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現場響起吵雜的議論聲,所有人都將視線投向巨響源頭所在,可他們基本上都未達到中級亡靈境界,根本看不到頭頂上的屏障。

最後在激烈的議論聲中,所有人都將視線轉向了沐晨,大有一副活剝生吞了沐晨的趨勢。

沐晨臉皮抽搐著站在高架橋下,他從來都不在意陌生人看待他的古怪目光,這時自己雙耳嗡嗡作響,也沒心思去理會別人。

獨自一人震驚的抬頭看著上方屏障,整個亡靈之軀不受控制的瑟瑟顫抖,好像遭受過電擊一般。

顯然身體出現這樣的狀況正是他這簡單的三槍所引起的。

本來只是抱著隨便試試的想法,沐晨沒想到這簡單的一次嘗試居然會帶起如此巨大的反彈。現在還真是應了暴龍之前所說的。

想離開亡靈村,這中級亡靈體只不過是最基本的要求。

僅憑現在這點實力就想穿過屏障可還遠遠不夠,看來還得再做進一步的打算才行。

不過這次的嘗試沐晨還是收穫頗豐,不僅對亡靈村屏障有了一定的了解,對自身剛剛提升起來的實力更是信心十足。

單單這驚人的視力就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簡直堪比一副隱形望眼鏡啊。

而且視力的提高還能給他帶來極大好處,今後搞不好還能用作狙擊,暗殺敵人。

沐晨雖然對槍械的種類了解的並不是很多,但幾款當今較為熱門的槍械他還是有所了解的。

比如巴雷特狙擊槍,這款就是沐晨的最愛,雖然在現代中,狙擊槍的威力多數取決於槍管與子彈,但憑藉沐晨的爆裂能力,他絕對有能力將這款武器的威力最大化。

當然,巴雷特的后坐力也太強了,憑沐晨現在這幅小身板估計一槍發射出去,還沒幹掉敵人,自己就得先被崩出個靈魂虛弱。

同時,就在沐晨胡思亂想之際,高架橋上的暴龍臉皮抽搐的看著橋下這一幕混亂場景,心中對沐晨這次的愚蠢行為深感無語。

他都不知道該說沐晨什麼好了,這才小半天時間沒跟沐晨接觸而已,這小子又整出這麼一件驚天動地的爛攤子來讓他收拾。

要知道,現在可是非常時期,所有人都處於精神高度緊繃的狀態之中,沐晨引發出如此巨大動靜很可能會提前導致戰爭爆發。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 暴龍從高架橋上一躍而下,絲毫沒有理會眾人不滿的目光,直接將沐晨拽上了高架橋,單獨與沐晨交談了起來。

「你小子平時挺精明的,剛才怎麼跟丟了魂似的,難道一點都沒察覺到有人對你動了殺機嗎?」

看著一副心不在焉的沐晨,暴龍帶著長輩口吻訓斥了一句。

不過沐晨對暴龍的話卻絲毫不以為然,依舊是愛不釋手的把玩著手中金色沙漠之鷹,只是報以傻笑神情草率的回應了暴龍一眼。

對此暴龍也是怒不打一處來,抬手就是一個爆栗敲打在沐晨腦門上,不滿的憤憤道:「你小子究竟是自信過頭還是真的那麼沒心沒肺?這都火燒屁股了你居然還有心思擺弄手上這破玩意兒。」


「老爺子這手槍可是我的保命手段,怎麼能說是破玩意兒呢,剛才你不是也看到這手槍之威了嗎。」沐晨抬手揉著腦門,不滿的辯解了一句。

暴龍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凹陷下去的屏障緩緩復原,又看了看沐晨手中的金色沙漠之鷹。

還別說,這形狀古怪的手槍威力還真不小。雖然這主要是沐晨體內晶體能力的功勞,但僅憑這能在瞬間將屬性能量投射出那麼遠距離的實用性,便不難看出這把兵器的不凡之處。

並且這類兵器還可以連續發射,一旦發射出去就連空氣都無法承受,之前那氣壓弧度就是最好的證明,明眼人一看就能大概判斷出其速度有多快。

總體來說沐晨手中的這把手槍絲毫不比連發的強弩威力小,絕對不是普通凡品能媲美的。

不過現在可不是討論兵器的時候,整個亡靈村如今都充斥著一股壓抑氣氛,大多數勢力都已經在暗中展開了行動,大戰可謂是一觸即發。

可偏偏這小子在這麼緊張的時刻還整出這麼大的動靜,恐怕一些暗中監視之人都已經將這一情況彙報回各自所屬的勢力,正謀划著進一步的行動呢。

暴龍對亡靈村的局勢可是極為了解,而且在這半天時間裡他在高架橋下揪出了好幾個探子,很明顯是有人刻意在針對他,這才派人在暗中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看來已經沒時間再多做準備了,必須儘快做出應對,否則等麻煩找上門來那可就要陷入被動之境了。

