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奇此刻看到機會來了,赫然出來。其實他也是在等著這一絕佳的機會,猛的一指點出,圍繞在他四周的血元,罡力,元氣,包括他身體之中的本元力量全都匯聚成為一個無限凝聚的元點光線,向清陽道人的後腦擊殺了過去。

這一招完全是一石二鳥之計,如果能破天一擊真的能轟殺清陽道人,也可以連帶著將古天希洞穿,到時就算是他不死,也要沒了半條命,那在出手殺他就要容易許多了。

在李雲奇的諸多仇人之中,他感覺到這個古天希是最為恐怖的,甚至比起萬秀城還要難以對付。

最主要的原因是萬秀城在明,而這古天希在暗。更何況,他的境界要比他高,實力絕對不比他差,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給李雲奇致命一擊。

這一指點出,就好似一道恆古的光線,無論是什麼樣的存在都無法抵禦他的洞穿,就算是古天希的古淵魔域都不行。勢如破竹一般,忽視一切的擊殺了過去。

「啊!這到底是什麼?」

清陽道人也感覺到了不對,他想躲避開,但是卻不敢動彈分毫,因為只要他稍微一鬆勁,古淵魔劍就要斬殺下來,到時他會死的更快。

古天希也看到了這一幕,他沒有想到李雲奇居然會有如此的恐怖。之前他還認為李雲奇不過就是修鍊了一門絕頂的魔功,得到一件絕品靈器,並沒有什麼。而且他境界也不高,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威脅,反手之間就能將其殺死。

但是此刻他卻改變了想法,也想抽劍躲避,但是卻也抽不動,因為清陽道人根本一點都不鬆手,他又不能放棄這口寶劍。絕品靈器級別的法寶,如果被人得了去,那他哭都找不到地兒。更何況如果被李雲奇奪去,那就更加無法擊殺對方。

就在這一瞬之間,破天一擊直接就飆射而至,重重的點擊在清陽道人的後腦之上,只是微微的一個停頓,就從前面的額頭之上透射了出來。

「啊!不好!」

古天希見狀,忙一偏頭,一拳向光點迎擊過去。但是卻沒有一點作用,破天一擊的元點就連他的拳頭都洞穿,從他的左後肩透了出來。

這也就是李雲奇找准了機會,如果與古天希正面對敵,就算他爆發破天一擊,也不可能將他重傷。

破天一擊的攻擊力雖然巨大,但並不是不能躲避,尤其是古天希這樣的高手,根本連他的邊都碰不到。

雖然受到重擊,不過古天希依然凶威未減,反手一劍掃出,正中清陽道人的脖頸,把他的頭顱生生的斬落了下來。

此刻的清陽道人己經被李雲奇一擊點死,元神都漸漸消亡,自然沒有一點反抗之力。因為在他背後攻擊過來的原因,可能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誰而斬死的。

就在頭顱被斬落的同時,古天希一步上前,一把將其抓在手裡,立刻就要飛身而走。

不過就在他一轉身邁步的剎那,眼前突然一變,天光一下就暗了下來。到處都是黑暗,到處都是灰敗,就連腳下都是暗金色的冥土,彷彿一下子就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進入這裡?」

古天希不由的一陣驚慌,他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這裡是魔界,古天希,你修鍊古淵魔功,自然要進入魔界,到了這裡你就是最卑微的奴僕,還不快點放下你手中的魔劍!」

一道森嚴而厚重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遞了過來。

「這裡是魔界?」

古天希疑惑的看著四周,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我乃是魔界之主,魔神至尊。快快聽我安排,你還可以保住性命,如若不然,今天你必要被我煉化,成為一尊沒有思想的血魔傀儡。」

「放屁,我古天希才是真正的魔道至尊,群魔領袖,別說這裡不是魔界,就算真的是,我也要將其打碎,重新創建規則!」

古天希說罷,一掌轟擊而出,就聽到轟隆一聲巨響,無窮魔光從他的掌中爆發出來,一下就將眼前的一切轟破,如同玻璃一般炸裂,最後化為滾滾的黃雲。

原來是李雲奇早就布置好了天魔化身,就是要仿止他臨時逃走,在關鍵的時候阻他一下。


一下轟破天魔幻化出來的真假世界,古天希抽身就想逃走,他知道李雲奇的手段,並不想與他過多的糾纏。最主要也是剛才他受了傷,雖然只是傷了手臂,但是破天一擊的力量十分的兇猛,就連他的本元都被牽動,必須要休養調理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恢復。

