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神秘一笑,壓低聲音道:「星辰兄弟來的正是時候,洞主前後去了煙雲山五次,這一次終於說服了他們。煙雲山和毒蟾谷都願意派出一位皇者,來支援我們。」

「嗯?」帝星辰臉色微變,幸虧帶著面具沒有被發現。

馬雲頗為興奮的道:「煙雲山二長老戚繼光、毒蟾谷三谷主歐陽華,都是成名很久的玄皇,據說今天就能趕到。還有一年前加盟我們水月洞天的青羊尊者也從風凌閣那邊趕了回來。如果沒有意外,今天六大皇者齊聚,準備商量發動總攻的事宜。」

六大皇者?帝星辰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自己這是一頭扎進馬蜂窩了?甑雲博是玄皇後期巔峰,夢魘守護者是玄皇後期,其餘四大玄皇也是各個不凡。真要是打起來,自己這邊完勝的把握貌似不足七成,說不定還會遭殃。

要不……放棄行動?現在還沒進入水月洞天,或許還來得及,不然的話進去容易,出來就難了,別說破開夢魘霧陣的內陣,保命都是個問題。

「星辰兄弟?你怎麼了?」馬雲忽然發現帝星辰好像有些魂不守舍。

「哦,沒事,突然有些感慨,六大玄皇強者齊聚一堂,前線還有五大玄皇強者征戰,水月洞天崛起的日子馬上要來了。」

「唉,其實沒那麼簡單,聽說煙雲山和毒蟾谷索求很大的報酬,連洞主都感到氣憤。」

「對了,你剛才說……戚繼光和歐陽華兩位皇者還沒來?」

「還沒到,不過應該快了,洞主已經離開大殿準備迎接了。」

帝星辰目光陰晴不定的變化幾分,暗暗攥緊拳頭,拼一把!!

帝星辰隨著長老馬雲趕往水月洞天駐紮的五座高峰,一邊跟熱情的交談,一邊默默盤算著意外情況出現后的應對。原本的計劃是場順暢的偷襲,現在看來,很可能演變成一場惡戰。但煙雲山和毒蟾谷即將參戰,錯過了今天,自己這方很可能會永遠陷入被動。所幸自己這方有四位後期玄皇,將會成為今天這場惡戰的關鍵!

有馬雲的引領,帝星辰輕鬆通過層層關卡,成功靠近了五座山峰的邊緣,也就是內陣的入口處。

畢竟是玄王強者,且親眼見識過帝星辰的強橫實力,馬雲直接帶著他來到主峰所在區。

同時間,驚鯊巨虎等突擊分隊相繼抵達外陣陣點所在方位,真的尋找到了類似於諸葛輝所說的峽谷或是祭台,心裡不由暗自驚嘆,那怯懦柔弱的小娃竟有這等本事。

「前面的迷霧稀薄了,放慢速度!」

東南方位,疾速潛行的千葉猛的舉手握拳,兩位猴族妖獸王者和二十七名修羅之殤的成員應聲而止。

按照諸葛輝的介紹,由東南切入,沿十點鐘方位疾行,兩千米位置處,會有片霧氣稀薄的空白區,裡面有個石台類的物體,就是陣點所在。


「應該就是這裡了,散開。」千葉稍作觀察,示意隊員們分散開,自己緩慢向前靠近。霧氣越來越稀薄,三步過後,眼前景象突兀清晰。

寸草不生,雜石凌亂,就像是個數十米的空白區,在其中央位置,有個齊整方石堆積的高台,跟諸葛輝預料的完全相同。但是……

人?!

在高大的石台上方,盤坐著白衫少年,在石台四周,零散盤坐著三十名銀甲武者,全部屏氣凝神默默的潛修。

在千葉靠近的那一瞬,三十人竟齊齊睜開雙眼,眼底一抹精芒乍現,全部匯聚在他的方位,千葉悚然一驚,幾乎第一時間跨步後退,撤進了迷霧區。

靜!!空白區里寂靜無聲,三十名銀甲守衛繼續盤坐原地,凝視千葉退去的地方,眼神越來越凌厲,左手摸向刀鞘,右手扣向刀把,一股針尖般凌厲的瀰漫空白區域。石台頂端,甑子丹眉頭微皺,從精修中蘇醒。

