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拋開這一點,不管黎桐怎麼看,這也只是一柄普通的低級法器,再也找不到別的特殊之處。

對煉器一事,她了解得實在太少,有所不通的地方想來也不足為奇。

既然想不通,那也就不想了。

黎桐走出房門,正要吩咐樂蓉關好院子打算練一練這《五行刀法》,卻有奴僕捧著書信而來。

樂蓉上前接下,將書信交給了黎桐。

「小姐,據來人說,這是靈殿發下來的通知單。」樂蓉恭敬的道。

靈殿?

黎桐應了一聲,打開這所謂的通知單,其內容讓她意外不已。

這竟然是靈殿讓她參加一個月之後黎家四年一度的潛力賽的通知單!

潛力賽對黎家年輕一輩的修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賽事,決定了參賽修士在接下來四年中在家族中享受的地位如何。

依照慣例,潛力賽中得勝的前三名將會有法器或是丹藥獎勵,其他參賽者也會視具體情況得到家族程度不一的重視。所以說,哪怕不能在比賽中多得前三,只要能在潛力賽中露露臉,也是一件大好事。

也是因此,黎家年輕一輩的弟子們對潛力賽十分重視。

可是黎桐在黎家表面上展露出來的情況卻是剛剛成為修士沒多久,而且看起來也只是一個黃武境二重的小修士而已。這樣的情況拿到潛力賽中去,恐怕連成為炮灰的資格都沒有!

靈殿怎麼會突然發來一封這樣的通知單?

黎桐若有所思。

… 不管怎麼說,通知單既然已經發了下來,那就代表了靈殿的威嚴,不容有人觸犯。

黎桐將通知單交給樂蓉收好,道:「接下來的日子裡,關門閉客,該怎麼做你們都已經知道了。自書院的後院從現在起成為禁地,不允許任何人隨意踏入或是窺探。這些,你們都聽明白了吧?」

「聽明白了,小姐!」樂蓉、樂秋中氣十足的回答道。

黎桐最滿意的就是兩人這股聰明勁兒。

她將陌刀往肩上一扛,抬腳往空曠的後院走去。

樂秋正好抬頭,一眼就看見她們的主子九小姐小小的身板卻扛了那麼一把大刀,有種說不出的滑稽感,頓時心中一樂,差點就笑出了聲。

樂蓉忙拉了樂秋一把,警告似的瞪了她一眼,樂秋嚇了一跳,立馬老實了下來。

繞到後院的黎桐卻沒有真心打算在這自書院裡面練刀。

她熟練的從自書院後面竄了出去,繞開後山,再次向大荒叢林中鑽了進去。

直到離黎家遠遠的了,黎桐這才停下了飛奔的腳步。

這裡是一片雜草叢生的野地,很適合黎桐練習刀法。

從黎家藏經閣里刻錄出來的那三部修鍊功法,其實都已經被收進了黎桐識海中的《通寶天書》之中。此刻,她調出了識海中的天書,將頁面翻開。

那一行行功法名錄登時便出現在了黎桐的視線當中。

她調動自身靈力,一股靈力點在了《五行刀法》幾個大字上面,這四個大字頓時閃亮起來,一個個字元自動從中冒了出來,順著靈力的運轉軌跡,直接進入了黎桐的經脈當中。

這些字元正是《五行刀法》的功法內容!

伴隨著一個個字元入體,黎桐的丹田飛快的運轉了起來。她體內無屬性靈力頓時分出了五個方向,並排在在丹田之上對立而站。

五股力量完全對等的靈力飛快的向著五種完全不同屬性的靈力轉換而去,變成了藍黃黑綠紅五種顏色,隔離分明。

黎桐陡然一聲大喝,陌刀出鞘,一道道顏色不同的靈力飛快的竄入了陌刀,橫劈、豎斬,一招招刀法連貫的施展而出,毫無半點滯澀的地方!