「十倍戰力,白骨神拳!」

無窮黃雲猛然一收,李雲奇碩大的骨拳從中爆發出來,直直轟向古天希的面門。

「想走?古天希,上一次我沒有殺掉你,算是你的運氣。這一次讓我再次遇上,就算是給你插上一對翅膀也難在飛。」

李雲奇對他是下了必殺的決心,誓要將他一拳轟死,這一拳之力也是催發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沒有一絲一毫的保留,真要被擊中,就算不死他也要沒有了半條命。

「是么?如果你是聖人境的高手,也許你今天還有斬殺我的可能,但是憑你現在的實力,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古天希看透了李雲奇的實力,剛才他之所以會受傷,也是因為與清陽道人鬥力,如若不然他也不會遭到那一擊。

「劍破乾坤!」

古天希單手持劍,一劍直刺,在這口華麗的魔劍之上立即爆出恆古的魔光,滅殺一切的氣息湧現出來。

李雲奇感覺到,如果自己的骨拳與他的魔劍真的撞擊在一起,那白骨法身肯定要被刺破,暴發十倍戰力也絕對擋不住,最次也要被刺碎一條骨臂,這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連忙催動法力,玲瓏金塔旋轉著從他的拳頭之中飛出,擋在他的面前。

當!


古淵魔劍正中塔身,發出撞鐘一般的巨響,無窮佛光與魔光交錯,爆炸,將兩**寶交點的空間都震的支離破碎。

!! 月華如水,萬物皆霜。

迎着清新的冷風,聶如龍精神爲之一振。夜色下,周圍的一切都帶上了朦朧的氣息。琴聲依然悠揚,在夜空中迴旋,靜靜地空間裏顯得格外清晰綿長。一聲一聲如同舞動的精靈,吸引着聶如龍往源頭走去。

過不多時,聶如龍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出了小鎮。待到他醒覺過來的時候,已經不知置身何處。周圍都是灌木和雜草,間或有一些石崗和朽木。聶如龍心下有些嘀咕,深更半夜,究竟是誰人在這樣的地方鳴琴?這亂石雜草之地,沒有誰會生此雅興吧?聶如龍心下雖然疑惑,但是腳步卻沒有停頓,依然向琴音處走去。

琴聲忽然停頓。聶如龍有所覺察,仰目朝上方望去。只見一株參天古鬆之上,一道人影飄飄搖搖,似欲隨風而去。一襲白衣寬袍大袖,遠遠望去有若神仙之姿。聶如龍運足目力觀瞧,那人一頭金髮扎束腦後,手裏正擎着一把金色的小豎琴。

正是白天見過的那金髮男子。

聶如龍疑心忽然又起。難道這人夜半在此,是有意以琴聲相召喚?如果是這樣,那就不可不防了。

金髮青年雙足一踏,從一棵松枝上輕輕飄起,朗聲說道:“兄臺果然是雅士,時至深夜,竟然聞琴而動,追躡至此,足可見你我緣分不淺。”說的竟然是純正的漢語,甚至夾帶着些古人之風。

聶如龍見怪不怪,這些人屢次給他帶來驚訝,不知道這一次還能帶些什麼來呢?當下說道:“兄臺半夜以琴聲相召,不知道約我來此是爲了什麼事?”

金髮男子白衣一展,從樹梢上唰地一聲滑了下來,待到接觸地面的時候奇蹟般地速度減緩,輕飄飄落到聶如龍面前。微微一笑,也不否認,說道:“白天有幸見到兄臺,不知道有否感覺錯誤,兄臺似乎又有遇合,變得更加厲害了。”

話說到現在,聶如龍都沒有把握到對方到底是什麼含義,因此也不答話,只是看着他說話。金髮男子見他這樣,又是一笑,說道:“好啦,咱們也不必文縐縐地說話了。的確,我白天見到你時候,確實吃了一驚,已有與你再次比試之心,只是慶典馬上就要開始,倒也不必急在這一時。”見聶如龍有些不信,又說道:“深夜彈琴,本是我一個愛好,不過今晚卻沒想到將你招了來。既然來了,不如就小小地切磋一下,你看如何?”

“兄臺是中國人?”聶如龍仔細地看着金髮男子,忽然出聲問道。

“呵呵,是哪國人有那麼重要嗎?”金髮男子縱身飛上樹梢,淡淡地說道:“看得起我,就上來吧!”