「少主,有人闖入!」三十名銀甲守衛緩慢起身,竟如野獸般半跪在地,身軀略微前傾,握刀的右手青筋突起,隨時可能暴起突殺。

「不用擔心,可能是幫派弟子誤走。」甑子丹繼續閉目養神。

「玄皇!玄王!」三十人的嗅覺極其敏銳,神情越發凌厲,目光緩慢散開,竟分別鎖定千葉、兩大妖獸王者所在的區域:「三個,一個玄皇,兩個玄王!」

「嗯?」甑子丹眉頭皺緊,這裡距離外圍兩千多米,是主要陣點所在,因為天地能量濃郁,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精修的地方。若是新加盟的弟子不懂規矩,無意中靠近,這還又可原諒。但若是玄皇和玄王的話,情況就不是一個意義了。

千葉定在原地,澎湃的玄氣已經在指尖匯聚,宛若壓抑的火山,一旦釋放,烈焰滔天,但……行動前各分隊紛紛相互叮囑,是刺殺,不是進攻,儘可能做到無聲無息。但他萬萬沒料到這群人的警覺性竟如此之強,隔著層迷霧,依舊可以感受到瀰漫而出的凌厲氣息。


修羅之殤的成員全部停住,眼眸凌若麥芒,額頭黑妖花紋傳來陣陣警惕意念,雙手同樣緩慢的探到腰間,坐下獅虎妖獸繃緊身軀,獠牙一點點的探出,一股血腥氣息呼哧而出。靜!!

甑雲博及貼身近衛隊凝視迷霧,千葉及修羅之殤的成員鎖定空白區。

相隔稀薄霧氣,彼此全神對峙。甑子丹剛剛破入玄王巔峰,貼身近衛隊全是甑雲博親自挑選訓練的死士,正隊長兩大副隊長全為玄皇初期,二十八名隊員全是玄王級別;

千葉為玄皇初級,殺戮一生,兇殘無度,兩位妖獸王者同樣剽悍狂野,修羅之殤的第一分隊,也是整個隊伍裡面訓練最成功的。一旦碰撞,勢必惡戰。 第五百四十三章最後一個陣點

第五百四十四章最後一個陣點

但千葉的心卻有著久違的緊張,必須一擊必殺,絕對不能陷入混戰,否則……這場突襲戰的挫敗,將由自己這邊承擔。甑子丹慢慢的站起來,指尖慢慢瀰漫出稀薄的霧氣,霧氣匯聚,化作靈動晶瑩的水流,縈繞著指尖懸浮流淌。水流非常細弱,但隱隱蘊含江河奔騰的轟響。

空白區里,甑子丹及近衛隊更多的是疑惑和警惕,迷霧裡,千葉等人則全是凝重和遲疑。

氣氛在這一刻凝重的像是要滴出水來。千葉的雙手繃緊如鐵,銀牙死死咬住。怎麼辦?空白區里的玄氣波動開始強烈,竟然有四個玄王巔峰!其餘守衛的氣息同樣極其不弱!

非得全力出戰?

流星兄弟進了內陣嗎?其餘分隊靠近了陣點嗎?

碰撞一旦展開,修羅之殤的成員能不能全力絞殺這群護衛隊,繼續向內部增援??分散在旁側的兩個妖獸王者有些按捺不住,呲牙咧嘴,肌肉暴漲,鋼棍幾乎要被扭碎,就像壓制不住的高強度彈簧,就等千葉一聲令下了。

「小心!!不對勁!!」甑子丹終於意識到四周氣憤的詭異,玄氣波動開始強烈,隱約有著大量粗重的喘息,腥臭味已經漫過迷霧區向這裡靠近。

「少主,示警!!」近衛隊長突然出聲,臉色變得格外凝重,預感到的妖獸王者氣息在狂躁,正前方那玄皇初級的氣息更是在暴漲,四面八方有股強勁的壓迫感正在聚攏。「殺!!」千葉再不遲疑,一聲厲吼,幕然暴起,雙手猛力一振,掌影化刀,烈焰噴涌!!

手為刀,烈火聚!

烈焰……刀斬!!

