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為尋元師第一要素便是要有尋元秘技!

但是這種秘技比之王訣都還要罕見,除了修元聖地有傳承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夠獲得,這也使得尋元師無比地罕見。

姚躍能夠獲得這本《問元術》絕對是撞足逆天的氣運了!

如果他將這本《問元術》拿出來,只怕是任何人都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搶到手了,哪怕是他們拿王訣、王技、王兵甚至是傾家當產他們都肯換啊!

這足見尋元秘術的珍貴程度幾何了!

姚躍粗略地看了這《問元術》的秘術,在最後幾頁卻是發現了一些手扎記載。

原來這死去的人是千年前的先天元王級人物,到了晚年的時候定居於此,在一次深入絕妖嶺尋找靈藥續命的時候,在一處險地獲得了這本秘術。

可惜,當時他已經是壽元將近,而在尋找靈藥的時候,又與強大的妖王發生戰鬥,被打成了重傷,最後回到這裡來卻是沒有時間修習這秘術便死了。

記載當中,充滿了那位元王的不甘!

「真是可惜了,若是這位前輩還沒受傷,習得這『問元術』,便可以挖掘出大量的元石吸收,可以提升等級,增加壽元了!」姚躍在心中嘆息道。

不過,對方與他沒有任何關係,況且也是千年的人物了,他也只是感慨一聲而已。

【作者題外話】:今天繼續爆發五更,一萬五字!請給予純潔更多支援,希望大家能夠正版訂閱! 見易中天臉上不自覺流露出的震驚之色,林浩心中微微有些得意,這纔拿出那個裝三品藥劑的藥瓶,忙不迭的走到笛亞身邊,正要遞給笛亞,卻發現笛亞也是一臉的驚愕,林浩這纔想起,自己昨天表現出來的實力,笛亞也是清楚的,那麼她的反應和易中天一樣,也就能夠理解了。

換做是他自己,如果前一天對方還是青銅二,第二天告訴他已經晉級成白銀四的高手的話,估計也會是這樣的表情,因爲這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了。

過了好一會兒,易中天才率先反應過來,他表情又恢復了那種自若的神態,微微瞥了一眼林浩,便又丟出一本書,道:“這本是高級一些的技能書,早日將它學習了,既然你已經達成了目標,我也就不打擾你們倆了,本大師要出去轉轉,這裏可真是太悶了。”

說着,易中天抱着暴風之劍就大搖大擺的走了,林浩看着手裏封面金黃色的技能書,心中一喜,嘿,高級技能?換做別人,可能還得等到白銀二凝練出怒氣了才能學習,可他不一樣啊,說不定靈級技能這時候他都能學習呢!

不過這時候笛亞還在,他也不好學習技能,只好先收起來,而笛亞也總算是震驚完了,她有些木然的看向林浩,訥訥道:“喂,小浩子,你剛纔的實力,是白銀四嗎?”

“對啊,剛剛晉級的。”林浩有些無語,這個大大咧咧的大小姐也會有這種表情。

“不是吧?你昨天還只是青銅實力,怎麼一夜之間就變成白銀四啦?”笛亞驚呼一聲,怪異的看着林浩,一雙明亮的眸子裏滿是懷疑:“你肯定是昨天故意隱藏了實力,我還沒聽說過誰能在一夜之間從青銅實力晉升到白銀四呢!”

“……那就隨你怎麼想吧。”林浩有些汗顏,他把手裏的藥瓶遞過去,道:“我說大小姐,你還是先把正事兒幹了再說吧,剛纔和易前輩吵得面紅耳赤的,不就是爲了它麼……”

“哼,你還說呢,那個傢伙太可惡了,一直攔着不然本小姐進去不說,還胡言亂語,他剛纔跑得快,下次可別讓本小姐遇見,不然,哼哼!”笛亞憤憤然的一把搶過藥瓶,一邊捏着粉拳,示威一般的揮了揮粉拳,哼道。

林浩看笛亞的樣子活脫脫的像一頭髮怒的母豹,不禁一愣,過了好幾秒纔回道:“好吧,下次碰見,我幫你一起揍他……”

“嗯嗯,這纔像話嘛,不枉我冒着危險來給你送藥!”聽到林浩的話,笛亞頓時笑逐顏開的將藥品放進了她腰間的一個粉紅色空間袋內,放好了之後又擡頭問道:“對了小浩子,你的傷怎麼樣了?如果還沒好的話我想辦法再弄點藥劑來。”

對於笛亞的關心,林浩心中倒是覺得挺舒服的,畢竟笛亞給了自己一瓶三品藥劑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現在還這麼關心自己全然是她善良的性格,林浩正想說已經好了,不過看到笛亞那關切的摸樣,心中忽的升起想要逗一逗笛亞的想法。

念此,林浩臉上故意露出一個深沉的表情,回道:“這個,大小姐,你也知道我的傷是在身後也不是在前面,至於好沒好,我也看不見啊,要不,您幫我查看查看?”

