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麼強點,壓過那三個姐姐,尤其三姐。

要麼佛系一點,你們再作,再厲害,我不鳥你。

她可做不到,估計到時候她會成為怨婦,又或者哪天忍不住,約著死人去爬山,再給他們站在山頂合影一張。

文靜回顏早:「你真的是分析的太到位了,精闢。」

還不忘補誇一句,「不虧是顏早。」

顏早:「你閑著沒事,到俱樂部來玩唄。」

文靜很驚訝, 神秘公眾號

她是很想去的,畢竟小菠蘿目前還是她老公級別的愛豆,去了就能看到菠蘿了,但想到周思成在那裡,還是算了吧。

能避開的就避開吧。

她拒絕了:但她不想去,「我堂堂一點之長,日理萬機,怎麼可能沒事,我要去店裡了。」

顏早:「去吧,鎮店之寶。」

文靜:「……」

她皺著眉頭翻看她和顏早的聊天記錄,感覺顏早有點不一樣,聽說女人懷孕很多會性情大變,難道是真的?

文靜研究完,給顏早回消息:「你懷孕后話變多了我發現。」

顏早:「是嗎?那我再多說一句。」

文靜:「什麼?」

顏早:「你還是和周思成挺配的。」

文靜臉刷的一黑,「別給我提他,就是他給我惹的禍,好傢夥還給我帶上熱搜了。」

她沒有細磨顏早說的話,沒有多想。

顏早很快又回來消息:「托他的福,讓你嘗了下上熱搜的滋味,不好嗎?」

這句話……完全脫離了顏早性格,太跳脫了。

文靜心裡犯疑惑了,她問:「你是顏早嗎?」

這邊,顏早和文靜聊著,文靜說她要開車了,她就放下手機去洗水果了,洗碗水果端回藍暮辦公室。

看到藍暮和周思成兩人頭貼著頭坐在一起,藍暮手裡拿著的手機……顏早觀察了一下手機殼,是她的。

她不確定手機里有沒有關於薇兒的信息,她心裡』咯噔』一聲,趕緊過去:「你們在幹什麼?」

奪走了手機。

待撥雲見日 :「顏早你這手機殼挺好看的,在哪買的?」

顏早說:「這是情侶的,不適合單身狗。」

周思成:「……」

心被扎的血肉模糊。

他還是走吧,「想起來還有事要做。」

說罷立馬溜了。

顏早立即投給藍暮冷眼,「你怎麼又偷我的密碼?」

質問的語氣。

藍暮站起身,理直氣壯的回:「你輸入的時候我看的,光明正大,怎麼是偷?」

挑眉。

是真的理直氣壯,一點沒有偷看別人手機被發現的心虛。 已經燉在鍋里煮熟的鴨子竟然也能飛了面對著這一結果,楚白和數據帝倍感沮喪,他們的對手絲毫沒覺得自己佔到便宜,巨大的機械體激憤得快要抓狂了,它頭部閃耀的紅光似乎佐證著滔滔怒意。剛被人當成沙包暴揍一頓,打得差dian連它媽都認不出來,你説這事叔能忍了,嬸也不能忍哪

「你們這些卑賤的雜種,去死吧」

咆哮著發出帶有金屬音的吼聲,機械體的左眼射出一束光線,筆直地落在兩個試練者的腳下。

「不好,快閃」

見狀,忙不迭地抬手狠推了旁邊的數據帝一把,楚白隨即右腳發力一頓,像踩了彈簧一樣陡然向後躍起,連續幾個空翻逃離了原本立足的這片土地。

「轟轟轟轟」

僅在電光石火之間,無數實體彈藥和光束便將整片區域化作了灼熱逼人的熔岩地獄,火光熾烈如朝陽初升,堪比火山噴口的溫度令附近的空氣都達到了詭異的膨脹狀態。與此同時,機械體等待的增援也到了,自天穹方向傳來凄厲的破空聲,一個個圓筒狀容器驀然在空中出現緊接著墜落下來,這些增援力量顯見不是一線戰場上機械軍團那種炮灰級別的大路貨可比。

「噝噝」

隨著悠長的氣密系統開啟聲響,短暫沉寂過後,開啟容器露出真容的這些闖入者終於能夠清晰看到了。它們的外貌形態各異,照人類的標準來説無一例外地面目猙獰,渾身布滿了武器射孔和用於近戰的冷兵器插件,這造型隨便拉出來一個都能擔綱科幻片的反派角色。

在不遠處,剛剛落地站穩的楚白抬手一記重壓炮轟過去,管它有棗沒棗先打三杆子再説。

「嘭」


掙扎著從地面上厚重如城垣的黃色塵埃里沖了出來,已是遍體黃土的白馬公孫瓚不見了適才的凜凜威風,只剩下一身狼狽相,他的右手握著雙頭矛,胯下的白馬身上多了星星diandian的殷紅色澤。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機械體轉頭看到攻擊了自己的敵人沒死,沒有理會距離更遠的兩個試練者,立即轉身朝公孫瓚撲來,大有一把將公孫瓚捏成渣的架勢。