這正是《五行刀法》中記載的刀譜,完全一模一樣!

五股靈力並排存儲在陌刀之中,互不干涉。若是想修鍊哪一種屬性的刀法,就只需要調動出哪一種顏色的靈力便可,刀隨意動,如使臂指。

黎桐心中一動。

這《五行刀法》分明就是一種可以靠單人施展而出的刀陣!

難怪黎家祖輩會同時讓許多人一起修鍊這部刀法,並在戰鬥中一同使出。他們顯然也是看穿了這一點,才會有這樣的決定。

只是可惜,每個修士練出的靈力都各有不同,而《五行刀法》更適合一人修鍊。參與刀陣的人越多,其中靈力越加駁雜,反倒越會降低刀陣的威力!

或許,她應該多準備幾柄刀備著?

黎桐默默的搖了搖頭。

《五行刀法》的功法中雖然只記載了刀譜的口訣而無具體的刀譜招式,但修鍊經驗豐富的黎桐卻明顯的察覺到這部刀法,絕對是只靠一柄刀就可以修鍊出來的強悍刀法。若真是用上五柄刀的話,反倒容易弄巧成拙。

在地球時,黎桐自認自己也看過不少深奧或是膚淺的修鍊功法了,卻還是第一次見到如這部《五行刀法》一般奇怪又玄奧的修鍊功法。

難道這就是它被《通寶天書》看中的原因?


一時想不通其中玄奧,黎桐也不著急,只平靜的默念刀法口訣,一招一式繼續凌厲的施展而出,帶來一陣陣刀風,將附近的野草劈斬得到處都是。

不對,還是不對。

黎桐突然停了下來,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她將陌刀一收,抬腳便走。

這裡的環境雖然空曠,卻依舊是處於叢林之中,一招一式都頗受拘束,根本不適合大開大合的刀法修鍊!

黎桐也是陡然想起了這一點,才打算另外找個地方。

只略微想了想,她便想起了自己還在廚院時經常偷溜出去修鍊的小山頭。

那邊的位置更靠近黎家的普通人的生活區域,少有修士靠近,倒是適合黎桐隱藏一下自己。

以她如今黃武鏡四重的實力,雖然還不能御物飛行,但是疾行速度卻也不慢,很快便到了地方。

熟悉的小山頭,沒多少植物生存,反倒有不少亂石,更顯幾分荒涼。

然而黎桐卻對此地十分滿意。

她早就該來這裡了!

再次拿出陌刀,黎桐心念一起,隨手一劈,亂石飛起,碎裂著跌落。她越發興緻高漲,一刀緊接一刀肆意劈斬,毫不在乎任何口訣,彷彿只是隨性所為。


可就是這樣毫無章法的刀法,卻讓黎桐越發如魚得水,一刀比一刀狠厲!

沒了任何桎梏的刀法在空中劈出一道道利痕,她腳下亂石飛舞,被劈成一塊塊碎片,卻詭異的沒有跌落下山,反倒頗有規律的圍繞在黎桐四周,形成了一個特有的空間,將其包裹在了其中!


這樣神奇的一幕,在黃武鏡修士看來,是十分讓人不可思議的!

《五行刀法》在不知不覺中已融入了黎桐的修鍊,彷彿自動開啟一般,順利得讓人無法想象。

沉浸在刀法之中的黎桐陡然清醒過來,她眼皮一抬,雙眼亮得出奇!只見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弧度,手中陌刀突兀的當前一斬,亂石圍起來的屏障像是遭到了什麼巨大的衝擊,終於出現了一道粗大的裂痕!

所有飛在空中的亂石全面崩潰,紛紛跌落下來,在黎桐身邊鋪出了一層細細的石沫。

黎桐沒有去看腳下那些已經不能被稱為石頭的粉末,只兩眼發亮的看著手中的陌刀,心中的喜悅無以言語。

她終於摸到了《五行刀法》的修鍊方法!