「你小子現在也已經正式邁入中級亡靈境界了,接下來準備作何打算?」暴龍有些期待的問了一句。

他沒有直接向沐晨講明現在局勢,他知道沐晨是個聰明人,不可能事先不做任何安排,只是被動的在等待危機降臨。

而且這段時間裡他一直都沒見到龍歷與冷羽希,也不知道是不是沐晨一早就已經做好了應對之策,將那兩人派出去了。

沐晨收起沙漠之鷹,一臉的無奈神情,一想到接下來的事情他就腦袋發脹。

他可沒有暴龍應對潛在危機事先就未雨綢繆的本事。

現在他能想到的就是趕緊找到龍歷與冷羽希,儘快與他兩匯合,然後繼續去與他人廝殺,繳獲亡靈之晶來提升自己。

這是他對眼下形勢所能作出的判斷。不過因為了解的實在有限,他所能想到的應對之法自然也很有限。

歸根結底來說沐晨的勢力還是太單薄了,各方面信息都極為閉塞,這個時候根本不可能做好各方面充足的準備,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當然,沐晨也確實是個聰明人,而且還是個貪小便宜的聰明人。

暴龍突然這麼問他,所為何來他不是猜不到,只不過他這個貪小便宜的聰明人也不是什麼便宜都貪。

之前已經受過暴龍極大的恩惠了,雖然明面上說是交易,但那真的是一個交易嗎?

沐晨很清楚,其實暴龍更多的是出於一個朋友的義氣幫助,根本算不上什麼交易,只是為了讓他能心安理得的接受這些好意罷了。

知曉這些事情,現在沐晨還怎麼好意思再向暴龍索取幫助?一旦開口那可就真成得寸進尺的小人了。

「實不相瞞,我現在也是光棍一條,龍歷跟羽希都鬧小情緒走了,我能做的就是儘快找到他們,根本就沒什麼打算。」沐晨無奈的說道。

既然暴龍真心實意拿他當朋友對待,他自然也沒什麼可隱瞞的。

朋友之間若連這一點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那還算什麼朋友?

暴龍微蹙著眉頭,臉上滿是詫異的看著沐晨,他有些看不懂現在的年輕人究竟是怎麼想的。



在戰場上別人都忙著抱團保命,可沐晨他們居然還有閒情逸緻鬧情緒,難道一點都沒意識到自身處境嗎?

不過細想一下自己的兩個孩子,暴龍也就釋然了。

於天跟於傑又何嘗不是在鬧情緒呢,現在還不是一樣在外頭折騰。

苦笑著搖了搖頭,暴龍對沐晨現在的無奈也是極為理解,兩人倒是頗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意思。

「既然你沒有打算,那暫時就先跟著我吧。我倒是準備鬧上一場,而且不出意外的話,這將是我們在亡靈村中的最後一場戰役。勝則離開亡靈村,敗則葬身於此。」

暴龍一掃以往溫和氣質,全身散發著一股強悍氣勢,根本不給沐晨拒絕的機會,直接邁出一步,目光俯瞰著高架橋下的數萬亡靈,沉聲道:

「諸位,現如今整個亡靈村的局勢險峻,雖然距離四十九天之期還有些日子,但在這樣殘酷的生存環境中等待就意味著毀滅,這個道理你們不會不清楚。而我現在要說的是,接下來的戰爭將更加殘酷,我暴龍感激各位這段時間以來的信任,但如今眾多勢力暗中針對於我,為了不連累大家,請各位就此散去吧,免得受到不必要的牽連。」暴龍一臉正色的說道。

顯然他並非第一次應付這樣的局面,不僅三言兩語就輕易鎮壓了現場混亂的局面,而且如此直言不諱的道出自身處境還引來了眾多人的好感。

「龍老大,我們雖然對現在亡靈村的局勢不是很清楚,但我們打從一開始就明白,想要活著離開亡靈村就只有抱團這一條路可走,之所以到現在還未曾離去,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希望能以您馬首是瞻,並且帶我們活著離開亡靈村。」人群中有人這樣說道。

