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端木浩天將十頭妖獸安排在了端木家的後山,有專門的人為他們送食物,而且疾風狼的後代依然是端木家的護門妖獸。

安排好一切之後,就等著前往千羽城了。


端木家沸騰了,好多的人都跑去看疾風狼和冰身魔猿,對端木浩天更加崇拜起來。

這是神一般的手段,青陽山脈兇狠無比的妖獸此刻變成了綿羊一般的存在。

與此同時,端木家主事的人開始忙碌了起來,端木家的族長要成婚,這可是端木家的大事,端木府上下張燈結綵,同時發放喜諜,邀請八方賓客。

端木浩天則是和韓風等人聚集在一起,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

「婉兒妹妹,你去不去凌霄宗啊?」端木箐夢說道。

婉兒頓了一下,道:「我不想去凌霄宗,我資質一般,就呆在端木家,風哥哥有時間就會回來看我的,我也不想他在修鍊的時候分心。」

韓風也無奈,他也勸說了不少,但婉兒就是不去凌霄宗,他也沒有辦法。

「婉兒不去凌霄宗的話,就在端木家吧,她在端木家也放心。」端木浩天說道。

「好吧,你不去,我也不去。」端木箐夢說道。

端木浩天微微一笑,其實端木箐夢去不去凌霄宗都無所謂,慕容瑤雪傳授她寒冰訣的事,端木浩天也知道,相當於慕容瑤雪就是她的師尊,凌霄宗任何人也比不了。

… 次日,青陽城外九頭龐大的疾風狼朝著千羽城方向而去,正是端木風等人,前往千羽城迎接顏芙回族.

此次前去的有端木風,大長老和三長老,端木浩天、韓風、端木箐夢和婉兒,還有二十個端木家的精英。

九頭疾風狼猶如利箭一般沖了出去,比黑羽妖雕的速度還要快上一分。

端木風此時乘坐在玄階七品的狼王身上,意氣風發。

五天後,千羽城出現在眾人的眼前,看著這座宏偉的大城,除了端木浩天和韓風,其他人都在震撼,這樣的大城遠不是青陽城能夠比擬的。

只是猶豫了片刻,疾風狼就朝著千羽城而去,狼王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傳遍整個千羽城,守城的侍衛大驚,如此巨大的傢伙,還是很少見的。

當看見疾風狼上有人的時候,所有人才鬆了口氣,一個明顯領頭的守衛壯著膽子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青陽城端木家的人,前往顏家提親。」有疾風狼在,端木風毫不示弱,霸氣一抖,回答道。

「是端木家的人?」侍衛一聽,立即變得恭敬起來,道:「城主早有交代,端木家的人可以直接進入城中,請!」

端木風也不客氣,命令疾風狼直接朝顏家而去,九頭疾風狼行走在大街之上,何等壯觀,霸氣!

顏家早就已經張燈結綵,一片喜慶的模樣,等待著端木家的到來。

片刻之後,疾風狼就到了顏家府邸之外,狼王再度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氣勢之上完全壓倒顏家。

「青陽城端木家端木風前來迎接顏家大小姐顏芙!」端木風提起一口氣,朗聲說道。

只是片刻,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顏洪帶著顏家的幾位長老迎了出來,當看見九頭疾風狼的時候,面色一變,這是玄階七品的狼王,還有八頭玄階六品的疾風狼啊,如此坐騎,就是西嵐皇朝也沒有吧。