五種完全不同屬性的靈力,果然是可以一起施展的!

雖然還不全面,但她既然知道了方法,那就早晚能夠將其練成!

《五行刀法》果然不愧是地級功法,它竟然真的是通過一柄刀,就可以將五種屬性的刀法招式同時施展而出,並互相輔助,製造出比單一屬性刀法強悍數倍甚至是數十倍的攻擊效果來!

若是練到極致,這由五種屬性共同修鍊出來的刀法,甚至可以形成一個特殊的五行空間,製造出一個個人領域的效果!

她這次果然是撿到寶了!

… 終於摸到《五行刀法》修鍊方法的黎桐,徹底沉浸在了刀法修鍊的海洋中,不舍晝夜。而她的刀法進展,也十分快速,可謂一日千里。

兩天之後,黎桐終於在黎家人的視線中,走出了自書院,朝器堂走了過去。

那天聽見黎肅和黎桐對話的人並不少,自然也有不少風聲傳了出去。得知黎桐今天就會給他們黎家唯一的高級煉器師黎肅一個答覆,不少人都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和興奮,跑過來看熱鬧來了。

所以當黎桐到達器堂的時候,器堂的院子內外已經有不少黎家子弟在三五成群的等著了,都想看看這個被高級煉器師主動提議想要收下來的黎家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雖然他們都已經從當時在場的人口中得知了黎桐的一些相關信息,也暗中打聽了不少消息。可黎桐這兩天都竄出了黎家在大荒中修鍊刀法,對黎家這些事情毫無所知,更是從未在人前露過面,以至於許多人秉著眼見為實的信念,始終不肯相信黎肅會主動收一個七歲小女孩跟著他煉器!

黎桐剛一出現在器堂附近,立馬就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眾人紛紛猜測著她的身份。有已經認出她的人,更是激動不已,拉著身邊的人小聲的說著什麼。

守在器堂門口的黎辛一見到黎桐過來,就知道她一定是答應了黎肅的提議,這是正式到器堂來學習煉器之道了!

他殷切的迎了上去,笑得十分開懷:「桐師妹,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想通的!肅師叔可是我們器堂的招牌,你要是能學到師叔他老人家的幾分功力,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

有了黎辛的這句話,圍堵在器堂附近的黎家子弟這下子可就完全確定了黎桐的身份,她就是高級煉器師主動看中的煉器苗子!

眾人頓時嘩然起來。

「肅師叔竟然會看中這麼一個黃毛丫頭?!」

「這丫頭才多大點兒啊?肅師叔到底看中了她什麼地方啊?!」

「一個小丫頭也想煉器?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嘛!古往今來,哪有什麼女修士成為高級煉器師的?!」

