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出來就用五名元宗的生命作為代價布下的陣法,赤風等人的臉也瞬間黑了。在沒有陣法的前提下,五名元宗巔峰的強者就足夠讓他們死傷慘重了。而且,無論放在哪個勢力里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可現在,他們卻說放棄就放棄了。這不可謂不毒啊!

這樣的陣法讓赤風等人的心裡焦慮不安,但是他們也不想給於夜綾太多壓力。都轉過頭看了夜綾一會兒,看到她拿出了那枚代表少盟主之位的戒指,心裡立刻輕鬆了一點。

在他們之中,夜綾是最懂陣法的。她既然還有底牌,那他們最少還能支撐一會兒。說不定他們真的還能活著離開這裡,將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彙報上去。

但是夜綾卻沒有他們樂觀,她很清楚自己的最後底牌,根本就不認為他們會贏。她手中的材料也不過就是布置出另一個五行陣,然後利用陣法攻擊他們的陣法。但是由於他們的陣法是可移動的,要想攻破他們的陣眼根本就不可能。而黑衣人卻可以利用移動性攻擊他們的陣眼,破了他們的陣法。

如果夜綾這邊守陣的人實力強大,他們也沒那麼容易攻破。可是問題在於夜綾這邊雖然人多,但元宗巔峰之境的人並沒有幾個,而黑衣人那邊卻各個都是。這樣的實力差距,讓夜綾等人怎麼贏?

夜綾知道不可能,也想過其他的辦法,但是卻沒有找到行的通的。陣法?她現在要布置的五行陣,已經是她能布置出的最高的陣法了。陣盤?陣盤雖然有,但是只有布置五行陣所要用到的那枚能起到點作用,其餘的即使用了也只會變成雞肋。所以,這些根本都不可行!

但是除了這兩個,夜綾身上還有什麼呢?丹田處那枚疑似上古翼族聖物的手鐲?

那確實是個好東西,但也要夜綾有那個實力動用啊!夜綾默默地催動元力,嘗試過一次,但是那枚手鐲並沒有一點變化。還是靜靜地躺在那裡,沒有挪動一分。

夜綾也只能無奈的放棄,專心布置自己的陣法。她一定要趁那些人將陣法布置好之前,布置出五行陣,這樣他們才不會過於被動。

而她的五行陣是由不同的陣法組合而成,所以守陣和操控陣法的人要有最基本的默契。而這也是夜綾最擔心的,這麼多人如何保持默契?


可現在已經事到臨頭了,她不可能再有多餘的時間去訓練這些人,所以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夢詩,帶一些刺客聯盟的弟子,一起去葯延天的後方布陣。」夜綾看著站在她前面的夢詩,冷聲吩咐了一句,就將手中的陣盤拋給了她。 開會的時間是八點,可是現在已經過去二十分鐘,倪宗爲什麼會遲到?這其中的貓膩只要是人都能看出來!

倪宗尷尬的笑了笑,隨即臉色一正拿出了異能組組長的威嚴“好了,除了在外執行任務的同志外其餘人都到齊了,不必站着,都坐下吧!”

在倪宗的提醒衆人如夢方醒紛紛合力之下把整個會議室恢復了原裝,當所有人坐下後已經是兩分鐘以後的事情了!

倪宗今天帶着一副厚重眼眶的眼鏡,身上穿着一套淺色的中山裝,如果不是大家都瞭解他還以爲他是一名博學的資深教授“我們異能者都是特殊的存在,也不必向**官員班拘束,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就放開些吧!今天召集大家來了第一是聚會;第二是爲了歡迎我們新的同志加入;第三就是確定東方木離去後留下的空缺黃組的隊長一職!”

倪宗說話直接大方,直奔主題,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他的一番話講完後,剛剛肅殺的氣氛已經煙消雲散!甚至一些人開始交頭接耳的討論起來,倪宗並沒有制止他們,異能者是一種特殊的存在,同時他們也是一羣鷲馴不服的人!所以用來對付普通人的一套根本就行不通!而異能者並不是每一個都是戰鬥人員,他們大多數在各個領域擁有着突出的才能,異能組成員身份只是他們兩重身份之一!

而在華夏每個市當中都有一個異能局,當軍政機關遇到一些不能解決的事情時就會向他們求助,異能局也是軍政機關以及武林人士對他們的稱呼,而他們內部一般稱爲異能組!

