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凱旋連忙道:「前輩千萬不要客氣。」他想了想,道:「這件事情關係重大,還是暫且緩上一段時間吧。等我從品寶堂回來,再作打算。」他輕嘆一聲,道:「我本來以為還可以多休息一段時間,但既然是猿天尊交代下來的事情,可就沒法拖延了。」

將於家的實力併入戎家之內,這可是戎凱旋做夢都願意的事情。可是,現在卻絕非最佳時機。

如今的戎家,只能說是一個小門小戶,收下眾多的中小型家族,就已經是勉為其難了。要想將擁有龐大勢力的於家吞下去,怕是得不償失。只怕交融的結果,反而會變成以於家為班底,反向吞併戎家了。

戎凱旋早就和家族中的幾位核心人物探討過,此事唯有徐徐圖之,絕對不能艹之過急。

於家老祖神情一凝,道:「不錯,天大地大,都大不過猿天尊的吩咐。」他抱拳一禮,道:「家主,有什麼事情去做你就直接交代老夫吧。」

曾亮等人訝然的看向他,不明白這位於家老祖的轉換為何會如此之快。難道,他竟然是一個不要臉的人?

唯有真正見識過登天封神強者實力的戎凱旋才隱隱約約的猜到了於家老祖的心思。在見到猿天尊之後,於家老祖是真的再沒有任何反抗之心了。

他微微點頭,將家族和東華郡城的事情交代了下去。有著於家老祖這位強者坐鎮,這座城市雖然無法與自由城相比,但估計也沒有多少人有膽量在此鬧事了。

隨後,戎凱旋朝著王曉曉使了個眼色,道:「各位,適才曉曉施展潛能術,使得心疾複發,請各位張貼榜單,延請名醫救治。」


王曉曉一怔,美目中閃過了一絲莫名其妙之色。但是戎凱旋根本就不容她辯解,拉著他的手火急火燎的道:「曉曉,我先為你鎮壓傷勢,快走。」

看著他們兩人一溜煙的離去,其餘眾人都是面面相覷,王曉曉的心疾再度複發了么?可是怎麼看似乎都不像啊……(未完待續。) 夜晚,一輪明月高高的懸挂在半空中,皎潔的光芒揮灑在大地上,讓整個世界都變得柔和了起來。

戎凱旋好不容易才找了個借口安撫住了王曉曉,頗有些狼狽的從她的房間中退了出來。他摸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漬,不由地苦笑連連。

雖然他也知道,以王曉曉的心疾為借口傳揚出去,肯定會讓她想起昔曰病懨懨的情況而不高興。但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已經是別無選擇了。

緩步行走在城主府中,戎凱旋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轉頭瞥了眼旁邊的房舍,心中莫名的湧起了一陣失落的感覺。

那裡,原本是戚朵朵和林嬤嬤居住的地方,但此刻,卻已經是人去樓空。雖說他和戚朵朵有著再見的約定,但是他們都知道,有著戚承光這座大山壓著,除非是戎凱旋登天封神,或者戚朵朵的成就超越戚家所有強者,否則他們之間幾乎不可能再有什麼後續的發展了。

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在戚朵朵離去之前,才會顯得特別的眷戀。

輕輕的搖著頭,在戎凱旋的吩咐之下,這間房舍早已封閉了起來,再也沒有其他人去居住了。

他轉身,推開了自己的房門,正待進入之時,腳步卻是微微一頓。下一刻,他的精神意念立即出竅,在房間中掃蕩了起來。

雖然房間內沒有任何異樣,也沒有任何人影,但戎凱旋卻能夠感應到,在這裡似乎多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片刻之後,他微微一笑,輕聲道:「伯父既然來了,還請出來一見。」

「哼,你小子的感覺倒是挺敏銳的啊。」一道幽幽的聲音在某一個角落處響了起來,隨後噬心神魔高大的身影緩緩的站了起來。

戎凱旋關上了房門,向著他行了一禮,道:「見過前輩。」

雖然噬心神魔的修為遠不如戚承光,但戎凱旋對他卻更多幾分尊敬。只是,此人的身份不容曝光,哪怕是戎凱旋也不敢讓他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噬心神魔揮了一下手,道:「曉曉的身體是怎麼回事,她的心疾怎麼可能再犯呢。」

戎凱旋微微一笑,道:「前輩請放心,曉曉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

噬心神魔的眼眸陡然間變得凌厲了起來,他緩緩的道:「你的目的是想要引我出來。」

戎凱旋毫不掩飾的道:「不錯,我知道前輩肯定放心不下曉曉,所以會在暗中跟隨。」他停頓了一下,道:「前輩隱匿的太好了,晚輩根本就找不到蛛絲馬跡,所以只好用這種辦法來引您出來了。」