勁風呼嘯刺耳,烈焰刀芒尖利如針,以恐怖至變態的暴擊之力,橫掃全場。這是千葉頓悟的必殺技,不用刀,不用兵,用指尖化作鋒芒,承受烈焰凶威。

咔!!雙手十指指骨出現碎裂聲,近乎被那股力量給碾碎,但威力堪稱霸道,十字交叉斬把鎖定範圍內的十餘人直接秒殺,其中還有一名副隊長級的玄王巔峰!

甑子丹在戰鬥激發的前一瞬,做出的舉動是向後飄移,而不是向前,結果險之又險的躲過一劫,落到了石台後側。

同時間!

兩道妖獸王者悶聲嘶吼,炮彈般轟向空白區,凌空疾速翻騰,輪轉的鐵棍橫掃而去。

呀!!!

兩大玄王巔峰隊長瞬時暴起,鋼刀出鞘,刀芒閃擊,快若雷莽,罡氣霸道,半空中悍然交擊,鏘然撞擊聲隨著狂暴的衝擊反震力漫卷而出。

鋼刀應聲碎裂,鐵棍橫切兩斷!四大玄王應聲潰退,掀翻到了地面碎石區,接連反彈十餘米。

獅吼虎嘯應聲而起,三支修羅之殤小組全速衝進戰場,或許是緊張氣氛的作用,三支小組竟超水平爆發,妖獸史無前例的配合,刀網困殺陣成型,絕刀三十六式漫卷出毫無死角的絕殺風刃。

雙方部隊擦身而過,出現細微的頓止,修羅之殤的成員完好無損,死士守衛們的軀體卻……嘩啦……肢體碎裂數十塊!

完勝!!

但每個修羅之殤的成員的額頭都滲出冷汗,緊張竟多於驚喜,壓抑到極限的爆發,是潛力的展現,還是刀陣的威能?

「什麼人膽敢硬闖夢魘霧境!!」兩大玄皇初級隊長臉色劇變,然而兩大妖獸王者卻根本不管不顧,嘶吼如雷,猛擊地面,帶起迸濺的地面裂痕,朝著他們撲殺過來。

「速戰速決!」千葉踏空翻騰,閃擊而下,不敢動用太厲害的武技,純粹是武力閃擊,掃腿橫向前方閃退的甑子丹。

他處處顧忌,甑子丹卻驚怒之下爆發,雙手翻旋,靈力漫卷,細微的水流頓時化作奔涌的龐大水蛇,朝著千葉吞噬過來。轟轟轟!!千葉爆射而下,水蛇全體崩碎,直擊甑子丹。「哪來的賊子,不要命了?」甑子丹臉色大變,再次翻騰,眼神連番變化,竟一拳轟向了正前方的石台。「你敢!!」千葉周身烈焰訣成型,極力攔截。但終究是慢了幾分,成型的兩道水蟒,硬生生崩碎了石台,也就是夢魘霧境的一處主要陣點。

霎時間,數十米的空白區內玄氣突兀混亂,一股澎湃的漩渦衝天而起,捲動四周迷濛的霧氣,遠遠望去,就像是個白霧旋風只貫蒼穹。

「那是……該死!!」夢魘霧境外,諸葛輝猛的起身,清秀的臉色格外難看,探手一抓,斷裂的蒼雲槍竟應聲融合,鏘然入手,整個人的氣息徹底轉變。

茫茫霧境深處,數萬警戒弟子全部有所察覺,外陣二十九大陣點出傳出強勁的能量波動,滾滾迷霧奔涌而出,向著整個夢魘霧境注入強勁而澎湃的迷霧,所有守衛弟子們全數提高注意力。

驚鯊巨虎等並沒有全部到位,但感受到突然的變化,神情一個個全部發狠,再不做任何掩飾和遲疑,全速朝著目標陣點本用。吼!!獅吼如雷,虎嘯震天,獅虎交織席捲長空,碎金吟聲暴起,提前奏響進攻的序幕!!

