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緊接著,另外兩條火龍從天空飛過,最後,三條火龍突然廝殺起來,鱗片飛濺,一塊塊血肉滾落,像是真的一般。

三條火龍彪悍的無以復加,一直戰鬥不休,火拚到最後之後,三條火龍全部死亡,只剩下一地殘骸,然後慢慢的消失。

「撲稜稜!」

突然,似鳳雀飛到了亭中,道;「少年,看來有了不少的提高啊,但是,還遠遠的不行啊。」


似鳳雀雖然不能如古塵這般,能隨心所欲的操控火焰,但是它見識過火鳳的修鍊,對比起來,更能知道古塵的弊端。

「怎麼?」古塵看向似鳳雀,道,「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不妥的地方倒是沒有,但是你這操控的辦法太過單一。」

「單一?」

「沒錯,我感覺,你這屬於最基本的操控,雖然你能操控火焰變化萬千,但是它終究只是火焰,威力不會發生改變,所以,你要從本質上來改變火焰,如此才能提高你的攻擊威力。」

似鳳雀一句話,古塵猛然驚醒,是啊,雖然這些火焰,他能隨意操控,但是威力而言,一條火龍,和一條火蛇不會有差別,因為都是同等的火焰,不會因為外形的改變,而發生威力上的改變。

古塵想到了自己修鍊的火鳳式,想到了提煉火精,一個全新的大門打開。

古塵看向似鳳雀,道;「似鳳,其實我很好奇。」

「少年,你好奇什麼。」

「你明明說自己是火鳳的大管家,但是卻又幫助我,為什麼?」

似鳳雀一臉白痴的看向古塵,道;「少年,你想多了,在火鳳的眼中,你就像是一隻螞蟻,難不成,我兩句話就能讓你扭轉乾坤,真是受不了你們這些年輕人。」

說罷這番話,似鳳雀撲稜稜的飛走,只剩下古塵一臉黑線;「難道真的要和火鳳為敵嗎?或許……不用吧。」

……

火靈世界,察覺不到時間的變化,自從上次經過似鳳雀的點撥,古塵一直在努力的嘗試,如何讓自己控制的火焰,爆發出更大的威力。

古塵學習了兩種辦法,一種就是和他提煉火精的時候一樣,讓火焰不斷的提純,從而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另外一種,就是簡單的壓縮。

將十個範圍的火焰,壓縮成五個範圍大小,甚至是一個範圍大小,然後再猛的釋放,產生的強大的爆炸力,甚至能瞬間變成一百個範圍,很是粗暴。

亭中,古塵雙眼微閉,而在他掌中,正托著兩顆紅色的球,其中一顆是他提純的火球,一顆是他壓縮的火球,但是兩者根本看不出差別,只有古塵才能分辨出來。

「撲稜稜。」

伴隨著一陣翅膀的聲音,突然,似鳳雀再次來到了古塵的面前。

不過這次不待似鳳雀開口,古塵卻先開口;「我感覺到一股來自遠方的召喚,我的身體,是不是已經要蘇醒了?」

似鳳雀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道;「竟然比我預期的還快,少年,其實我來找你,就是為了要告訴你,你的身體應該恢復的差不要多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古塵想了一下,道;「我在這裡多久了?」

「少年,你不記時間的嗎?」

古塵皺了一下額頭,道;「都沒日夜之分,我怎麼記時間。」

「也是,那我算算。」似鳳雀想了一陣,道;「不多不少,正好三年。」

古塵雙眼猛地瞪起;「多久?」

「三年啊。」似鳳雀道,「從你來,到現在,剛剛好三年的時間,怎麼,你以為多久?」

古塵狠狠的搓了一下自己的臉頰;「三個月。」

「什麼?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你對時間的感覺,還真是差到不行,已經過去三年了,好了少年,你現在決定要走要留了嗎,我可告訴你,你的身體已經蘇醒,你若是不回去,他自己恢復的會很慢的。」

「回去,馬上,現在,立刻讓我走。」古塵言語中很是急切。

「好,少年,看這裡。」

古塵順勢看去,只見無盡的黑暗襲來,頃刻間將他吞噬……。

古塵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感覺世界一片混沌,被黑暗籠罩,他伸手觸摸,突然,發現自己觸摸到了一層硬殼上,心中驚訝,古塵再次檢查,最後才確定,自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中,而且正處在那顆蛋中。

發現自己已經回來之後,古塵安心不少,冷靜之後,他這才開始檢查身體。

雖然身體已經經過了三年的自我恢復,但是古塵檢查才發現,恢復的仍舊不如意,很多地方,依然還沒能恢復,不知是不是因為吸收了鳳羽的力量,火焰卻能起到恢復的作用,只是恢復的很慢。

