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之心顫;

聽之**。

呼……

突然,一陣清風透著那敞開的窗戶吹了進來。

刷……

少女臉上那輕紗瞬間被吹起。

一張精緻的臉戴。

一張傾國傾城的臉戴。

絕世容顏。


她絲毫不弱秦緋月分毫。

城牆之上。


秦緋月感受著那恐怖的氣息從背後席捲而來,她原本一直看向遠方的視線也終於在這一刻收了回來,同時轉過身,那美眸向著騰炎家所在的方向望去,臉上更是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讓人痴迷的笑容。

「一年多了,爺爺終於要出關了。」淡淡的聲音從秦緋月的口中響起,隨即她又是眉頭一皺「這一次,爺爺傷的怕是不輕,竟然用了整整一年多的時間療傷,究竟是什麼人把一位天人九段傷成這樣?而且……之前還沒有任何的風聲和動靜?」

療傷?

如果騰炎聽到秦緋月的話一定會驚駭萬分。

閉關。

騰炎一直都以為自己那彪悍的爺爺是為了衝擊更高的境界才選擇閉關修鍊的,然而秦緋月卻說騰炎老爺子是因為重傷才需要閉關療傷。最重要的是秦緋月說騰老爺子根本早就是天人九段。

刷……

下一秒,秦緋月收回了目光。

「不過這一次爺爺也是因禍得福了,看這氣勢,想必爺爺應該已經接觸到那一步了?」隨即,秦緋月淡淡的聲音響起,同時她的腳步也不再停留,直接走下了城牆,向著騰家的方向走去。

騰老爺子出關。

騰炎被逐出帝都。

秦緋月知道——一年後的今天,雷霆之怒必將席捲整個帝都!!! 一股氣息,全城震驚。

一人出關,全城騷動。

騰老爺子還沒有出關便已經弄出了如此大的動靜,甚至滿城風雨,一旦騰老爺真的出關之後那又會如何?沒有人知道,但是所有人都已經感受到了那種風雨欲來的感覺,甚至還有那種驚動九天的滔天之怒。

一年前騰家惡少被人趕出帝都。

如今下落不明。

如今生死不知。

騰炎?

他是帝都當之無愧的惡少,但是所有人也都清楚這惡少是騰老爺子的心頭肉,掌中寶。對於騰炎的呵護,騰炎老子甚至已經到了一種盲目放縱的程度,所有帝都的人都清楚不管騰大惡少犯下什麼樣的錯誤,騰老爺子都會幫他擺平。

誰的錯?

騰老爺子從來都不會過問。

騰炎?

他姓騰,是他的孫子,那就沒錯。

這是一個彪悍的老頭。

這更是一個蠻不講理的老頭。

也是因為他,騰炎才能夠登上帝都第一惡少的寶座,要不然憑藉騰炎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又怎麼可能做到。隨便一個武者都不是騰炎能夠招惹的,一切都只因為有騰老爺子在背後撐腰。

惹騰炎?

那就是招惹這個老頭。

然而現在。

一年前騰家惡少就已經被人趕出了帝都,又因為騰老爺子一直都在閉關衝擊更高的境界導致他根本無法知道這件事情。現在騰老爺子一出關,那麼這件事情相瞞也是瞞不住了。

出關。

那就意味著突破。

本該興奮。

可是現在?

孫兒子不見了。

還是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何來的興奮?

這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落差?

怒。

滔天之怒。

騰炎?

那還是騰家三代唯一的血脈。

生死不知?

這無疑是要讓騰家斷子絕孫,面對這樣的情景,作為一個老人又如何能夠隱忍。

怒。


這必然是雷霆之怒。

一年後,騰炎老爺子出關。

但是整個帝都知道當初騰炎離開帝都真正內幕的人卻已經感受到了那種風雨欲來的感覺,感受到了騰老爺子的雷霆之怒。所有人的視線更是忍不住看向了那帝都最恢弘的建築,想到了那個飛揚跋扈的女人。

柳甄。

一年前她何等的囂張。

一年前她何等的張狂。

逐出帝都?

這不就是她一手主導的嗎。

如今?

