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貓?禮貌?」

「……李茅,木子李,茅山的茅。」

「哦,你好,李茅,你可以稱呼我為老……恩,管家。」 千億摯愛:豪門總裁的 ,隨即攤手介紹,「這裡是殺手系統空間,具體的來說,我們現在在你的腦子裡。或許你會覺得不可思議,對此不甚了解。但是……」


由己及人,想想當年自己初來異界、初見系統的震驚慌亂表現,唐恩覺得很有必要向眼前這個菜鳥愣頭青詳細解釋下,不過,

「穿越?是不是穿越!」驚喜打斷,黑髮青年驀地一臉激動,仰頭大笑,「哈哈,傳說中比中彩票概率還低的穿越啊,竟然讓我給撞上了!哈哈,終於輪到我李茅逆襲當主角了!」

唐恩怔了怔,貌似哪裡有點不對啊……

「無限?洪荒?還是金古黃世界?不對,你剛才說殺手系統……金手指是系統?是不是系!統!流?!」黑髮青年握著拳頭原地走來走去,亢奮之情溢於言表,「系統流好啊,雖然這梗是老了點,但勝在經典,易上手。等等。讓我想想啊, 醫色生香︰病嬌王爺妖孽妃 ……」

唐恩頓時感覺有點hold不住了,這什麼亂七八糟的?

「對了!」似是忽然想到什麼,黑髮青年驀地頓步抬頭,目光有些古怪的上下打量著唐恩,摸了摸下巴,「系統流的話,你就是系統小精靈吧。在這裡,你應該可以千變萬化的對不對?」

「呃……」

「那個小精靈啊,我們商量下唄。首先鄭重申明,我本人是不搞基的。當然,就算是要搞,你這幻化出來的形象也忒挫了點……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二次元萌妹子的,所以,嘿嘿,你知不知道炮姐、夏娜、明日香、凌波麗、初音未來……給點反應啊大哥!咦,你怎麼走了,難道都沒聽說過?這不科學啊……喂,別走啊,有的商量的,要不櫻桃小丸子也行啊……」

…………(未完待續。。) 「陳龍,你是不是在和我開玩笑?」

袁飛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強忍著不讓自己動手給面前這個高大沉默的男人來上一拳頭。

「你看我的樣子像在開玩笑么?袁飛,我累了,樂隊也好,生活上也好。我一直都是一枚綠葉一樣的存在,看著你們一個個風生水起的樣子,說句心裡話,怎麼可能沒有些想法呢?可是我知道,咱們都是好兄弟,好兄弟就不應該挑這些。然而今天多虧了顧嫣然,我才知道,原來我在你們心裡,什麼也不是。」

「你吃錯藥了吧,發什麼瘋呢?」

他真的被這個一根軸的傢伙氣到了,這件事跟這到底有什麼關係?

「為什麼我從來都沒聽你們提起過這些事?你們究竟背著我還做了些什麼勾當?」

「陳龍,你想打架是嗎?說得這麼難聽,我們背著你幹什麼了?」

然而陳龍並不回答,而是突然沖著他豎起一根中指,完全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最後通牒一般。

「沒想到這麼長時間后,我今天才知道,我的好兄弟們,一個夥同父親涉嫌欺詐,一個有了老婆卻跟參與金融詐騙的前女友糾纏不清,一個腳踏兩隻船睡了姑娘又要因為一個男人要死要活地鬧分手,你們真行哈。陳某隻是個混日子的普通人,不如你們幾個能力大,真是甘拜下風了。」

「陳龍你陰陽怪氣什麼意思啊?你有話就直說,不用在這裡玩什麼春秋筆法。你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這人把他們每個人的經歷誇大外加惡意抹黑,說的這麼難聽,雖然他自認清清白白,也從不在乎別人到底怎麼看他。可是聽到自己的好兄弟也這麼詆毀幾個人,心裡也有一點不滿。

