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混亂開始加劇。

因唐龍之死,人族與各族方面原本結實的結盟,出現了一些裂痕,有人仍舊看好人族,有人卻選擇了背叛。

也是這一年,已然再無絕地風光的萬凶絕地內,有個人從死亡線上爬了起來。

他就是唐龍。

胸前扎著五根龍針,頭頂扎著一根涅槃鳳針的唐龍,緩緩地站起身,摸著額頭,腦海的意識,還有些混亂。

半晌后,各種記憶才繽紛踏來,統統恢復。

「呼……」

唐龍長出一口氣,睜開眼睛,如同一道閃電劃過,將這空間給照射的亮如白晝。

「好險啊!」


「最後求敗醫道兩大針法同時應用,再有萬凶絕地被王者星劫改變,本源精華的支持,這才保住了性命,附議重創的心丹田,方能一點點的拉回生機。」

「就差那麼一丁點啊。」


「這王者以上星劫難怪被稱為死劫,必死劫難啊。」

「九天神帝之路,不好走呀。」

他真的是后怕。

五年時間,以求敗醫道,以七彩帝心體,以萬凶絕地本源精華等各種支持,這才勉強活過來,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唐龍看看四周,一片荒蕪之中,唯有一個褪色的,沒有色彩的漩渦仍在。

漩渦內的帝皇之心也吸收了這裡的本源精華,完全恢復,正滋潤著沉睡的白玉龍象,還有那一條若有若無的河流牽連著地獄冥海。

「這算是意外收穫么。」

「地獄冥海居然和帝皇之心徹底融合歸一了,有趣,若是這樣的話,當白玉龍象晉陞帝皇之後,豈不是可以直接通過這個來掌控地獄冥海。」

「有意思,等我出去,讓人族帝皇設定手段,將地獄冥海直接引向天帝族,我倒要看看天帝族儲備了上千萬年的無數手段,能有幾個可以應用的。」

唐龍算是發現了一點好處。

他觀察了一會兒,便急匆匆離開了。

因為他定住的輪迴境界,不晉陞封號王者境界,已經到了極限。

從外面要進入這已經封閉,似乎脫離百帝世界的萬凶絕地,是沒辦法的,連封號帝皇都無法定位,就好像飄離在無定空間般,而從裡面出來,相對而言,就簡單的多了。

唐龍如今可以說隨時隨地晉陞為封號王者,只是他自己在壓制,所以施展山河行走術,更加的簡單。


一步跨出去,人就原地消失了。

他就在那進入萬凶絕地的地方一閃而現,緊跟著再度施展山河行走術,直接踏入進了人侯府的最特殊的龍院。

五年過去了,關注這裡的人,仍有不少。

主要是,唐龍在萬凶絕地失蹤,雖然太多的人認定他已死,同樣也有很多人,覺得沒看到屍體,是不好確定的,只因為人族並沒有因為人侯的死亡,帶來任何影響,反而是蒸蒸日上,令一些有心人,譬如說天帝族,三眼雷皇族等族人,安排人時刻關注此地的。

故而唐龍一閃而逝雖然夠快,還是無法逃過盯著這裡的那些實力非凡的王者們。

「唐龍?」

「剛才我好像看到人侯唐龍了。」

「我沒看清,但是就看到那一道人影,真的很像唐龍。」

「難道唐龍沒死,他又回來了?」

一個人說,還有人懷疑,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也就間接的得到了證實,已然動亂的百帝世界也伴隨著唐龍歸來的消息,一下子炸開了。 唐龍的歸來自然瞞不過自從有動亂之後,就將帝皇意志鎖定在各個特殊的地方的帝皇們。

當他回歸龍院之後,人族五大帝皇的帝皇意志就降臨了。

同時在這裡的,還有夏玉露。

再無旁人。

「我要的三樣寶物,速速拿來!」

唐龍已經沒時間多廢話。

早在五年前唐龍進入萬凶絕地沒多久,便準備妥當的映天水,化地根和玄人石,便在帝皇意志掌控之下,倏然出現在唐龍的面前,是放在一個儲存玉牌內的。

他一把抓入手中,深深地看了一眼夏玉露。

兩人都沒說話,也來不及多說什麼。

只是一眼,他們便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唐龍抬腿跨出去,一步登臨命世極天大氣脈。

他突兀的出現在這裡,頓時引起了這些人族的秘密天才們的注意。

五年前,唐龍第一次來,給他們帶來希望。

五年前,唐龍可能已死的消息,令他們差點絕望,只能期待奇迹的再度出現。

不想,五年後,唐龍竟然突兀出現,直接令他們驚喜過度的,腦子一片空白。

唐龍卻來不及與他們多說什麼,將山河行走術施展到極限,呼吸間,就來到那片人族特殊的墓地內,且不曾停留的跨出去。

刷!

他本人就消失在那埋葬在墓地內的萬王爭鋒圖內。

踏入的瞬間,這卷寶圖光華繚繞,一股可怕的帝皇意志從裡面激蕩出來,直接將跟隨過來的五大帝皇的帝皇意志給屏蔽在外了。

連封號帝皇們都很意外的停止在外。

隨後五大帝皇身影同時閃現。

「呵呵,看來我們的這位人侯似乎留了很多後手,連我們都不知道啊。」

「命世極天大氣脈是真武大帝設定的,蘊藏著人族最天才們的執念,與縹緲的命運都能有著某種牽連,會給人族人侯帶來匪夷所思的變化,這是可以理解的,只是這卷寶圖的變化,似乎有點超出想象呀。」

