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個老妖怪個個都是狠渣子,他們一起動手,三十六人對五人,這完全就是碾壓,是屠殺。僅僅只是一瞬間,天族這五尊三清古王被轟碎,只餘下了頭顱和元神,被三十六人禁錮在了虛空之上。

這一幕被剛剛出現在遠方天穹的一群修士看見,頓時個個倒吸冷氣。許多人發現天庭大軍出世,皆很疑惑,所以有很多人慢慢的跟在身後。可是就在這一刻,望著眼前的一幕,這些跟來的修士個個渾身發冷,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這……這就是天庭的實力?」

「天啊,那……那可是五尊三清古王啊……」

「好……好恐怖。」

諸多修士止不住的顫抖。

天庭大軍壓來,抬手間拍碎了五尊三清古王,這等戰力何其的可怕?

那不是玄仙,更不是人皇,是五尊三清古王啊!

「咚!」

突然,另一片虛空上,一隻銀色的拳頭壓下,直接轟開了虛空。

姜小凡睜開了道眸神眼,降世明王拳徹底爆發。他將修為催動到極限,打出了他如今的最強戰力,這看似簡單的一拳集合了他如今最強神通和最強體魄的雙重極限,無情的壓了下去。

「噗!」

血霧炸開,四下飛濺。

天族的這尊三清巔峰強者被轟碎,與其餘五人一樣,只剩下了元神和頭顱。

「該死!」

此人眼中閃過一抹怒色。

僅餘下的頭顱光芒大盛,就要重新凝聚出體魄。不過就在下一刻,一隻銀色大手覆蓋而來,直接將他僅餘下的頭顱給抓住了,化神符催動,隔絕了所有。

「你?!」

這一刻,此人眼中的怒意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心驚和一縷恐懼。

沒有在意手中的頭顱,姜小凡轉身,掃視茫茫天庭大軍。他通體流轉著七彩神華,唵字天音震動四方,吼碎了蒼穹:「兄弟們,祭出我天庭戰旗!」

「祭戰旗!」

數萬天兵天將齊齊大吼。

「嘩啦啦!」

最前方,秦羅親自站了出來,他手中的天庭戰旗高舉,在寒風中獵獵作響。

這一刻,姜小凡上前,大手探出,一把將渾天老祖等人旁邊的五顆三清級頭顱抓了過來,和他手中的頭顱放在了一起。重新望向四周黑壓壓的天族大軍,他的話語鏗鏘而鳴,震動四野八荒:「我天庭立足紫微數載,戰旗始終未動,現在就是時候。三清神血祭我天族戰旗,打開君臨星空的第一步!」

話語一出,蒼穹震動,黑壓壓的天兵天將齊聲咆哮。

「天庭!」

「天庭!」

「天庭!」

大吼聲一浪高過一浪,聲威駭人,令在遠處觀望著這一切的紫微修士個個臉色慘白。而在同一時間,天族六人頓時變得驚恐萬分,他們僅僅只餘下了頭顱和元神,但是此刻完全被禁錮了,他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住手,我們可是九重……」

有人大吼。


可是他的話語無法吐完,因為下一刻,他們六人的頭顱齊齊炸開。

「噗!」

「噗!」


「噗!」

「噗!」

「噗!」

六顆頭顱崩裂,被姜小凡直接以大神通震碎。

天族六人的元神第一時間粉碎了,但是,他們的血液卻全部濺射在了秦羅手中的天庭戰旗之上。這一刻,三清神血染紅了整張天庭戰旗,妖艷而刺目。

ps:感謝光陰倒影,卡特彼勒797,嘯冰藍,逆鱗等幾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以上排名不分先後,謝謝大家!第三更大概是在晚上九點左右哈。 “哼,老孃只是跟你玩玩,沒想到你還來真的了,看我不教訓你。”龍凝倩一個翻身躲過了開水的攻擊,這麼燙的水,一看就是高壓鍋弄得,這溫度最少有一百二十度,這潑在臉上,肯定會毀容,龍凝倩不躲纔怪,不過這黃凌的心也夠毒的,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我說嘛,這小娘皮怎麼能這麼快就死了呢。”黃凌和一衆人在哪裏狂笑起來,,只有先前那個勸龍凝倩的男子還是一臉的擔心,看得出來這人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龍凝倩這是第一次來這種繁華的都市,什麼事故人情都不懂,但此時也是被氣得俏臉通紅,煞是好看。

