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猛虎門的看到這一幕,當即來到桑弘闊旁邊,指著藍塵道:「大師兄,就是那小子殺了張師弟,」

聞言,桑弘闊雙眼一咪,隨後淡淡道:「既然黃心思這個殺才出手了,我們就在一邊看熱鬧就好了,」

落月宗方位,陽明幸災樂禍道:「大師兄,看不用我們出手了,紫宵宗那些傢伙得罪了黃心思,必死無疑,」

展輪點了點頭,「自作孽不可活,也好,省的我們再想辦法殺他們,」

「嘿嘿,等不落古地結束,我想紫宵宗那幫老傢伙得知他們的弟子被陀螺宗黃心思給滅了,臉色一定會很精彩,」

「哈哈哈……」

落月宗其他弟子聞言,臉上露出開心之色,

其他宗門的弟子,也是議論紛紛,

「紫宵宗完了,誰不知道殺手黃的心狠手辣,」

「那幾個妞長的真漂亮,死了可惜了,」

「那小子好像也是有著真元境的實力,不知道和黃心思打起來會是什麼結果,」

眾人的議論,藍塵自然不知道,此刻他眼神銳利,將全身各種屬性真氣催動到了極致,隨時準備出手,

「給我去死吧,」

黃心思體內迸發出驚人的真氣波動,體外黑色的煞氣化為一頭殺氣四溢的黑色的猛虎,猛虎發出一聲咆哮,隨即便向藍塵撲來,

嗖,

黑色猛虎身上所過之處,空氣水波般漾開來,帶著黑色的旋風席捲而來,


同一時間,藍塵也是出手了,凝華出鞘,五彩的刀氣帶著銳利的刀意,迎了上去,

下一刻,五彩刀氣與黑色猛虎對撞在了一起, 負責仲裁的負責人話音剛落,場外就響起了激烈的呼喊聲,頓時高呼聲四起。

楊寒聽到了又很多人爲林志強加油,顯然這裏有不少白鹿洞學院的學院,他們趕了一天多的路纔來到這裏,一方面爲白鹿洞學院的參賽者加油,一方面也是想看看這種城池級別的大賽。

不管外界如何的非常,場中的林志強和談鹿卻是非常的平靜,絲毫沒有被外界影響到。

“讓我看看你的戰鬥技術如何。”林志強第一個動了,幾個大跨步拉近與談鹿的距離,一個重劈腿狠狠的砸向對手。

林志強的速度很快,但是他卻閒着速度慢威力大的劈腿,下一刻談鹿就已經躲開了。

沒有劈中對手,林志強順勢一個前空翻再次拉近談鹿的距離,一時間他的雙手就已經佈滿了一層淡綠色,這是外放的木之力。

“喝!”


在林志強即將爆發的那一刻,談鹿徒然暴叱一聲,與他最近的林志強驟然察覺到一股極爲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

談鹿的身體忽然升騰起一圈白色的霧氣,將他包裹起來。

林志強將木之力凝聚在拳頭之上,轟向藏身於霧靄之中的談鹿,談鹿身體周圍的那些霧氣明顯是冰之力所化,凝實度不高,根本擋不住林志強集中在一點的木之力。

被綠色氣體包裹着的拳頭披荊斬棘,衝破白色氣體,轟向談鹿的胸口。

“咔嚓!咔嚓……”

在談鹿那裏忽然傳來一陣冰晶碎裂的聲音,林志強心中警惕,但是拳頭的去勢依舊,下一刻就轟在了談鹿的胸口。

忽然,林志強看到談鹿竟然咧嘴笑了起來,他暗道一聲不妙。

“嘭!”

“咔嚓……咔嚓……”

伴隨着一聲沉悶的巨響,冰晶碎裂的聲音隨之而來。


楊寒在外面看得很清楚,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談鹿的胸口,此時談鹿的胸口安然無恙,被林志強那麼一記重擊,最多也只是後退了幾步而已。

“他竟然能在胸前弄出一個冰層出來,擋住了志強。”楊寒低聲說了起來,同時他的也滿臉凝重,臉色越發的沉重。

楊寒知道,林志強這一戰是要打得很艱難了,對方的實力遠遠強於他。

談鹿雖然被林志強轟開了幾步,但是卻絲毫未損,他不退反進,左腳‘砰’的一聲釘在了地面之上,而後他的整個人呈陀螺一般猛的旋轉,右腿反身橫掃向林志強。

“好快!”林志強眼睛瞪得滾大,滿臉的不可思議,談鹿來得太快,而且來得也是很猛烈。

“生命祭祀!!!”

