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待會兒散集了就去。”孫兆水有點嚮往了。

三個人吃喝着的功夫,獨臂王毛大律的另一個手下魏明理晃悠着來了,手裏攥着一大把錢,基本都是十元、五元、一元的。

魏明理把錢放在了小桌子上,孫兆水與翟慎平就開始數點開了,而魏明理這邊也端起了一碗羊肉湯吃喝起來了。

很快數好了,那些錢一共是一千三百多元人民幣。

“年下集,出攤的不多,就這麼多了。”魏明理解釋着。

“這就不錯了,你們一人拿一百吧。”毛大律朝着幾個人吩咐着。

“謝謝毛哥謝謝毛哥。”幾個人是各自點了一百元的錢,剩下的一千多元都被毛大律裝腰裏的錢包裏了。

管和平不禁是撇嘴了,這個毛大律一個集就是一千多元,一個月就是七八個集,一年下來也是小十萬了啊,真不能小看了這些農村的集市啊。

毛大律也看到了柴樺與管和平了,但是並沒有多注意他倆,只是投去了蔑視的一瞥。因爲來這裏趕集的市裏人太多了,而柴樺與管和平也看不出帥到哪裏去,而且也不是有錢人——有錢的都去大集旁邊的那個桐谷飯店了。

吃飽喝足了,也收到錢了,毛大律幾個人站起身來就走了,也不和攤主打招呼。

而攤主也沒有招呼什麼,只是默默地收拾桌子了。

“喂,夥計,那幾個人沒有交錢呢!”柴樺小聲朝着攤主嘀咕道。

“人家沒問我要錢就不錯了,我還敢問他要錢!”攤主是頭也不擡地說着,語氣中盡是無奈。

見毛大律幾個人走遠了,柴樺這才與攤主正經兒說話了:“夥計,剛纔這幫人怎麼敢吃飯不交錢呢?”

“哎,你們是哪裏人啊?”攤主問道。

“我們是張店人。”管和平答道。

“哎,都是市裏人啊,不知道這裏的道道兒啊。”攤主也點燃了一支菸——大老刀,將軍集團的。

見攤主抽老刀,柴樺就知道攤主日子屬於還是比較滋潤的一族,因爲老刀煙快接近十元一包了啊,在鄉下很少人抽的,鄉下人一般抽五元以下的煙。

“老哥,您給拉姑拉姑吧。”管和平也是一個好事兒的角色啊。

接過柴樺遞過來的玉溪煙,夾在了耳朵上,攤主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了菸圈之後,這纔打開了話匣子:“看見剛纔那個左胳膊殘廢的了嗎?那就是太和最狠的人——獨臂毛大律。這個毛大律,動起手來下手那個狠啊,一般人真受不了啊。”

攤主又是深吸一口煙,向柴樺與管和平繼續講道——

這個毛大律仗着市裏的關係,在這一片是橫行霸道,就這個桐谷坪大集吧,本來是桐谷坪的人在收管理費,可是這個毛大律愣是把人家給打怕了,都不敢在這裏待了,按他毛大律手下人呢的說法是——開除太和籍了!最後讓毛大律把這裏的收費管理權給搶去了。然後他就來收管理費了,而且還是還比原來高了不少。就我這個攤子吧,按桌子收費,三張就是三十。我不願意交,於是就用羊肉湯來頂了,反正也差不多。

開除太和籍,這和冷冰的開除張北籍是如出一轍啊,還特麼的真是一家人啊!柴樺不禁插話問道:警察不管嗎?


攤主聽說警察二字了,神情有點不忿了:別提警察了,都不敢動這個毛大律啊,人家毛大律市裏有人啊,聽說是市裏的什麼局的局長,很厲害的。這裏和人家還隔着一個區呢,級別差大了啊,誰敢管?