「是啊,龍老大就請您帶領我們殺出一條生路吧。」

「請您帶我們殺出一條生路吧!」

這樣的言辭一經傳出,現場數萬人立即就附和了起來,幾乎所有人都在這時表明了各自態度,希望暴龍能夠收下他們。

聽著現場沖霄的喧嘩聲,看著高架橋下群情激奮的數萬人,沐晨渾身直起雞皮疙瘩,被現場氣氛帶動的一陣熱血沸騰。

不得不說,暴龍當真稱得上一名梟雄,他明面上雖然沒有欺騙眾人,但沐晨卻很清楚,暴龍一早就打算利用現場的數萬人了。

這些人在暴龍眼中只不過是個籌碼,他可以隨意驅使這些人,而且還不用擔心受人譴責,並且不論事後是生是死,他都可以輕鬆擺脫這些人。

沐晨心中暗嘆暴龍不愧是個生意精,這等無本買賣做的滴水不漏,輕易就俘獲了數萬人的支持。

當然,在戰場上這些人若不能為暴龍所用,那就很可能反過頭來成為暴龍的敵人。

暴龍這麼做倒也無可厚非,而且就算沒有暴龍,這個戰場上還有眾多勢力存在,這些人脫離暴龍以後可能處境反而更糟糕。

高架橋上,暴龍抬手示意眾人安靜,一對虎目在橋下人群中掃視而過,彷彿能與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對視一般。

他接著道:「抱團應對亡靈村中的混亂局勢確實是最明智的選擇,但你們要知道,咱們人數越多,內部矛盾也就越多。既然你們都是自願隨我一同殺出一條生路,那麼我在此事先聲明幾點,大家如果同意,那我暴龍就算真的沒能力帶你們都離開亡靈村,至少也要做到保你們安然渡過人生的最後四十九天。」

暴龍快速抬手一揮,人群中立即就有三十多人跳躍而來,其中竟然有十三人已經達到了中級亡靈體的境界。

他們分開而立,其中這十三人就站在靠近沐晨的身後位置,一個個目光如炬,掃視著在場的數萬亡靈。

沐晨偏頭看著這十三人,內心早已震奮到了極點。

因為這就是暴龍的底蘊,擁有十多名中級亡靈境界的高手,這在亡靈村中絕對是最頂尖的勢力。

「這十三人算是達到現在亡靈村最頂尖的戰力,由他們帶隊,一隊三千人,我需要你們做到絕對的服從,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憑藉最小的傷亡換取最大的勝利。」暴龍整個人氣勢如虹,頗有一股帝王之氣,居高臨下的發布出一道又一道命令。

同時,沐晨激動的渾身打顫,看著暴龍的臨場指揮,當真是如夢似幻,這還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如此壯觀的場面。

數萬人在眼皮子底下快速被分配成十三隊,不論是陣型還是紀律,在暴龍的指揮下竟然沒有一點混亂的感覺。

簡直就像一群受過特訓的士兵,每一隊都分成了三行,整齊的矗立在高架橋下。

「很好!」

暴龍面露精光,掃視了一眼橋下隊伍,而後回頭對著沐晨道:「橋上這其餘的二十人都是我的親信,暴風雨即將來臨,你要做的就是帶著他們儘快將龍歷與冷羽希找回來。當然,若是能將於天跟於傑一起帶回來就最好了,不過我這兩個兒子的個性我太清楚了,不要勉強,哪怕只是帶回一些關於他們的消息也行。」

沐晨驚訝的看著暴龍,心中有感動更有敬佩。

他沒想到暴龍到現在還能替他著想,知道他擔心龍歷跟冷羽希的安危,還特意將自己最信任的親信提供給他調配。

一時間沐晨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內心情緒了。

「快去快回。」暴龍臉上掛著笑意,他沒沐晨那麼矯情,直接抬手一揮,高架橋上除了那十三名中級亡靈高手外,其餘人立即反應,整齊的出現在沐晨身後。

「給我兩個小時,之後無論能不能找到他們,我都會將這些人給您帶回來。」沐晨搖頭苦笑,感覺自己有些添亂了,向著暴龍抱拳果斷帶著身後眾人一躍而去。

… 沐晨帶著二十名暴龍親信一躍而出,幾個跳躍便出現在了交易會所外圍。

在這裡一行人停下了腳步,沐晨回頭打量著這二十名暴龍親信,臉上神情顯得不太自然。



眾人面面相覷,都有些不明所以,其中一人倒是主動,率先向著沐晨抱拳請示道:「小哥是不是有什麼難處?」

沐晨聞言臉上浮現出尷尬笑容,含蓄的開口回應道:「我沒帶過隊,現在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沐晨直言相告,這確實是他第一次帶隊,以前都是被人使喚的命,現在暴龍突然交了二十名親信給他調配,反而讓他有些手足無措。

眾人臉上都掛著笑意,顯然是被沐晨的稚嫩給逗樂了。他們事先都沒接觸過沐晨,自然不了解沐晨的為人。

對他們來說,既然老爺下命令讓他們隨沐晨出來辦事,那就證明沐晨有幾分本事,是個可以信賴之人,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兒啊。

