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是涵驍?」龍逸驚訝的問,自己說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涵驍是誰?」女子好奇的問。

「是!」龍逸顯然不想解釋太多。

「不會是你的夢中情人吧?」女子顯得有些妒忌似的:「好啦人家是絮寧。」不好意思的說。

「原來你是絮寧!」龍逸驚訝的張大嘴巴看著這個姑娘。

「沒想到這麼久不見越辯越漂亮了。」小翠笑著說。

「哪裡。」絮寧顯得很不好意思。

「絮寧你怎麼會在這裡?」龍逸問,依然能看出他臉上驚訝的表情。

「修仙啊。」絮寧說完示意他們看邊上的路牌,路牌上寫著天山二個字。

「絮寧你也想修仙?」龍逸問。

「對啊。」絮寧愉快的說。

「你怎麼知道我就是龍逸?」

「我是一邊走一邊打聽你們的下落,這不才找到你們。」絮寧解釋到牽起龍逸的兩隻手顯得很開心。

「那好我們走吧。」龍逸放下絮寧的手,轉身往山上走去。

「什麼嘛!」因為龍逸放下絮寧的手好像讓絮寧有些失落。

「走吧丫頭。」小翠示意絮寧跟在他們後面。

「天山的山路是很危險的你們有沒有聽說很多人就是想要成仙死在這山路之上?」他們一邊走絮寧一邊說。

「沒有。」龍逸回答到。

「你們知道天山的仙尊掌門是誰嗎?」絮寧又問。

「不知道。」小翠看了一眼絮寧。

「你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就敢來天山?」絮寧顯得很驚訝。

「呵呵。」龍逸只是笑了笑。

到了傍晚他們爬到了半山腰,離山頂還有好長的距離:「看來今天我們只能在這裡過夜了。」小翠說著望了望山頂,很是遙遠的距離也很有壓力。

「不是吧,要在這裡過夜?」絮寧顯得有點難接受。

晚上,小翠和龍逸靠著樹睡著了,絮寧被樹葉的沙沙聲吵醒:「誰?」絮寧驚喜伸手一抓,抓住了一隻兔子:「哇,是兔兔哎!」她用手摸著兔子身上的毛:「啊!」她張開嘴巴露出了尖牙,眼神頓時變得冷酷無情,然後便開始生吃兔子。

就在這時畫面轉向另一邊,一個附近的村民夜晚狩獵正好在天山迷了路,他跑啊跑啊正在追一隻兔子,正好就是絮寧現在吃的這隻,絮寧活吃兔子這一幕,他被嚇傻了便開始尖叫。

「誰?」絮寧發現了村民,也知道了他知道了她的秘密,於是她便放下吃剩的兔子追了過去。

「什麼聲音?」小翠被驚醒,她看了看身邊睡熟的龍逸,站起來走到絮寧剛剛睡覺的那個位子,看見了剩下的半隻血淋淋的兔子,她顯得有些驚慌失措站不穩,捂住嘴差點吐出來:「絮寧!」她四周望了望看見了一條小路,就在這時她聽見了猛獸獵食的聲音,她向聲音的方向走去。

絮寧抓住村民的脖子開始吸他的血,然後便開始吸那人的陽氣,這一幕正好被小翠看見了,她躲在大樹的後面顫抖。

「真是的,好久沒吃東西了,臉上都快有皺紋了。」吸完陽氣那個村民已經死了,而且屍體很快幻化成煙飄走了。


「怎麼會這樣?絮寧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小翠捂住嘴忍住淚水,不敢相信這一切,然後想到的就是龍逸和絮寧呆在一起會很危險:「不行我得告訴龍逸。」她正打算離開。

「想走?」絮寧卡住小翠的脖子,其實她早就聞到了小翠的陽氣的味道。

「為什麼!」還沒等小翠說完就被絮寧吸完了陽氣然後死去了。

就在這時阿翔從天空中飛來想給小翠報仇,它撲騰著翅膀往絮寧臉上掃灰。

「真是的,真是愛管閑事。」處理完小翠絮寧便開始對付起阿翔,她手一揮便出了一把利劍,然後御劍飛行,飛到阿翔的身邊便跳騎到阿翔身上然後抓起劍刺穿了阿翔的心臟:「摧若如風。」她念完咒語阿翔的屍體便化作雪白的羽毛飄散空中。