“是嗎?”笛亞全然沒看到林浩嘴角勾起的弧度,她秀眉微微一蹙,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三品藥劑的藥效雖然強力,但是那也只是傳聞,她自己沒有用過也沒有見過服用三品藥劑之後的效果,況且林浩的傷勢的確十分嚴重,經林浩這麼一說,她一下子就相信了,連忙的就要去探查林浩的傷勢。

不過才走了兩步,笛亞忽的想到,林浩的傷,可是在那個地方,她的面色騰的一下就紅了起來,那地方她一個女孩子怎麼去看,笛亞擡起頭一看,卻發現林浩正在拼命的忍住笑,她愣了愣,頓時明白,這是林浩在捉弄她。

“小浩子,你居然捉弄我!”笛亞一下子惱羞成怒,她左手一轉,那柄小巧的法杖兀然出現在她手中,笛亞寒着臉低聲呢喃了幾句咒語,擡手一揮,一片黑霧頓時籠罩在林浩頭頂:“咒雷術!”

林浩正得意,誰知道笛亞動作這麼快,那一團黑雲他可認得,昨天晚上才倒了黴,那玩意兒雖說攻擊力不高,但是電一下的感覺,還是很不爽的,林浩了連忙往後退了幾步,誰知道那團黑雲也迅疾的跟了過去,他頓時不淡定了,打開技能欄,直接開啓了雲蹤步,這技能是風系技能,提升移動速度和閃避速度,是個不錯的技能。

可是就算是提升了移動速度,那團黑雲也緊追不捨,速度甚至還要快幾分,而且黑霧中,已然在醞釀着閃電,林浩嚇了一跳,連忙喊道:“大小姐,你快把這個法術給收起來啊!”

“纔不要,我覺得挺好玩兒的,你不是要讓我給你查看傷勢嗎?你過來呀,本小姐給你查看!”笛亞得意的抱着法杖,笑吟吟的看着到處亂竄躲避着黑雲的林浩,歡快不已。

這個咒雷術本就不是攻擊性法術,因爲幾乎沒有攻擊性,不過這個法術的特性就是會跟着人跑,而這個特性用來整蠱,可是太適合不過了,這也是笛亞花了那麼長時間來學習這個法術的原因,昨天才剛學會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整人了,而林浩就成爲了第一個倒黴鬼。

不過現在看來,恐怕也會成爲第二個倒黴鬼了……

林浩看着頭頂上匯聚得越來越濃的黑雲,以及裏面隱隱閃爍着的光芒,心裏直炸毛,那種忽然被電一下的感覺,着實不爽,不過這玩意兒簡直就是牛皮癬,甩都甩不掉,他看着不遠處歡欣鼓舞的笛亞,把心一橫,直接朝着笛亞衝了過去。

正幸災樂禍的笛亞見林浩朝自己飛奔而來,而他頭頂上的咒雷術已然準備完畢,俏臉頓時一白,連連往後退:“喂,你,你別過來呀,咒雷術就要完成了,你別拉我下水呀!” 接下來的兩天當中,姚躍都留在山洞當中沒有出去,他全心全意地去將《問元術》所有秘訣強記在心中。

在這期間,小猴子似乎是將五彩星花的藥力消化完畢,然後又從姚躍的包袱當中取出了三塊屬於它的元石吞噬,隨後它才急忙地出了山洞。

在它跑出去沒多久之後,姚躍便連續聽到了九道驚雷之聲。

姚躍被嚇得心驚肉跳的,他都生怕小猴子會被活活生劈了!

然而,過了一個時辰之後,小猴子再一次活潑亂跳地回到山洞當中,姚躍才徹底問下心來。

小猴子度過了上品大妖雷罰,它除了眼睛變得犀利一些,皮毛光亮一些之外,其餘沒有看出它有什麼變化。

不知道情況的人只會以為它是一隻山間野猴,不會放在心上!