想到這,古塵嘗試的展開自己的靈魂力量,靈魂力量覆蓋方圓三丈左右,察覺到自己依然身處在當年的岩漿環境中,他忍不住的笑了。

單靠身體自己修復,確實慢,但是現在,他回來了。

盤膝在蛋中,古塵心念一動,開始調集起了周邊的火焰力量……

一晃三年,三年的時間悄無聲息過去,但是木靈靈心中一直未曾放棄過。

因為烈焰山對她來說,確實不合適呆著,所以,她就在烈焰山隔壁的山上開鑿了一個洞府,洞口沖向烈焰山,而古塵化身成的那顆蛋,就在她眼皮底下。

「三年了,小陳子,你怎麼還是沒有一點反應呢?」

洞府前,木靈靈靜靜的看著斜下方那漂浮在熔岩中的蛋,三年了,每天她都會看上一眼,但是三年中,古塵化身成的蛋,沒有任何變化。

再一次觀望之後,木靈靈剛打算轉身返回洞府,突然,她猛的止步,再次看向,古塵化身成的那顆蛋。

不知發生了什麼,只見漂浮在熔岩上的蛋,竟然在緩緩的旋轉,而隨著這顆蛋的旋轉,一圈圈漣漪在熔岩中盪起,一道道純粹的火焰如藤蔓一般,包裹向蛋。

短短片刻的時間,偌大的蛋,徹底的化成了一顆燃燒的小太陽。

木靈靈眼眶泛紅,她忍不住的撇了一下終於,道;「小塵子,你終於要醒了嗎?」

……

蛋中,古塵操控火焰源源不斷的衝進自己的身體,甚至是肉眼下,能清晰的看到身體在迅速恢復,原本蒼白的皮膚,慢慢變得紅潤,像是生機注入。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不知過去了多久,等到古塵感覺差不多的時候,身體一震,一股雄雄渾的力量從他身上爆發,轟!

蛋碎!

… 一塊塊蛋殼,就像是流星一般飛向四方天地,木靈靈雙眼一眯,伸手抓住了一塊飛來的小蛋殼,等到掌心攤開之後,卻不見了蹤跡,只剩下一團火焰,緩緩的消散在空中。

此時,岩漿上方,出現了一個赤身裸體的身影,木靈靈絲毫不覺尷尬,雙目靜靜得看著,眼眶微微泛紅。

古塵懸浮在熔岩之上,雙目微閉,靜靜的感悟這重見天日的感覺,與三年前不同,這次,他發現自己從天地間感悟到了一種別的東西。

不是道!

而是……元氣!

突然,古塵猛的張開了雙眼,眼中一道精光,喜悅道;「沒想到,這重生之後,我的氣感資質終於不在是零了,我終於能感悟到這天地間的元氣了,哈哈哈……。」

沒想到自己重生之後,幾乎為零的氣感天賦竟然發生了變化,古塵不禁仰頭大笑,但是當他眼角瞥到,對面山峰上正在注視自己的木靈靈時,笑聲嘎然而止。

呼!

突然,熔岩中一股爆裂的火焰噴出,直接將古塵吞噬,片刻,等到古塵從中出來的時候,他已經穿戴整齊,一身幹練的緊身黑衣,甩在身後的血色披風,還有那標誌性的銀色長發。

古塵微微抬頭,正與木靈靈的雙眼對視。

呼!

一道流光,古塵直接來到了木靈靈面前,四目相視,他先是笑了一下,這才道;「你在這裡守護了我三年?」

木靈靈眼眶微紅,謊言道;「剛剛路過而已。」

古塵看了一眼木靈靈身後的洞府,笑著按了一下她的腦袋,道;「等我給你個獎勵。」

「什麼獎勵?」木靈靈神色有些羞澀。

「等等就知道了,這可是我第一次弄。」

古塵這麼一說,木靈靈更加拘謹,甚至是低下了腦袋,不過,等了半天見古塵沒有任何的動作,抬頭才發現,他已經再度返回了烈焰山。

「這個獃子。」木靈靈不禁的嘟了一下嘴巴,飄然而下,待到來到古塵身邊,這才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

古塵雙掌上下虛包胸前,熔岩中的火焰,像是一道長虹,源源不斷的匯聚向他雙掌中間,而在他雙掌中間,是一個只有拇指大小的火球,任由這麼多火焰匯聚,絲毫沒有變大的跡象。

好像火球的內部,連通的是另外一個世界,這熔岩中被抽出的火焰,全都被送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如此,持續了將近半個時辰,古塵這才停了下來,待到在火球上留下自己的靈魂印記之後,這才遞給了木靈靈,道;「剛出來,還是沒有太熟練,只能做到一半的水準,不過,威力也可以了,若是遇到危險的時候,可以用來嘗試保命。」