「你們的生活太精彩,我跟你們玩不起,我退出了好不好,你們幾個好好努力,爭取有朝一日一起進監獄,也算是好兄弟一起走了。」

「所以你就非要按照你那堆狗屁邏輯曲解別人的經歷是嗎?」

「實話實說而已,走了。道不同不相為謀,以後也不用再見了。」

陳龍說完轉身就走,袁飛在後面叫住了他。

「不是說好一起做音樂做一輩子么?」

他聽了倒是站住了,不過卻不回頭,只是低聲說了一句。

「現在你們這樣,有一點想好好做音樂的樣子么?再說我一直覺得只有打從心底熱愛,心無旁騖,才能做出好的東西。現在我看你們沒這個心思,要是以後你們能把自己的破爛事解決,再給我打電話吧。」


汽車發動,緊接著揚塵而去。留下袁飛一個人面如黑鍋底,心裡憋了一腔怒火無處發泄,像一隻無頭蒼蠅一樣在原地轉來轉去,看到旁邊的垃圾桶衝上去就是一腳,裡面的垃圾撒了一地,恰巧被道路對面的環衛大嬸看到了,連忙衝過來大聲指責他。

「有沒有素質啊!踢垃圾桶幹什麼!敢情不是你收拾了。」

接著不依不饒就要他收拾好,不然不許走。但是袁飛正在氣頭上,哪裡肯乖乖就範,

「你不收拾也行,但是我得罰款。」

大嬸眼珠一轉,說了個數字。

「200。」

「想要錢是吧?」

他不想跟這人糾纏下去,煩躁地從口袋裡摸出錢丟過去,大嬸一見那粉色的鈔票立刻眼睛發亮,接過來指尖上沾了點唾沫,仔細捻了捻,辨了一下鈔票的真假,確認無誤后才心滿意足地揣入懷中,也不客氣轉身就走了,邊走還邊抱怨。

「現在的人啊,素質太差,沒事拿垃圾桶撒什麼氣。」

袁飛忍著不發作,身後倒是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還是第一次看你這麼生氣呢。這老太婆太不識好歹,要不要我替你教訓她一下?」

他心裡一驚,連忙回頭:「顧嫣然?」

只見顧嫣然身著名貴大衣,鼻樑上架著一副深色墨鏡,正沖著他言笑晏晏。她身後是徐瑩瑩,相比意氣風發的顧嫣然,神情看著有些尷尬,似乎是沒想到兩個人這麼快就見面。

「果然是你們兩個人合起伙來搗鬼。」

他冷冷地看著面前的兩個女人,心裡倒是清明了不少。看來他的猜測一點不錯,就是她們兩個人搞出這麼多破事,還躲在這裡看他們幾個的笑話。


「看來你們幾個的兄弟情也不過如此嘛,這才多大的事就鬧成了這樣。」

顧嫣然臉上帶著微笑,說出來的話卻正好挑起他現在脆弱無比的神經。

「你乾的好事還有臉在這裡說?」

「喂喂喂,別沖著我撒氣啊。我可只是受瑩瑩所託,順便也想殺殺楊宸的威風而已,再說他老子確實是犯了錯,也怨不得別人啊。不過你放心,放是肯定能放出來的,限制出行而已,但是得等他老爸的案子結了,不然萬一不小心被扣個傳遞消息的罪名,也是得不償失啊,」

顧嫣然的微笑不懷好意。

「不過你們因為這點事就兄弟反目,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這樣看來,也算是歪打正著,一箭雙鵰了。」

袁飛不想跟她糾纏,轉身質問徐瑩瑩。

「那天是你把葉子卿騙到醫院的吧?我們幾個也就算了,她和你什麼仇什麼怨,你連她也不放過?」

「我……」

徐瑩瑩現在百口莫辯,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她的預計,她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無論她怎麼解釋,別人也會覺得她和顧嫣然是一夥的。這回,她也只能被迫與顧嫣然站在一起了。

袁飛不說話,只是怒氣沖沖地看著她,大有要衝上來和她打一架的勢頭。顧嫣然卻樂得看熱鬧,一時間雙方都劍拔弩張,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火藥味。