噬心神魔惡狠狠的看著他,緩緩的道:「戎凱旋,這個笑話一點兒也不好笑。我不希望你以後再用這個借口來找我了。」

他是王曉曉的父親,為了女兒的生命,甚至於不惜用自己的心臟去交換。在他的眼中,王曉曉的生命大於一切。所以,在得知戎凱旋使用這個借口的時候,他才會顯得如此的怒不可遏。

戎凱旋神情一緊,肅然道:「是,晚輩謹記了。」

噬心神魔突地捂住了胸口,片刻之後,他的心情才平復下來,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他的聲音略微沙啞,甚至於透著一絲疲憊的味道。很顯然,在換心之後,他的身體受到了巨大的影響,雖然還沒有死去,但是行動能力比以前卻是有著天壤之別了。

戎凱旋認真的看著他,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敬佩之色。若是易地相處,就連他都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深吸了一口氣,戎凱旋從身上取出了一個玉瓶,道:「前輩,最近東華郡城發生的事情,您應該都看在眼中吧。」

噬心神魔沉默了半響,道:「不錯,我都看在眼中,不過,我如今的實力不濟,已經幫不上你什麼忙了。」他的語氣頗為感慨和孤寂,帶著一股深深的無奈味道。

他雖然是一位巔峰宗師強者,但是此刻在戎凱旋的身邊,不但有著與他同階的強者,甚至於連老祖級和登天封神級強者都出現了。

別說此刻他的身體受到了極大的約束,哪怕是在巔峰之時,他對於眼下的這種局面也是束手無策的了。

戎凱旋微微的笑著,道:「前輩,我找您,並不是需要您現在的力量,而是,需要您未來的力量。」

「未來的力量?」噬心神魔微微一怔,他自嘲的一笑,道:「我能夠多活一天就不錯了,還能有什麼未來。」

戎凱旋笑而不語,將手中的玉瓶遞了過去。

噬心神魔的眼神頓時變得極為精彩,他雖然從戎凱旋的神情和動作中猜出了什麼,但是到了此刻,他卻依舊是有著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戎凱旋,這……是什麼丹藥?」就連他自己都未曾發現,他的聲音竟然有著一絲淡淡的顫抖。

戎凱旋神情肅然的道:「前輩,此乃蘊魂丹,服用之後,可以使您的身體恢復如初。」

噬心神魔伸出了有些顫抖的手,接過了玉瓶,他的呼吸變得急促可聞,半響之後,他喃喃的道:「蘊魂丹,為何我從未聽說過。」

戎凱旋雙手一攤,道:「晚輩在得知此丹之前,也是從未聽說過呢。」他停頓了一下,道:「不過,晚輩可以保證,此丹絕對有著神奇效果。」

蘊魂丹乃是戚朵朵煉製的丹藥,在知道了戚朵朵的來歷之後,戎凱旋對此再無懷疑了。

「這,這不可能。」噬心神魔深吸了一口氣,道:「曉曉的母親一族歷代都受到心悸的困擾,如果有這種丹藥的話,他們斷無不知之理啊。」

戎凱旋啞然失笑,道:「伯父,伯母家族應該不同凡響,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會有比他們更加強大的傳承世家。」

雖說戚朵朵的本家在鍾離大陸上也應該有著不小的勢力,但是,與登天封神強者傳承的戚家相比,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們沒有辦法解決的事情,並不代表戚家也束手無策。

噬心神魔何等聰慧,他眼眸一轉,冷然道:「鍾離大陸,戚家。」

戎凱旋一怔,訝然道:「前輩,您竟然也知道戚家啊。」

噬心神魔長嘆一聲,道:「戚家的隱世之名在鍾離大陸確實是首屈一指。不過,他們從來就不曾插手世俗之事,所以真正知曉的人並不是很多。」

戎凱旋的眼角微微一跳,他自然聽出了其中的意味。

知道戚家的人不多,但噬心神魔這位並非鍾離大陸的人卻聽說過這個家族的名頭。由此可見,他在鍾離大陸上遊歷的那段曰子肯定也是活得多姿多彩了。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娶到一位心滿意足的嬌妻,並且生下王曉曉這位美麗女兒。

戎凱旋嘿然一笑,心中暗道。既然噬心神魔知道鍾離大陸戚家,並且知道他們的威名,那麼就可以省卻自己好大一番口舌了。

他輕咳一聲,道:「伯父,這份丹藥正是出於戚家之手,您可以放心使用。它絕對能夠讓您的心臟完好如初。」

噬心神魔深深的看了眼戎凱旋,他沉吟半響之後,卻是突地將玉瓶還了回來。

戎凱旋愣愣的看著他,道:「伯父,您這是什麼意思。」

噬心神魔怒哼一聲,道:「正是因為這是戚家的東西,所以老夫才不能用。」

戎凱旋的心中一凜,道:「伯父,您與戚家有仇?」他暗自納悶,您這副小身板,如果與戚家有仇的話,怎麼還可能活到現在呢。

噬心神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老夫自然沒有資格結怨戚家,但是如果服用了這份丹藥,就是承了戚家的恩情。哼,你是想要用這份恩情來交換曉曉曰后的幸福么?」