徐洛辰對於此次的聚會並不感興趣,所以在衆人在相互談論的時候他一直都閉目養生,剛剛被他教訓過的五人想過來示好,可是看到他的“生人勿近”冷酷樣子都猶豫蹴步不敢上前!

半個小時後,倪宗打斷了衆人的談話說道“我們這次有一名新的同志加入他叫做徐洛辰,徐洛辰做一個自我介紹讓大家認識一下吧!”

閉目眼神的徐洛辰站起神來對着三十多人一笑“我叫徐洛辰,只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短短的自我介紹十分的狂妄!

倪宗搖了搖頭“這徐洛辰真是年輕氣盛,看來他對我的安排不滿意!”當他看到自己的兩名得力手下沐清風與黃元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一陣苦笑“自己是作繭自縛啊!”

徐洛辰的自我介紹雖然很多人不滿,但是卻不敢吭聲畢竟他的實力放在那裏,惹火了他可沒有好果子吃!

接下來三十多人與徐洛辰做了個簡單的認識,徐洛辰都含笑以對,當沐清風拍着徐洛辰的肩膀說道“徐洛辰我們以後我們就是自家兄弟啦,以後可要手下留情哦!”

徐洛辰能夠感覺沐清風語氣中的真誠,尷尬的一笑暗自慚愧剛剛下手重了!

“切,徐兄弟不要被這傢伙騙了,這個傢伙的皮最厚了!“黃元一把推開沐清風親熱的攔着徐洛辰的肩膀說道!

徐洛辰會心一笑,經他們一鬧剛剛那件事心中存在的不滿頓時煙消雲散“是麼?沐大哥黃大哥說的可是真的嗎?”

“哈哈哈!”沐清風憤怒的瞪了一眼黃元“別聽他瞎說!”

徐洛辰發現沐清風與黃元都是那種說話和氣的人,所以也放開心扉與他們胡扯了起來!倪宗再次打斷了衆人笑着說道“我決定黃組的隊長就又徐洛辰來做!有人反對嗎?”


整個會議室中都沉寂了下來,你看我我看你交換了一下眼神都沒有出聲反對就在倪宗將要一錘定音時卻有一道堅決的聲音冒出“我反對!”

倪宗詫異的往那反對的聲音望去,反對之人卻是徐洛辰本人,他心中卻有點無可奈何了!當時爲了讓他加入異能組自己就費了不少的心思!現在他自己不幹自己還真沒有辦法,雖然自己是PT異能局的局長可是在一些大勢力的眼中還真的不算什麼?而恰好徐洛辰的背後的那股實力不是他小小的異能局局長能夠招惹的!

他一陣頭疼摘下了厚重的眼鏡說道“徐洛辰你爲什麼不願意擔任黃組的隊長!”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果然,徐洛辰回答道“沒興趣!”

這就令其他人驚訝了,要知道黃組的隊長職務可令在座的不少人爭破了腦袋的,雖然管轄也只有區區十人但是這十人沒有一人可以小覷,而且當上隊長軍銜直接升爲中校,年薪五百萬而且在某些方面還有特別的政策!現在把這些都送到了他徐洛辰的手上他卻推了出去!不是該說他傻還是清高!

倪宗咬了咬牙決定使出殺手鐗,如果能讓徐洛辰留在自己的手下做事,自己以後能夠得到的只會更多!“徐洛辰你跟我來,我有事給你說!”

說着倪宗走進了會議室中的一個小屋子中,徐洛辰不好當作這麼多人不給倪宗的面子所以只好走了進去!

“把門關上吧!”徐洛辰沒好氣的把門關上看着倪宗說道“倪大組長,叫我來幹嘛呢?難道向賄賂我嗎?我可是大好青年不接受賄賂的哦!”

倪宗又好氣又好笑!“徐洛辰我承認我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讓你做黃組的隊長不過我也是一片好心!而且除了你還真找不出合適的人選!你就答應吧?”

徐洛辰冷笑着說道“去你的,你哄鬼去吧!”

倪宗又是一陣訕笑,這徐洛辰真是油煙鹽不進!“好吧,我承認我讓你做黃組的隊長是有目的,而現在我不能告訴你是爲什麼如果你答應做黃組組長我每年送你一顆能量石怎麼樣?”