“都不管不是?好,有人來管,他就是專管和平的事兒的人!”柴樺指着管和平開起了玩笑。

“老哥,我早就聽說太和這裏藏龍臥虎的,我就不信你們這裏就沒有人能治不了這個什麼毛大驢的!”柴樺是把“律”讀作了“驢”了。

“還真沒有,太和這裏還真是藏龍臥虎的,可是老一輩的厲害人,很多都去了川淄街裏了,不在這裏混了。在這裏混的,又都和毛大律的老爺子稱兄道弟的,年輕的又都沒有毛家這個勢力。”攤主說着,不禁是搖了搖頭,這個時候又有人來要羊肉了,攤主又開始忙活了。

要幹就得一勞永逸地解決,這是柴樺的想法,管和平也是一樣的,哥倆是一個心思。

“老哥,聽說這裏有個什麼西下冊村,有養蜜蜂的?”柴樺忽然想起剛纔毛大律說的那個養蜂子的事兒了。

“你說的是西下冊村的老翟頭啊,那可是養蜂子好手啊,聽說他開過坦克的。”攤主多帶了一句話。

開過坦克?不簡單啊,當年柴樺學習駕駛坦克的時候,可是也花費了一番功夫的。

不禁有點好奇了,這個開過坦克的人,是怎麼養出的好蜂子的呢?

“老哥,那裏西下冊村怎麼走啊?老翟頭好找嗎?”柴樺心思一動,問出了這個問題。

“西下冊村就在山那邊,穿過山洞就是了。老翟頭家很好找,可是他養蜂子的地方不好找。你們想去?”攤主好奇地問道。

“是啊,想去買點蜂蜜蜂王漿啥的。”剛纔柴樺就有點心動了,心思着得買點什麼回去,不能空着手回去啊。

管和平也想去了,他也想買點蜂王漿,送給秦老師,因爲剛纔那個毛大律的手下就是買蜂王漿送丈母孃的。

哥倆是一拍即合了,說走咱就走,兩個人都是一樣的臭脾氣,想去哪兒了,哪管山高水又長的,擡腳就走了。

攤主說了,如果不穿山洞的話,可以騎車去的,可是他們哪有車子可騎啊,也沒有小公共可坐的,那就直接來個大穿越吧,走山洞去西下冊村。

看着近,走起來遠啊。柴樺與管和平哥倆,從水庫大壩上走過,在爬了一小段山坡,這纔看到了火車道了——只要順着火車道走,就順利穿過山洞了,其實也就是火車隧道而已。就這個張北到泰安的火車道,這一路上就是穿山越嶺的,得穿越很多的隧道的,至少十幾處吧。其實當年,這是被當做戰備鐵路而修建使用的,沿路就有好幾家與軍工有關的藏在山裏的企業的。

這點路對一般人來說是有點累的,可是對柴樺與管和平來說那就是毛毛雨啦。

管和平是興致很高的,走這種亂七八糟的路,他反而感覺興趣盎然。

柴樺是大風大浪都經歷過的,什麼樣的路沒有走過啊,對這個鐵路隧道是不感興趣的,只想趕快找到老翟頭,好買上正宗的蜂蜜與蜂王漿。

順着鐵軌路基走,踩着那枕木,小步快走着,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兒——兩個大個子,因爲枕木距離限制,只能是邁着小碎步疾行着。

哥倆速度不慢,很快就走到了鐵路隧道門口了,望進去,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楚啊。

走吧,太和人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我們就不能走了嗎?管和平更是摩拳擦掌,好像面臨一場十拿九穩的戰鬥一樣。

進去吧,柴樺與管和平一前一後,踩着枕木開始前進了。

越往裏走,視線越是完蛋了,伸手不見五指,就是這個感覺了。

腳下的感覺也漸漸沒有了,有時候甚至需要試探着邁步了。


更要命的來了,柴樺剛纔還祈禱,千萬別來火車啊,可是火車就是來了,後面汽笛聲響起來了,要進隧道了。

怎麼辦?趕快往旁邊竄吧,別站在枕木上了,這個時候的枕木就是索命的鬼了。

哥倆牽着手,摸索着,忽然柴樺笑了,特麼的還摸黑呢,褲兜裏有打火機啊,這可是萬物生靈一樣的寶貝啊。

柴樺急忙掏出了打火機,打着了火,可是有點悲劇啊,火苗太弱小了,這裏面太黑暗了,哥倆是就着這點火光,使勁朝着前瞅着,看能不能有藏身的地方。

還真找到了,這隧道里面,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處大坑洞,好像就是讓人在裏面歇息的。

哥倆迅速站到上面去了,而這個時候,那賊亮的車頭燈也直射過來了,內燃機車頭划過來了,又帶着長長的車廂滑過去了。

萬幸啊,不是蒸汽機車頭,如果是蒸汽機車頭的話,兩個人估計就得黑頭黑臉了,因爲那蒸汽機車大煙囪的粉塵會瀰漫整個隧道,讓人完全陷入裏面的。

管和平這個時候有點後悔了,開口說道:“待會走的時候,咱是不是找個車子啊,我可真不想走這個了啊。”

柴樺笑罵道:“還找個車子呢,在這裏能找着人就不錯了,你當這裏什麼也有啊?”