殺死了小翠和阿翔,絮寧便回到了龍逸的身邊,這時的龍逸依然睡得很熟:「哼哼,我會讓你成為我的男人。」蹲在龍逸的身邊,親吻了一下他英俊的臉龐。

到了早上龍逸尋找著翠姨:「絮寧你看見翠姨了嗎?」

「哦,翠姨昨晚自己先騎著阿翔上山了,她說她先走然後再來接應我們。」絮寧笑著解釋著。

「這樣啊,那我們快上山吧。」龍逸說。

「好啊。」絮寧說完用手挽住龍逸的胳膊。 自從絮寧服下水晶之恆后,便失去了心智,對任何人都沒有同情之心和愛心,沒有溫度她的心變得很冰冷,但只有一人,在她的心是有溫度的,那就是龍逸,除了龍逸之外,其他人都世多餘的也將必死無疑,絮寧從小時候見過龍逸之後,便對龍逸念念不忘,儘管過了這麼多年,絮寧一直對龍逸情有獨鍾,一路追尋著龍逸來到天山。


上山路上,龍逸走在前面,絮寧緊跟在後面,四處張望著,走了一段時間后,絮寧忽然覺得胸口悶悶的,感覺有點不舒服,便從口袋裡拿出一顆黑色的藥丸,服下藥丸后,感覺胸口沒有那麼悶了,這天山路上到處瀰漫著仙氣,越靠近天山大門,仙氣就越濃。

其實現在的絮寧已經不是人了,而是魔,所以絮寧在往天山門的路途中會感覺不舒服,就是這仙氣造成的,就連她服下的藥丸也只能一時抑制住仙氣入體,並不能承受的住強烈的仙氣,所以絮寧也就不能陪龍逸進天山門修鍊了,絮寧的心情很是失落,天色已黑。

「絮寧,你怎麼了?走累了嗎?」龍逸輕輕問道。

「恩.。。,有點累了。」絮寧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天色也黑了,先找個地方休息,明天再趕路吧,」龍逸剛說完,便看到前面有一條清澈的小河。

「絮寧,過來,你就在這裡休息吧,」龍逸站在一顆枝繁葉茂的大樹旁邊說道。

「恩,好」絮寧微笑著說。

「你休息下,我去打點水來。」話剛說完,龍逸就跑到小河邊蹲下,拿出水袋,打滿水后,就來到了絮寧身旁。

龍逸說:「來,絮寧,先喝點水吧,我去找點吃的,順便弄些乾柴。」

絮寧點點頭說:「恩,快去快回哦!」

龍逸說:「恩」。

沒過多久龍逸一手抱著乾柴,一手牽著衣角兜著幾個果子,龍逸用乾柴生起了火,把果子也遞給絮寧吃,吃完后,龍逸坐在絮寧對面的一棵大樹下閉上雙眼休息,絮寧看著安安靜靜的龍逸,心裡有些難過,好不容易才見到龍逸,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說再見了,很是捨不得,那也是沒辦法的,越靠近天山門,仙氣就越濃,這樣下去,還沒等絮寧到天山門,就已經沒命了,所以絮寧只能選擇離開,絮寧用那含情默默的眼神望著龍逸,而龍逸似乎已經察覺到絮寧在看自己,就假裝睡著了。今晚的月亮並不是很圓,天空中一顆星星也沒有,但卻能感覺到一股陰風陣陣。

陽光明媚的早晨,突然龍逸驚醒了,龍逸是被夢驚醒的,這個夢還真是可怕,現在回想起來還是令人心驚膽戰的,他夢到了小翠被人殺死了,阿翔也被人殺死了,這世上最親最親的人離開了自己,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既難過,又害怕,龍逸總覺得這個夢是真實的,一想到世上只有自己一個人了,胸口就有一股刺痛,可就在龍逸滿腦子都在想夢的事的時候,聽見絮寧的聲音。

「龍逸,龍逸,龍逸..。」絮寧拍了拍龍逸的肩膀。

龍逸回過神來:「哦,絮寧,你醒了啊,」

「龍逸,你在想什麼呢?喊你好多遍,你都不理我,」絮寧疑惑的問道。

「哦,對不起啊,絮寧,我昨晚做了一個噩夢,感覺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龍逸表情認真的說。

「噩夢?什麼噩夢啊?」絮寧好奇的問龍逸;

「我夢到翠姨和阿翔都被人殺死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這世上..。。,」龍逸一臉難過,心痛的表情。