「薊侯勿慌,某來助你」

大聲斷喝過後,一道白光風馳電掣般闖來,在衝鋒的中途,這名白馬騎士掌中的長矛左右翻飛,一眨眼功夫就挑翻了數十個機械體,硬生生在群敵圍困之中殺出了一條道路來到公孫瓚近前。

「白馬是白馬義從嗎」

數據帝像落水狗似的抖落身上堆積的大量黃土,禁不住失聲驚呼起來,楚白眯起眼睛不置可否。

「燕人張益德在此,妖孽速速授首」

聽到這名身材修長健碩,面容白皙俊朗,較之那些天曉得動了多少刀才能出門見人的韓國大長腿歐巴更為帥氣的神秘武將自報家門,縱然楚白見慣世面也不免差dian驚掉下巴,他嘟囔説道:

「xiao白臉張飛難道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在複雜環境下殫精竭慮思考對策,耐心幾乎被耗盡的數據帝沒好氣地瞪了某人一眼,説道:

「老白呀快dian想辦法,怎麼幹掉那個怪物,咱們不是來看戲的。」

聞聲,心中倍感委屈的楚白忍不住抱怨説道:

「我也想啊可是那怪物怎麼打都不死到底怎麼做才能弄死它」

土著張飛在機械體和它的手下們包圍圈裡,恰似一群惡犬環伺下的xiao白兔,換做膽氣稍差dian的人,這會早就手腳癱軟不停使喚了,張三爺的膽量有多大,那是不必多言,他眼神警惕地掃視左右,大聲喊道:

「妖孽受死」

一聲大喝,張飛拍馬前沖,長矛直指前方的機械體,把周圍的那些巨型機械全當成了土雞瓦狗。

明初成書的三國演義里大書特書張飛用一柄丈八蛇矛,與關羽的青龍偃月刀成了一對奇葩,因此明朝以後的工匠望文生義,造出了矛頭曲折的長矛,其實張飛用的是普通長矛,ding多是做工精良選材考究罷了。華夏古代的矛和槍是外觀相像的兩種冷兵器,後人大多區分不出有什麼不同,在網路時代初期,民科專家們鼓搗出了一種不著調的説法,什麼矛桿硬槍桿軟。這話真是笑死人了,古代有很多以勇力過人著稱的大將是用純鐵槍的,難不成純鐵杆也是軟的彈簧鋼咩這玩意太高科技了dian吧

區別槍、矛二者不難,記住一句話就夠了,長頭為矛,短頭為槍。

長矛的應用歷史悠久,遠古時代的人比較實在的,喜歡把矛頭做得特別長,春秋戰國時代的長矛多屬於這一類。那麼問題來了,金屬價格不便宜,長矛又是軍隊裝備數量最多的長桿武器,開銷著實不低。正因如此,後來有聰明人發現把矛頭縮短一些不影響武器的實際使用效能,打個比方説,一把三十公分長的匕首能捅死人,換把十五公的匕首未見得就捅不死人,又何況長矛的矛頭後面有那麼長的木杆部分,只要能保證捅進去就行了,隨便在敵人身上開出個十幾公分深的血窟窿,就算不死也沒什麼戰鬥力了。

上古時期車戰用的矛是尺碼最長的一種,其次是步戰中用來組成方陣的長矛,長度最短的騎兵矛也有接近三米,要把這長大笨重的玩意運用自如,不是天賦極佳又受過名師指dian的主,那是想也甭想啊

試練者們走神的當口,劇情並未停止,在民間故事裡以大嗓門著稱的張三爺,縱觀華夏數千年戰爭歷史也是排在前十名內的ding級猛人。雖不知為什麼在這個世界變成了xiao白臉一枚,想必他的戰鬥力不會因容貌變化而降低,如果説那些喜歡舔手機屏幕的歐提比非提有優勢,那張飛的情況似

乎還得算優化了呢

形勢比人強,倘若對手是人類,楚白不懷疑張飛能打贏,問題是換成了那個龐大詭異的機械體,豈不是成了一猛張飛大戰變形金剛,這話題里充滿了上個世紀低劣國產低幼漫畫的各種槽dian。

「嗞嗞嗞嗞」

凹凸曼敏銳地豎起耳朵,他快步穿過煙霧彌散的浮土湊到楚白跟前,低聲説道:

「喂,聽到動靜了嗎」

一直在注意著張飛跟機械體開片,楚白楞了一下,反問説道:

「什麼動靜」

「」

沒能得到意料之中的回應,楚白表情困惑地轉頭看了一眼同伴,隨即發覺他的臉色不對,凹凸曼的視線詭異地投向了頭ding的天空。見此情景,便當販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到了這種緊要關頭越是怕什麼越來什麼,他一dian都不期待惹起自己心驚肉跳的原因只是虛驚一場。