“看招。”龍凝倩都懶得跟這種人渣廢話,直接出手還是來的快一點。

“好。”黃凌也是一聲暴戾,這小娘皮可不能輕視了,稍有不慎就是死翹翹的結果。

……

陳杰說治不好病之後,所有人的情緒都比較低落,就只有陸千那傻胖子還在那裏嘻嘻的笑着。

“媳婦,你是哪裏人呀。”陸千突然冒出一句“媳婦”可把陸青青嚇壞了,這弟弟什麼時候能安分一點,那所有人就要燒高香了。

陳杰看着陸千,滿腦黑線,這陸千的病有時間啊還真要走一趟。

龍瀟夢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予理論。

最後還是陸青青出來打冷場,“小千啊,這龍姑娘不是你的媳婦,你認錯了。”陸青青解釋道。

“姐,他就是我的媳婦。”陸千把頭一撇,對陸青青堅持道。

陸青青滿懷歉意看着陳杰,聳聳肩,表示自己也沒有辦法。

“媳婦,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哪的人呢。”陸千聳聳眉毛,對着龍瀟夢窮追不捨的問。

陳杰現在真的是滿腦子黑線,欲哭無淚。,總不可能讓陳杰跟一個傻子去理論吧。

……


黃凌躺在地上,一副不甘心的樣子,沒想到自己苦練這麼多年,到頭來竟是被一個小女人打敗,這怎麼讓有着大男子主義的黃凌甘心。

一衆弟子站在黃凌旁邊,尋長尋短,可就是沒有人敢向龍凝倩問罪,這被打的滋味所有人都嘗過了,誰知道你這一去問,別人還打不打你,肯定是不想在被打了唄。

龍凝倩鄙視的看了一眼黃凌,裝身就走,拉扯起一陣陣熱風,身後黃凌不甘的看了一眼龍凝倩離去的地方。

武館門口,龍凝倩負手而站,身前那溼溼的地方早就幹了,這就是古蘭修的好處。龍凝倩左右看了看,笑笑的往旁邊走去,估計是去禍害下一家武館了吧。

……

陳杰坐在火車上閉目養神,修煉了一天,終於熬到燕京了,下車時,陸青青對說:“有時間打我電話。”

“絲,不對呀,我又沒有你電話。”陳杰倒吸一口涼氣,好像覺得這是不對勁,這陸青青有沒有給陳杰電話,陳杰怎麼打過去呢。

“我不是給你打好多電話,但是你都沒有接,你看看,應該是在未接電話裏面。”陸青青不滿的對着陳杰說。

“未接電話。”陳杰好像想起來了,當初自己那天晚上看到了手機上一大串的電話,還以爲是釣魚的呢,所以也沒有多理會,手機一涮,什麼也沒了。

“不好意思,沒了。”“要不下次你找我。”陳杰說完話就拉起龍瀟夢的小手從人羣中跑了出去,龍瀟夢俏臉一紅,這可是有這麼多人,人家會不好意思的嗎。”


龍瀟夢被拉走之後,陸千竟然在後面摸眼淚,嘴裏還在青青呢喃着“媳婦,媳婦…下次我們去哪裏呀…”

陸青青都被陸千弄得沒有脾氣了,“也沒見你對我這麼好過,就一個萍水相逢的你也對人家那麼上心,虧我還照顧了你十幾年呢,哼。”陸青青把頭一撇,明顯是不高興,吃醋了。

陸千看着陸青青傷心,也不忍,於是就在陸青青的額頭上親了親,“姐,這媳婦怎麼可以跟姐姐作對比呢。”

……

陳杰見天色已晚,還是要落腳的,於是和龍瀟夢來道一個賓館裏。

賓館不大,但是能在這麼寸金寸土的燕京做得這麼好,也實屬不易了,這種賓館就是專門爲旅遊的人設計的,不貴且舒適。

兩人已經走進了酒店中,陳杰身爲男士一馬當先的走在最前面,接着對前臺服務小姐吩咐道:“要兩間標準套房! ”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標準套房沒有了! ”前臺服務小姐歉意的說道,這樣的時間,再加上這裏地處市中心 ,雖然酒店的位置有些偏僻,可還是人滿爲患,基本上所有的房間都被預訂了。