當然,他們既然是暴龍親信,自然也不可能會質疑暴龍的決定。

相互對視了一眼后,之前那人便站出來安撫了沐晨一句道:「是人總有第一次,既然老爺敢將我們二十人的生死交由你來決定,那我們自然會全力配合你,大可無須介懷。」

沐晨深吸了一口氣,不再繼續糾結這個問題,一臉的僵硬表情道:「既然大家都信得過我,那大家就先聽聽我的看法。」沐晨看了一眼眾人,直接發表了自己的想法,向之前那人說道:「你帶領一隊人去打探於天兄弟倆的消息,兩個小時后無論有沒有打探到消息,都要回到這裡。」

「我們這次的任務是找人,在沒有任何情報的情況下,只能用最笨拙的辦法了。於傑手中有數枚屬性晶體,你們可以往這個方向去打探。至於我則帶另外一隊人去尋找我自己的人,兩個小時后我們在這裡匯合,有沒有問題?」沐晨問道。

「分頭行動效率是會高一些,可危險性同樣也高,我們現在的實力可還未達到中級亡靈境界,這要是遇上強敵,那可就成羊入虎口了。」那人開口質疑了一句。

對此沐晨並沒有感到不悅,反而給予解釋:「現在時間緊迫,老爺子的性格你們比我清楚。他突然拉開這麼大的架勢,恐怕是已經意識到危機的逼近,之所以還要在這個時候分出力量去尋找於天他們,難道你們還不明白他的意圖嗎?」

沐晨臉上僵硬的表情一下子舒緩了下來,視線在眾人臉上掃過,接著道:「老爺子這是將後顧之憂交給我們來處理,若是我們不能儘快將這個問題解決,那麼老爺子就難以徹底放開手腳去抵抗危機。」

「其他應該不用我再給你們解釋什麼了吧?」沐晨還是很**的,要是讓他一上來就直接以命令的口吻去支配別人,那他絕對會有心理負擔,而且別人也未必會心甘情願去執行他的命令。

眾人都收斂了小覷之心,沐晨所表現出來的冷靜,還是征服了眾人。

他們畢竟都是暴龍的親信,大局觀自然都是以暴龍的切身利益為出發點,沐晨既然如此透徹的指明其中的利害,他們要是還只顧個人安危,那他們就不是暴龍的親信了。

很快,二十人在沐晨的分配下組成了兩個小隊,其中一隊由之前與沐晨辯解的那名叫林狼的親信帶領。

沐晨看的出來,這個人還是比較謹慎的,將隊伍交給他,沐晨還是挺放心的。

另外一隊自然就由沐晨自己來帶領了,不過在這二十人里沐晨只選了五名親信。

一方面他是考慮到這些人的實力,為了更好的保全他們而做出的決定,另一方面則是為了更快的找到於天兄弟倆。

畢竟這些都是暴龍的人,他們的任務更傾向於尋找於天兄弟倆。

當然,沐晨也希望分開行動能在兩個小時內都找到他們要找的人。

很快,兩隊人馬分散開來,沐晨帶著隊伍疾馳而去。

現在的亡靈村與一天前截然不同。當時剛到亡靈村這裡人滿為患,幾乎每一寸土地上都有身影矗立。

可經過這一天的慘烈廝殺后,如今的亡靈村卻變得極為空曠。戰場上的景象以沐晨現如今的實力,一眼望去幾乎是一覽無遺。

這裡完全可以用平原來形容,一些屬性晶體擁有者在遠處若隱若現,根本就無處隱藏。

當然,戰場雖然空曠,屬性晶體擁有者很容易辨別,但想要一下子就找到目標,那還是有不小難度的。

畢竟屬性晶體的形狀與顏色並不是多樣化的。

就像沐晨的赤陽晶體,雖然是圓形金色,但同樣的屬性晶體也有類似的,就比如之前的厚土晶體。

它雖然不是圓形,但通體卻是呈土黃-色,在遙遠處想一眼分辨出來還是有難度的。

而且之前沐晨從暴龍那裡曾了解過異屬性晶體的特殊性。

異屬性晶體之所以少有人使用,其實靈魂強度不夠只是一部分原因,真正重點原因其實是因為異屬性晶體又被稱為靈氣晶體。

這類異屬性晶體不帶有任何屬性,其內能量說白了就是空氣,根本無法與其他特殊屬性晶體相提並論。

這也是為什麼有關異屬性晶體的記載會少之又少的原因。

而這類異屬性晶體的形狀與顏色各不相同,它們形態各異,顏色也同樣沒有統一,不是真正掌握之人,根本看不出這種晶體究竟帶有何種屬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