「那是什麼大地的倒影」

這時候,蔚藍色的天空不見了,天穹方向取而代之的是與戰場一樣荒蕪的遼闊黃土地,仿如一面鏡子倒映著地面上的戰場景緻,楚白循著凹凸曼的視線看過去,只覺整個人都不好了。相較於他的彷徨,數據帝顯然已經恢復了冷靜思考的能力,摸著下巴説道:

「不,我猜可能更糟糕,也許是位面碰撞希望是我錯了。」

無須諱言,這次特殊任務從一開始便顯露出了諸多不同尋常的跡象,等到試練者們與主神失聯,主線任務也跟著報銷了,哪怕閉著眼睛用鼻子去聞都能嗅出空氣里那股子縈繞不散的危險氣息。儘管把警惕性提高到了如此誇張的地步,終究阻擋不了局勢朝著愈發糟糕的方向滑落下去,或者説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在絕望中看著眼前翻天覆地般的劇變,楚白急速變化的眼神里混合了驚懼、迷茫、憤怒等諸多負面情緒,這是試練者們的宿命嗎從死亡中撿回來的這條命,大概就是給主神拿來玩的吧

凹凸曼目光閃爍了一陣,忽然説道:

「喂,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什麼」

腦筋轉得不夠快,楚白跟不上同伴的思路,數據帝倒也沒嫌棄他,直白地説道:

「戰鬥真正的戰鬥才剛開始,不是嗎」

既然這次降臨到神鬼三國世界不叫試練任務,而是稱作征服任務,那就表示衝突強度和潛在難度都不是從前那些實戰演習性質的玩意可比。儘管對此早有覺悟,真格碰見如此邪門的勾當,楚白還是忍不住感覺后脖子冒涼風,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生死兩難哪

「什麼聲音」

萬千火流星拖曳著長虹般的尾焰呼嘯掠過天空,壯觀得使人不禁全身戰慄,若拿星隕如雨這話來形容也是再恰如其分不過了。


「轟隆隆」

又是一波來自頭ding那片大地的火流星,它們衝破雲層發出低沉的隆隆巨響,隨後墜地的那些金屬圓柱體快速分解,包裹在內里的機械體隨之如出閘猛虎般竄了出來,這些武裝到牙齒的傢伙橫看豎看都不像是善類。事已至此,不需要高深智慧和敏銳眼光,只消抬頭認真望一眼天上那層層疊疊的燃燒尾跡,觀者便會感到心裡拔涼拔涼的。

… 顏早看了眼手機屏幕,在微信朋友圈頁面。


如果她還沒來,這傢伙下一部可能就是要刷她朋友圈了。

她斜眼睨著藍暮:「真狗!」

藍暮挑眉笑,「是嗎?」

他二話不說,伸手就捧著顏早的臉,在她的唇上狠狠親了一下,親完不甘心,又對著臉親了一下,才肯放過。

等藍暮走了,文靜返回微信消息列表,看到了她和文靜的對話框里的信息。

忽然明白了為什麼周思成剛才伸長脖子盯著屏幕看了。

這兩個傢伙都狗,太狗了。

竟然用她的微信跟文靜聊天。

她將聊天記錄從頭到尾翻了一遍,實在忍不住好笑。

笑著搖搖頭。

模仿就模仿像一點啊,越到後來越離譜,文靜雖然傻乎乎的,但他們從小一起長大,怎麼會不了解她?

消息肯定是藍暮代輸入的,因為他不可能讓周思成碰她手機。

只是她真沒想到,藍暮竟然陪著周思成干這種勾當……

平時踢倒油瓶都不扶的人,也會幫兄弟追女孩,稀奇,真的太稀奇了。

顏早越想越覺得好笑。

真的是怎麼也沒想到啊!!!

她鎖上手機屏幕,吃了幾塊水果,出門去。

她要去叮囑下周思成,這兩天不要去找文靜。

他們剛一起上過熱搜,別的媒體她不知道會不會關注,但體壇界的記者肯定是關注著周思成的,這時候周四陳剛要去找文靜,一準會再次上話題。

文靜這邊剛跟齊東分手,傳出去齊東家人到真的會覺得文靜是因為要攀周思成才跟齊東分手的。

顏早想,這件事換做是她,她是不會在乎的。

但文靜不同,她太在乎別人的感受了,肯定會在乎,周思成找她,會給她造成很大的困擾。

顏早在球場找到周思成的,見到周思成她便直入主題。

周思成知道顏早在想什麼,點頭:「我知道。」

這幾天很忙。

周思成還沒顧得上多跟顏早說幾句,就被人給喊走了。

顏早看著周思成遠去的背影,這個男人也高高大大的,表面看上去不著調,實際上也不見得比齊東不靠譜吧……

感情的事情,順其自然吧。

顏早聳聳肩,準備回藍暮辦公室去躺著了,看到顏遠景朝她走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