聶如龍豈是怕事的人,再說自己見到這人之後本也有再較高下的心,加上自聖塔特訓而回,實力大漲,正愁沒有放對兒的人。現在事情雖然更加複雜,形勢嚴峻,卻更激起了聶如龍的雄心。心想,趁此機會就稱一稱你們這羣神祕人的斤兩!當下聶如龍同樣飛身而起。藉助靈能的幫助下,聶如龍一躍而上,到樹的半中間位置,腳尖輕輕一點,飄在了樹梢的另一條小枝上。

金髮男子微微一笑,表示讚許。接着豎琴一閃即逝,雙手空空,那豎琴竟然不知道放在哪裏去了。金髮男子說道:“聶兄果然好膽色,沒有讓兄弟我看扁了。既然上來了,咱們也不廢話,就以此樹爲限,十招之內,若有人掉下樹去,就算輸,你看如何?”


聶如龍心裏一凜,先不說這樹梢之上立足極難,單是此人敢大膽提出此項提議,就知道對方至少有七成的把握可以戰勝自己。況且自己在少林寺習的功夫,大部分都是扎牢根基爲準繩,輕功並不是極爲擅長的。可以說這人的提議戳到了自己短處,如果他眼力高明至自己未發一招就可以看到自己的長短,那麼這一戰不問可知,凶多吉少。

聶如龍雖然這麼想,但是他卻沒有反駁。平日裏看他是個老實人,好說話,可是骨子裏卻也是爭強好勝的人。這一次明知勝算不多,也打定了主意上了。因此客氣了幾句:“好,就依兄臺提議好了。不過,十招未免有些多了,三招如何?”

聶如龍奇兵突出,倒叫金髮男子吸了一口氣。十招之約,本來在金髮男子來說也有些勉強,雖然勝算有多,卻並無十足把握。而這時聶如龍突然說出三招爲限,讓金髮男子不得不做些別的打算。心理上原本有的優勢又已喪失,二人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線。

古鬆之巔,一道灰影和一系白衣,各佔一條樹枝,飄飄搖搖,遠遠看去,猶如戲裏的神仙對打。仔細看來,聶如龍和金髮男子雖然同在樹枝之上,可是內中卻有微小分別。聶如龍是穩中求變,一雙腳尖牢牢地粘在樹枝上,結合點很穩,整個人利用靈能,像是與樹枝連爲一體一樣,無分彼此,一上一下隨風盪漾。而金髮男子則不然,同樣也是腳尖點在樹枝上,但是卻不是一直粘着,而是在一個極小的時間段內點一下,之後人上升,樹枝下蕩,待得樹枝回到原來姿態的時候,人剛好下落,恰好又點在樹枝上,如此來回往復,形成了奇妙的循環。兩人原理雖然不同,但是各有奧妙,都彷彿堪破了宇宙間某一玄妙的道理,令人嘖嘖稱奇。

時間像忽然停止了一般。


聶如龍的腳尖與樹枝的結合點,在金髮男子的腳尖點上樹枝的一瞬間,兩個結合點達成了同一條水平線,恰好與古鬆的主幹垂直!兩人忽然同時笑了一下,彷彿妙悟於心,又好像對對方的表現表示讚賞。

之後,兩人同時出手!

聶如龍一個倒翻,頭下腳上,幾乎瞬時間兩腳凌空踢出!彷彿一輪風車一樣,帶着凌厲萬鈞之勢朝金髮男子砸來!而金髮男子袍袖一抖,兩隻白皙的玉手從袖中穿出,五指分開,形如蘭花,翩翩起舞又如蝴蝶,或點或戳,或撥或繞,竟然將聶如龍輪番的踢勢盡數化解。一時間,聶如龍的凌厲剽悍,金髮男子的翩若遊鴻,展現得淋漓盡致。

二人比拼都是一上來就搶攻,因爲有三招的限制,誰也不想一個疏忽被踢下樹去。所以別看平時談笑風生,一到動起手來都與平時判若兩人。兩人的靈能都運轉到極限,渾身都發出了強大的氣勁,震得周圍的樹枝嗡嗡作響。

金髮男子笑道:“兄臺難道只有這一招嗎?如果是這樣,可能今天要敗在小弟手下了哦!”話音未落,金髮男子身影忽然一閃!一分爲二,二化爲四,竟然同時分成四道身影朝聶如龍攻來!八隻手竟然帶起了千軍萬馬一樣的氣勢,從四面八方朝聶如龍抓來! 此刻,乃是絕品靈器對絕品靈器,同級別的法寶對抗,必然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就見到玲瓏金塔整個塔身都被刺彎,強橫的魔光轟入塔中,將諸多高手全部擊傷,只有天機聖人,冥浩宇幾個聖人境高手還在堅持,但也受傷不淺。尤其是天機聖人,被震的七竅都流出血來,因為他在塔中是實力境界最高的人,所以承受的攻擊也是最大。不然的話,像是龍嘯天,無真道人那些還沒有到真人境的人物,早就被轟死。

古天希也被強橫的勁力震的向後飛退,連連噴出數口鮮血。本來他就被「破天一擊」打傷了本元,這一下更是受傷極重。

而李雲奇本尊卻是無礙,收回金塔一個縱躍飛射過去,骨拳直轟,依舊向古天希發出必殺一拳。

「古淵魔域!」

古天希雙手虛空一畫,無窮空間黑洞,暗流漩渦當空顯現,但是還沒有成形,李雲奇的一拳就己經轟到,直直扎入其中。

轟隆!