兩個人又是手拉手了,基友一樣的架勢,踩着枕木,繼續向前走了。

我靠,到底多長啊?當哥倆走出來的時候,回頭看了一下洞口的介紹——526米!好嗎,一里地出去了!

西下冊村在哪裏呢?

出了隧道,眼前是豁然開朗了,可是也陷入迷茫了,這一片枯黃的,哪裏有村子的身影呢?難道還要繼續穿越嗎?攤主說了,出了山洞就是,如果再穿越一個隧道的話,那麼就是下一個村了。

山重水複疑無路,哎——柳暗花明又一村!

柴樺眼尖兒啊,在遠處隱約的樹叢下,有一些房子的樣子了,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西下冊村了,那麼傳說中的開過坦克的養蜂人老翟頭也會在那裏了!

到底是不是啊?我們下回再爲您分解—— (今天三更不會少,十步盡量在凌晨一點左右全部搞定,明天沒意外就5更,大家高不高興!)

這才是真正的鎖天拳,蕭易明悟封印玄奧,每一拳都牽動鎖天拳意,真正的封天鎮地,有一種乾坤宇宙皆入我手的霸氣。

洞窟之中處處都是音爆聲,藉助風之道,哪怕在這劍氣峽中都能夠迸發出來七倍音速,若是在劍氣峽外,至少也是十五倍以上的音速,這是什麼境界,用科技大時代的演算法,已經是接近了第一宇宙速度,什麼是第一宇宙速度,那是每秒鐘約為7.9公里的恐怖速度。

乃至用現代科學的理論來說,一倍音速等於一馬赫,蕭易現在的速度就是7馬赫,正常空間狀態,可以達到15馬赫以上,接近第一宇宙速度的23馬赫,比什麼科技大時代某島國自我陶醉的科幻產物奧特曼都要快許多,以蕭易而今的肉身與速度,這樣所謂的崇尚太陽,崇尚九陽之道的生物,可以一拳打爆。


嘭!嘭!嘭!

任憑劍刃撕裂肉身,蕭易每一拳都狠狠砸落在劍身之上,金色劍靈猛烈顫動,最後竟是悲鳴一聲,咔嚓一聲斷成兩截。

呼!



蕭易大口喘息,一下坐倒在地,這一下他是拼盡了全力,還好意志修為順利晉陞天人境中等,打開心靈世界,明悟虛實變化,才能夠召喚出來如此強大的龍象精神,直接摧毀了這劍靈劍意。

「我的意志魂念雖然步入天人境中等,因為吸納荒龍血脈,堪比龍魂一般堅固,但也只能夠勉強擋住這金色劍靈的劍意斬殺,不過召喚龍象精神,卻可以以力破道。」

蕭易再看眼前,金色劍靈緩緩消散,虛空中只留下了一道拇指粗細,金玉一般的霧氣,這霧氣透發出一股狂暴的意志氣息,這是屬於金色劍靈的本源意志,比之青色劍靈的本源意志要強大了十倍不止,境界之上更是天壤之別。

張口一吸,蕭易就將這金色霧氣吞入腹中,石鏡顫動,金光一閃就吞噬一空,既而,肉眼可見的速度,石鏡上,一條裂縫癒合了五十分之一,這是一種驚人的修復,蕭易心中一喜,如此算來,二十道金色劍靈就可以修復一條裂紋。

緊接著,石鏡吐出淬鍊后的純凈意志,這股意志氣流呈金玉色,甫一出現,九枚魂念金丹就猛地一震,各自傳遞出來一股巨大的吸力,金玉色氣流一分為九,呼吸之間就被吞噬一空。

眼睛緩緩閉上,再一下睜開,蕭易雙目中射出兩道奪目的金光,這金光有一種懾人的威嚴氣息,彷彿可以洞穿虛妄,直入人心,他站立起身,身上頓時透發出來一種溫和的氣質,目光明亮,坦蕩不羈。