「這絕對有內幕!誰都看得出來這丫頭根本不可能是煉器的苗子,她拿得起煉器的材料嗎?!」

「哼,不過是個庶女而已,就算她是家主的女兒,我看肅師叔這抱大腿念頭也是白打了!」

「……」

這些人說話雖然是有壓低聲音,可是對修士來說,根本沒什麼效果,黎桐依舊是聽得清清楚楚。

不過是吃不著葡萄嫌葡萄酸而已,這樣的人多了去了。

黎桐對這些議論聲置若罔聞,只是點點頭,微微笑著對黎辛道:「辛師兄,不知道肅師叔如今身在何處?」

「這個我知道。」黎辛不住點頭,一邊領著黎桐往裡走,一邊道:「肅師叔正在煉器房煉製法器呢,他早先就已經交代過我了,讓我若是見到你或是你派來的人的話,就帶去見他。」

「那就勞煩辛師兄了。」

二人就在眾人的熱切目光中走了進去。

留下連看都沒有被看上一眼的眾黎家子弟,黎桐跟著黎辛到了器堂後面一長排的煉器房,直接向左邊最大的那一間走了過去。

走進煉器房,一座大大的煉器爐頓時出現在黎桐面前。滿頭大汗的黎肅正帶著兩個弟子守在煉器爐旁邊,眼睛眨也不眨的爐子。

兩名弟子小心的操控著煉器爐下方的異火強度,黎肅則控制著煉器爐中的靈力流轉,將爐中材料盡量融合在一起。

黎辛見狀不敢打擾,拉著黎桐避在了一邊,靜靜等待。

黎桐也不出聲,就這麼老實的看著。正好,她也可以藉此機會,好好看看這煉器的具體過程,也好彌補一下她那微薄的煉器知識。

倒是黎肅,察覺到了他們的到來,加快了手上的動作,飛快的煉器爐的內壁刻下了幾個靈力陣法,讓陣法自主的繼續融合著爐中的材料,便停下了手。

那兩名弟子卻沒有鬆氣的時候,必須得繼續守著爐下的異火,片刻不能離開。

黎肅對黎辛點了點頭,然後對黎桐道:「我們出去說吧!」

黎辛識相的告辭離開,黎桐也跟著黎肅到了煉器房外面。

「你今天能親自過來,想來心裡是有了主意了?」黎肅淡淡的問道。

「是。」黎桐恭敬的向黎肅行禮道,「弟子願意跟隨肅師叔學習煉器之道,還請肅師叔不吝賜教。」

一向板著臉十分嚴肅的黎肅竟然笑了笑,很快又板了下來,點點頭道:「你能下定決心就好。不過醜話我要說在前頭,你既然要跟著我學煉器,那我對你的要求就一定會很高。而且,我暫時不會正式收你為徒,你只能算是器堂的學徒,要做最多的事,領最低的報酬。除非你的表現足夠出色,我才有可能正式收下你。另外,如果你的表現達不到我想要的要求,你也隨時會被逐出器堂。這個結果,你能夠接受嗎?」

嚴師出高徒,她黎桐還就是喜歡這樣的做事風格!

黎桐自信一笑,高聲道:「但憑肅師叔吩咐!」

黎肅對她更加滿意了。

「很好。」他心念一動,手中頓時多了一塊玉簡,遞給了黎桐,「這裡面記載的是世上所有已知的可以用來煉器的材料和異火,你先將裡面的東西背熟,兩天之後再過來,到時候我會對你進行考察。如果不能過關的話,那你同樣不能進入器堂。」

看來黎肅身上應該有儲物法器!

「是,師叔!」黎桐恭敬的接下了玉簡。

「行了,你可以先回去了。」黎肅隨意的擺擺手,「記得到時候過來。」

黎桐正要離開,黎肅卻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又叫住了她。

黎肅轉身回了煉器房,很快便又重新走了出來,手中卻多了一個小小的布袋一樣的東西,總共也只有黎肅的手掌大。

這個小布袋看起來平平無奇,灰撲撲的,沒有半點花紋,簡直就是放在角落裡都沒有人會看上一眼的東西。

然而黎桐卻是眼睛一亮,心中的激動簡直擋也擋不住。

黎肅將布袋扔給了黎桐,道:「這是初級儲物袋,想必你也已經認出來了。你既然打算要入器堂,有些事情就要準備起來。有個儲物袋在身,也會方便許多。這玩意兒是我年輕時用過的,已經淘汰很久了,差點沒能想得起來。今天也算你運氣好,就給了你吧!」

… 儲物袋!

真的是儲物袋!

沒想到來器堂學習煉器,竟然還能有這樣意外的好處!

黎桐拿著那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小袋子,激動的對黎肅施禮道謝:「多謝師叔!師叔放心,弟子一定會物盡其用,保證不讓您失望!」

雖然黎桐上輩子別說是儲物袋了,就是連儲物戒指之類的法寶也曾擁有過,可是現在是在另外一個世界。在這各種修鍊材料都十分缺乏的大荒,需要帶有空間屬性的材料才可以煉製出來的儲物袋,已經成了稀有品,很少有人能夠擁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