騰老爺子出關,她又將如何面對?

帝都皇宮。

柳甄此刻一臉的忐忑和不安。

一年前她成功的將騰炎趕出了帝都,唯一讓她遺憾的是沒能夠成功截殺騰炎。但是對於自己所做的一切柳甄沒有絲毫的後悔,只是感到遺憾而已。那一天回來之後她並沒有按照之前的計劃離開帝都,而是選擇了回到皇宮,繼續做她的妃子。

如今……

感受著那恐怖的氣勢,柳甄知道騰家那位要出關了。

離開?

想了想之後柳甄便直接放棄了這個想法,如果這個時候就這麼離開了,那她這麼多年在皇室之中的苦心經營都將付諸東流。而且,柳甄打定了主意騰老爺子不敢拿自己怎麼樣,畢竟是騰炎有錯在先。

翻臉?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那柳甄也沒什麼好怕的。

殺了自己?

那必然會引起皇室的不滿。

畢竟她柳甄怎麼說也是皇室的妃子,如果騰老爺子敢殺自己,那必然會激怒皇室,到時候甚至會引發皇室和騰家之間的絕對矛盾,甚至大戰也不一定,如果真是這樣,那她柳甄就算是一死也值得了。最重要的是,一年後的今天,天玄宗做了很多的準備,騰老爺子想要殺自己也未必能夠得逞。

呵……

想到這一切,柳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她無限自信。


騰家。

騰老爺子那恐怖的氣勢席捲了整個帝都,騰家作為騰老爺子的所在自然是首當其衝。此刻騰家所有人那驚駭的眼神都鎖定著騰家後院那處密室之中,無疑那就是先前那氣勢湧現而來的地方,也是騰老爺子閉關的地方。

老爺要出關了?

整個騰炎家所有人都興奮異常。

騰老爺子?

那絕對是整個騰家的頂樑柱。

靈魂!!

秦緋月?

雖然一年的時間秦緋月將整個騰家打理的井井有條,她更是現在騰家的家主,也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但是……相比於騰老爺子,秦緋月就算不了什麼人,整個世俗真正能夠做到徹底掌控騰家的人也就只有騰老爺子一人。

這也是當初騰炎毫無顧忌的將將軍令送給秦緋月的原因。

將軍令?

那只是一種象徵而已。

刷……

騰家府邸之中,一個體型肥胖的少年,在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氣勢之後,全身肥肉都不由的一震,隨即那驚駭的眼神向著騰老爺子閉關的地方望去。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阿福,而且如今的阿福也已經是整個騰家的大管家,幫助秦緋月掌管著整個騰家的財政大權。

看著密室所在,阿福的身體顫抖著。

刷……

一滴晶瑩的液體從阿福的眼角滑落了下來。

那是委屈。

那是痛苦。

那更是憤怒。

一年前騰炎被趕出帝都,但是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幫著騰炎說話。那一刻,阿福是多麼的無奈,多麼的痛苦,又是多麼的憤怒。但是阿福也知道憑藉著自己無法改變這一切,只能夠將這些委屈,無奈,痛苦,憤怒全部都憋會心中。

這一年,阿福幫著秦緋月打理著整個騰家。

這一年,阿福無時無刻不在牽挂著騰炎。

這一年,阿福又無時無刻不再等待著騰炎的歸來。

騰家聲名鵲起。

阿福看到的卻是物是人非。

少爺?

似乎早就已經被人遺忘了。

唯有她。

整個騰家只有自己和少夫人還在牽挂著少爺,這更是讓阿福痛恨到了極致。

一年了。

騰炎不知所蹤,更是生死不知。

阿福痛苦。

阿福更是憤怒。

然而此刻感受到了騰老爺即將出關,阿福心底的情緒也瞬間傾斜而出,他彷彿一下子找到了宣洩口一般,那淚水不斷的從他的眼角滾落下來,同時他那肥胖的身體也沒有絲毫的遲疑,以那超出他身體極限的速度奔向密室。

他要告狀。

他要找騰老爺子做主。

他要為自家少爺討還一切。

他要讓所有人付出代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