狂暴的爆炸之力,從黑洞的深處就膨脹出來,將古天希再次轟飛,這一次他受到最大的重創,把清陽大殿的一面牆壁都靠的坍塌,手中的頭顱也飛了出去。被李雲奇一把接在手裡。

其實要論真實的實力,李雲奇並不比古天希要強,甚至還要比他弱上一分。要知道,剛才的對轟乃是在古天希先受傷的情況之下。

之所以可以佔到上風,完全是有天機聖人一干高手替他承受了最強一擊,如若不然他絕對沒有可能這樣勝的輕鬆,不被擊敗就己經是不錯了。


古天希不同於一般的煉神九重高手,他也有絕品靈器,而且修鍊的魔功很是高深,不比李雲奇的白骨血魔功要弱,乃是同一級別的存在。真實的實力可以抵的上一尊半步人仙的強者。偷襲,破天一擊那一記偷襲才是李雲奇這次戰勝他的最大原因。

「古天希,你以為你得到奇遇,晉陞到煉神九重的境界就能夠殺了我?卻不知我的手段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就算你是半步人仙的強者,今天也要落得一個被我擊殺的下場!」

見到他搖搖晃晃的站起,李雲奇冷冷的向他說道。

此刻他己經是佔到了主導,完全掌控了場面,古天希是勢在必殺!就算他想跑也不可能,因為天魔化身早就鎖定了空間,布下了「真假世界」,雖然不能真正將他控制,但也沒有那麼容易就能突破出去,可以阻擋他一下,爭取出李雲奇擊殺他的時間。

古天希冷笑了一下,伸出自己的大拇指說道:「李雲奇,你的確是厲害,夠狠!這一次我的確是輸了。下一次,下一次你在見到我的時候,就是我擊殺你之時。」

說罷,他單手一劃,一張暗金色的符菉出現在他的手上。隨手一擲,就見到一道道的黑色的光圈顯現出來,竟然是一張可以破開虛空逃離的靈符,將他包裹在其中。

「想走?」

李雲奇雙手一展,玲瓏金塔再次旋轉著飛了出來,在半空之中無限膨脹,對著古天希就是一記下砸。

但是那金塔竟然一下子穿過了他的身體,並沒有對他產生任何的傷害,就好像他與李雲奇不在同一空間之內。

「我哪裡是那麼容易就能被人殺死的,如果你真的能將我擊殺,那麼我不是白白得到古淵魔神的傳承了?」

古天希惡狠狠的看著李雲奇說道:「李雲奇,你記住我說的話,下一次我在見到你之日,就是我殺死你之時!」

話音一落,他的身影連連閃動了幾下,最後消失在原地。

李雲奇知道,古天希所使用的乃是一種極為高深的符菉,乃是煉虛境高重人仙強者煉製而成的秘寶,極為的罕見。有了這樣的符菉也就等於是多了一條性命,無論在什麼樣危險的情況之下都可以輕易逃離,保住自己不死。

「不知道那古天希有多少這樣的符菉,如果多的話倒是很難纏,根本殺他不死。而且他也得到驚天奇遇,修為比起自己增長的都要迅速,如果讓他先一步晉陞人仙,那就是一大禍害,弄不好以後還會危及自己的性命。」

李雲奇此刻心中不禁有些擔憂,現在他覺的自己最大的對頭並不只是萬秀城,這古天希也算是其中一個,這一次要不是他偷襲將他擊殺在先,根本沒有戰敗他的可能。看來以後他在追求巔峰的的過程之中,肯定不會孤單。

而且這清陽派之中還有一個半步人仙的銅甲道人沒有露面,屠殺清陽派的這筆帳也會算到他的頭上,早早晚晚都會找上門來。

李雲奇隱隱約約的感覺到,那銅甲道人絕對不一般,甚至很有可能現在己經是人仙之境的強者,憑他現在的境界遠遠不是對手。

雖然現在清陽派的人全部被滅口,但這件事隱瞞不了多長時間,只要人仙之境的高手運用元神,耗費丹藥來推算,頂多用不上一年的時間就能全部推算出來。只要是參與滅門的所有人,一個都不會漏下。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總算是沒有白來,拿到了清陽道人的腦袋,回去之後可以得到換取五千萬的丹藥,渡過一次天劫,成為聖人境的高手不在是奢望了。只要我真能踏入聖人境的行列,那以後的路途就是一片康庄大道,真正的人仙強者也不可能隨意將我擊殺。」