林志強頓時被一層綠色包裹着,整個人熠熠生輝,臉眸子都變得清亮起來,在緊要時刻,他不得不給自己加持生命祭祀了。

他拼了命的倒退兩步,談鹿的右腳這才撞在了他的雙臂之上。

被重力轟擊,林志強仿若炮彈一般被飛離談鹿。

“踏踏……踏踏踏……踏!”

林志強死命的堅持着,不讓自己後腦着地,他依着倒退的速度猛的掠過地面,最後一個後空翻堪堪止住了身體後退的去勢。

然而此時他的雙手已然發麻,他拼命的張開和收攏着兩個手掌,想盡快恢復只收的靈活。

“你還是認輸吧,在地元三重天這個修爲層次,沒人能贏得了我。”

談鹿斜視林志強,一步步邁向林志強走去,他充滿了自信,一副爲我獨尊的模樣。

“哈哈哈……”林志強大笑,他好像看到了一件非常滑稽的事情,“你很強,但是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能將我趕下這場比賽呢?”

林志強挑釁着談鹿。

“找死!我發善心好成全你。”談鹿雙眸閃過一絲煞氣,同時他的右手中白色霧氣變得濃厚起來,一股極爲冰冷的氣息向周圍瀰漫開。

跟林志強戰在一起,談鹿皺起了眉頭,他竟然發現此時林志強的雙手竟然靈活無比,絲毫不像受過傷的樣子。

要知道腿法勢大力沉,被談鹿一腿掃中,林志強的那雙手至少也要變得遲緩,而此時林志強的雙手竟然毫髮無損。

“生命祭祀?”談鹿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畫面,這個畫面正是在自己的右腿轟向林志強的前一刻,頓時,他眉頭緊皺,不得不重新審視眼前的這個對手。

談鹿說道:“沒想到你竟然修習了這等高級的武技,之前我還以爲你在你們三人中實力排在第二,不知道你跟他的實力想必誰更強呢?”

說着,談鹿的眼眸掃向了楊寒一眼。

林志強冷哼,“我知道你後面的那兩人遠不如你,不過我有挑戰你的勇氣。”

接下來的戰鬥一面倒,林志強一直被談鹿壓制着,卻始終沒有倒下。

見到談鹿一往無前、無可阻擋的威勢,場外天羽學院的觀衆頓時沸騰了,呼喊尖嘯聲此起彼伏,熱鬧無比。

而白鹿洞學院的觀戰無不是咬牙切齒,恨不得把這些忽然的起鬨分子拉出去斬了……

“他躲開了所有談鹿的致命攻擊,他強大的恢復能力能讓他繼續堅持下去,但是最後他終是要輸。”程海心看着一直被動挨打的林志強,嘆了口氣。

楊寒點了點頭,道:“他知道分寸,如果他有那麼弱的話,我跟他當初就不用打得那麼艱難了。”

程海心知道楊寒提到的是他們兩人進望天聯盟的那一戰,那一戰被學院的人所傳頌,那種酣暢淋漓的戰鬥是每一個皇天士所期待的。

“志強走的是防禦路線,如果他的攻擊能跟上來的話是不會輸給……”

剛說到一半,楊寒忽然想到了什麼,突然就止住了。

“輸給誰?”程海心疑惑了,她問道,“你是說輸給談鹿嗎?”

“也許志強他是故意的。”說着,楊寒忽然轉向程海心,道,“你有信心贏過對面嗎?”

程海心看了看那邊在場下修習的隊員,說道:“左邊那個不是問題,右邊那個還說不清楚。”

楊寒看了對面,當看清右邊的那個臉時,楊寒笑了,因爲他那人正是龍心城。

龍心城一直關注着白鹿洞學院這邊,自從他看到楊寒之後,可以將大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楊寒身上,此時見楊寒竟然看向了他,他立馬投過來一個挑釁的目光。