「這就開始了?四妹,在天之靈看好了,今天用水月洞天的鮮血,洗刷你們所受屈辱。!」化羽宮三宮主雲惜佇立踏空,無視山谷四方匯聚而來的守護部隊,一聲輕語,一指輕彈,虛空浮現清晰的琴弦痕迹。嗡!!琴聲蕭瑟,渾然肅殺,籠罩方圓數百米範圍,山崩樹裂,化作塵埃木屑,正全速聚攏的近千守護玄修者應聲崩碎,連任何慘叫聲都沒有發出,化作細密的血肉碎片混跡翻騰的塵霧之中。

雲惜動了殺心,沒有絲毫的憐憫,直接以至強武技來屠戮這些玄靈玄王。

正下方正湧出濃霧的山谷陣點則被匯聚的琴聲絞碎成殘破,囚困於此的天地玄氣隨即混亂,形成強勁的漩渦,牽引濃密的白霧貫注蔚藍天幕。

一意,山崩地裂;一念,血染蒼穹。皇者一怒,驚動天地。

「還有三百米!陣點我來處理,修羅之殤的人……攔住所有人!」千安怒喝一聲,周身烈焰涌動,化作炫目的火翼,猛的一陣,留下一道火線,消失在蒙蒙迷霧,直衝三百米外的陣點所在。

「嗬!!」修羅之殤的隊員們應聲分散,九人一組,擺成刀網困殺陣,迎著四面八方衝來的守護部隊展開沖級。

「絕刀三十六式!」吼聲如雷,絕刀屠戮,渾然一體。組建的困殺網陣像是張開的猙獰獸口,無情的吞噬著衝進陣型的敵人,層層相合,連綿不絕,密集的刀幕烈焰滾滾,暴擊之力強橫無匹。

化形妖獸、玄靈巔峰、吸血螞蝗,個體實力本就強橫,何況還是緊密的結合起來。完全是橫掃式的突進,硬生生貫穿了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包圍網!

修羅之殤的強橫戰鬥力在這一刻初次顯威!

正前方,千安及兩名妖獸王者成功靠近陣點處,既然已經無需掩飾,王級實力全力爆發,以最殘暴的方式屠戮守衛,粉碎陣點,同樣引動了衝天而起的迷霧氣旋。金烏尊者負責的陣點位於夢魘霧境縱深處,此刻距離還有千餘米。感受到一陣陣強烈的顫動,還有混亂的夢魘迷霧,說明各方部位已經得手,或許只剩自己這一個了。

「水月洞天,你們在風凌閣欠下的血債,今天一起做個償還!!」金烏尊者稍微遲疑,沒有再急著硬闖,氣凝神斂,體內經脈中的浩瀚玄氣突兀暴走。

這一刻,金烏尊者的身體竟然逐漸透明化,但全身各大筋脈穴位卻越發的清晰,散發出精亮的光華,直透衣衫長袍,整個人的身體儼然就是個純粹的靈力容器,清楚看到淡金色的玄氣在經脈裡面疾速輪轉。雙眸精亮,燦若星辰,右手緩慢橫起,筋脈玄氣開始想著掌心匯聚,速度越來越迅猛。一個細微的金色氣旋開始成型,壓縮、膨脹,膨脹、壓縮,旋轉的速度越來越迅猛。赫然像是一輪驕陽在衍化中誕生!

這一刻,金色驕陽在持續著壓縮、持續著旋轉,帶起強烈旋轉的氣旋,如刀般凌厲,引動天地能量混亂。

諸葛輝佇立邊緣山頂,雙手攥握鋼槍,高舉半空,槍尖朝著地面,一股極其尖銳凌厲的氣息在槍尖匯聚。

衣衫長發無風自動,神情冷俊、雙眸如電、注視著接連暴動的夢魘霧陣。

一個!兩個!三個……轉眼十二個漩渦風暴貫注長空,像是白色龍捲風,接連著蔚藍蒼穹和蒼白霧海,攪動其一片風暴。但是……還有一個!!還有一個!!虛陣的陣心!!金烏尊者,你在做什麼?!


諸葛輝神情越發冷俊,長槍在手,已經蓄勢待發,隨時可以崩碎這外陣的真正陣心,重創夢魘霧陣。

然而……

虛陣陣心方位依舊平靜!