袁飛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現在情況十分緊急,他必須要保持鎮定,不能再讓顧嫣然鑽空子了。

「袁飛,說實話,我覺得你跟他們幾個在一起,有辱你的智商。看你這樣心累,我都有點於心不忍了。」

「不用在這裡假惺惺,更不需要你操心。倒是你們兩個需要小心一點,常在河邊走,小心哪天一不留神掉下去。」

「我就當這句話是你對我的關心吧。後會有期。」

顧嫣然和徐瑩瑩一道開車走了,現在又剩下他一個人。 其實最後一章在昨天晚上就碼好了,不過完本感言沒有想好該怎麼去寫,就沒有放出來。△¢,

好吧,其實主要原因是擔心大家看完最後一章后,就不來這了,所以……咳咳,雖然完本感言不要錢,但畢竟也是狸貓碼出來的字,所以還是希望大家能夠看到。當然,如果你非要說我是想為新書打廣告的話,那……你為什麼說的這麼直接呢?

哈,開個玩笑。

新書確實已經有了眉目,但一些關於大綱、人設、創意等細節還沒有得到完善,直白一點說就是個三無產品,還沒到出來打廣告的時候呢。

名字倒是有了,不過不大敢直接放出來,害怕被某個同行見到順手佔了,那就悲劇了哈。

至於具體發新書的日期,暫時還未定。不過這時間想來不會太長,因為狸貓也害怕諸位忘了我啊……大家應該都知道的,狸貓是全職,就靠著這個混飯吃了,所以比較在意這個。

再所以,若有書友陪同狸貓一路走來,看到了這裡,還未訂閱的麻煩點個全訂吧,其實沒有多少錢的。但這可以幫助狸貓順利度過接下來的準備期、以及新書免費期,不用為生活費發愁。

恩,豁出去了,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全訂!全訂!全訂!

……

呼,好了。沒皮沒臉的廣告時間過去了,現在讓我們進入正題吧。

恩,正題該說些什麼呢……那就,想到什麼說什麼吧……

關於最終章老管家的身份,相信看過另外一本小說《隱殺》的書友,應該就知道了。沒錯,老管家就是那本書的主角,老了的顧家明,這可以看作是狸貓向憤怒的香蕉大大的一次致敬!

這是開這本書時一早就定下的!

狸貓很喜歡《隱殺》這本小說,前前後後看了大概有七八遍這樣子,每次都很享受。書友中如果有沒看過的,狸貓推薦大家去看看,真的是本很好的小說,無論是主角性格,還是那種幾乎撲面而來的文字畫面感、溫馨氛圍,都令人嘆為觀止……

實際上,也正是因為看了這本小說,狸貓才會有動筆寫小說、寫這本最強殺手系統的念頭的。如此,才方能與諸位書友結下這段文字緣分。

這是狸貓的第一本正式完結小說,怎麼說呢,成績說明一切,基本等同撲街。這真的不算冤,因為此前什麼都不懂的狸貓,幾乎將所有關於新手的地雷都踩了……不過正所謂福禍相依,這本書也給了狸貓很大的信心與勇氣,證明狸貓確實是有吃這行飯的潛力的。

因為,人不可能兩次踩進同一條河流。同理,人也不可能兩次踩中同一個地雷不是嗎?

這是最大的收穫!

還有個值得一提的收穫,那便是懂得調整狀態。

大家都知道的,這本書在最後階段更新相當不給力。這其中有些客觀原因,但更多的還是狸貓自己的主觀原因。

寫書之初對於狸貓來說是件興趣樂事,但當一件原本是興趣的樂事轉為責任后,一切也就變得不同了。

狸貓低估了興趣與責任之間的距離,方才有此之失。

這是經驗教訓,狸貓之後必不會忘!

