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行動了。」啪的一聲,唐崢一巴掌拍在了張妍的屁股上,打的女孩下意識的跳了起來。

「手感不錯。」唐崢調侃一句,接著在密林中閃轉騰挪,快速的移動。

「討厭。」女孩摸著屁股,也加入了追逐的行列,她當然猜不到唐崢那巴掌是為了緩和她的緊張情緒,她還以為是唐崢在調戲她。

三分鐘后,唐崢距離逃亡者不足百米,要不是在密林中,那傢伙早被追上了,不過現在也好不到哪去,像一隻倉惶逃竄的喪家犬。

看著雷達上三個三角形的位置,唐崢嘴角溢出了一抹滿意的笑容,一切局勢都在掌握中。

逃亡者的速度快了很多,而且開始改變逃竄方向,唐崢估計那個倒霉蛋此刻肯定在罵娘,沒辦法,任誰被三個人追趕都會有這種感覺。

追逐者的速度則是稍稍放緩了一些,並且刻意和代表張妍的三角形拉開了距離,他沒有放棄,應該是心存僥倖,想要玩一把黃雀在後的手段。

唐崢其實很想保持這種壓迫,直到逃亡者消耗完體力再進行攻擊,畢竟那傢伙已經提前跑了不少路,但是一想到張妍那個笨女孩,唐崢嘆了口氣,速度再次快了一些,他必須儘快結束戰鬥,像這樣的奔跑,女孩的體力可堅持不了幾分鐘,她做的已經很不錯了,唐崢可不想給另外一個追逐者機會。

如果追逐者改變追擊目標,那麼張妍可能會陷入危險。


「時間不多了。」進入四十米,唐崢開始丟出了第一枚撞擊式炸彈。

炸彈飛過逃亡者的腦袋,落在了他的去路上,BOOM,衝擊波襲擊周遭的樹木,炸的木屑和泥土四處飛散。

逃亡者不得已再次改變行進方向,心中慌急的他甚至連擋路的樹枝都來不及撥打,不要命的往前沖,搞得臉上和手臂上全是划痕,不過這個變向也耽誤了時間,讓唐崢距離他更近了。

「還跑。」唐崢丟出了第二枚炸彈,可惜又沒有炸到逃亡者,那個傢伙也不時的回頭看一眼,也能及時的躲開炸彈,運氣相對來說還不錯,不過爆炸聲中,唐崢距離他只有二十米了。

「放,放過我吧,我是個好人。」逃亡者大喊著求饒,卻是突然轉身朝著唐崢投擲了一枚炸彈,也是撞擊式。

唐崢早就提防著這一步,他沒有回答,而是憋著一口氣要追上去,炸彈在身側五米處爆炸,捲起的木屑劃過唐崢臉頰,留下了一道傷痕,鮮血立刻流了出來。

「你這個瘋子。」 天門鬼道 ,很懊惱,但是看到唐崢躲都躲,直線衝過來,心中的懊惱變成了懼意,這傢伙看來是鐵了心要致自己於死地了。

………

感謝高低櫃,地下守衛兩位書友慷慨打賞! 「八面玲瓏境,不就是齊陽掌控的太乙神教的至寶嗎?」

凌傲也是見識過八面玲瓏鏡神奇的。

凌仙王急促問道「道德天君,你的意思是太乙神教的人用八面玲瓏鏡,造成了我老祖假死的現象?」

道德天君神神秘秘道「這件事情,道爺只會告訴龍老弟一個人,你們想要知道什麼,待會讓龍老弟告訴你們。」

凌仙王很急迫,他要開口相求,龍驕陽搶先開口道「凌仙王,你先別急。道德天君告訴我情況之後,我肯定會告訴你。」

說話間,龍驕陽拉著道德天君,直接消失在眾人眼前。

「魏蓋天,你女婿的本事可是比你強啊。離開九年,帶回來數位帝級境強者。」熊無羈調侃道

「熊無羈,這話不要再亂說。龍驕陽帶著道侶前來,這件事情我們不該在提起。」魏蓋天神色有些黯然道

「怎能不提?不提的話,美玲三人怎麼辦?」熊無羈瞪眼道

「熊無羈,你還說,這都是你惹出來的事情。」諸葛雲道

……

龍驕陽帶著道德天君飛落到了邊界之城冰蟬花最旺盛的地方,沉聲問道「道德天君,你確信凌藏鋒沒死?」

道德天君肯定的點頭道「龍老弟,我騙別人也不會騙你啊。八面玲瓏鏡並非只是普通的探查各方天地的法寶,它還能營造出一個虛空囚籠,將強者桎梏其中,以殘酷手段折磨。」

微微停頓一下,道德天君白胖的臉上,浮現驚懼之色道「凌藏鋒很慘,全身精血都快要被散乾淨。齊陽老賊想要從他口中知曉星辰戰決的修鍊之法,凌藏鋒非常堅毅未曾開口。不過道爺估計,他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他已經接近油盡燈枯。」