吼!!吼!!茫茫霧海深處吼聲震天,驚鯊巨虎龐大的身影已經若隱若現,其他方位同樣爆發出慘烈的混戰,徹底驚動了沉寂的霧海。淹沒在霧海深處的五座山峰遙不可見,但這裡提前爆發的混亂肯定驚動了那裡,指不定已經產生混亂,但要是外陣不破,內陣將穩固如磐,帝星辰他們必定身陷牢籠。 第五百四十四章偷襲水月洞天

第五百四十五章偷襲水月洞天

金烏尊者!!諸葛輝幾乎要發出嘶吼。轟!!突然,金烏尊者所在的方位,一道刺眼金色光芒散射而出,穿透了濃重的迷霧。再然後……霧海翻騰,群山震顫,金光向前衝擊,彷彿一頭荒古野獸在霧海深處縱橫狂奔,以驚人的速度沖向虛陣陣心所在區域。

沿途所過,山崩、地烈、林木崩碎、塵土暴走,在後方形成個惡龍搗海般的強烈風暴,聲勢極其浩大。

眨眼空擋,『荒獸』一頭撞向陣心所在山叢,轟,驚天動地的爆炸攜帶澎湃的塵浪衝天而起。

「就是現在!!」諸葛輝一聲低吼,蒼雲槍洞穿而下!

鏘,看似普通的山體卻傳出鋼鐵般的刺耳轟鳴,整個矮山表層光華流轉,死死守護其穩固不破。

諸葛輝神情不變,姿態不變,槍尖穩穩定在表層,雙手青筋浮現,極力向下衝擊。短暫的對峙過後,一聲咔嚓碎響,細密的裂痕向著整個山體的守護層蔓延,最後……

砰!整座矮山崩出裂痕。

「開!!」諸葛輝身形猛的旋轉,蒼雲槍一記橫掃,山踏地崩,連山下沖涌而出的玄氣風暴都被一切為二。

虛陣真心、真陣之心,以及十二處主要陣點,此刻全部搗毀,籠罩方圓十數公里的龐大夢魘霧陣頓遭重創,一道道漩渦衝天而起,徹底攪亂了外陣迷霧,潛行在裡面的數萬水月洞天守護弟子都受到強烈影響,很多人直接被霧境重創,要麼靈魂受損,要麼沉淪夢幻。

「外陣已破,七位皇者,全力衝擊內陣壁壘!!」諸葛輝佇立高空,斜舉長槍,一聲清嘯響徹雲霄。

驚鯊巨虎、宜賓皇者、雲惜、金烏尊者、猴族三大妖皇,齊聲傲嘯,皇者凶威像是泄閘洪流崩碎一片霧境,一腳跨步,下方百米地面盡皆崩碎,七大皇者鎖定內部五座山體所在全速衝擊。


「殺!!」千安等人應命爆發,修羅之殤的成員舉刀厲嘯,捲起殘暴的屠殺風潮,橫掃戰場各處,以數百之數迎擊外圍混亂不堪的數萬守護弟子。

此時此刻,水月洞天五座山峰陷入暴動狀態,在碎金吟聲響徹外陣的時刻,帝星辰正好踏過主峰青魔峰下正門,一切的偽裝都不必保留,拈花、星月、雙頭黃金獅,當即從空間戒指裡面釋放出來。馬雲等宗門弟子的臉色通體冰涼,近乎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大宮主!!主峰有四大皇者,甑雲博就在頂峰!戚老二和歐陽華正在來的路上,速戰速決!!」帝星辰留下一聲急切的呼喊,朝著青魔峰旁側的大羅峰衝去。四大皇者?戚老二和歐陽華!他們果然聯合起來!

拈花朝星月眼神示意,獨自向前,拾階而上,玄皇巔峰的氣息在無聲無息間籠罩整個青魔峰,沒有狂暴的衝擊,沒有震撼的爆發,卻讓數千弟子定格當場,驚駭交加的凝望著風華絕代的華貴女子,不敢做絲毫的喧嘩、任何的反抗。

膽怯!由內而外驚恐!顫抖,靈魂骨骸冰冷刺骨!

「甑雲博,當年你毀我化羽宮根基、屠我弟子三千、害我四妹身殞,可曾想過有朝一日,我拈花會出現在你水月洞天,相同的厄運會降臨你的頭頂。」

清冷的聲音回蕩青魔峰,天地間飄落花雨,蒼白如雪,如夢如幻。

蒼白花瓣都是由純粹的玄氣凝聚而成,利若刀刃,片片飄落,無聲的抹過僵硬弟子的喉嚨,花瓣由白轉紅,弟子則迅速衰老,砰的跪在地上,再無聲息。

花瓣落地,猩紅如血!竟是活生生的吸幹了玄修者的精血,點滴不剩!!數千弟子惶恐顫抖,竟根本挪不開腳步,眼睜睜的看著天地飄舞的蒼白花瓣墜落在自己的身體、劃過裸露的肌膚,淪為一具毫無血色的屍體。詭異的武技,華麗卻殘忍的手段!