「好!天人境中等,沒想到你這麼快就達到了天人境中等,明悟虛實變化,明心見姓,且你的意志堅凝,其中蘊藏有海量的龍脈之氣,比之一般同境界堅固十倍以上,十個初入天人境中等的人族武者和你比拼意志,輸得一定是他們。」有桃空走進洞窟,看向蕭易,「不過接下來你那四枚神意果先不要服用,剛剛晉陞需要穩紮穩打,雖然你是水滿則溢才最終突破,這樣很好,但也不能因此忘乎所以。」

「還有。」有桃空神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不要再召喚你的龍象精神,現在不是生死搏殺,是在歷練,雖然有生命危險,但是你這樣做能有什麼好處,藉助外力可以逞一時之勇,但最終強大的不是自己。」

「可是師父你不知道,我已經沒有生命之泉了,也沒有千年樹心泉。」蕭易聞言苦笑道。

「什麼!」有桃空一驚,「我一直潛伏在這劍氣峽中,就算你進入這洞窟得到那承載戮神槍的戰將指骨,我也都一直看著,這兩樣東西什麼時候沒有的,你不要騙我,不要想矇混過關,這一次你不九死一生,我是不會放你出去的。」

「是這樣的……」蕭易十分無奈,有桃空是鐵了心要磨礪他,他將此前周天氣海中的變化原原本本地描述了一遍。

「我來看看!」

有桃空沉吟片刻,看向蕭易,蕭易心領神會,放開周天氣海的氣息,頓時就傳遞出來戰氣洶湧,氣血如海的濤浪聲。

但僅僅是瞬息之間,有桃空目光驟變,他猛地退後數步,一口逆血噴出來,瞳孔深處顯露出來濃濃的忌憚之色。

「可怕!可怕!真可怕!」

一連三個可怕,有桃空深吸氣,顯現出來十分浮躁的心緒,蕭易分明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巍峨意志,壓迫得他呼吸都困難,好像整個世界都落到了背上。

「師,師父!」蕭易勉強出聲喊道。

嗯?

有桃空這才收斂心緒,那一絲泄露出去的意志氣息重新收回,鋪天蓋地的壓力如潮水般退去,蕭易大口喘息,眼中顯露出來驚駭之色,他沒有想到有桃空居然強大到了這樣的地步,那什麼金色劍靈與之相比,簡直不可同曰而語,只是一絲泄露的意志氣息,就壓迫得他動彈不得,到達天人境中等的意志也抵擋不住,被生生壓制。

「這一槍你一定要學會!」有桃空很認真,蕭易還是第一次聽到他這麼認真說話。

「學會它,你有機會步入輪迴。」

這是有桃空的第二句話,第一句話蕭易可以理解,作為頂級將書,甚至被稱為半部王策的戮神槍,絕對是可以讓將部為之瘋狂的強大武學,他若是可以參悟,絕對是一場天大的機緣和造化,最主要的是,他一直以來接觸的就是槍法,人體戰兵也是槍,天兵路上屠百萬,戰名誅天,槍名誅天!

不過第二句話他就有些聽不懂,步入輪迴,輪迴是什麼?

有桃空看著他,目光有些悠遠,道:「開天闢地之後,就是輪迴,生命輪迴,命運輪迴,九轉之後,有成王之機。」

倒吸一口涼氣,有桃空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儘管有所猜測,蕭易還是心中輕顫,人族修行除了開始的煉血、淬骨、融魂三境,後來就是闢地境,明悟生死造化,再後來就是開天闢地,闢地境的蓋世強者蕭易雖然見過不多,但是每一個都強大到足以毀天滅地,那驚人的破壞力,一招一式都猶若核彈爆炸,若是在科技大時代的地球之上,一尊闢地境強者,就足以毀滅世界,可以決定一次世界大戰的勝負,重新劃分國度勢力,乃至統一全世界。

而更在闢地境之上的開天境強者,蕭易只有耳聞,但是從那開天塔中的混沌世界,就可見一斑,比開天闢地更加強大的境界,蕭易也難以想象,但是現在有桃空卻明確表示,學會戮神槍,有機會步入輪迴,以其蓋世強者的眼力,絕對不是無的放矢,而是真正的重視。