「而且,道爺勸你放棄去營救他的想法,這虛空牢籠太恐怖,不是你能打破的。」最後,道德天君警告道

「我們如果要去救他,要如何去找到虛空牢籠?」龍驕陽皺眉問道

「這虛空牢籠就是八面玲瓏鏡,外人根本無法找到,而道爺卻發現用我手中八面玲瓏鏡,是可以進入到裡面的,可是一旦進去裡面,還能不能從來就只有天知道了。」道德天君道

龍驕陽蹙眉道「讓我先看一看凌藏鋒?」

道德天君點了點頭道「老辦法,你以重力神石來替道爺掩飾,道爺讓你看一看這虛空囚籠的恐怖。」

龍驕陽沒有言語,手上的黑色戒子與手鐲化為二根石棍聳立在周圍,道德天君在黑霧遮蔽之中,取出了八面玲瓏鏡,他將其催動之後,龍驕陽馬上看到了被粗大鐵鏈鎖著雙臂與雙腿,渾身上下血肉模糊,大部分白骨露在外面的凌藏鋒。

凌藏鋒的樣子太慘,他的雙眼已經被挖,鼻子亦被削掉,看起來異常的驚悚。

龍驕陽的心智在堅硬,這一刻也不由心酸。

「救,一定要救人!」龍驕陽殺氣騰騰道

道德天君提醒道「龍老弟,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一旦進入其中,出來出不來誰都無法知道。我看,還是讓凌仙王進去為好,這是他的老祖,理應他去拚命。」

「好,先回去找大家商議,說不定魏城主等人見多識廣,有辦法從中救人。」龍驕陽點頭道

龍驕陽與道德天君返回之時,楚玲兒與龍辰鳳,小玲瓏已經重新返回屋內。

道德天君見到楚玲兒,很慚愧的饒頭道「玲兒道友,龍老弟是不是都已經告訴你了?」

楚玲兒沒有責怪道德天君的意思,她只是點了點頭。

小玲瓏可沒有楚玲兒這樣的好脾氣,她憤怒的飛到道德天君的肩膀上,揪起道德天君的耳朵惡聲道「可惡的盜墓賊,你真是太壞了。你明知道龍祭祀沒有在仙魔界,卻要騙玲兒,害得我們九死一生,你真是他壞了。」