楊寒卻是沒有理會龍俊,繼續看賽場中比賽的進程。

這個時候,他看到了談鹿暴怒的的臉型,這談鹿終於要發狂了。

到了這個時候,場中的戰鬥已經持續了大半個時辰,對於實力全面強於林志強的他來說,這麼長的時間還未解決掉戰鬥,這本身就是一種恥辱。

不知何時,談鹿周身的霧氣變得越來越弄了,外面的人幾欲看不清他的臉型了。

談鹿速度極快,拳頭、肘尖和膝蓋等攻擊利器不要命的傾瀉向林志強,林志強的傷勢越來越重。

但是,林志強已然堅持着。

…… 第一百七十七章神殿開啟

轟,

隨著一聲巨響,恐怖的餘波四散開來,藍塵的七彩刀氣和煞氣所形成的猛虎,同時湮滅,

「竟然擋住了,」


黃心思面色一怔,這一擊雖然他沒有施展全力,但是也是使出了六七成的實力,沒想到對方竟然擋住了,

回過身後,他欲殺藍塵的心思更重,對方只是先天境巔峰境界,就有真元境的戰力,將來其一旦突破真元境,那還了得,

「什麼,我沒看錯吧,那小子竟然擋住了黃心思的一擊,」

「嗯,那小子實力貌似也是不弱啊,」

「怎麼可能,那小子什麼時候實力這麼強了,」呂朗難以置信,要知道能擋住黃心思一擊,哪怕只是普通一擊,那也證明王鈺有著真元境的戰力,

和王鈺熟識的幾名紫宵宗弟子也是露出錯愕之色,他們經常和王鈺切磋,對方表現出來的實力,與現在相比簡直雲泥之別,

「難道是他平時隱藏了自己的真是實力,亦或者其在不落古地內得到了奇遇,使得他實力突飛猛進,」他們心中猜疑,

另一邊,展輪陽明等落月宗弟子原本笑意瑩瑩的臉上瞬間化為獃滯,

陽明難以置信,「怎麼可能,那小子怎麼會這麼強,」

展輪迴過神,冷笑道:「就算他擁有真元境戰力又怎麼樣,難道能打過黃心思,以黃心思的手段,那個王鈺註定逃脫不了被碾死的下場,」

「其實藍塵將黃心思重創,這個結果最好,到時候陀螺宗的弟子必定衝上前去將紫宵宗的弟子全部滅掉,而且等不落古地結束,以陀螺宗霸道,絕對會出手對付紫宵宗的,」落月宗一名弟子道,

落月宗的眾弟子頓時眼睛一亮,展**笑道:「到時我們在悄悄添把火,說不定能毀了紫宵宗,」

黃心思面色陰森,正要再次出手,體內的真元已是積蓄到了頂點,可就在此時,階梯上的血霧出現了變化,

只見籠罩在階梯上的赤色血霧迅速暗淡下來,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就已經完全消失了,顯露出了赤紅色的階梯,直通蒼穹之上的懸空島,

「太好了,虛無之毒消失了,快上,」

「沖啊,」

靠近階梯旁的宗弟子,歡呼一聲,於是身形一閃衝出,奔向階梯,然後向上攀爬,

「我們走,」

桑弘闊看到血霧消散,帶著猛虎門的弟子登上了階梯,所過之處,其他宗門的弟子,紛紛讓開,

由將女帶領的昊天宗也是同樣如此,

其他各宗皆是在師門的大師兄帶領下,二話不說,徑直奔階梯而來,

蹬蹬蹬蹬蹬……

幾個呼吸的功夫,就有幾百人登上了階梯,向懸空島攀爬而去,

黃心思臉色變幻數次,眼下他有兩個選擇,一是丟下藍塵等紫宵宗弟子,立刻沖向階梯,二是殺了他們再去,後者可能要耽誤一些時間,畢竟,藍塵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不容小覷,雖然他們人數眾多,但是短時間內解決紫宵宗以及天武宗有些不現實,

「以後在和你們算賬,」


最終,黃心思還是選擇了前者,不落神殿內寶物眾多,多耽誤一些時間,就會少許多收穫,丟下一句狠話后,黃心思轉過身,直接掠向通天階梯,

而圍在四周的一百多個陀螺宗的弟子,也是跟著離開了,

聞言,呂朗等一眾紫宵宗天武宗弟子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知道暫時沒事了,

「幸好這虛無之毒散去的及時,」呂朗的衣服已被冷汗浸濕,隨即面帶陰寒看向藍塵,冷聲道:「王鈺,你知不知道你闖大禍了,」

「不錯,你想死,不要拖累我們,」

「陀螺宗是我們能得罪得起的嗎,」

「這件事你自己去向陀螺宗賠罪去吧,不要連累我們,」

隨著呂朗聲音落下,紫宵宗的絕大部分弟子面帶陰寒的指責藍塵,絲毫不問事情的原委,

就連平日和王鈺關係不錯的幾人也是面帶怒色,眼中帶著冷意盯著他,

另一邊,天武宗的眾人,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但是臉上的冷意說明了一切,

天武宗的大師兄走了出來,面色冷色的對呂朗道:「呂兄,我們兩宗的結盟關係就到此為止吧,以後你們的事情和我們沒相干,」

話音落下,不待呂朗回話,他便是招呼同門向階梯走去,

鸞欣悅面帶歉意的看了一眼藍塵,轉身跟著同門離開了,

藍塵淡淡的掃了對方一眼,沒有多說什麼,隨後,他將凝華歸鞘,向階梯走去,

「嗎的,你這是什麼態度,差點害死大家還有理了,」紫宵宗一名脾氣暴躁弟子連走了幾步攔住藍塵,怒喝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