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僅有一位神道天尊這樣稱呼戎凱旋,那或許是說此人對戎凱旋特別的看重,或者雙方因為某種原因而交好。這種特例在此前也曾發生過,雖然比較離奇,但卻也被許多人稱為一時美談。

可是,如果這樣的稱呼並不局限於一位神道強者呢……

孟岩三人心中隱隱發熱,他們的心情莫名的激動了起來。

「多謝鄔兄。」戎凱旋的聲音朗朗傳來,那聲音尚未消散,他已經是如同一道電光般來到了眾人的身前。

「孟大哥,凱易師兄,你們都來了。」戎凱旋的目光先與王曉曉的眼眸對上,但他的口中卻在招呼著兩位兄長。

孟岩和戎凱易大笑一聲,他們同時上前,三兄弟緊緊的相擁在一起。

他們三人並不是出身於鍾離大陸的某個大宗門之內,而僅僅是從鎮魔大陸上的一個極小型家族中慢慢崛起。

在這樣的家族中,別說是出現一位老祖了,哪怕是想要湧現出一位宗師級強者,也是千難萬難之事。但,如今他們三人不但重新相聚,而且還是以三位老祖的身份相見,這份情誼就愈發顯得彌足珍貴了。

常松子看著他們三人親熱的模樣,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自己的耳朵尖。隱約間聽到了他們提及凱旋這兩個字。如果真的把他們當做普通老祖,送他們去開墾土地的話,只怕自己就要被師門長輩們生生的敲死了。

他嘴角一撇,心中暗自埋怨。


你們這幾個傢伙,明明都是老祖了,為何不使用信符傳書,弄得自己差點兒犯錯。

「啪」常松子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他心中暗道,自己真是暈頭了,這些人剛剛進階老祖。又怎麼可能擁有戎凱旋的信符呢。

苑磷天尊詫異的看了眼常松子一眼,隨後就不放在心上了。

雖然常松子是他宗門內的老祖,但也僅僅是一介新入階老祖罷了,而且還不是特別出色的那種,自然無法引起他太多的關注。

許久之後,戎凱旋等人才鬆開手臂。孟岩伸手推了一下戎凱旋,笑道:「曉曉還在那兒呢。」

王曉曉遮掩在面巾下的臉龐微微一紅,但她卻是勇敢的迎了上來。

戎凱旋的臉上更是浮現出歡喜的笑顏,他上前一步。主動的展開了雙臂,將她牢牢的抱在了懷中。

王曉曉的臉蛋兒愈發的紅潤,就連眼眸中也充斥著嬌羞之色。她低下了頭,再也不敢輕易與其他人對視了。

微微一笑。苑磷天尊道:「戎老弟,你的兄弟和未婚妻同時來看你,真是雙喜臨門啊。」

戎凱旋稍稍的放開了王曉曉,攬住了她柔軟的腰肢。道:「曉曉,孟大哥,凱易師兄。我給你們介紹,這位是黃風界的苑磷天尊。」他停頓了一下,道:「苑磷天尊古道熱腸,我在半月界中蒙他照顧,十分感激。」

王曉曉等人連忙上前行禮,苑磷天尊連連擺手,笑道:「戎老弟誇獎了,我們應該是相互扶持才對。」

「不錯,苑磷,你還有點自知之明啊。」

那道飄逸的聲音再度響起,隨後一位長發老者悄然無息的來到了眾人的身後。

孟岩三人心中一凜,此人是如何出現的,他們竟然是一無所知。不過一想到對方乃是神秘莫測的神道強者,也就隨即釋然了。

苑磷天尊冷哼一聲,道:「鄔兄可是手癢,要我陪你走幾招么?」

鄔新琢哈哈笑道:「本座可沒興趣。」說罷,他轉頭看向孟岩三人,片刻之後,緩緩的道:「戎老弟,你的朋友果然都是人中龍鳳,很好,很好啊。」

苑磷天尊一怔,他心中暗道,這個鄔新琢,為了拍戎凱旋的馬屁,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出來啊。然而,當他的目光落到了孟岩三人身上,並且仔細觀看之時,卻是不由地驚咦了一聲。