徐洛辰還真被倪宗搞糊塗了,前半句根本就不明白他在說什麼?“能量石,什麼東西?”

倪宗見徐洛辰眼中的茫然不像是裝出來的所以從衣兜裏掏出一顆拇指大小的翠綠石頭,那塊小石頭擁有幾面菱角看起來十分漂亮!

徐洛辰眼中一陣疑惑,倪宗拿出的所謂的能量石不是自己在瀑布下潭底撿到的那種石頭嗎?一共五塊三大兩小送了一塊小的給師姐,可是就算小的體積都要比倪宗拿出的體積大幾倍,一塊送給了師姐還有四塊卻是被自己扔在自己房間中的抽屜裏!

“這個東西又什麼用?”徐洛辰盯着倪宗手上的拇指大小的能量石問道!

倪宗笑了笑說道“能量石能夠提升異能者修煉的速度?”

“怎麼用呢?”徐洛辰更加好奇,他得到那幾塊能量石除了發覺可以用來提神之外就沒有別的功能,而他想要提神只需運轉一圈真氣就能精神百倍,所以不知能量石爲何物的徐洛辰把它看成一些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從九華山回來後他就把那幾塊能量石扔到抽屜不問不管!

“很簡單!只要在修煉的時候把它握在手心就能發揮能量石的功效!”

“就這麼簡單?”徐洛辰不相信的問道!

“對就是這麼簡單,而且能量石還被分爲了三品,等級越高帶給使用者的效果就越大!”倪宗繼續說道!

倪宗見徐洛辰一臉渴望的望着自己心中升起一種自豪感“能量石分爲上中下三品,下品就是我手上拿的這種,一塊下品能量石可以維持一名普通的異能者修煉一年;一般能夠提升修煉者兩倍的修煉速度!四級以上的異能者不會用下品能量石;中品能量石的體積大概一般有雞蛋大小,四級以下的異能者用來修煉大概可以使用十年,可以提高修煉者大約五倍的速度!如果是四級以上最多能夠使用一年;一般四級以上的異能者用中品能量石修煉;而上品能量石太稀少,它的功能比中品下品能量石好太多,它能夠支持異能者無限的修煉最主要的是它可以吸收空氣中的靈氣自動恢復,據說可以提高修煉者十倍的速度!十分恐怖!如果有一顆上品能量石輔助修煉,那進境才叫驚人!可以說上品能量石是異能者夢寐以求的寶物!如果知道誰有一顆上品能量石我估計那些不出山的老怪物都會心動的!”說道這裏倪宗不由露出一種嚮往的神色!

徐洛辰試探的問道“難道上品能量石真的就那樣珍貴嗎?”

“何止珍貴,不管出多少錢都買不到!能夠得到上品能量石的人哪一個不是機緣深厚之人!我活了幾十年也只見識過一次”


“那怎麼判斷是不是上品能量石呢?”

倪宗神色已經恢復了正常,既然徐洛辰有興趣知道他當然不會隱瞞“先吸取裏面的能量,然後再放置一個小時,如果真的是上品能量石就會恢復與沒有被吸收前一樣的能量!”

徐洛辰心中有點忐忑,他不知道自己抽屜裏的到底是不是上品能量石,他很不得馬上就回到家中照倪宗說的來試試,確認是不是上品能量石!如果他真的那樣做了恐怕引起倪宗的懷疑就得不償失!

“還真是奇妙啊?徐洛辰假裝感嘆了一句!

“是啊,所以只要擔任黃組的隊長我就每年送個你一顆下品能量石,你現在精神異能還停留在二級,如果有了一顆能量石的輔助很又可能一年就提升到三級!”倪宗繼續誘惑徐洛辰!

徐洛辰想了想,決定答應倪宗!接過他手中的能量石在倪宗的囑咐下收好,才與他一起走出了小房間!當倪宗笑着宣佈以後徐洛辰就是黃組的隊長時,與徐洛辰發生了爭執的五人明顯臉色一陣難看,最後他們還是恭敬的走到徐洛辰面前一躬身“徐隊長,我們爲剛纔的事情道歉,要殺要剮絕無怨言!”