“都有什麼房間,給我來兩間就好了! ”陳杰見沒有標準套房,便是無所謂的說道,反正只要能睡覺能休息就 可以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裏只有一間大牀房了! ”前臺服務小姐移動鼠標,在電腦上掃了一眼,再次歉意的

說道。

“我去! ”聽到前臺服務小姐的話,陳杰心中暗罵,這是要讓自己和龍瀟夢睡在一起的節奏了?心裏還有一點小激動!

龍瀟夢聽到前臺服務小姐的話,同樣微微皺了皺眉頭,大牀房,說白了不就是兩個人睡的房間,這是要讓自己 和陳杰共處一室的節奏?雖然有些…有些好感,但是這也太……

“沒有其他房間了? ”陳杰似乎不死心的再次問道。

“不好意思先生,真的沒有其他房間了! ”前臺服務小姐再次非常抱歉的說道。

見真的沒有其他房間了,那只有在找另一家酒店了,旋即轉過身子,對着站在身後的龍瀟夢說道:“沒有兩間 標準套房了,看來我們只能再找一家快捷連鎖酒店了! ”

對此,龍瀟夢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雖然要在走一段路程,不過要讓她和陳杰睡在一個房間,這在她心理還是 非常難以接受的,畢竟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父親的兄弟,自己怎麼能和他睡一個房間呢?在古蘭修的意識觀念中其實就是這樣的,雖然龍瀟夢不是古蘭修,但是長期生活在這種古蘭修的薰陶下,神腦也要被同化了。

“這位先生,現在都已經這麼晚了,估計附近幾家的快捷酒店的房間都滿了,你們就算去其它酒店去看,估計 也沒有什麼房間,如果運氣不好的話,你們還得在返回來! ”前臺服務小姐建議性的說道。

聽到前臺服務小姐的話,陳杰和龍瀟夢兩人頓時沒了主意,不過前臺服務小姐的話也對,現在都這麼晚了,這家快捷連鎖酒店的位置還這麼偏僻還只有一間大牀房,換做其他的快捷連鎖酒店沒準真的一間房都沒有,如此繞來繞去,沒準最後兩個人還要回到這間快捷連鎖酒店。

龍瀟夢本意是不想和林天住一個房間,可是聽到前臺服務小姐的話後,她也有些猶豫了,現在外面這麼已經很晚了,如果在離開這裏,出去找酒店,指不定會遇到什 麼事情呢,想來想去,龍瀟夢也有些舉棋不定。

對於兩人住一個房間,還是一個人一間房,陳杰是無所謂了,反正他是一個大男人家,怎麼樣都不害怕,只不過他要徵求龍瀟夢的意見,一時間陳杰和酒店前臺服務小姐的目光都盯在了龍瀟夢身上,等待着她的意見。

“算了,這麼晚了,今天就住這裏吧! ”想來想去,龍瀟夢爲了自身安全着想,還是選擇了兩人住一間大牀房 ,畢竟自己和林天都是第一次來,人生地不熟的還是不要大晚上在外面亂走了,以免在出了什麼事情。

聽到龍瀟夢的話,陳杰聳了聳肩,掏出自己的身份證和押金一併交給了酒店前臺的服務小姐,很快登記完成, 前臺服務小姐將房卡交到了陳杰手中後,與龍瀟夢一同走進了電梯中。

房卡顯示819,於是陳杰就和龍瀟夢一起乘坐電梯來到了八樓,接着按照門牌號的指示,來到了819房間 門前,將房卡在門前輕輕一刷,房門打開,陳杰和龍瀟夢都是一臉疲憊的走進了房間中。 雖然少了三個人,但是房車裡依舊熱鬧,這一站他們的目的地是二流家族中的佼佼者,擁有九位仙帝高手。

這一戰,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招募,而是為了仙石。

想要建立一個宗門,財富可是基礎中的基礎!這個家族雖然只是二流家族,但是他們手中卻又著二三十個仙石礦,財富甚至超越了除了楚家以外的其它三個仙門。

按理說這樣的肥肉,四大仙門應該不會放過,但是他卻依舊活到了現在,這是為何?

