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系統又是一聲提示:「叮,恭喜宿主信仰之力達到上限。神國升級,達到22級。」

一天之內,不僅古武等級升級了,就連神國的等級也升級了,這對於葉沐而言,絕對是意外之喜。

葉沐沒想到,自己只是對這些倖存者略施以小利。竟然就讓他得到了這麼豐富的收穫,這不由得讓他對於下一批倖存者的到來,更加的期待了起來。

系統聲音接連響起兩次后,並沒有就此停下來,只聽它繼續道:「生存基地迎來第一批倖存者加入,觸發開啟基地傭兵系統。」

系統聲音剛剛落下。葉沐馬上便從基地之心上,感覺到了一些變化。突然間,腳下一陣晃動,基地之內毫無徵兆的聳立起一座高大別樣的建築,就坐落於生活區通往廣場的路上。

「妲己。看看這是怎麼回事?」來不及理會一臉迷茫的眾人,葉沐轉頭對著妲己吩咐道。

聽到葉沐的命令,妲己的眼睛之中立馬射出兩道光芒,隨之,一個巨大的電子屏幕出現在了葉沐的面前。

屏幕里顯現的畫面,正是那一座突然在基地里出現的建築。

「傭兵之城!」這是建築的名字,血色刻畫的牌匾就高懸在建築的大門上,兩旁還有一刀一劍交叉在一起,散發著殺戮的氣息,讓人有種望而生畏的感覺。

葉沐默念了一遍這個名字,腦海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些記憶。這是系統剛剛傳給他的。

對於這種情況,葉沐已經不是第一次遇見了。熟練地靜下心來將這些多出來的記憶全都整齊的梳理了一遍之後,葉沐慢慢的讀取其中信息,發現,這些記憶全都是關於傭兵系統和傭兵之城的。

傭兵系統是置於傭兵之城裡面的一個專門用來發布任務的系統,就像是逆天升級系統給葉沐發布任務一樣,只要任務受領人接下任務,並且完成任務后,就會得到相應的獎勵。

在傭兵系統上,任何人都可以發布任務,並不存在界限,只是存在於獎勵吸引不吸引人,有沒有人去完成而已。

任務發布者一旦在傭兵系統上發布任務,就必須提供相應的完成任務的獎勵,然後由傭兵系統自行分類供給給傭兵們,讓他們自己去挑選。

可以說,這個傭兵系統是一個十分便民的東西,不僅可以讓而且最重要的,葉沐還在上面看到了一項對於自己極其有益的一個地方。

作為基地的一份子,葉沐同樣可以在傭兵系統上領取任務,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獎勵,除了任務發布者提供的之外,還有另外的經驗值和兌換點。

在這個方面,葉沐可以絕對的用一個「叼」字來形容。這樣子,他不僅可以一面完成逆天升級系統發布的任務,平時還可以完成傭兵系統上的任務。如此,他的升級速度可以預估,絕對是會達到一個驚人的層次


而且,除此之外,更讓葉沐感到激動的是,在傭兵系統開啟之後,另外多出來的一條福利對他而言,簡直可以稱得上是一個bug的存在:凡是在傭兵系統上發布的任務被人完成後,這個任務所折算成的經驗值和兌換點,就會以十分之一的形式劃歸給葉沐。

十分之一乍一聽上去可能不多,但是如果等到基地的人口多起來,每天完成的任務有了數量上的保證,那麼葉沐所獲得的經驗值和兌換點必然就會出現一乘十,十乘百,百乘千的結果。 葉沐承認,自己有些激動了。

如此,隨著基地里的人口增加,那麼,他的等級豈不是會像坐上火箭一般蹭蹭蹭的往上漲。

說句偷奸耍滑的話,這樣子,就算是他天天坐著不干事情,也會有大量的經驗值和兌換點入賬,這簡直就像是舊時代的地主收租啊!