可是,姚躍卻知道小猴子已經逐步地覺醒了它皇族血脈的力量,在大妖境界之下,只怕難逢敵手了!


姚躍都不得不羨慕小猴子晉級實在是太快了,讓他望塵莫及啊!

同時,也為自己當初帶小猴子出山的決定而感到慶幸,有它在身邊,他也覺得安全多了!

兩天後,姚躍生火將這本《問元術》徹底地燒掉,讓它成為了灰渣!

「雖說我想將它留下來傳承下去,但是我現在命不保夕,萬一被其他人給奪走了那豈不是平宜了對方,我將問元術強記在心頭,日後我想傳給誰便傳給誰,又有誰能耐我何!」姚躍目光閃爍著精芒道。

他已經將問元術倒背如流,只需要將其慢慢領悟便可以了。

這事急不來,尋元石、定元脈,最重要的是實驗,通過觀察各種岩石紋理,再結合問元術里的秘術去判斷,長年累積下來,才能夠成為真正的尋元師!

至於,想要布下元術陣,則要求更加地高,這且待日後,再一一修習了!

「看來我也是時候出去了,要不然一點積分都撈不到,那真是丟死人了!」姚躍自語了一聲,便收拾好東西帶上小猴子離開了這裡。

到了瀑布之外,姚躍忍不住深呼吸了幾下,臉上儘是開心之色。

他這一行收穫實在是太大了,要是讓人知道,只怕都要忌妒得發狂!

「其實這裡倒是很好的修鍊閉關之地,只是我時間有限,不能夠長期呆在這裡,看來得以後有時間再返回這裡修鍊一段時日,這倒是不錯的選擇!」姚躍說了一聲,便開始朝著一個方向進發了。

他沒有進入絕妖嶺深處,而是沿著外圍與深處的交界之地開始了他真正的歷練!

此前,姚躍與小猴子到這裡的時候,就感受到了這附近有兩頭上品大妖盤居,其中一條銀蛇蟒則是被小猴子給幹掉了。

還有另外一頭,在另一處地盤之上,姚躍本想去找它麻煩的,但是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

他的實力或許已經超過了一般的下品元將,勉強能與中品元將抗衡,這不代表著他能夠去獵殺上品大妖了!

再說了,他也不想讓小猴子替他去獵殺大妖,那對他來說,等於是沒有歷練,那就達不到他這一次入絕妖嶺之行的目的了。

他打算先獵殺上品中妖以及下品大妖這兩種級別就足夠了。

以他實力要殺上品中妖不難,除了為賺取一些積分之外,他主要是收集精血,助他早日達到上品中妖巔峰境界。

姚躍與小猴子一路過,遇上了各種各樣的妖獸,其等級皆不一樣!

低等級別妖獸,姚躍幾乎不放在眼裡,只要沒逼得緊,他倒也沒將其幹掉。

畢竟他現在不需要上品中妖以下的妖血了,殺了它們也沒幾個積分,何不省點力氣加快地對付更高級點的妖獸呢。

另外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的包袱有限,獵殺太多低級妖獸,怕裝不完那些妖材!

所以,姚躍只獵殺達到了上品中妖以上的妖獸。


連續半個月,姚躍斬了一百多頭上品中妖,獅、虎、豹……各種類型的都有,同時也殺了二十二頭下品大妖!

姚躍一路欲血,根本沒有過多的休息,讓他的獵殺經驗與日倍增,而他的狂殺拳被他磨練得更加地完善,基礎劍技也同樣變得熟嫻無比!

在這接連的獵妖過程當中,姚躍幾乎不需要小猴子出手,皆是他一個人獵殺的結果!

小猴子只負責引路,把關,鎮陣,以及尋找精葯即可了!

不過有意思的是,姚躍遇上了猴、猿一類的妖獸,小猴子都不允許他出手對付,而那些要來攻擊的猴、猿,則是被小猴子展現出來的上品大妖氣息給震憾了。

更有不少猴、猿想要追隨小猴子,但是皆被小猴子給趕跑了。


姚躍知道六耳獼猴就是喜歡獨居的皇者,不像其它猴王、猿王,都喜歡佔山為王,統領萬猴萬猿!