絮寧聽到這句話,心裡咯吱了一聲,絮寧的表情有些慌亂。

「沒事了,我們快趕路吧,還有半天的路程就到天山門了,到了天山門就可以見到翠姨和阿翔了,」龍逸看到絮寧的慌亂表情,便安慰她。

「啊.。。,不好意思啊,龍逸,我剛想到我還有事情要去辦,我就不陪你去天山了,再見。」絮寧有點慌張的說完后,便匆匆忙忙的跑開了。

龍逸看到這麼慌張的絮寧也沒多想,以為絮寧是真的有事情要辦呢,龍逸繼續前行著,絮寧是按原路返回,在返回的途中,她看到一隻可愛的小野鹿,這隻小野鹿也看到了絮寧,小野鹿還來不及逃離,便被絮寧捉到,絮寧已經一整晚沒有吸食鮮血了,這時的絮寧已經餓瘋了,她露出了尖牙,向小野鹿的頸咬去,還沒等絮寧吸完血,一位長發飄飄,英俊瀟洒的神秘男子突然出現在絮寧的身後,可見這位神秘人的法力是在絮寧之上,絮寧對這位神秘人的突然出現,感到有些害怕。

「你是誰?」絮寧放下奄奄一息的小野鹿,轉身面對神秘人。

「我是魔尊的左護法肖一。」神秘人肖一說道。

「魔尊?肖一?我並不認識你們啊!」絮寧回答道;

「哈哈,你不認識我們,但我們對你卻是了如指掌哦,你兒時中了魔族的毒,而且這種毒只有蝶谷的水晶之恆才可以解,那水晶之恆還是龍逸和小翠幫你取來的吧,自從你服下水晶之恆后,你便變得不是你了,服下水晶之恆之後的你,只有靠吸食男人的陽氣和動物的鮮血過活,還失去了人類特有的愛心,變得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我說的對嗎?」肖一一臉陰險的笑容。

「哦..。。,我知道了,我小時候中的毒就是你們的魔尊下的,原來我變成這樣就是拜你們魔尊所賜!」絮寧氣沖沖的說道,心裡充滿了仇恨。

「我這次來是奉魔尊之命來帶你回魔族的,現在的你既不是人類,也不是仙人,這裡已經不適合你生活了,如果你再在這裡生活下去,你遲早會被消滅的,為了生存,你也只能跟我回到魔族,再說了,回到魔族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肖一耐心的說道。

絮寧尋摸著,如果以後還想要見龍逸,還想要跟龍逸在一起的話,就必須磨練自己,修鍊法術,直到自己的法術可以抵抗這天山的仙氣,能不被仙氣入侵到自己的體內,去魔族是最好的選擇。

「好,我跟你回魔族見魔尊,」絮寧回答道。

「好,我們走,」肖一說完便不見兩人的身影。 自從天山掌門南宮凌登位以來,天山便改稱為天仙派,以前說過南宮凌前世是天庭的大將軍,因為愛上了玉帝的女兒所以再被打下凡間輪迴的。自從當上掌門以後凌的住處便從仙劍閣搬到了忘念山的憂遇閣,天仙派除了南宮凌以外還有四位掌管權勢的上仙,分別是以前說過的龍隱上仙住絕情山,南宮樂上仙住忘念山,忘念山以前叫妄念山後來為了提醒世人忘記念想而改名為忘念山,木子上仙住清雲山,易丈上仙住安逸山。

其中南宮樂上仙是最通情達理之人,其次是易丈上仙,易丈因為年紀有點老才修仙所以看上去一直都是慈祥的老爺爺,龍隱上仙喜歡與世隔絕所以一般很難看見到,出此之外木子上仙就顯得比較嚴厲一些。

故事回到龍逸這邊,龍逸登上了天山的山頂,當他往天空看的時候,四座大山像島嶼一樣漂浮在空中,這就是天仙派住的地方也就是浮雲山。他突然有點慌了陣腳,不知道應該往哪邊上去,就在這時後面出現了一大幫子人,他們貌似也是剛剛爬到山頂,只聽見其中一個打扮的相貌堂堂的公子和邊上一個看似小跟班的姑娘說說笑笑,邊上還有看似書生文質彬彬的男子,還有幾個看上去年紀也不大的壯漢。