「別揪了,耳朵要掉了……停手啊,道爺雖然是騙了你們,可是你們也找到了龍老弟啊……」道德天君捂著耳朵叫道

「哼,這是玲兒妹妹的福氣好,上天憐憫她,要不然我們被你騙死,還要感謝你。」小玲瓏非常不滿道

道德天君可以將小玲瓏用靈力震開,可是一想到他的過錯,他沒有這樣做,當是在還債。

「小玲瓏,算了。我們能見到驕陽哥哥,他是出了力的。」楚玲兒道

小玲瓏這才鬆掉道德天軍已經被揪腫的耳朵,她狠狠警告道「你再敢騙我們,我就把你的耳朵割下來。」

道德天君訕訕笑道「不敢了,道爺早已經立誓,以後再也不騙人。」

「信你才怪。」小玲瓏鄙視道

龍辰鳳站在楚玲兒身邊,盯著道德天君道「這胖子是誰?身上陰晦死氣纏繞,看著不像好人。」

「道爺是好人,大大的好人……」

道德天君看向龍辰鳳,自誇的話語說到一半,他就忽然愣怔,旋即他退避到龍驕陽的身邊道「龍老弟,這是一尊陰靈之神!你快出手鎮壓她!」

道德天君的話,讓所有人都是一怔。

魏蓋天,熊無羈,諸葛雲幾人目光犀利,盯著龍辰鳳。陰靈之神他們也是清楚的,這是強大修者元神未被徹底滅絕,執念未曾消失,讓自己的屍體異變而成的強大存在。

「大胖子,你胡說什麼呢?你才是陰靈之神呢?而且你居然讓我爹鎮壓我,你是不是太搞笑了?」龍辰鳳怒瞪道德天君道

道德天君錯愕的看向龍驕陽問道「龍老弟……你……你不會是學了老瞎子的逆天之術吧?」

「這件事情很複雜,我待會詳細的告訴你。現在救凌藏鋒老前輩才是關鍵。」

龍驕陽強忍的向道德天君詢問,他為什麼說龍辰鳳是陰靈之神,他決定救出凌藏鋒后,再來詢問此事。

凌仙王聞言異常激動道「龍驕陽道友,我老祖真的還活著?」

「凌藏鋒老前輩還活著,但是非常慘,可能他的一身修為都毀了。」 絕地求生之王者降臨

「什麼?!」

凌仙王震怒的緊握拳頭,恨不得立刻殺向太乙神教,痛痛快快的大開殺戒。

龍辰鳳可不會善茬,她一步來到道德天君身邊,逼問道「大胖子,你胡亂開口不用道歉嗎?我明明是活生生的人,你卻說我是陰靈之神,你自己掌嘴一千下,我就原諒你!」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躲毛!」用了這麼多撞擊式炸彈,唐崢早就熟悉它的性能和爆炸範圍了,可是眼看著浪費時間,心中有點焦急。

「等你沒體力了,只有一死,還不如停下來和我廝殺一把。」唐崢吼了一句,又砸出了一枚炸彈,他不奢望對方停下來,只要分一下神就好,速度就會下意識的變緩,或者會撞上障礙物什麼的。

「你當我是笨,笨蛋嗎?」逃亡者大喘著氣,但是不忘回敬唐崢一句。

「你就是笨蛋,三對一,你能跑掉嗎!」唐崢繼續刺激逃亡者。

「瞎說,你們不是一夥的,你難道不怕被那兩個人漁翁得利嗎?」逃亡者開始給唐崢陳述利弊。

「不可能吧?」唐崢表現出了猶豫,「你怎麼能確定。」

聽到唐崢的問題,逃亡者神色一喜,他覺得那個瘋子肯定擔憂了,於是立刻翻動嘴皮子,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大堆,無非一個意思,唐崢這麼做是損人不利已的事情。

唐崢面無表情,心底卻是樂翻了,這傢伙果然是個笨蛋,快速奔跑中說這麼一大堆,還能喘勻氣嗎,隔著十五米,他甚至能聽到逃亡者呼呼地大喘氣聲,幾乎把胸腔撕裂。

半分鐘后,那個傢伙不得不停了下來,背靠著一棵樹,拚命的呼吸,當然也沒忘警惕地看著唐崢,他手裡攥著一顆炸彈,但是沒有扔,似乎想用這玩意給唐崢壓力。

「你以為自己是鐵肺呀,笨蛋。」唐崢繼續撩撥逃亡者的情緒,同時不要命的撲了過去,這個時候他很想告訴對方,你應該做的是丟出炸彈,逼迫敵人消耗體力,而不是這麼對峙僵持。

「或許他炸彈不多了?」唐崢考慮到了這個可能,而且這個時候他也看到了逃亡者的面容,大概三十來歲,下身西褲上身襯衣,領帶歪倒了一遍,簡直就是一個普通到極點的男人。

此刻他的臉上掛滿了擔憂和慌張,看著唐崢抽出匕首,沒有任何猶豫地跑過來,他愣了一下,隨即丟出了炸彈。

唐崢一個側翻滾向右邊,同時砸出了一枚炸彈,不是為了炸死對方,而是不想讓他從容的取出炸彈反擊,順便干擾他的判斷。

逃亡者也趕緊躲開,想要拉遠距離,他的腦海的亂糟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是繼續丟炸彈,還是肉搏?」雙方只有七米的距離,逃亡者害怕把自己炸到,但是肉搏他又沒信心。

「這個時候最忌諱猶豫。」唐崢衝進了四米的範圍,但還是直接丟了一個炸彈到逃亡者背後,堵死了他的退路。

「你這個瘋子。」炸彈就在兩個人身邊不遠處爆炸,嚇的逃亡者歇斯底里地大吼了起來,「你想把自己也炸死?」

唐崢朝著逃亡者撲了而去,而對方的一部分注意力被分散道炸彈的衝擊波上,他怕被波及。

逃亡者想要肉搏,但是唐崢的一個炸彈嚇的他不輕,他怕這個瘋子再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趕緊提醒他,可是話還沒說完,他驚恐地發現那個瘋子已經衝到了身前,捂著匕首就是一個直刺。

逃亡者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急忙向旁邊躲閃,連回刺都沒做,他的眼中此刻只剩下唐崢手中那雪亮的刀刃,額頭上全是豆大的汗滴,不住地往下滴。


「贏了。」唐崢知道自己贏定了,但是心底卻有一股說不出煩躁鬱悶,他明白那是為什麼,看對方狼狽的模樣,完全就是一個沒有殺過人的菜鳥,攻擊一個無辜者,實在是和唐崢的理念不符。