李雲奇此刻的心中還有非常喜悅的,要知道這一次也是極為的兇險,不說清陽道人實力何等的高深,就說來的幾個人,沒有一個是弱手,實力一個比一個的強。要不是李雲奇眼急手快,一擊得手,他根本不可能能從古天希的手裡奪取過清陽道人的頭顱。

李雲奇並沒有急著離去,而是將清陽大殿後身的寶宮與丹宮收颳了一遍。必竟這也是一個規模不小的二流門派,比起天玄宗還要強上許多。這一番收刮還真讓他得到了不少的存貨,光是法靈丹就有二百餘萬,寶器級的法寶也有幾百件,但是靈器法寶卻是沒有發現。

「只可惜清陽道人的法寶囊被古天希收颳了去,他必竟是半步人仙的強者,身上肯定有不少的珍藏,弄不好有大量的法靈丹也說不定。」

李雲奇覺的有些可惜。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他的的元神突然一炸,似乎是感覺到了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也就在眨眼之間的時間,他就看到一道無比迅速的劍光向他的眉心飛刺了過來,速度快的簡直讓人不敢相信,更無法躲避。

「啊!不好!」

「白骨法身!」

李雲奇第一個反映就是化出自己最為強悍的白骨法身,立刻身形變的無比迅猛,向退連連飛退。

白骨法身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速度奇快,因為沒有自身血肉的牽連,自然要異常靈動。而且他的法身也非常堅固,可以堪比絕品寶器的存在,沒有那麼容易就能被擊破。

不過那道劍光卻比他的法身速度還要快,攻擊力也非常的強悍,別說是絕品寶器,就算是靈器級別的法寶也能一下洞穿。

「玲瓏金塔!」

李雲奇信手一招,再次將金塔喚了出來,擋在自己的面前。

但是那劍光突然角度一彎,竟然繞過了金塔,一劍正中李雲奇的眉心,深深的刺入其中。下一刻,李雲奇也看到了掌握著那道劍光的人,正是殺手無名。除了他恐怕也沒有人能發出如此絕世的刺殺之術。

「怪不得可以一擊斬殺煉神九重的強者,就憑你這一手段,恐怕半步人仙也要中招。」

李雲奇冷冷的說道。

「中了我的滅魂劍,你居然還可以說出話來?」

無名本來以為李雲奇中了這一劍,肯定要命喪當場。但是見到自己的劍刺入對方的眉心,但他卻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映,就好像刺的不是他一般,不由的心中一驚,非常不相信的說道。

「我的手段不是你可以理解的,別說是你,就算是真正的人仙強者,也無法奈何得了我。」

李雲奇骨爪一探,抓住無名寶劍的劍身。劍體一入他的手,李雲奇就感覺到那口劍極為的柔軟,乃是一口極不常見的軟劍。

「給我死吧,洪荒祖魔,白骨神拳!」

李雲奇向回一帶劍身,無名立刻站立不穩,向前撲了過來,緊接著就見到李雲奇的骨拳猛的爆發而出,正中無名的前胸。

砰!

一聲打沙包般的悶響,骨拳重重的轟擊在他的身體之上,把無名打的凌空飛起,手中的軟劍都離了手,在半空之中連連翻了三個筋斗,最後摔砸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

本來剛才他那一劍絕對是可以刺殺到李雲奇的,就算是不能將他一擊必殺,也可以使他受到重創。之所以沒有成功的原因,就是因為李雲奇的眉心藏有一枚五星印記,他那一劍不過是刺殺了這件特殊的法寶之中,根本沒有對李雲奇產生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 要說這殺手無名也真是一個天生就當刺客的料,他要是在刺客之中稱為第二,沒有哪個人敢稱第一。

剛才與清陽道人那一記對拼之後,他就將自己的身形隱藏了起來,在暗處觀察,等待著刺殺的機會。

他的隱藏偽裝的手段非常之強,就連李雲奇都忽略了他的存在,以為他是逃走了,卻沒有想到,在最後的時刻顯些被他刺殺。

如果說無名這一劍刺的是別的地方,恐怕李雲奇這時都己經被重創了,白骨法身也抵擋不住剛才那一記絕世刺殺。無名軟劍的詭異,刺殺術的精妙,就算是真正的人仙高手恐怕也要中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