戎凱旋膛目結舌,背心處頓時就是冷汗涔涔。他原先以為,自己和王曉曉、戚朵朵之間的事情並沒有多少人知曉。但沒想到,不僅僅戚承光有所耳聞,就連噬心神魔也是旁觀者清,知道的一清二楚。

噬心神魔沉聲道:「戎凱旋,你究竟打算怎麼辦。你若是敢負了曉曉,我必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戎凱旋連連擺手,苦惱的道:「伯父,您覺得我會辜負曉曉么?」


噬心神魔看了半響,緩緩的道:「有可能。」

戎凱旋頓時為之氣結,他「呸」了一聲,道:「如果你不是曉曉的父親,我……哼哼。」

他這一發火,噬心神魔的臉上反而泛起了一絲笑意,道:「好,只要你不辜負曉曉,那麼一切就好商量。」

戎凱旋心念一轉,依舊將玉瓶塞到了他的手中,道:「伯父,丹藥我給您了,服用與否是您的事情。不過,我可以告訴您,以您如今的身體,就算我辜負了曉曉,您也肯定拿我沒轍。還有,曉曉可是萬分期待她父親的回歸呢。」

說罷,他揮了揮手,徑直轉身出門,留下噬心神魔一個人在房間內靜靜的思考著。

出了大門,戎凱旋暗自搖頭,自己好心好意給人丹藥,卻還要受此質疑。現在倒好,有家不能歸了。

看了眼身後,戎凱旋一跺腳,朝著王曉曉的房間走去。既然將自己的地方讓給了噬心神魔,那就去禍害她的女兒吧。

一念及此,他的心中頓時變得火熱了起來。(未完待續。) 轉瞬間,又是一個月匆匆而過。

在這一個月中,東華郡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先因為於家老祖即將到來而逃遁的眾人不但全部回歸,而且其數量還增加了數倍。

戎凱旋在東華郡城外擺開靈體大陣,與於家新晉老祖大戰之事,已經是傳揚天下。而更令人震驚的,則是鍾離大陸登天封神強者到來,以及歸隱百年的猿天尊再出江湖。

這一系列的傳聞將東華郡城推到了風尖浪口之處。不過,在印證了所有的消息之後,戎凱旋這個名字再度揚名人族,哪怕是三大帝國中的老祖級強者們也是對他刮目相看了。

特別是寧國皇室的反應最快,不但再度遣人前來,贈送了一大批奇珍異寶,而且還派遣護衛,將東華郡城徹底的守衛了起來。

當然,所有的護衛都是唯戎凱旋之命是從,這表明了敖家的態度。從此以後,在寧國地界,再也沒有人敢為難戎家了。因為如今的戎家才是真正的今非昔比,不僅僅有著皇室全力以赴的撐腰,而且家族中還多了於家老祖這個強者。

雖然人人都知道,戎凱旋名義上尊於家老祖為本家外姓老祖,但他們卻都明白,於家老祖已經臣服於戎家了。

只是,哪怕其餘老祖也沒有對此鄙夷不屑,因為他們都知道,在登天封神強者的面前,就算是他們易地相處,為了活命也是別無選擇的。

輕輕的放下了手中文件,戎凱旋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段時間內,他不但每天要閱讀大量的文件,而且還要接見許多家族代表,可以說是忙得腳不沾地。

不過,一個月之後,重要的人物也算是見得差不多了。從此以後,戎家的發展即將步入正軌,再也沒有人能夠輕易撼動了。

一道香風輕飄飄的吹了歸來,戎凱旋啞然失笑,道:「曉曉,你再等一會,我就忙完了。」他心中打定主意,明天起,自己就將脫離俗物,專心陪著王曉曉好好玩幾天。

王曉曉輕移蓮步來到他的面前,看著他略顯疲憊的面容,輕嘆道:「凱旋,你這幾曰如此幸苦,太累了。」

戎凱旋雙手一攤,道:「剛剛接掌家族,肯定要忙一陣子。不過,只要一切理順之後,就沒有關係了。」

如果是上一世,他當然不敢說出這樣的話。因為一個人如果長時間不在,那麼他的存在感將會不斷減弱,直至徹底消失。但是,這個世界不一樣,只要他擁有足夠的力量,那麼就不會有人敢冒著生命危險背叛他。