姚躍也只能夠在心中惋惜「若是小猴子能夠拉擾一批猴子猴孫來,我是不是可以將虎牙獵妖團的人統統給幹掉了!」。

這事他也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自然不會不顧小猴子的感受,強行讓它這麼做了。

除了這些之外,姚躍每每遇上一些岩石都會細細地打量一番,偶爾又輕巧丈量一下,似在辨別著什麼。

有時候,他更是舉劍將那些岩石破了開來,結果只是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苦笑。

獵殺了半個月妖獸,姚躍也是覺得無比疲憊,他尋了一處地方烤了一些妖肉填飽肚子,然後打算靜修一兩天,恢復身上一些傷勢以及鞏固這半個月來的收穫。

現在的他,對付下品大妖已經顯得輕鬆不少,但是也難免會被這些大妖襲傷之時,他身上可是多了十幾處傷痕,一道道交錯的爪痕在他那變得健壯的身體之上縱橫,看起來相當地猙獰可怕!

如今的他要是再被女子遇上,絕不會被認為是那種吃軟飯的小白臉,而是剛猛血xing的大好男兒!

他的氣質已經是變得不一樣了,那雙犀利的眼神,能夠震懾心眩,強悍的體魄更顯得軒昂不凡!

如果說原來姚躍給人是一種「柔弱」的氣質,那麼現在,則是剛柔結合,使得他妖美的氣質當中,又不缺乏陽剛氣息,兩者綜合起來,讓他更加地完美,是妙殺任何少女類型的少年郎!

姚躍開了一處狹小的山洞,讓小猴子在外面自由活動修鍊,自己則是入內,又封住了洞口,再取出了夜明珠,照亮了山洞。

他這麼做也是為了能夠安靜地靜休一番。

他喝了一口千年靈泉,吞了兩株精葯,立即運轉騰龍訣,開始恢復傷勢、元力。

千年靈泉不愧是蘊育多年的好東西,每次喝下之後,姚躍都覺得精氣倍加,傷勢恢復極快,同時又能夠疏理他的體內暗疾!

本來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夠恢復的傷勢,現在只需要大半天即可了!

姚躍不僅恢復了傷勢,還將兩株精葯的藥力修鍊,導入元海當中,壯大元海的元力。

如今他經過多日的殺戮,底子是可當的紮實,哪怕是姚躍吞噬精葯提升力量,也不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影響。

因為接下來,他還要繼續歷練,斬殺更加強大的妖獸。

在每一次殺戮當中,他的元力都會在消耗,需要新生的元力補擠,所以吞噬精葯增強的力量也會被千錘萬煉而變得更加精純無比!

如果說姚躍在晉級元士之時,元海不過是初凝形,連拇指大小都沒有,那麼現在它已經變得真實了不少,而且也壯大了一小圈,所蘊含著的力量更加強大了。

姚躍運行著各經脈當中的元力不停地匯聚在了元海之上,使得它再變大了一倍有餘!

當經脈里的元力抽空,皆聚集在元海之上,元海力量則是突然朝著經脈反饋了回去。

元力如同潮水,宛若氣龍,一路勢如破竹,高歌直上!

砰!

二日後,姚躍所在的山洞洞口處傳來了一道驚爆之聲,一塊數百斤的岩石被生生地轟成了幾塊爆裂了開來!

姚躍從洞中出關,整個人變得無比地精神,眼目犀利,神彩飛揚,氣息如海,看情形其實力必定是大為精進了!

「沒想到我這麼快便達到了中品元士修為了,看來真正的叢林獵殺磨練,確實能夠使人加快提升!」姚躍緊了緊拳頭,露出了迷死不償命的笑容。

若是有少女在這裡,定然要被他給迷得神魂顛倒!

如今姚躍的經脈已經打通到了一百九十三條,跨過了一百八十二這道關卡,成為了中品元士的修元者。

這距離他上一次突破至下品元士的時間也不過是兩個多月而已,不得不說這晉級的速度快得讓人乍舌!