神道強者的眼力何等高明,遠不是一般人能夠企及和想象的。

此刻,當他認真看待之時,頓時從孟岩三人的身上看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東西。

為首的孟岩老祖身材適中,面目英俊,但是在他的眼眸極深處,卻有著一絲淡淡的黑色。這一縷黑色竟然有著幾許鬼氣凝聚,而且那凝聚出來的氣息中更是透著一股子令人驚恐的感覺。

當然,除非是神道強者,否則很少有人能夠看透這一縷黑氣中所蘊含著的恐怖能量。

他心中暗自猜疑,難道這個孟岩老祖所修鍊的功法,竟然是魔道或鬼道秘法么?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就真的太可惜他這副好皮囊了。

其次戎凱易,此子的身材高大,一雙眼眸更是坦蕩的如同嬰兒一般,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不擅長心計之人。一般而言,這樣的修者在修鍊道路上遠比其他人要佔便宜的多,因為他們心中的雜念較少,可以專心致志的投注於修行之中,所取得的成就自然比其他人要更高一籌了。

可是,這樣的人也有著一個很大的弱點,那就是保命能力太差。


若是一不小心中了什麼陰謀詭計,那麼想要逃出升天的可能性就不大了。能夠活著達到老祖境界,應該是他身邊有著摯友照顧的關係吧。

然而,正當苑磷天尊想要轉過目光之時,他的臉色卻是突兀的一變。

豁然回首,他的目光就像是釘子似的落到了戎凱易的身上。

戎凱易雖然為人坦蕩,但並不表明他就是一個笨蛋。在看到苑磷天尊如此詭異的表現之後,他擾了一下頭皮,也是一臉的納悶。

片刻之後,苑磷天尊臉色凝重的道:「鄔兄,你看出了么?」

鄔新琢淡淡的一笑,道:「早就看出來了。」

苑磷天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緩聲道:「洞天界真是了不起啊,竟然出了兩位這樣的人物。」

戎凱旋心中微動,低聲道:「苑磷兄,你在說什麼?」

到了今日,他在面對這四位神道之時,也是稱兄道弟張嘴就來,再也沒有半分不好意思的表現了。

苑磷天尊看著戎凱易,緩聲道:「你這世兄眼眸清澈如水,目光凝而不散,氣息蓬勃堅定。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所修鍊的,應該是心靈之道吧。呵呵,昔日你那斗笠朋友所修鍊的,也是這條道路。」他搖頭晃腦的道:「在老祖境界之時,就已經選定了自己要走的道路,並且能夠堅持不懈的走下去。不管他們最終能否成功,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了。」

聽著苑磷天尊的感慨,戎凱旋也想到了八目神將對噬心神魔的那段評價。

他隱隱的知道,這條心靈之路並不好走。但是同樣的,如果他們真的能夠在這條道路上走下去,那麼日後的成就怕是不容小覷。

不過,真不愧是神道強者,一眼之下,戎凱易就是無所遁形了。

苑磷天尊戀戀不捨的移開了目光,如果這個戎凱易不是洞天界修者的話,他怕是會直接過去搶人了。這樣的人物,可遇而不可求,任何宗門都不會錯過的。

最終,他的目光落到了王曉曉的身上。然而,半響之後,他的臉色卻是變得古怪了起來。


「戎老弟,你的未婚妻莫非與洞天界的獸王宗有些淵源?」

戎凱旋豎起了大拇指,道:「苑磷兄果然好眼力,曉曉正是現任的天鳳聖女。」

苑磷天尊雙目一挑,嘆道:「怪不得在她的身上,有著如此濃郁的天鳳大人氣息。嘿嘿,真是讓人想象不到啊。不過……」他的眉頭略略一皺,道:「她的老祖氣息似乎有些不太穩定,這可不是好事啊。」

王曉曉詫異的看了眼苑磷天尊,她心中極為佩服。

其實,如果讓王曉曉自行修鍊,也不過就是能夠達到宗師境界罷了。

但猿天尊大人一怒之下,親自出手將戎凱旋的兩位追隨者栽培到了老祖境界。一向不肯對任何人服輸的天鳳大人一咬牙,很乾脆的將自身修為灌注在王曉曉的身上。那一縷修為對天鳳大人而言,僅僅是九牛一毛。但對王曉曉來說,那就是無以倫比的偉力了。