恩,還能說些什麼呢……

想來想去,回憶中更多的還是寫這本書時,一些關於生活困苦的瑣事。這些事情想來悲情,說來矯情,如此,也就不說罷了。

還是結尾吧,

許多同行寫手都喜歡把寫的書,比喻作自己的孩子,以示珍惜與注重。

狸貓不會,或許是因為還未到喜歡孩子的時候吧,也或許是因為隔壁家的熊孩子給了狸貓太多的不好印象,所以如此……

狸貓現階段還是更喜歡將寫的書,比作一個世界。

寫書的過程,自也就是創造世界的過程。

傳說中,神明創造世界用了一周時間,而狸貓則用了兩年零三個月。想來,這也可以看作是吾輩凡人與神明的偌大差距吧……最後,

諸位書友,

謝謝,謝謝你們容許並陪同狸貓創造了這個世界,也謝謝你們曾在這個世界里走過……

此致,敬禮!

——臨海狸貓

2015年5月18日(未完待續。。) 一直看著那輛白色奧迪車駛出了這條街消失在路口,袁飛強撐著擺出來的鎮定立刻不擊而潰,露出了一臉的頹然神色。

現在的情況正在向著最壞的方向發展,陳龍跑了,楊宸一時半會兒根本出不來,王濤現在跟個行屍走肉一樣完全指望不上。本以為一個顧嫣然就夠讓人頭大了,現在連徐瑩瑩也跟著搗亂,再過一陣可能還有老樊和他的手下找上門來。這麼多事全都趕在了一起,讓他第一次生出了無力的感覺。

他忍不住靠在醫院的圍牆上摸出一支煙點上,這幾天他抽的煙快趕上去年一整年的量,抽的他嗓子直疼。

但是現在只有這個能讓他快速冷靜下來了,他猛吸了一大口,辛辣的味道讓他清醒了一些。他開始嘗試分析整個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然而一支煙燃盡了,他卻還是毫無頭緒。但是他知道,這件事只能靠他自己,絕不能把其他人再牽扯進來。

袁飛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從來都沒有什麼超級英雄情結,現在卻要被迫充當起這樣的角色來。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的家門,幸好他還記得在門口時將表情調整好,以免被那人看出些什麼來。

「回來啦~」

葉子卿一聽見敲門聲,連忙蹦蹦跳跳地過來開門。客廳的電視正在播放新聞,他心裡一陣驚慌,連忙三步並作兩步跑到面前擋在電視機跟前,接著急急地沖著葉子卿質問道。



「你這新聞放了多久了?」

回來的路上,車上電台的晚間新聞頻道滾動播報著一則簡訊,是關於楊氏地產拖欠民工工資,所蓋房屋建材與宣傳不符,涉嫌欺詐的內容。他很怕電視上也在播放,他不想讓葉子卿知道這件事。

奇怪,這傢伙今天怎麼和中了邪一樣。

葉子卿被他的行為搞得摸不著頭腦,露出了狐疑的神色:「我沒注意啊,難道這兩天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她本來是覺得屋子裡太安靜一個人很無聊,所以才把電視打開的,放了什麼沒印象,聽個響兒而已,平時她也不怎麼看電視。

見他一臉焦急,她試探著問起:「你有什麼新聞想看錯過了?是金融類的資訊嗎?那我幫你調重播。」

「不用不用,不看了不看了。」

他連忙趁機關掉了電視,消滅了這個「萬惡之源」,這才放下心來。

「今天工作累不累,中午休息了沒?」

他故意將話題引到相對來說安全的地方,裝出一副很歡樂的神色溜到她跟前,結果卻因為用力過猛,反而引起了葉子卿的懷疑。

「幹嘛,感覺你好像有事瞞著我一樣。」

「沒有啊,關心一下你不行么?」

「少來,你從一進門就怪怪的。你以前從來不問我這種事啊?今兒這是怎麼了?」

「正因為以前都不問,所以從今天開始想要這樣啊。」

好在是矇混過關了,相安無事吃完了晚飯,葉子卿興高采烈地捧出了平板電腦,要與他分享一部電影。

「什麼電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