那是因為這九個仙帝!

仙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家族中擁有一名仙帝稱為三流家族,擁有五名仙帝稱為二流家族,十名為一流家族。

路家算是個例外,因為煉器術的關係,路家勉強躋身於三流家族。

而這個家族之所以沒有稱為一流家族是因為他們還差一位仙帝強者,其他的條件根本就已經足夠了。

所以,仙界給這個家族起了個外號,名為「四大仙家之外最強者」!


這個名氣不可謂不響亮,但是也是名副其實,即便是四大仙家對這個家族也是有著和對待其他四大仙家一樣的待遇,因為他們隨時可以躋身於一流家族,成為第五大仙家。

再加上他們的財力,很有可能在短時間內超過排名靠後的四大仙家。

至於為什麼樊洛洛沒有找楚家,畢竟楚家才是公認第一富有的仙家,那是因為首先,樊洛洛帶著楚漣卿離開楚家的時候口口聲聲說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宗門,如今宗門的影子還沒有見到,可沒臉回去要仙石。

其次,都說肥水不流外人田,這楚家就算將來不會落在楚漣卿的手上也差不了多少,建立一個宗門要花費多少仙石啊?所以還是禍害別家吧!

其實也不能說是禍害別家,互利共贏的事,你出錢我出力,兩邊都很開心。

但是前提是樊洛洛要將這件事談好,要讓這個家族知道樊洛洛的優勢和長處,這樣才能產生長久的合作!

這個路程有花費了十多天,等樊洛洛他們抵達之後,已經是說多天之後的事了,在這期間,他們已經將計劃研究的差不多了。

目的地名白城,家族姓白,所以才有了這個名字。

一進城樊洛洛他們就感覺到了白城和其他城池的不同,不說其他,就這奢華的程度就讓人看直了眼,偏偏又奢華中帶著淡雅,讓人很難產生厭煩。

和楚家的楚城相比,楚家是視覺衝擊並不強烈,但是實際上都是大手筆。

就像這個人看起來穿的都是和平常差不多,但是都是名牌,而白城給人的感覺就是你明知道她穿的是名牌,但是還有種清新淡雅賞心悅目的感覺。

進入白城之後,隨處可見的人們衣著打扮都很華麗,房屋裝修還是行為舉止都如同貴族,街道上也根本看不到有人行乞,好像白城根本沒有窮人一般。

「有錢就好辦了,就怕沒錢!」樊洛洛眼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心中想要大幹一場的衝動油然而生。

「師父,正事要緊。」徒弟們看到樊洛洛的模樣心中十分無奈,太丟人了。

「咳咳,說的沒錯,正事要緊。」樊洛洛點點頭,眾人先來到一家客棧投宿。

隨後,眾人喬裝打扮,兵分幾路,來到白城的各個拍賣場和煉丹煉器的店鋪中銷售七品的仙器仙兵和丹藥。

七品仙器仙兵和丹藥還是十分稀少的,除了煉丹、煉器世家之外,其他各大家族的丹藥、仙兵、仙器不是從煉丹、煉器世家處買的就是自家雇傭了煉丹師或者煉器師,但無論哪種情況,能夠滿足自己需要就已經不錯了,還有幾個回去拍賣會拍賣。

會這樣做的,也就只有散修鍊丹師而已!

而散修鍊丹師、煉器師由於沒有更多的資源所以沒辦法快速提升自己的煉丹。煉器水平,很多煉丹師、煉器師到了後來由於修為和年齡的限制就已經止步不前了。

所以,散修中的七品煉丹師、煉器師並不是很多,或者說鳳毛麟角。

剛開始由於樊洛洛他們剛去,所以消息還沒有接軌,最多就各大拍賣會宣傳一下而已,所以白家還沒有注意到,畢竟雖然七品仙器、仙兵和丹藥不多,但是偶爾也還是會有一些的。

直到後來消息交流之後發現好多拍賣會和店鋪都收到了七品仙兵、仙器和丹藥,如此一來白家便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這些神秘人身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