在這股偉力的加持之下,她的修為勢如破竹,在短短的二年中竟然就大跨步的晉陞到了老祖境界。

不過,哪怕天鳳大人神通無敵,但硬生生的將王曉曉拔高到這個層次之後,也讓她的境界有些不太穩固了。

戎凱旋神色凝重的點著頭,緩緩的道:「多謝指點,小弟會想辦法解決的。」

苑磷天尊輕笑一聲,他當然明白,戎凱旋擁有許多鬼神莫測的手段,簡直就比他們這些神道強者還要誇張和神秘,所以他絕不擔心。

輕嘆一聲,苑磷天尊道:「戎老弟,你身邊之人確實都是人中龍鳳,難得啊難得。」

鄔新琢的目光流轉,他突地說道:「戎老弟,你……莫非又有突破了?」

ps: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本周六晚上,白鶴和各位再聚歪,歪^_^,不知可否賞臉一聚。(未完待續。。) 苑磷天尊一怔,他的眼眸中陡然爆起了一團強烈的到了極點的精芒。

或許是因為與戎凱旋實在太熟悉了的關係,所以他並沒有對戎凱旋投以關注的目光。但是,此刻凝神一觀,他卻真正的被震撼到了。

戎凱旋的面容還是一模一樣,但是,在他身周所瀰漫著的氣息卻變得愈發深厚凝重,與上一次相見之時,那感覺又是完全不同了。

深吸了一口氣,苑磷天尊神情古怪的道:「戎老弟,莫非你真的……又晉級了?」

修者晉級,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幾乎每一天都有著無數人在晉陞。但是,如果有人能夠在短短的兩年多時間中從老祖初期屢次突破,一舉晉陞到老祖巔峰,那就絕對不正常了。

戎凱旋微微一笑,他也不隱瞞,而事實上,縱然他想要隱瞞,也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苑磷兄,鄔兄,小弟最近修鍊之時,有所領悟,所以一不小心就進階了。」

雖然苑磷天尊和鄔新琢都知道,戎凱旋絕非普通老祖可以比擬,而且,他們在這兩年中還是看著戎凱旋一步一個台階升上來的。但是,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卻依舊是有著一種想要撞牆的衝動。

苑磷天尊清楚的記得,他被稱為宗門內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得到宗門不遺餘力的培養。但是從老祖初期到巔峰,卻也花了整整百年的時間。

而就是這個時間,在宗門數萬年的歷史上,也已經足以排名前五十了。

那麼,區區三年時間就走完了他這個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使用整整百年時間才走完的道路的戎凱旋又算是什麼呢?

孟岩三人詫異的看著戎凱旋,他們也都感應到了戎凱旋身上的氣息與他們迥然不同。那種深淵若海般的蓬勃氣息,幾乎已經超出了老祖能夠達到的極限了。

「兄弟,你現在……還是老祖吧。」孟岩磕巴了一下嘴巴。小心翼翼的問道。

戎凱旋啞然失笑,道:「孟大哥,你放心,我還沒有那麼變態,現在還是老祖修為呢。」

鄔新琢和苑磷天尊兩位的嘴角同時一撇,無不是在心中叫道。你如果還不是變態,那麼這個世界上就真的沒有變態了。

戎凱易憨厚的問道:「凱旋,你升中期了么?不對,中期應該也沒有你這樣強大的氣息,難道……是後期了?」

這句話說出來。就連他也有著幾分不信。

戎凱旋進入此地,尚且不到三年時間,能夠晉陞一階,就已經是足夠轟動的事情了,至於後期嘛!除非是有著另一位天鳳大人親自出手為他提升力量,否則他又怎麼可能晉陞呢。

「哼。」苑磷天尊終於無法忍受,他輕聲道:「巔峰。」

「什麼?」戎凱易一怔,難以置信的問道。

苑磷天尊沒好氣的道:「巔峰老祖。」

如果是其他人敢質疑他的話,苑磷天尊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但是在面對修鍊心靈之道。一臉馬大哈的戎凱易之時,他卻特別有耐性,而且毫不計較對方的懷疑。

