,「陳林師兄你的劍道?」

鐵雄則是猶豫道:「我們是川劍派弟子,如果修行古劍府的劍道……」

陳林擺了擺手:「當然不是,這是我的劍道,與古劍府無關。」

「好!」

樂少聞搶先答應,道,「承蒙陳林師兄恩惠,這一門劍道,既然是陳林師兄你個人傳授,那麼,就算是我們川劍派祖師復活,我也絕對不會泄漏出去。」


陳林笑了笑,意味深長,一抬手,他的雙手之中,就是各自探出一指,分別點在鐵雄和樂少聞的眉心。

他這是運用灌頂之法,把劍道之功法,直接灌入他們的劍元種子之中,鐫刻於精神,使得他們牢牢記住,甚至立刻就擁有深刻的領會,相當於是一般人得到劍道功法之後,慢慢修行很久。

「人劍道?」

陳林收回手來,鐵雄立刻驚奇問道,「陳林師兄,這是什麼……啊,我知道了,莫非,就是你那神妙無比的人形劍氣?」

他和陳林結識追究,曾經一路同行,見識過陳林的人形劍氣,的確是神奇精妙,有著異乎尋常的妙用,威力絕倫,妙用非常。

「不錯。」陳林點頭道,「這是一門劍道,十分精深,我曾經傳給我們古劍府的人,但是,也只是我修改簡化后,已經不是劍道層次,只是一般的劍術,遠遠及不上傳授給你們二人的這人劍道。」

樂少聞也是眸光連連閃爍,感受著這《人劍道》的玄妙之處,果然精深博大,十分奇特,簡直聞所未聞,不可思議。

她不禁狐疑道:「陳林師兄,如此珍貴的劍道……連你們古劍府中人,你都是沒有傳授,為何卻是要傳給我們?」

陳林擺了擺手,站起身來,說道:「你們川劍派,大禍臨頭,危機降臨,克日之間,必定又要有慘烈廝殺,我這是記著一份舊日相識的情分,多給你一條保命求生的手段。這樣……從此刻開始,隨時隨地,只要你們在川劍派中,面臨絕境,都可以選擇逃亡我古劍府,只要有我在,自然可以庇護你們的性命。」

「什麼?我們川劍派,又要有大禍臨頭,危機降臨?」樂少聞、鐵雄, 名門寵婚:腹黑老公深深愛 ,都是大驚失色,震驚問道。

「不錯。」

陳林只是略微頷首,並不道破。

他已經清楚感知得到,那前來川劍派,傳達蘭蒼世家法旨的人,已經離開了川劍派,去勢洶洶,顯然是不歡而散。

「不久之後,你們自然就會知道。」陳林搖了搖頭,微微嘆息,負手便轉身走去,幾步踏出,就已經離開了小亭,轉入高天之上,再幾步便是失去了身影。「他日有緣再見吧!」

……

……

戰爭如火如荼。

古劍府的大軍,再度突襲猛進,直到把原本屬於氣劍門的勢力範圍,全部都侵佔得手,完全掌握,川劍派也的確是十分配合,禮讓退後,把地域城池都讓給古劍府。

有著原本氣劍門的門主,王氣虛,親自的鎮壓,氣劍門上下,從修行者到下層的黎民百姓,自然是順服得更加容易,很快就被古劍府整合劃分,納入到統治範圍之內。

加上在攻入氣劍門之前,已經佔領的一部分疆域,古劍府在這一盞之中,已經得到了超過四百座城池,勢力範圍幾乎是擴大了一倍,可以說是大獲成功,得到了巨大的發展。

緊隨其後,古劍府絲毫都不停留,大軍繼續前進,直奔氣劍門東北方向,那裡,有一個不過四五十座城池的小國,叫做清原國,原本就是百劍閣的附庸勢力,不過,這清原國已經不復存在,被川劍派攻破,拿下。

但是現在,川劍派選擇了退讓,退出了清原國的勢力範圍,把這四五十座城池,也讓給了古劍府。

這清原國,就是原本百劍閣麾下,和上元閣接壤的其中一方勢力,與其接壤的上元閣麾下勢力,正是那天音殿。

天音殿不算是太強大的勢力,但是,卻是獨樹一幟,頗為奇特,整個宗派上下的道修道路,不同一般,是以音律入道。

琴詩音就是出自天音殿。

陳林對於這天音殿,是勢在必得,當然,因為他還有著後續很多其他的謀算,不過,他答允過琴詩音的事情,自然也是首要之重,必須要辦到。

到達此時,古劍府的勢力,終於到達了一個頂峰,完成了一個質的變化。

因為,古劍府掌握的城池,堪堪超過了一千座!