「過幾天就要考核了,改天我們比試比試吧?」那位相貌堂堂的公子對那個小姑娘說。

「好呀。」小姑娘擺弄著她那兩個麻花辮笑著答應道。

「請問!」龍逸似乎想問他們什麼問題,但是說了兩字後面的話好像堵住了喉嚨一樣說不出來。

接著更加驚奇的事發生了,就在不遠處就是懸崖,那些人接二連三的跳崖了。龍逸看著這一幕幕嚇傻了,連忙跑過去看,他到了懸崖邊上,往下望顯得很擔心的樣子,然後又往上面漂浮的山望去。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龍逸顯得有些沮喪,就這樣他一直坐在懸崖邊上想,然後一直想到了太陽落山。

很快月亮出來了,風吹著樹葉搖擺沙沙作響,龍逸很鬱悶的坐在懸崖邊上,就在這個時候不遠的路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醉酒當歌人生幾何?古往今來。?哈哈哈?」

一開始龍逸也懶得去瞅他,因為聽聲音就知道一定是一個貪戀紅塵,人生如夢的酒鬼,而且這種類型的人也是在龍逸心裡最為討厭的人,可是那個人漸漸向龍逸這邊走過來。

「哈哈哈哈,你是誰?」原來那個酒鬼就是龍隱上仙,他沒有穿著天仙派的仙服,而是穿了一件普通人的衣服,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長得卻一點都沒有變,樣子還是那麼的英俊迷人。當然啦龍逸還不認識他。龍隱上仙拿著酒壺一邊喝酒一邊走路歪歪扭扭的站不穩的樣子,然後指著龍逸笑。

龍逸看著龍隱上仙走過來站不穩,處於好意他站起來走過去扶他:「這位兄台,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吧,大晚上的荒山野嶺也不安全。」顯得很關心的樣子。

「走不用你扶,我家在那。」龍隱說完大口的喝了口酒然後推開龍逸:「哈哈哈哈哈。」癱坐在地上。

「兄台您喝多了,來,我扶你起來。」 反腹黑攻略

「走開,我要回家啦。」龍隱又一次推開龍逸,「我家在那,走我帶你回我家啊。」一隻手抓住龍逸得右手,然後走到懸崖的邊緣:「來喝酒!」他拿起酒罐給龍逸喝,龍逸咽下酒皺起眉,酒的味道挺苦的:「哈哈哈,我帶你回家。」

在龍逸看來邊上這個人只不過是一個酒鬼,而他也許只是處於同情或者孤獨才陪他:「這下面可是懸崖。」龍隱很嚴肅的警告著,當然他心裡是想著跳崖這種事實覺得不會發生在他們的身上,雖然身邊感覺是一個醉鬼,可是耍酒瘋跳崖在龍隱看來是不可能的事。

「走嘞。」只見龍隱拉住龍逸的手跳下了懸崖,龍逸被嚇傻了,他們正在快速下降感覺就快要死了一樣,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好像有什麼拖住了他們,往下降瞬間變成往上升,他們踩在了雲上:「哈哈哈哈,我家馬上就到了。」

龍逸已經不知道是應該驚喜還是驚嚇了,他們踩在雲上,然後雲把他們帶到了天仙派的浮雲山上,浮雲山也稱為仙島,因為是漂浮在雲層中的山,和天庭只有一步之遙。

「到家了。」快到浮雲山上的時候龍隱上仙就倒下了,似乎是因為喝多而睡著了,顯得越發疲憊的樣子,龍逸扶著龍隱上仙龐大的身體,然後浮雲帶著他們來到了天仙派龍隱上仙的絕情殿外,龍逸扶著龍隱走下浮雲,落在地面上的感覺特別的好,這時的龍逸有點喜出望外,感覺龍隱上仙簡直就是他的救星。

「看來這就是你家了吧,難道你是上仙?」龍逸扶著龍隱進了絕情殿。

「呀!主人回來了。」一個丫鬟看見了龍逸攙扶著龍隱上仙急忙趕上前去迎接:「你是?」好奇的瞅著龍逸。

「哦,我碰巧路過的,呵呵。」龍逸抓了抓後腦勺不知該從何說起:「對了他的房間在哪?」

「哦,你是上仙的好朋友吧,我帶您去。」丫鬟顯得很熱情的帶路。

接著丫鬟帶著龍逸繞過院子來到了龍隱上仙的房間,房間很大,到處都是漂浮在空中像繁星一樣的燈火照亮著屋子,屋子裡的床只是一個類似台階的構造因為上面放著枕頭,不知道的可能會誤認為只是個台階,另外房間的牆壁都是金、紅色的,在天仙派上仙房間的顏色決定了權勢和地位,金色屬最高,其次就是紅色,然後是銀色,最後是藍色,但是普通弟子的房間一般為白色。