當然,葉沐自認自己不是這樣一個喜歡偷懶的人,該做的任務他還是會自己去做,畢竟這樣等級提升起來的速度才能更快。

這個時候,葉沐的心中除了高興還是高興。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生活區的,反正等到他從喜悅中清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跟著妲己到達了傭兵之城。

整座傭兵之城共分三層,佔地50多畝,其面積不可謂不大。

一樓和二樓都是傭兵接受任務的地方,只是相比較一樓而言,二樓提供的任務要比較一樓高級的多。

在傭兵之城的二樓,不僅是任務的難度,還是任務的獎勵,都是一樓所望塵莫及的,而且傭兵們要想上得二樓,還要有一定的身份,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隨意進入的。

這就是傭兵的等級制度,全都是由傭兵系統自行設定的,凡是加入傭兵之城的傭兵,就必須遵守傭兵之城的規則。

這就像是葉沐必須遵守逆天升級系統的規則一樣,否則會有被抹殺生命的危險。

普通的傭兵通過不斷的完成任務,依照任務的難易程度,得到相應的能量點。傭兵們通過積攢能量點,從最開始的d級,向上升級,一直到sss級的王者級別。

一個傭兵所擁有的能量點數,就是用來品評他傭兵等級高低的尺度。通往二樓的基礎要求,就是傭兵的等級必須得達到s級別。

從側面上看,這就像是一種地位的象徵。

至於傭兵之城的三樓。主要就是傭兵之城的管理者辦公的地方。說明白點,就是葉沐的辦公室設立在上面。誰要是想上去三樓,就必須得到葉沐的允許。

走進傭兵之城,一眼望去。一樓的環境一覽無餘。除了正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用來顯示任務的顯示屏之外,這裡的整體構造,像極了歐洲中世紀的酒館。

平日里,在沒有合適任務可接的時候,傭兵們就可以在這裡休憩調整,順便談談人生,聊聊理想,互相親近彼此的關係。如此,等到有任務的時候,他們想找人一起組隊也方便的多。

從這一點上看。傭兵系統的設計可以說是極為的人性化。不僅豐富了傭兵們日常的生活,也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宣洩的場所。


這樣,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他們便可以保持在最佳的狀態,大大提高了任務的完成率。

葉沐作為整個傭兵之城的主人。傭兵系統規定的,不達s級別的傭兵上不得二樓的條約,自然約束不了他。

帶著妲己爬上二樓,這裡的環境明顯要比一樓要安靜的多,不像是一樓那般整個的大廳,而是被分割成一個個小小的房間。

而且,在每個房間裡面都有選擇任務的顯示器。供給達到s級別的傭兵們挑選任務,可以說是服務到了家門口。

這,就是高級傭兵的待遇。

如果將傭兵之城的一樓和二樓比作是酒吧和賓館,那麼傭兵之城的三樓在葉沐的眼裡,絕對無異於家的存在。

客廳、廚房、餐廳、書房、卧室……在這裡,凡是一般套房裡有的東西。幾乎就沒有它沒有的,而且,這裡的布置幾乎就和他在地球的家一般無二。

「主人,這個沙發好軟和啊!」妲己整個人趴在客廳的沙發上,翹著小腦袋。對著葉沐嫵媚笑道:「如果在這上面給主人特殊服務,一定很舒服。」

葉沐裝作沒有聽見妲己的話,熟悉的走進餐廳,燒開一壺水,然後在一個柜子里取出一包速溶咖啡,泡了起來。

當葉沐端著咖啡走出來的時候,妲己便馬上好奇的靠近他,湊進鼻尖在杯子里聞了聞,一臉驚嘆的表情,說道:「哇,好香啊!主人,這個能給人家嘗嘗嗎?」

聞言,葉沐頓時鬱悶了起來:「你不是機器人嗎?怎麼會有嗅覺?還可以吃東西?」

「因為人家是超級機器人!」妲己高昂著小腦袋,傲嬌十足的說道。

葉沐瞬間凌亂了,難道超級機器人就不是機器人了嗎?

「……」

這一晚,葉沐就在傭兵之城的三樓上渡過了,並沒有回他的竹屋。而妲己並不需要睡覺,在葉沐去休息的時候,便離開了傭兵之城,回到自己在研究區的實驗室。

一夜無話。

次日一早,當葉沐從睡夢中清醒過來走出卧室的時候,便聽見廚房裡傳出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響。

循著響聲,葉沐走近廚房一看,只見這個時候,廚房裡,妲己正圍著一張圍裙辛苦的忙碌著。

「主人,早安。」

葉沐的腳步剛剛靠近,妲己就馬上有所察覺,放下手上的刀具,轉過頭對著葉沐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恩,早安。」葉沐同樣笑著和妲己打了聲招呼,眼睛往一旁正在冒著蒸汽的鍋爐看去,問道:「你在做早餐嗎?」