麾下疆土的範圍,足足達到了兩萬餘里方圓。

幾乎,已經是佔據了整個大平原的二十分之一,雖然還比不上秋山國、川劍派、上元閣,比原來的百劍閣,也還是略遜一籌,但是,到達這時候,已經是完全有資格號稱是一方豪強。

從古劍府開始發展、崛起,到達現在,才過去了多久?

就算是古劍府內部,上下群體,也完全難以置信,根本沒有想象過,古劍府能夠有今天,達到如此鼎盛的高度。

如燕無忌、魚玄真,武戰元老,余元元老……等等,這些古劍府的老人,資深的人物,他們對古劍府有著強烈的歸屬感,現在讓他們等到這樣的一天,幾乎是讓他們立刻就死,也是願意。

古劍府。

古劍山谷,引來了前所未有的喧嘩熱鬧。

古劍府山谷的深處,也在開始大興土木,營建宮殿,在地底深處,還在營造地下寶庫……

這一日,古劍大殿之中,煥然一新,府主陳林高居其上。

古劍府元老殿,內、外府的主要人物,執事殿、刑罰殿……等等各殿主導人物,還有古劍府麾下共計一千零三十二座城池中,已經運作,或者正在營建、即將開始運作的劍道場的負責人之一,全部彙集在此。

古劍大殿之外,是一直大軍,鐵血精銳,血氣衝天,剛剛從血戰之中歸來,正是府主陳林直屬的血劍軍,現在,就負責親自護衛古劍大殿,保障今日這一場古劍府盛大會議的安全。

大殿之中,陳林以下,是琴詩音,燕無忌,魚玄真,烈火劍侯,風行正,趙壬癸,余常青,王氣虛,這些古劍府的煉元化魂強者。

當然,風清霜,梁錚,燕蓉等陳林的主要助手,還有其他的各位元老殿成員,也都靠近著府主大位。

「各位。」

陳林開口了。

所有的人,全部都是恭敬聆聽,等待著陳林的一切決定。

「我們古劍府,到達了前所未有的時刻,當下,大平原上的亂世,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很快,一場更加恐怖的戰爭風暴,就要來臨!在此之前,我們古劍府應該做的事情,只有一點,那就是……

積澱!努力積澱自己的底蘊和實力!當風暴來臨,才能穩穩站定,不為所動,才能隨時可以向外出劍,一舉建立我們古劍府的不世大業!」

… 陳林的法令,一道一道地下達下去。

古劍府的機構,也層層變化,結構擴大,人員增多,各個層次的力量也都發生變化。

現在的古劍府,已經不能夠用以前的方式管理,所幸的是,陳林對此早有準備,早就已經開始選取了一部分人手,擔任治理古劍府各個層次的人選。

比如風清霜,梁錚,燕蓉……這些年輕一輩,都是完全可以把古劍府的方方面面管理得十分妥當,解除陳林的後顧之憂。

當下的古劍府,勢力範圍大幅度擴大,幸好,古劍府也多了許多強者,完全可以分別鎮守一方,鎮壓住局勢。

陳林一直以來,只要人選合適,便鎮壓一些強者,成為魂奴,這時候終於體現出來了真正的作用,並不在於能夠四處征戰殺敵,而在於當古劍府聲勢強大,地域更廣的時候,一名強者,哪怕只是一階劍魂強者,也可以起到關鍵性的作用,鎮壓一方局面,不虞有變。