「一卷很可能是蠻荒時代末期諸多無敵強者留下的東西,超出我等認知很正常啊。」

「我更感興趣的是,人侯是否真的早就了解這卷寶圖帶來的變化。」

五大帝皇彼此相視一眼,都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隨後,他們便消失了。

這裡的諸多天才們則得到了五大帝皇的終極密令,種族戰將會在未來五十年內開啟,最早可能十年內,他們也將正式走出這裡,所以接下來,他們必須進入命世極天大氣脈最特殊的秘地,開啟最為瘋狂的修鍊。

外界則伴隨著唐龍歸來的消息,又一次的沸騰了。

年輕一代沸騰,是他們想著五年時間,大家都已經發生巨變,是時候推翻壓在他們頭頂上的這尊號稱年輕一代無敵的高手了。

老輩們沸騰,他們知道人族沒有衰弱,反而蒸蒸日上,果然是唐龍未死,那麼伴隨著唐龍歸來,人族的策略勢必要發生改變,很可能種族戰將會隨著唐龍的出現,成了導火索。

總歸,百帝世界暗潮竟然因此而湧上表面。

萬王爭鋒圖,不,現在應該是百王爭鋒圖。

因為王者的數量從一萬縮減到了一百。

不同的是,原來是一萬名封號王者,現在則是一百名絕代王者。

且,這些絕代王者都變成了人族的,因為每一個都是純粹的人族氣息。

這也都在唐龍預料之中,此寶卷的終極目標可能是蛻變為封號帝皇,只是難度,估計只能想想,成真的可能性無限接近於零。

是以真正令唐龍感到難以置信的是,這寶卷內居然還有一道帝皇意志,雖然不是很濃郁,卻非常的純粹,並且隱隱中與天地之力緊密的溝通起來,如果有外力想要強行破開的話,可能會遭到帝皇意志的強力反彈。

更匪夷所思的是,這帝皇意志居然是沒有任何屬性的。

換言之,就是很純凈的,沒有標籤的,不屬於任何人。

唐龍觸碰到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他很純粹,應該是寶卷自己的,可緊跟著,這帝皇意志竟然主動向他靠攏。

那一瞬間,唐龍彷彿看到了什麼,一種明悟爬上心頭。

「這是人族帝皇意志!」

「是整個種族的,不是個人的!」

「我是人侯,所以……」

唐龍看著那帝皇意志,整個人都傻了。

這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

從未聽說過,還有種族的意志。

很快,他就想到了問題的關鍵點,這裡是命世極天大氣脈,是人族歷代隱藏天才的地方,是無數天才死後執念所在,所有人哪怕最後想要出去的被殺的,臨終都是心裡想念著人族,所以,當人侯到來,這些執念,不但助推唐龍具備了九天神帝潛質,助推萬王爭鋒圖蛻變為百王爭鋒圖,甚至還形成了這絕對是史無前例的種族帝皇意志!

唐龍沒有阻撓,任由這一縷帝皇意志滲透進來,與他的聖品級王者意志相融合。

五年來,唐龍在生死線上掙扎,這種掙扎其實比普通的所謂磨礪網還要艱難不知多少倍,只是要磨礪王者意志成為帝皇意志太難太難了。

這至少是磨礪的很厲害了。

在這種時候,再有這種唯有人族人侯才能夠獲取的帝皇意志進行融合,兩者竟然並沒有遭遇到多少的抵觸。

完美的融合歸一。

隨後,那王者意志便開始了微妙的蛻變,似是要徹底蛻變為帝皇意志。

這估計也同樣是從未有過的事情吧。

帝皇意志居然不是靠磨礪的。

唐龍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他卻真實體驗到了。

同時,他也明白了一點,自此以後,恐怕真的要與人族徹底密切的聯合起來了。

也許他的生與死,真的將關乎人族的生存了。

他的命運,也將引導人族的走勢。

這不是聳人聽聞,而是真正的事實。

「叮!」

頭頂「百會穴」上的涅槃鳳針一陣顫動,發出清越的響聲,也將唐龍從沉思中喚醒。

相對於之前在邪凰禁地內慢條斯理的處理,這次唐龍可就真的是大手大腳的了。

映天水,化地根,玄人石,三宗寶物都是封號帝皇親自準備的,無論是量,還是品質,都是非常驚人的,足夠他揮霍幾次的。

趕時間的時候,唐龍也顧不得太多,大手一揮,映天水和劃地根與玄人石便同時飛了起來,他飛速的從胸前抓出那插著的五根龍針,在上面點動,然後在三宗寶物同時震蕩,彼此交融,倏然開始了變化。

水,根,石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日月星辰的一片星空。

唐龍張開口猛地一吸。

這一股日月星辰立時化作一道氣流沒入口中,直入心丹田。

心丹田內的醫道靈氣不需要外力的導引,就好像生出了某種意識般,遊走間便直接與這一股日月星辰融合起來,完美契合。

此時再看,兩者合一,宛若星空中的一條星河。

星河入得心丹田,便令心丹田顫動起來。

帝皇意志和王者意志刺激帝星,灑下星光。

無數武道奧義歸一的七彩帝心體武道奧義也遊動起來。

所有的一切,都為極限帝劫真氣與這一條星河的融合創造了兩件。

當這兩者相觸,頗有點陰與陽的融合,天與地的結合。

兩者融合,開始了蛻變。

不敗真氣在形成。

同樣的,與帝皇意志要將王者意志給蛻變過來那般,速度快不了,只能慢慢地等待。

在此期間,唐龍則開始重新整理自己的情況。

他需要做的還有很多。

封號王者境界,近在咫尺,不敗真氣成型的時候,他即可放開壓制。

一旦跨入王者境界,那麼他之前用的很多東西都跟不上步子了,需要再行改變。

譬如說武技,需要改變為王者意志武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