「是啊!人家正在給主人*心早餐。」妲己雙手合攏,扣在胸前,做出一個愛心狀,說道:「主人,你說人家像不像一個好妻子?」

「……」葉沐直接選擇沉默,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出聲回答了的話,妲己後面肯定還有一大堆的問題在等著自己。

葉沐緩步走到鍋爐前,揭開蒸騰著的鍋蓋,想要看看裡面到底在煮著什麼東西。

妲己沒有阻止葉沐的動作,緊跟在葉沐的身後,在葉沐揭開鍋蓋的時候,馬上上來介紹道:「主人,這是人家給您做的皮蛋瘦肉粥。怎麼樣?不錯吧?」

「……」

葉沐沒有馬上回答妲己的話,而是用著勺子攪了攪鍋里一團黑色粘稠的像是膠水一般的物體,片刻之後,才汗顏地道:「你確定,這是皮蛋瘦肉粥?」

妲己一臉無辜的反問道:「難道不是嗎?主人,您要嘗一嘗人家的手藝嗎?」

聞言,葉沐頓時有種嚇尿的感覺。

嘗嘗?他還不想這麼早死!這哪裡是皮蛋瘦肉粥,分明就是毒藥嘛!

在妲己滿臉幽怨的表情下,葉沐不敢多呆,逃也似得離開了傭兵之城,最終,在華茗煙那裡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早餐。

剛剛吃過早飯,還沒來得急休息一下,葉沐就馬上在基地之心上得到消息,說是又有一群人在基地的大門口請求進入基地。

而在這個時候,葉沐也注意到,基地之心上面提示,在昨夜他睡著的時候,便有兩撥三十人來到基地。因為當時他已經睡下,所以妲己沒有去打擾他,便先將那些人放了進來,安排好了一切。

看到這個消息,葉沐先是微微一愣,隨即馬上回過神來,在高興基地人口再次增加的同時,也在暗自埋怨早上的時候妲己怎麼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他。

不過現在,可不是葉沐在這個上面糾結的時候,因為基地之心告訴他,現在正在基地大門外等著大門打開進入基地的那批人中,其中有一個人的身上含有著喪屍病毒,而且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葉沐很疑惑,這樣的一個身上帶有喪屍病毒人,到底是怎麼能夠混在這麼一群人里而不被人發現的。

帶著心中的疑惑,葉沐馬上動手,展開一對潔白的羽翼,飛上天空,以最快的速度趕完基地大門。 一對天使羽翼,讓葉沐無限拉轟。

當他凌空飛行降落在基地大門前的時候,在場的三十多人,全都被震懾住了。

葉沐很享受他們「崇拜」的目光,一點都不知道低調為何物。

通過基地之心的指示,葉沐的眼睛向著倖存者中那個感染了喪屍病毒的人看去。

只見,這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長得十分的普通,放在人群里,可能一眼都注意不到。也許,正是這個原因,才會讓他隱藏在這麼多人里而不被發現吧!

葉沐雙目直視著男青年,男青年同樣直視著葉沐。

因為壓制不住體內的喪屍病毒,這個時候,男青年的眼睛已經明顯發生了變化,本來應該是黑色的眼瞳,開始漸漸的泛紅起來。同時,還有一縷縷濃郁的死氣從他的身上蒸騰而起。


這種狀態,說明男青年距離屍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隨時都有變成喪屍的可能。

見此,葉沐不敢再耽擱,連忙腳下一動,身形一閃,轉眼來到男青年的身旁,在倖存者們驚詫的目光下,一掌拍擊在男青年的腦門之上。

男青年被葉沐一掌拍中,立馬便是身體一軟,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他這是被葉沐打死了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也麻木還沒這麼殘忍。

因為喪屍病毒主要就是通過侵蝕人體的神經,盤踞在人體的大腦部位控制屍體運動的,所以葉沐剛剛那一掌,不過是用信仰之力催動「治癒術」拍入男青年的大腦,阻斷喪屍病毒繼續侵蝕男青年而已。

只是,對於他的舉動,倖存者們自然不會理解。他們全都以為葉沐這是殺死了男青年,於是幾乎在同一時刻,全部都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對準了葉沐這個「殺人狂魔」。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人?」