王曉曉掩嘴輕笑,道:「凱旋,品寶堂又有人來了,你見是不見。」

戎凱旋一怔,道:「品寶堂的雷前輩不是在這兒么?」

一月前,在與於家老祖大戰之時,品寶堂也曾經伸出援手,雷匯容更是親自上馬,主持守山大陣。不過,大戰之後,雷匯容立即消失,再也不曾前來打擾他了。

王曉曉輕輕的點著頭,道:「這一次,章貢山前輩也來了。」

戎凱旋的眉頭微皺,道:「兩位宗師齊聚東華郡城,他們肯定有事。」

王曉曉輕嘆道:「凱旋,難道你忘了猿天尊的吩咐?」

戎凱旋苦笑一聲,道:「我當然沒有忘記,不過,他們表現的也太急促了吧。」

猿天尊臨行之前,吩咐他前往品寶堂先天秘境一行,他雖然並沒有推辭,但也不曾打算如此之快就成行啊。

輕輕的搖著頭,戎凱旋站了起來,道:「走,我們去見見他們。」

兩個人並肩而行,片刻之後就來到了客廳之中。

章貢山和雷匯容兩位宗師早就在此等候多時了。他們一見到戎凱旋,頓時站了起來,臉上更是堆滿了笑意。

如今的戎凱旋與上一次前往品寶堂山門之時已經有了巨大的不同,無論是個人實力,還是身份地位,他都已經足以與章貢山兩人比肩了。

「哈哈,戎家主,一年不見,別來無……咦。」章貢山的臉色微微一變,道:「戎家主,如果我沒有看錯,你的修為似乎已經到了先天後期。」

戎凱旋微笑著道:「章前輩好眼力,晚輩連曰苦修,偶有所得,也算是有些收穫吧。」

章貢山磕巴了幾下嘴唇,終於是長嘆一聲,道:「哎,早就知道戎家主天賦過人,但是能夠在一年之內從先天中期進階到後期境界,真是……可畏可怖啊。」

他這句話說的是心服口服,想當年他修鍊之時,因為有著品寶老祖的指點,更有著整個品寶堂為後盾,所以修鍊資源一點不缺。可縱然如此,他從先天中期進階到後期,也用了數年時間。

就算如此,他也是沾沾自喜,自以為天賦絕頂。可是,與如今的戎凱旋相比,那就是相差甚遠了。

雷匯容輕咳一聲,道:「師兄,戎家主的天賦,可是連猿天尊都看重的,我們就不用與他比了。」

其實,這一次與戎凱旋相見之時,他也是感觸頗深。不過,時間久了,他也就想通了。與什麼人不好比,非要與這個怪胎相比,那不是存心找虐么。

一旦想通了這一點,他頓時心生明悟,再也不去理會戎凱旋的境界進度了。

章貢山苦笑一聲,他收斂心神,道:「戎家主,我們今曰前來,是想要請問一聲,您何時能夠抽出空來?」

戎凱旋目光炯炯的看著他們,道:「兩位前輩,那猿天尊雖然是登天封神強者,但它畢竟還是獸族一脈,為何你們對他的話如此看重呢。」


章貢山兩人對望了一眼,彼此緩緩的點了一下頭。

「戎家主,你是想問,我們品寶堂和獸族有何瓜葛,為何會接納獸族先天來山門交易,並且與猿天尊之間的關係吧。」

戎凱旋重重的點頭,正容道:「請指點。」

品寶堂中絕大部分都是人族強者,而且品寶老祖同樣是人族老祖。可是,獸潮爆發的消息竟然是他第一個知曉,而且他還拒絕為自由城出力抗擊獸潮。

再聯想到品寶堂與獸族之間的交易,戎凱旋頓時是心生疑惑。如果這個問題不能夠得到圓滿的解答,他可沒有膽量繼續與品寶堂合作了。

章貢山輕嘆一聲,道:「戎家主,你對獸潮怎麼看。」

戎凱旋一怔,道:「獸潮強大無比,是我們人族一大劫難。」

章貢山嘿嘿的笑著,道:「這確實是人族劫難,但也是人族和獸族的一大機遇。」

戎凱旋眉頭略皺,問道:「什麼意思?」

章貢山輕捋長須,道:「歷次獸潮之中,無論是人族還是獸族,都是傷亡慘重,因此而滅族的世家和獸群比比皆是。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人族三大帝國中的各位老祖中,除了一位之外,其餘三位都是在獸潮之後的十年內晉陞的。」

戎凱旋的雙目頓時亮了起來,他緩聲道:「前輩,您的意思是,獸潮攻城其實是例行公事,兩族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培養新的老祖級強者?」

在他的身邊,王曉曉的眼眸也是閃爍了一下,雖然她沒有說話,但那一抹驚訝之色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