常松子瞪圓了眼睛,他難以置信的看著戎凱旋。那目光之怪異就像是在看著一頭遠古巨獸般,充滿了驚恐和畏懼。

他對戎凱旋並不陌生,這傢伙進入之後的事迹早就在眾多老祖耳邊傳遍了。

此人進入之時,晉陞老祖初期不足一年。可是一晃眼三年,竟然就能夠三級跳似的到了巔峰境界。

在這一刻,常松子甚至於在懷疑。這究竟是老祖境界,還是士階修者啊。

一年跳一級……這一刻,他甚至於有著一種淚流滿面的衝動了。

「巔峰?太好了。」戎凱易雙目一亮,他興奮的叫道:「凱旋,你真了不起。」

在他的心目中,戎凱旋本就是世界上最強的天才,雖然做到這樣的事情難免有些驚世駭俗,但他卻依舊是滿心歡喜。

孟岩和王曉曉則是對望一眼,他們相視苦笑。

雖然他們嘴巴上沒有說出來,但是這兩個人都是心高氣傲之輩。在他們的內心深處,其實還有著想要與戎凱旋一較高下的念頭。

若非如此,他們也不太可能在短短時間內就晉陞老祖。哪怕是有著天尊級別的強者相助,但本人的努力和意志同樣重要,如果沒有兩者配合,也很難達到今日之境界。

可是,在與戎凱旋真正的相見之後,他們才知道,戎凱旋的進步同樣的遠超他們的預料之外。

這傢伙明明沒有神道強者的幫助,又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快捷的進階速度呢。

莫非,我們真的差之甚遠么。

「轟……」

正當眾人沉默不語之時,他們的腳下又傳來一片悸動。

這一次的悸動雖然遠不如此前那般強烈,但卻是實實在在,就像是大地被什麼東西給撞擊了一下,從而動搖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戎凱易瞪圓了眼睛,莫名其妙的道:「下面有什麼東西啊。」

戎凱旋微怔,訝然道:「你說什麼?」

戎凱易皺緊了眉頭,道:「地下好像有一個很厲害的東西,我能感覺到它的心跳。」

孟岩亦是沉著臉,道:「沒錯,此物極其強大,遠比我厲害的多。」

苑磷天尊和鄔新琢面面相

覷,他們突然問道:「你們能夠感應到?」

「能啊。」戎凱易和孟岩一臉詫異的說道。

不就是感應到地下隱藏著的一股強大生命力量么,這又什麼困難的。

兩位天尊交換了一個驚喜交加的眼神,不知為何,戎凱旋在看到這個眼神的時候,心中就是隱隱的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嘿嘿,既然兩位能夠感應到異常,那好極了。」苑磷天尊笑眯眯的道:「我們這些老不死已經商量過了,不日就要出發尋找震源所在,希望兩位也能夠參與進來。」

戎凱旋的臉色微變,凝聲問道:「苑磷兄,那麼多神道前輩在,難道還找不到震源么?」

苑磷天尊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尷尬之色,苦笑著道:「我們尋找了好幾次,但古怪的是,震源追查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就會自動的消聲滅跡,讓我們無從發現。」他看了眼孟岩和戎凱易,道:「戎老弟,你這兩位兄弟來的正是時候。為了大局,還請讓他們加入尋找的隊伍吧。」

戎凱旋苦笑一聲,苑磷天尊連大局都抬出來了,他若是不同意,雖然苑磷天尊等也是拿他無可奈何,但心中肯定會有些疙瘩,甚至於連洞天界修者都會開口指責了。

猶豫了一下,戎凱旋道:「何時出發。」

苑磷天尊緩聲道:「現在地震的頻率越來越短,時而還有餘震出現,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看著苑磷天尊欲言又止的模樣,戎凱旋頓時明白,這其中必然有著不方便讓自己知曉的秘密。雖然他此刻與黃風界的神道強者們稱兄道弟,但一日不入神道,就無法真正的享受到神道的福利和待遇。

沉吟片刻,戎凱旋道:「好,不過我們幾個很多年不見,總要在一起聊聊吧。」

苑磷天尊哈哈一笑,道:「也是,那就五日後再在此地匯合。」他正容道:「我也要去聯繫大家,這一次只許成功,不能再失敗了。」

戎凱旋心中暗動,果然,這些神道強者並不是在半月界虛耗時間,而是有著特殊任務。

他輕輕的點著頭,拉起了王曉曉的芊芊玉手,道:「曉曉,兩位哥哥,我們走吧。」

戎凱易大聲道:「我們去哪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