質問聲在場中響之不絕,不過這個時候,葉沐卻沒有空回答他們,因為他正忙著為那男青年「解毒」。

一眾人見葉沐不僅不回答自己的問題。反而還不放過男青年的「屍體」,一雙賊手在男青年的身上摸來摸去,竟是好像在猥.褻男青年。

實際上,葉沐這是在給男青年檢查身體上的傷口,看看他到底是哪裡被喪屍抓到了。

只是,眾人此刻已經先入為主的把葉沐當作是一個變.態殺人狂,所以都誤會了他。

一個穿著打扮如大學生的女孩子實在是忍受不了葉沐那猥.瑣的動作,不由一緊手中扣著手.槍的扳機,對著葉沐開了一槍。

子彈的軌道正對著葉沐的頭顱,不偏不倚。如果射中,就算是葉沐再厲害,也只有死路一條。

而就在這看似危急的時候,基地里突然有一道白色光芒射出,正好撞上飛射向葉沐的子彈。

噗……

白光撞上子彈。只聽一聲脆響,隨後便見本來應該堅硬無比的子彈竟然就在白光之下徹底消融。

在將子彈銷毀后,直射的白光並沒有就此停下,而是繼續向前射去。最終,在那開槍的女大學生腳下三厘米處深不見底的黑洞。

看著白光從出現到消失,再在自己的腳下射出這麼一個坑洞,女大學生有那麼一瞬間的愣神。然後便感覺手腳一陣冰冷。

如果這道白光再往前移一點,正好射在她身上的話,會出現什麼情況?女大學生不敢想象。

這個時候,基地門前的倖存者們心中全都開始後悔起來。早知道這個生存基地這麼危險,他們寧可永遠躲在原來躲藏的地方,也不願意冒著危險跑到這裡來。

先是碰到了葉沐這個殺人狂魔。然後又見識了死亡光線的恐怖,這群倖存者的心中俱是起了退卻之意。

一邊防備著葉沐的突然襲擊,一邊防備著白色光芒再次出現,這些人開始慢慢的向停在不遠處的車子移動。


看那樣子,應該是準備趁早逃跑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悅耳清麗的聲音由遠及近,在他們的耳畔響起:「主人並沒有殺他,相反,而是在救他。」

只見,天空之上,一道曼妙的身影飄然落下,擋在了倖存者和葉沐的中間。在陽光下閃耀著奪目光彩的鋼鐵羽翼,昭示了來人的身份。

正是妲己趕來了。

妲己的出場,同樣閃瞎了這群倖存者們的鈦合金雙眼。尤其是一些氣血方剛的年輕人,看到妲己那美艷無雙的模樣,全都驚為天人的怔在了當場。

「難道二蛋沒有死?這個『殺人狂魔』是在救二蛋?」

因為妲己美麗的容貌,看上去就不像是會騙人的樣子,所以,在聽到她的話后,在場的倖存者們全都如此想到。

不過,當他們把視線投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男青年身上時,心中又起了疑慮:「可是二蛋沒病沒災的,幹嘛要人去救?」

在場的倖存者里,有不少和男青年相熟的人,在末世來臨的之後,更是朝夕相處,共患苦難,他們可從來不知道男青年的身上有什麼病痛,會危及的生命。

妲己腦中超級智能急速運轉,馬上看出了他們的疑問,說道:「那人中了喪屍病毒,如果不是我主人出手的快的話,可能現在已經是變成喪屍了。」

「什麼?變成喪屍!」妲己話音一落,全場駭然。

如果男青年真的如妲己所言中了喪屍病毒,變成喪屍的話,那麼最先受到攻擊的,肯定就會是他們。

「你說二蛋中了喪屍病毒,可是我知道,二蛋的身上並沒有被喪屍抓傷的地方啊!」

說這話的人,是男青年的好朋友,在來基地之前,他就沒有和男青年離開過半步,更別說之前,因此,他可以肯定,男青年絕對沒有被喪屍抓傷過。

「的確,他並沒有被喪屍抓傷。」妲己神色淡然,並沒有否定那人的話。

聞言,在場的人除了葉沐之外,全都疑惑起來:既然沒被抓傷,又怎麼會感染喪屍病毒呢?

「只是,病從口入,他吃了些不該吃的東西。」 吃了不該吃的東西?

聽到妲己的話,在場的人全部愕然,個個面面相覷。

同時,他們的心裡也深起一股害怕之意,意恐自己也吃了那什麼不該吃的東西,中了喪屍病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