徐洛辰呵呵一笑,既然答應了倪宗做黃組的隊長當然不能小肚雞腸所以他連忙扶起五人“剛剛的事情我已經忘記,以後大家都是兄弟都是同事!”

五人明顯鬆了一口氣,看向徐洛辰的眼神也多了一分感激!

【今天五更,大家看完了不要忘了收藏】 夢詩聽到夜綾叫她的聲音,立刻轉過了身。看到飛來的陣盤,快速伸手接過,然後恭敬的朝夜綾低下了頭。

「快速吧!」夜綾立刻吩咐了一聲,打斷了她多餘的禮節。

夢詩也知道事情危急,二話沒說就帶著幾名刺客聯盟的弟子,飛到了葯延天等人的前後,布置陣法。但是她還是給夜綾留下了幾名弟子,幫助她守陣。

對於此,夜綾並沒有表示什麼。因為夢詩等人所在的地方是整個山崖的最後方,他們的身後就是萬丈懸崖。

對於個人來說,這並不算什麼,畢竟他們都是可以臨空虛渡的。但是要用陣法攻破陣法的話,臨空虛渡無疑是最不妥的行為。

一來陣法本身需要人全力操控,二來臨空虛渡也是需要消耗修為的,三來陣法與陣法的攻擊必定會波及到操控者,那時就得分心躲避或是回擊。如此一來,就會變成一心三用。

在戰鬥中是要專心應對的,少有差池就會粉身碎骨。一心三用又如何不敗?

所以夜綾很放心讓實力只有八星夢詩,帶著幾名弟子一起鎮守最後一道陣法。

這樣一來他們的陣法,就形成了一個以葯延天等人為中心的圓。雖然不必空心圓來的好用,但是這樣一來卻可以在陣法不變的情況下,臨時調換操控陣法的人。

也就是說,葯延天、孟輕狂和寒月璇三人,除了控制陣法的那一個人之外,隨時可以到其他的陣法里幫助他們戰鬥,讓受傷的人得到休整。充分體現了陣法是死的,人是活的的原理。

而黑衣人布置的陣法的原理正好相反,他們的陣法是活的,但是布陣的人卻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力量的流逝漸漸死亡。

這也是兩者最本質的不同,但是要論誰強誰弱,就只能看布陣的人了。

而根據現場的情況來判斷,實力強的無疑是黑衣人一方。但是主要目的是拖延時間的話,夜綾布置的這套陣法,還是能幫他們拖延一段時間的。所以對於夜綾她們而言,這已經夠了。

雖然不知道能堅持多久,但是能拖一刻是一刻。所以,當兩座陣法的五色光芒同時升起的時候,夜綾等人都毫不畏懼的的看著黑衣人,等待出手的最佳時刻。

黑衣人看到夜綾布下的陣法之後,就不敢再有一絲懈怠了。他相信如果沒有時間限制,他們一定可以贏,但是目前是有時間限制的,所以他更加不能拖。

「上!」黑衣人首領一聲令下,那群黑衣人就各就各位,慢慢的向夜綾等人這邊走來。但他們卻繞過了夜綾和赤風等人,直接往邵坤等人守護的地盤走去。

果然如此!夜綾看到黑衣人直接繞過了他們,心中立刻瞭然。她和赤風所在的金系陣法是最強大的頂級陣法,而邵坤的那個僅僅是勉強進入頂級之列的土系陣法。這兩者之間,任何人都會選擇攻擊後者。

而夜綾之所以這樣設計,是因為她的手裡實在沒有多餘的頂級陣法了。而且邵坤現在用的這個陣盤,還是她在這逃亡的幾天里煉出來的。

所以,夜綾明知這裡有漏洞,卻也只能看著這個漏洞存在。但是,這座陣法勝在人是活的,所以夜綾立刻看向了赤風,急切的說道:「你快點去幫他們!」

赤風聽到聲音,轉過頭看到夜綾急切的目光,立刻點了點頭,飛身離開了這裡。

夜綾看著赤風離去的背影,心中突然生出了一抹不安,彷彿下一刻就會失去他一樣。

他不會出事的吧?夜綾擔憂的盯著赤風的背影,看著他漸漸和黑衣人戰鬥在了一起,心中不安的感覺更重了。

因為,她看到有兩名黑衣人在圍攻他。

赤風剛剛避開一名黑衣人的長劍,就看到另一名黑衣人的劍直指他的心臟。不過,他反應倒也迅速,一個後空翻避開了攻擊。但是,還沒有等他站穩,另一名黑衣人的攻擊又來了。

危急關頭,赤風長鞭一甩,就將那名黑衣人的手臂纏了起來。這時,他感受到了後方的危機。立刻一拉長鞭,順勢將被長鞭纏繞了的黑衣人,甩給了那名攻擊而來的黑衣人,險險的避開了他們的合擊。