當然,這還是姚躍壓制的結果,要不然打通的經脈會更多。

以他自己的力量可以直接衝擊到中品元士了,他吞噬那兩株精葯,只是想要萬元一失而已,精葯所帶來的不少力量,仍然被他給壓制了大部份,不敢徹底地用來衝擊太多的經脈。

除此之外,他在這段時間當中也吸收了十數種上品中妖精血,身體素質與日俱增,尋常利器他都有信心擋下,而且妖力也逐漸地在增長著,相信以這種速度下去,離大妖境界已經不遠了。

「該去獵殺更高級的大妖了!」姚躍喃喃地說了一聲,又帶著小猴子上路了。 林浩纔不理會驚慌失措的笛亞,他的想法十分簡單,整我是吧?那我就託你一起下水,我就不信,這個法術還單單隻攻擊一個人不成,不想被雷劈,那就好咯,收起法術就是。

林浩如是想着,但他卻不知道,這個法術一旦完成,實際上是沒法兒取消的,因爲一旦引導完成,剩下的步驟都是由法術自身完成,與施法者沒有任何關聯了。

只不過林浩不知道,所以纔有了這麼一幕,使用了雲蹤步的林浩速度不慢,遠不是笛亞這種法師能夠媲美的,雷電就要劈下之前,林浩就已然接近了笛亞,他臉上滿是得意之色:“大小姐,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了,要麼取消法術,要麼陪我一起被劈,你看着辦吧……”


一邊加快速度朝笛亞奔去,林浩不忘提醒道,畢竟收回法術總比兩百俱傷要好,誰知道笛亞一臉無奈,她跌跌撞撞的往後退着,說道:“你不要過來呀,這個法術沒辦法解除的……”

“什麼?”林浩登時一愣,沒辦法解除?我靠,這麼惡毒的法術?

不過片刻的呆愣之後,林浩頓時露出一個腹黑的表情,那就更好了,叫你兩次三番捉弄我,這下子還不吃點兒苦頭?


念此,林浩嘴角勾起,速度更快了:“那就沒辦法了,咱們一起同生共死吧……”

說着,林浩飛身一撲,直接朝笛亞跳了過去,因爲黑雲中的閃電,已經蓄勢待發了,林浩樂呵呵的臆想着美膩的笛亞被電劈成爆炸頭的摸樣,哈哈,那可是一道美妙的風景啊!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現實卻無比殘酷,就在林浩即將撲倒笛亞的時候,就在笛亞臉色毫無血色的時候,忽然一個黑影猛然出現,那黑影身上爆發出極強的氣勢,直接一腳踢向林浩,猝不及防之下,林浩直接一下子被踢中了腹部,下一刻,他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在空中劃過一條弧線,直接撞到了後面的圍牆,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

而那團烏雲中的閃電卻直接朝着下面劈去,在下面的人,此時就只有笛亞了,那個黑衣人踢完林浩的一瞬間,迅疾回身,將笛亞攬在懷中,一下子跳開了那團烏雲的範圍,一道閃亮的雷電直接劈在了地上。

這時候,那個黑影才轉身,冷峻的臉上似怒似厭惡的看從地上緩緩站起來的林浩,冷哼一聲:“大膽之徒,竟然敢對笛亞小姐做這等大不敬之事,今天,本少非得好好教訓你一下!”

說着,黑影身形一動,直接朝林浩衝了過去。

而這邊,林浩捂着肚子,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卻見那黑影衝了過來,頓時嚇了一跳,連忙閃到一邊,喉嚨卻一甜,彷彿什麼東西要噴涌而出,林浩艱難的嚥了下去,這才擡頭看向黑影,而當他看到黑夜的面貌的時候,臉色頓時一寒:“是你?”

站在林浩剛纔倒下去地方的,不是別人,正是波圖家族的二少爺,波特,波特對於林浩能躲過自己的攻擊,臉上顯得有些意外,聽到林浩的聲音之後,他也看清了林浩的臉,表情頓時有些玩味:“哦?原來是昨天那鄉巴佬小子,哼,鄉巴佬就是鄉巴佬,你知道面前之人是誰嗎?”

林浩捂着腹部,劇烈的疼痛感讓林浩眉頭微微一皺,眼前這個囂張紈絝的傢伙實力不低,就在波特踢出那一腳的一瞬間,林浩就感受到那一腳中蘊含的威力,而且,若只是普通一腳,林浩完全不會這麼難受,他畢竟也是白銀四實力了,身體的經過晉級時候的昇華,防禦力提高了很多。

而他現在卻感覺像是被一頭蠻牛頂撞過一般,之所以有這種感覺,林浩清楚得很,怒氣,那一腳裏,實際上是附着了一些怒氣的!

能夠怒氣外放,那也就是說……林浩瞳孔猛然一縮,他看向波特的眼神也變得有些警惕起來,這傢伙,居然是黃金實力的強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