「各處的劍道場,每當發現有天賦不凡的人選,或者是麾下有弟子展現出來超人一等的天賦,都要立刻上報給通信殿。」

陳林下達命令道。

這「通信殿」,就是陳林剛剛下令成立,古劍府一個新的機構,專門負責古劍府上下,各個關節之間的信符傳遞。

比如,高層有命令要下達給各方城池的劍道場,只需要一道命令下去,通信殿的人便會分別擬定一千多道信符,迅速發送給各大城池的劍道場。

同樣的,古劍府疆域之內,各方上報上來的信符,也都集中在通信殿內,再統一發往信符指定的目標。

這中上下梳理,統一簡化的策略,無疑能夠使得古劍府上下結構得到巨大的提升,不會造成不必要的臃腫和延誤。

「從即日起,古劍府的元老殿,以及府主,成為兩道并行的體系。」陳林略微思忖,就又把一條早就有所準備的計劃,公布出來。

這是他前世之中,見過許多更加龐大的王朝帝國,龐大宗派的治理體系,最後取其精華,確立的一套體系。

「從現在起,古劍府的元老殿,選擇出來一個五人議事團,由元老殿內部選拔,每一年更換一次人選,輪流變化,保證權力不能夠集中,隨時流轉。這五人議事團,在當選的一年之內,隨時隨地,參與古劍府最高層的決策,如此一來,另外的各位元老,就可以安心修行,或者為古劍府征戰四方,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這五人議事團之外,古劍府的客卿元老團體,可以選出兩名成員,也是每一年更換一次,如此一來,就成為七名元老。這七名元老,和府主,以及兩名副府主一起,組成十人,可以處理古劍府日常的一切事務!」

陳林一句話,就確立下來一個新的制度。

而且,古劍府的副府主人選,他也有所準備:「即日開始,白沐修成為第一副府主,除此之外,莫川擔任內府新任府尊,古劍府副府主,他們二人,和府主一起,加上五名元老,兩名客卿元老一起,組成這十人!」

這一制度之中,雖然元老的人數達到七人,但是,卻需要每年一換,不像是府主和副府主三人,可以說,最終的權力,仍然是牢牢掌握在府主的手中,也就是陳林的手中。

「並且, 穿到唐朝當奶奶 ,以及兩名客卿元老,必須要由府主本人,親自決斷同意!如果府主不在古劍府,則必須另外兩名副府主全部同意,人選才能夠確定。」

「古劍府的任何大事,需要十人一起決定時,若是府主在古劍府,則府主擁有一言以決的權力,若是府主不在,則必須要至少有餘下九人中的六人同意,且其中兩名副府主必須全部同意,才能夠確定處置決定。」

……

一道道決定,宣布出來,古劍府上下,沒有任何不服從的聲音,這顯現出來,在古劍府之中,陳林的個人威望,達到了頂點,不存在任何懷疑的聲音。

「接下來,我們古劍府上下,最重要的只有兩件事!第一,全體成員,要積澱底蘊,積極修行,不久之後,就會有相應的規定下達下來,傳達到各處,劃分出來一條一條界限,修行進步,達到某一標準的時候,府中就會有相應的丹藥、劍器、功法等等,配發下來!」

現在,古劍府要地盤有地盤,要人口要人口,要資源也不缺少,尤其是連續抄底了風家和百劍閣,可謂是底蘊深厚,劍器、丹藥,數都數不過來,陳林更是不缺少功法,完全可以形成一套嚴格的修行晉陞配發體制。

「第二件事,尤為重要,那就是重新營建古劍山谷!古劍山谷,必須要擴大,還要布下重重大陣,構建更多的宮殿,形成嚴格的內府、外府結構,才能夠使得古劍府的核心能夠運轉流暢,統御廣闊的疆域……」

……

……

古劍府的根基,在一條山谷之中,這條山谷,長達百餘里,對於從前的古劍府而言,完全足夠,但是,現在看來,已經是根本不足夠了。

府主一聲令下,古劍府的動作十分迅猛,眾多大劍師,以及古劍府連續擴張爭戰,俘虜得到的一些道修,其中不乏有大道師級別的高手,全部都加入進來,對古劍山谷進行改造。

重新營建古劍山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