「師父。」

擺了擺手,有桃空道:「將書雖好,為師也不是沒有,這戮神槍與你有緣,卻不是為師的道。」

蕭易沉默,有桃空眉頭一挑:「好了,不要廢話了,你現在就出洞,繼續深入,不要給我當刺客,給我光明正大地往裡面闖,見一個殺一個,不經歷許多次生死,怎麼能夠化虛為實,意志百鍊方成形,以為是閉閉關那麼簡單的,還有,不得我的允許,也不需擅自煉化第二枚神意果,現在還不到時候,生命之泉和千年樹心泉沒了正好,現在想想,我為你考慮太多,這樣破釜沉舟,才能夠逼迫出你全部的潛能,讓我看看你的心靈風暴到底有多強!」

「好!」

這一次,蕭易倒是很乾脆,他打開心靈世界,直面過去,明心見姓,已經有了一種把握過去,展望未來的心境,既然不可避免,就只有殺出一條通路。

有桃空點點頭,似乎對於蕭易的反應在預料之中,緊接著,蕭易吐一口氣,猛地一踏,就如一頭龍象劇烈奔騰,令得地面都猛烈顫動,速度瞬間飆升至7馬赫,掀起巨大的音爆,大量的衝擊波朝著四面八方震蕩開來,碎石四濺。

嗡!

瞬間,蕭易就衝出了斂息陣的籠罩之地,這樣放肆的奔行,一下就被四周蟄伏的劍靈發現,眨眼之間,從四面八方響起了震天的劍鳴聲,一股股強橫的劍意掃蕩過來,將蕭易的身形鎖定。

目光洞穿虛妄,意志晉陞天人境中等,蕭易掌握虛實變化,這劍氣峽的金光對他的影響再次削弱了大半,他一眼看去,方圓百丈之地都十分清晰,隨著他的奔行,陸續出現了三十餘道劍影,近三十道青色劍靈,每一道都擁有著近2馬赫的速度。

咻!咻!

剎那間,蕭易止步,三十餘道青色劍靈齊動,空氣被一下切割開來,顯露出一道道青色的真空劍痕,三十六道青色劍靈縱橫交織,組成一張巨大的青色劍網。

蕭易站立不動,神情凝重,最後,他長吸一口氣,周圍的空氣好像被一下抽空,竟是出現了十數丈的真空地帶,轉眼間,一道清越的槍鳴聲自虛空中響起,這槍鳴聲充滿殺戮之氣,甫一響起,就好像有金戈鐵馬的聲音傳遞出來。(未完待續。) 咱緊接上文繼續爲大家講述——

順着柴樺手指的方向,管和平也發現了那處所在了。兩個人走近了看去,那些樹叢之下掩映的確實是一些低矮的房子,大概幾十處的樣子。按照羊肉攤主的介紹,這裏應該就是西下冊村了。

柴樺與管和平沿着應該是鄉民走出來的小路,向那些房子走去。

近了,柴樺認出來了,剛纔掩映房子的這些樹木,大都是山裏紅,也就是山楂樹。只是還沒有到春風催綠的時候,這些山裏紅,開花的時間應該在5月份左右,而結果的時候在秋季十月份了。

看這些房子,都是比較低矮的,主體建築材料應該是磚混土的。柴樺深深爲這裏的村民而感動了,爲什麼?看到這些建築材料如此落後而感動了?是的,這就是庫區人民的生活,爲了張北市人民的喝水大計,這些庫區人民真是受苦了——各種工業不能做,甚至連養魚都不行,這怎麼能富裕起來呢?別說是這裏,全國的大多數庫區的人民,還不都是如此嗎?

兩個人進入了這個傳說中的西下冊村,轉悠了一會兒,竟然沒有碰到一個人啊,而且看到竟然沒有一處飄煤煙的房子,這可還是冬季啊,如果家裏有人的話,那麼就應該有燒煤取暖的煤煙冒起來啊,可是大中午了,竟然沒有,這是怎麼了?

終於碰見一個人了,是一位老人,似乎在街上漫無目的地溜達着。

柴樺迎上去了,禮貌地問道:“老大爺,請問咱村裏的養蜂子的老翟頭在哪裏住啊?”

老人家瞅了瞅柴樺與管和平二人,慢悠悠地答道:“要買蜂蜜啊?”

“是啊,請問老翟頭住哪裏呢?”柴樺又問了一遍。

“哦,在山裏面呢。他家就是村頭上的那戶,你們過來時候的第一家就是。”老人家指着哥倆走過來的路。

我真,這還溜達了半天了,結果剛纔第一家就是啊!

謝過了老人家,柴樺與管和平又往回走了,到了老人家所指的村頭第一家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