拈花溫婉大方,尋常不曾發怒,但……千年已過,誰還曾記得她當年獨自游戰富士山脈千里之地的颯爽英姿,誰還曾記得她連敗十三玄皇強者的赫赫聲威,誰還曾記得她一手創立化羽宮五百年無人敢犯的強勢。龍有逆鱗,觸者必死!!鳳亦有烈羽,碰者皆焚!!

「拈花?我不去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門來了!」甑雲博傲居山巔,冷眉而視。

「他們怎麼進來的??怎麼能破夢魘霧陣?不可能!!」緊隨出現的夢魘守護者等三大玄皇臉色難看,看了眼遠處頻繁暴動的茫茫霧境,很快又注意到了沖向其他方位的帝星辰三人的身影。

「是星月?不好!他們要毀內陣陣點!」左護法忽然呼吼,朝著黃金獅皇的方向衝過去:「孽障,你敢!!」

「我攔住星月,請青羊皇者除掉另一個。」夢魘守護者聲若幽魂,漆黑身軀在崩碎成稀薄迷霧,片刻之後便出現在了數百米外的凌若惜的旁側。

星月正欲摧毀前方山澗,此刻眼神一寒,湮滅領域漫卷而出,狠狠轟向夢魘守護者撐開的夢魘霧境:「急著送死?不差這一秒!」「你們兩個留下吧!!」拈花一步騰空,漫天飄灑的花瓣驟然匯聚,朝著青羊皇者和左護法席捲過去,飄舞如風,絢美飄逸,但速度迅猛,殺意凌冽,且是玄皇巔峰的強攻,一擊便可能把他們給重創。

「這裡是水月洞天,輪不到你來放肆!!」甑雲博又驚又怒,一振江河扇,滔滔江河自天際引流而至,悍然迎擊兩股白花風暴。「你還有心顧忌他們?幾年沒見,甑洞主信心見長。」拈花聲音清冷,隱含嘲諷。她的實力本身就超越甑雲博,在其揮舞山河扇的瞬間,迎面沖了過去,綉袍漫卷,密集的花雨突兀匯聚,無風暴走,朝著甑雲博全數激射。

與此同時,拈花纖指輕捻,一枚鑲嵌在指甲上的七彩小花瓣消失在茫茫花海中。轟隆隆!!江河碰撞花海,浩瀚的膠著凶威籠罩整個青魔峰,無數的弟子遭殃,要麼被江河崩碎,要麼被花海吞噬。面對兩大玄皇級彆強者的驚天動地的恐怖攻勢,他們宛若螻蟻般羸弱。

青羊皇者和左護法狼狽從災難中心逃出,心有餘悸,眼神驚駭,但稍微停頓,還是朝著帝星辰和青羊所在的方位衝去,外陣已破,絕對不能讓他們在威脅內陣。

「你我最多平手,想殺我?你還欠點火候!!」甑雲博迎著拈花衝去,江河扇疾速翻旋,在茫茫江河中捲起一條條殘暴的水鯊,隨著江河衝擊而洞穿花海,全數撲向昭儀。

暴擊之力極其強橫,突殺凶威粉碎花幕。

不過……

拈花散出的七彩小花瓣是她歷時數百年反覆淬鍊的最強至寶,在揮出之後沒有特殊的能量波動,可躲避同級強者的探知,且具有極強的突殺威能,藉助花海衝擊引起的混亂,無聲無息靠近甑雲博。

呼!七彩花瓣突然暴漲,化作巴掌大小,凌空斬向甑雲博後頸!

「什麼?」一股刺骨寒意襲來,甑雲博猛的轉身,強勢攔截,鏘,鏗鏘交鳴碎金裂石的聲音響起。七彩花瓣竟硬生生崩裂了至寶山河扇,裂痕延伸,驚擾了正在逞威的浩瀚江河。

七彩花瓣餘威不止,破開防禦,擦著甑雲博額頭飈射而過,扎束的長發頓時散落,更驚出其一身惡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