「我也開始墮落了嗎?」唐崢揮出了匕首,逃亡者的左手臂慢了半拍,四個指頭立刻被削斷,飛到了空中。

「啊。」逃亡者大聲呼疼,腹部又緊接著被踹了一腳,狠狠地跌了出去,滾在了地上。

「別,別殺我,求求,求求你了。」普通男人痛哭流涕,大聲求饒,沒頭沒腦地爬了起來,想要逃走,可是捂著斷掌走了沒幾步就被樹根絆倒,倒在了地上。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呀。」普通男人聽著身後近在咫尺的腳步聲,崩潰了,不敢轉頭,只是用右手抓著地上的泥土和枯葉往後仍,想要阻止聽著走進。

左手的鮮血不停地滴著,空中開始瀰漫起一股血腥味。

「抱歉了。」唐崢看著他的獵物,用張妍可能遇到的危機提醒自己,不能婦人之仁,雷達上那兩個三角形都慢了下來,必然是想要看一下形勢,唐崢知道自己必須儘快解決戰鬥,只有這樣,才能給那個追逐者壓力,讓他打消腦海中的非分念頭。

唐崢快速沖前,一腳踢在倒霉男人的屁股上,把這個倒霉男人踹了個狗吃屎,然後沒理會他的求饒,第二腳果斷地崩在他的腦袋上。

轟的一下,逃亡者頭疼欲裂,幾乎暈死過去,可是下一秒,背心一涼,渾身的力氣似乎瞬間都被抽空了。

「我要死了嗎!」逃亡者艱難地扭頭,想要記住兇手的面目,然後詛咒他,還有最開始追殺他的混蛋,也要詛咒……

抽出了插在倒霉男人背心中的利刃,唐崢嘆了口氣,他本想一擊致命,給這個倒霉蛋一個痛快,誰知道他往前爬了一步,再加上唐崢第一次殺人,所以刺向他背心窩的直刀偏離了位置。

「詛咒,我會在乎嗎!」看著生命逐漸流失的倒霉蛋吐著血沫,費力地嘟囔嘴皮詛咒自己,追逐者,以及舉辦方的那些混蛋,唐崢冷笑一聲,在匕首刺入他背心的那一剎那,唐崢決定放下一切了。

「我不是救世主,也不屑去做,只要能和朋友們活著回到房間,我會做任何事!」唐崢蹲下,快速地切割倒霉男人左手背上的圖騰印章,同時不停地重複著這段話,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減輕心中的罪惡感。

因為趕時間,切割過程相當的粗糙,手背皮膚被割下了一大塊,甚至還連著血淋淋的筋肉,但是唐崢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揣進口袋中,然後大致搜了一下身,取下了白色腰包后,瞄了掌機雷達一眼,再次踏上殺戮之旅,還有一個追逐者等著他收拾呢。

………….

感謝阿貪,北冥妖兩位書友慷慨打賞!

假期中事多,懈怠了,這周開始努力碼字,每天保持兩更,

求推薦票支持!

關於主角性格,為了寫一本酣暢淋漓的爽書,要做點修改了! 道德天君驚悚退避,非常驚駭道「你別靠近道爺,道爺對這方面的氣息太敏感,你別弄得道爺出手鎮壓你。」

龍辰鳳冷笑道「嘿嘿,你覺得自己真能鎮壓我嗎?」

「龍辰鳳,別胡鬧。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龍驕陽嚴厲道

龍辰鳳只能不再繼續找道德天君的麻煩,她狠狠瞪了道德天君一眼,用唇語說「你小心點,待會收拾你。」

「你該小心才是,不是看在龍老弟的面子上,道爺已經把你鎮壓了。」道德天君嘴硬道

魏蓋天起身道「需要我們避開嗎?」

「不需要。」龍驕陽道

「需要。」

同一時刻,道德天君卻是如此回答。

眾人不由一愣,將目光聚集在龍驕陽的身上。

道德天君哭喪著臉道「龍老弟,你是想要暴露我的家底啊?」

「雷神殿的雷蒼海最近奪取了死靈蟲的毒,這種毒的解藥,你想不想要?」龍驕陽道

「好,為了龍老弟道爺豁出去了。」道德天君立刻變臉,舔著臉道「龍老弟,不只是要毒液的解藥,不滅金丹之類的戰鬥丹藥,多多益善。」

「能救出凌藏鋒老前輩,這些都不是問題。」龍驕陽點頭道

道德天君頓時熱血沸騰,一拍胸脯道「龍老弟,你放心,道爺絕對全力以赴。不過能否救出人,要看這裡有沒有人,能自由出入虛空牢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