而黑衣人卻只能緊急收招,連忙閃身離開原地。然後看著突然從那裡飛過的鞭影,皺著眉頭看了同伴一眼,一起飛身沖向赤風。

赤風鞭走游龍,挽出一個個簡單卻實用的招式,在兩人之間不斷的穿梭,抵擋他們的攻擊。但是黑衣人畢竟是兩個人,實力又相當。就算功法武技接不如赤風,可是憑著人數和修為,他們兩人也絕不會輸給赤風。

而赤風也佔了兵器的利,用鞭子不斷的攻擊黑衣人,並一直努力和他們保持安全的距離。雖然殺不了他們,但他們也沒辦法殺了他。只要他一人能拖住這兩個人,那麼離他們成功逃出這裡的希望就又進了一步。

只是,赤風這裡是穩定了,可邵坤那裡就危險了。

他也被兩名黑衣人纏住了,只是他們都是用的劍,所以邵坤落了下風。而控制著陣法的邵鵬根本分不開身,因為黑衣人那邊一直在用攻擊著這裡。

他們將五行元素合成了一柄柄的長劍,然後控制它攻擊維持陣法的材料。材料一破,陣法必毀。雖然不是陣眼,不會讓陣法瞬間崩潰。但是在戰爭中點滴的得失也能影響全局,更何況這是陣法。只要破了一點,他們就能利用這個漏洞一步步毀了陣法。

所以,控制陣法的人都必須全力以赴,努力的配合著邵鵬抵擋對方陣法的攻擊。而讓他們慶幸的是,邵鵬平時雖然有些莽撞,但是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卻發揮出了異常冷靜的頭腦。彷彿站在那裡的不是邵鵬,而是邵坤。

但是夜綾等人和他們相處久了,還是可以一眼就分出他們兩人的。而且,也因此培養出了還算過得去的默契,至少到現在都沒有出現錯誤。他們在陣法的碰撞中,還算應付的來。按照這種情況,拖延到秘境關閉的時間是沒問題的。

但是,就是不知道和他們正面碰撞的人如何?

夜綾等人還是趁著間隙的時間,分神看了一眼那裡。

那裡目前除了操控著陣盤的夜綾、寒月璇、夢詩和尉遲殤之外,其他所有人基本都聚在那裡了。而黑衣人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黑衣人的實力都是元宗巔峰,而夜綾這邊的人雖多實力卻參差不齊,正面戰鬥死傷慘重。可若是不戰鬥,他們都會死在這裡。所以那些人明知自己實力較弱,也都硬著頭皮上了。

一名黑衣人剛攔腰斬斷一名夜家弟子,就有另一名夜家弟子撲了上去。舉著手中的劍,拚命攻擊。

「找死!」黑衣人大喝一聲,掄起手中的大刀就與那名弟子硬憾了一記。那名弟子立刻震出拋向了葯延天的方向,口中還不斷的吐著鮮血。

葯延天剛剛擊退了一名黑衣人,就看到一名黑衣人向那名夜家弟子發出了致命的攻擊。葯延天立刻飛身攔截,在千鈞一髮之際成功的趕到了他的旁邊,為他擋下了一記,但是他自己卻受傷了。

背後一條長長的血痕光榮的綻放,但是卻沒贏來被救之人的感激。他看著轉身離開的葯延天,嘴角揚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然後迅速消失在了原地。他的笑容來的快,消失的也快,竟沒有一個人看見。

他也趁所有人都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來到了寒月璇所在的地方。看著眼前如來自森林的女神般唯美典雅的女子,呆了幾秒鐘,就順著她的眼神忘了過去。這麼美得女子,不知道會看上什麼樣的男人?

剛一想完,就看到了剛剛救了他的葯延天的身影。不屑的撇了撇嘴,有重新看向寒月璇。沒想到她喜歡那種木頭,不僅沒話,還很笨,喜歡逞英雄!