「你先下去吧,這裡有我。」龍逸對丫鬟說,一邊把龍隱扶到床上躺著,他已經睡著了,龍隱上仙躺下床,床馬上就變成了千年寒冰開始泛紅色的光,龍逸驚呆了:「這難道就是!」

「這個是龍隱上仙的千年寒冰床,這個是紅寶石凍了上千年的呢,呵呵。」丫鬟笑著說:「每位上仙都有的,你不知道嗎?」

「哦,呵呵。」龍逸笑了笑,心理暗想著原來這個兄台既然是上仙實在是天助我也。

「那我先走啦,老實人。」丫鬟對龍逸擺了一個嘴臉便走出去然後關上了門。

龍逸找了一把矮椅子坐在龍隱上仙床鋪的邊上,看著龍隱上仙發獃,然後雙手托著下巴嘆了一口氣:「原來兄台你是上仙啊!」心理想著翠姨和阿翔的事,等明天早上得好好問問上仙翠姨和阿翔在哪,絮寧說翠姨和阿翔先上了天山,那上仙應該知道他們在哪,想到能馬上和翠姨阿翔見面龍逸就滿心的歡喜。

第二天早上龍隱上仙一覺睡醒,頭疼的厲害,迷迷糊糊的下了床,這才發現床邊一個陌生人也就是龍逸趴在床尾睡得很香:「喂喂,快醒醒快醒醒,你是誰啊?」拍著龍逸的肩膀叫他醒來。

「啊,啊啊?」龍逸抬起頭半睜卻又睜不開眼睛,蒙矇矓的用手揉了揉眼。

「我說。」龍隱上仙從邊上的樹藤衣架上拿下紅色的外衣換,正準備說些什麼,他穿上紅色外衣,樹藤的衣架瞬間變成一棵小樹精長了兩隻腳跟在他後面,龍隱走到龍逸面前使勁瞅他,樹精學著他也瞅著龍逸:「小兄弟我認識你嗎?你怎麼在我房間里?」說完一隻手搭在邊上的梳妝台上,梳妝台就在床邊。

「我啊!」龍逸看著衣架變成的小樹精顯得有些驚訝:「你不認識我啦!」他急忙站起來?」

「那麼,你是我派的弟子?」龍隱上仙問著皺起眉:「你穿的是蔗民的衣服吧?也就是你是個凡人對吧?」

「嗯,是我想成為天山的弟子。」龍逸很認真地解釋到。

「主人該起床啦。」就在這時,昨晚的那個丫鬟推開了門:「呵呵,老實人你也醒啦。」一臉開心的樣子。

「紅娘,你那麼早來幹嘛?」龍隱上仙對那個丫鬟抱怨道。

「我來給主人請安。」說著那個叫紅娘的丫鬟便開始打掃房間,她從袖口拿出出一塊紅布開始抹梳妝台。

「對了誰是老實人?難道是他?」龍隱上仙指著龍逸說。

「嗯啊,昨晚主人你喝多了酒多虧了這位老實人,要不是他把你送回來,你可能又得在外邊雜草里過夜了。」紅娘裝著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看著龍隱上仙說。

「是這樣的嗎。」龍隱上仙皺起眉似乎在想著什麼:「難道我要感謝你!」顯出一臉不情願卻又很尷尬的表情,又望了望一邊的龍逸。

「對了,主人,後天就是新弟子入門的選拔了,南宮凌上仙昨晚過來交代您後天務必要到場選拔新弟子考核。」紅娘停下手中的活說。

「哦,這樣啊。」龍隱上仙簡單的應了一句:「考核內容還是和以前一樣嗎?」

「這次比往年複雜許多。」紅娘說完看了一眼龍逸。


「好的,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龍隱上仙說完嘆了一口氣。

「是,主人。」紅娘說完便出去了。

「你也下去吧。」龍隱轉身對小樹精說,說完小樹精又變回了衣架,「你也可以走了。」他把目光轉向龍逸。

「不,上仙,我已經沒有地方可去了,趕忙上仙可否收留我?」龍逸跪下很認真地說,顯得特別真誠:「我自小就想像上仙您一樣,一心只想著修道成仙擺脫世俗的煩惱的憂愁。」

契約情人是總裁 難不成你是想來修仙的?然後特意來巴結我?」龍隱上仙似乎有種被利用的感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