木靈靈嘟著嘴巴接過古塵製作的壓縮火球,道;「這就是我的禮物?」

以為木靈靈是不滿意,古塵笑道;「咱們來日方長,機會有的是。」

古塵的本意,是放一個空頭支票,但是木靈靈聽過之後,卻很是興奮,甚至伸出了自己小指;「拉鉤。」

「……。」

古塵雖然覺的這很幼稚,但是,看著木靈靈興奮的樣子,還是滿足了她。


夕陽西下,金色的餘暉傾灑,古塵和木靈靈兩人並排而坐,聽著她講述這三年中發生的事情。

這三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尤為明顯的就是瘋狂的蛛王,最後一個得力手下毒牙,別古塵殺死之後,蛛王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光桿司令,從那以後,她就再也沒有組建過自己的勢力,而是開始了一個人為所欲為的殺戮。

蛛王是妖盟十大妖王之一,若是這樣一個人沒有了牽挂,放縱起來,可想後果。

三年來,抗妖盟十數隊精英隊伍,被她屠殺,這些還只是其次,甚至是她已經將自己的爪牙,伸向了長榮府,但是長榮府的戰鬥力量,幾乎全部匯聚在抗妖盟,而抗妖盟,卻根本不在長榮府。

所以,簡直是虎入羊群的畫面,而古塵更加擔心的是,木勝榮沒有出事吧?她可會木靈靈的姑姑。

像是察覺出古塵心中所想,木靈靈道;「其實長榮府已經沒有龍虎軍了?」

古塵眯了一下眼睛。

木靈靈繼續道;「因為我姑姑已經在三年前就走了。」

「三年前?」

「是的,長榮府的形式,龍虎軍不可能再次重建,又因為妖盟和抗妖盟關係惡化,所以……噗呲。」說著話,木靈靈突然噗呲一聲笑了起來。

古塵不禁道;「怎麼了?什麼事情這麼好笑?」

「我,呵呵,我姑姑將龍虎軍賣了,哈哈哈……。」

賣了?

古塵聽到,臉上的肌肉忍不住的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木勝榮竟然將龍虎軍賣了?這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來的。

「值錢嗎?」古塵下意識道。

木靈靈點了點頭;「當然,雖然我不知道多少,但是我姑姑說,算是她這些年在賀州的薪資了,挺值的。」

古塵點了點頭;「那你為什麼不在當年和你姑姑一起回清風府呢?」

木靈靈看了古塵一眼,然後幽幽道;「因為有個男人向我承諾過,會送我回去,所以我在等他。」

古塵不禁苦笑,他撫摸了一下木靈靈的腦袋道;「那你可需要等著了,因為我要完成我三年前的承諾,我要先幫林川解決麻煩。」

「為什麼幫他,我們走後,這裡的一切又和我們什麼關係?」

「我欣賞他。」古塵道,「這麼多年來,他是唯一一個,能讓我看到自己影子的人,他的執著,他的隱忍,乃至他當年的果敢和霸氣,我都像是看到了似曾相識的自己,況且,我也不是簡單幫他,還有長榮府更多的無辜百姓。」

木靈靈點了點頭,道;「這麼說,我還要再等你一陣?」

「相信我,不會太久的,走吧,我們去看看小紅,正好,你這段時間可以和她作伴……。」

……

無名城,大殿上方,林川一臉沉重的翻閱著抗妖盟和妖盟之間的戰況,眉宇間時不時凝成一個川字,雖然時間才只是過去了三年,但是兩鬢已經生出白髮,這對一個修道者來說,足以證明身上背負著多大的壓力。

「林川兄事務繁忙,若是請你喝酒,不知你是否會同意?」

異樣的聲音突然響起,林川不禁的看向大殿入口,結果雙眼大瞪,久久無法移開。

血色披風,銀色長發,和三年前沒有發生任何變化,赫然是古塵!

看著林川發獃的樣子,古塵不禁的笑了一下;「怎麼,林大盟主不賞臉?」

林川這才回過神,一道虛影,直接來到了古塵面前,揮手就是一拳,道;「你這傢伙,三年前的事情之後,你到底去幹什麼了,怎麼和消失了一樣?」

古塵笑道;「你不是去找過小紅,她不是都告訴你了嗎?」


「真的?當年你差點死掉?」林川一臉匪夷所思。

古塵點了點頭;「不是差點死掉,是已經死掉,但是又活了過來。」

「那……。」

知道林川心中有諸多疑問,古塵揮手打斷,道;「走吧,我請你,邊喝邊聊。」

林川呵呵一笑,隨後兩人直接飛離了無名城。

一座山峰上,林川靜靜的聽著古塵講述著有過改變的故事,不禁唏噓,因為當年的事情完結之後,金坤回來告訴他,古塵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只是說木靈靈身體有異樣,帶走了她。

結果,這一走就是三年,雖然林川最後打聽到了小紅的葬花島,但是小紅根本沒有告訴他真實的事情,只是說,古塵遇到了變故,雖然僥倖活了下來,但是什麼時候能蘇醒,是個未知數,為此連地點都沒告訴他。

尤其是當林川聽到,古塵一直昏迷了三年,最近才剛剛蘇醒的時候,臉上更是忍不住的苦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