不過,下一刻他就迷茫了。因為他順著她的視線又看到了一個人,夜晟。

此刻的夜晟正被一名黑衣人壓著打,實力的差距讓他找不到反抗的機會。但是,所幸的是夜晟目前還沒有生命危險。他選擇了以逃為戰,拖住那個人,卻又盡量不和他打。但是兩人實力的差距成了不了跨越的鴻溝,就算夜晟有張良計也抵不過人家實力強大,最後還是傷痕纍纍。

切!沒想到你喜歡的都是那些愛逞英雄的笨蛋!他們走哪點好?不過我會很快送他們入黃泉的。那個人腦中的想法剛剛停止,手中的劍就快速的提了起來攻向寒月璇。


寒月璇在他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就察覺到他了。但是她卻以為他和之前進來的其他人一樣,是來療傷的。 錯愛成癮:總裁,適可而止! ,舉起了背叛之劍!

一個不防,寒月璇受傷倒地。陣法瞬間失控,夜綾和邵鵬等四人也遭受到了陣法的反噬,各個口吐鮮血。但他們還是在拚命的維持,沒有一人放棄。 在食堂吃完飯後與林夢潔聊了一會兒,徐洛辰就把自己在看書中遇到的問題拿來問她,林夢潔一直在注意徐洛辰。所以知道他這段時間的改變,加入他對她有恩,她很用心的爲他講解着!接下來食堂中出現了這樣的一幕一男一女靠得很近,女孩拿着筆在紙上寫寫畫畫而男孩卻不住的點頭!

中午的兩個小時很快就要過去了,徐洛辰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原來學習也可以這樣有趣!走回2班的教室徐洛辰發現李夢顏的神情有點不對,看見徐洛辰來了居然還把頭扭到一邊!

徐洛辰撓了撓後腦勺是在不明白到底哪裏得罪了這大小姐!他轉到身後小聲的詢問後面一桌的男生。經過那男生小聲的敘述才知道事情的原因所在,原來林夢潔來向李夢顏打探自己的去向?“呵呵,這妮子吃醋了!”知道了事情的原因就好解決多了!

徐洛辰低着腦袋想了想,嘴角升起一道弧線,他從作業本上撕下一張空白的紙張然後然後拿起鋼筆在上面“沙沙”的寫了起來!

徐洛辰的異常引起了李夢顏好奇,她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的看着他,直到五分鐘後徐洛辰將寫好的紙張疊成了一個小小的心形,然後笑着遞給了李夢顏,本來她不想要的可是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當她拆開心形紙張上面用歪歪斜斜的字體寫着一首詩。當李夢顏看完這首詩的時候,心中的怒氣已經消失了大半,徐洛辰能夠寫詩來哄自己說明他是在乎自己的而且以他的水平整出這麼一首詩也挺爲難他的,尤其是那歪歪斜斜的字體令她想笑又感動!

在李夢顏看那首詩的時候,徐洛辰就一直注意在她的表情當她露出微笑時,他知道過關了!

“老實交代,這東西是從哪裏抄來的?”李夢顏的眼神咄咄逼人!徐洛辰卻邪笑着說道“是我寫的,難道你就這樣看不起我嗎?”

“那還差不多? 動漫紅包系統 ?”

徐洛辰頭顱一揚“以我這樣的天才,當然是沒問題啦!”


“臭美!”

下午上課的時間徐洛辰也沒有浪費,上個星期與幾名老師課堂對答後,就沒有老師來爲難他,而他也落得輕鬆看自己的書!

放學後,李軍幾人來約徐洛辰晚上去酒吧玩,卻被他拒絕了,拒絕的理由是中考到了他要學習!最後,他還被幾人嘲笑了一番!不過徐洛辰也不在乎,最主要的是他想去試一試自己的抽屜的裝的到底是不是上品能量石!

走出校門就見到自家的寶馬,拉開車門做了上去!劉振的表情似乎比上午還深沉,徐洛辰又不知怎麼開口!

很快寶馬就駛進了莊園,玲玲蓉蓉看到徐洛辰回來都露出開心的笑容!與她們挑逗了兩句然後讓人不要打擾自己!回到房間他就把房門反鎖門窗關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