震驚之餘,顏洪還是沒有失態,道:「舍妹早就期盼你來了,我顏家早就做好了準備,請!」

端木家眾人在端木風的帶領下隨顏洪朝顏家內部走去,顏洪和端木風不斷的寒暄,既然兩家的仇恨已經放下,從今以後,兩家就是親家,端木家的眾人也沒有帶情緒。

顏家的客廳之中,顏洪坐在上首,端木家的人坐在左邊,顏家的人在右邊。

端木風站了起來,朝顏洪拱了拱手,道:「顏族長,我也不廢話,此次前來迎接顏芙回族,我端木家家小業小,拿不出什麼像樣的聘禮,還請不要見怪!」

「哈哈哈,妹婿哪裡話,你和家舍妹兩情相悅,當年是我顏家有的人不長眼,讓你們分別十六年之久,我顏家自然不會以聘禮來論。」顏洪笑道。

「好,那我也獻醜了。」端木風說道。

隨即拿出兩個玉瓶,道:「這兩個玉瓶中,有十顆真元丹和兩顆蟒血丹。」

顏家的人微微詫異,沒想到端木家還能拿出這等好東西,尤其是蟒血丹,在顏家來說都算得上好東西,不過一想到端木浩天和韓風,他們也釋然了,估計那疾風狼片刻,端木風又拿出一件長劍,道:「這柄長劍是中品法器,也作為聘禮吧,我端木家能拿出來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當端木風拿出中品法器的時候,顏家大長老和三長老都在肉痛啊,這可是中品法器啊,不過想到這是端木浩天的意思,他們也不能說什麼。

顏家的眾人一驚,完全沒有想到端木家會拿出中品法器來,這在顏家都是底蘊的存在,絕對的重寶啊。

顏家的眾人看著中品法器的長劍,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不知顏家可滿意?」端木風說道。

「滿意,當然滿意!」顏洪說道, 斗羅之斗戰神

「好,明天我們顏家就送舍妹前往青陽城,同時顏家對外公開對端木家道歉,並祭拜端木家的亡靈。」顏洪說道。

「好!」端木風點了點頭。

「來人!」顏洪叫來一個下人,道:「安排端木家的人入住顏家,不得怠慢!」

隨即,端木家的眾人在顏家的下人安排下住了下來,端木風,端木浩天、韓風,端木箐夢和婉兒則是去了顏家的一個庭院,正是顏芙所在的庭院。

端木風雖然是經歷過風雨的人,但在這一刻,還是有些忐忑起來,十六年的思戀,這一刻終於要見面了。

「爹,進去吧!」

「是啊,爹!」


端木浩天和韓風同時說道。

端木風深吸了口氣,輕輕抬起手在門上輕輕敲了敲,同時一臉的期待之色。

片刻,一個美婦打開門,正是顏芙,她早就知道端木風來了。

四目對視的瞬間,剎那永恆!

「芙兒…….

端木風顫抖的喚道,聲音之中滿是柔情。

「夫君!」

顏芙同樣如此,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日積月累的思戀之情在這一刻爆發了出來,高興的淚水打濕了對方的衣襟。

片刻時候,兩人才彼此放開,稍稍有些不好意思,畢竟當著孩子的面,顏芙拂去眼角的淚水,將眾人迎進了庭院之中。

在端木風的介紹之下,顏芙也認識了端木箐夢和婉兒。

聊過片刻之後,端木浩天四人才離開,留給了端木風和顏芙兩人獨立空間。

顏家的議事廳之中,顏洪和幾位長老在座。

「諸位,端木家拿出了中品法器作為聘禮,我們顏家準備好的賠禮怕是拿不出手了。」顏洪說道。

兩家的關係本就處在這個關鍵時刻,端木家給了顏家足夠面子,顏家也不能抹了端木家的面子,端木家的九頭疾風狼就是威勢所在。

「族長,我們顏家要拿出比中品法器還重的東西,難啊。」一個長老說道。

「是啊,族長,端木家這一招太狠了。」另一個長老說道。

顏洪思索了一下,道:「七彩鑾駕做得怎麼樣了?」

「今天就能完工。」一個長老說道。

顏洪點了點頭,道:「|如今沒有辦法了,只有將家族的一件丹鼎拿出來了,端木浩天是有火屬性在身,這個丹鼎正好適合他。」

「族長,這個丹鼎可是上品法器啊。」一個長老說道。

「那又怎麼樣,我顏家沒有人能夠煉丹,丹鼎就如廢物一般,交給端木浩天,他還能記得我顏家的一份人情,他日我顏家依靠他,何愁一件上品法器。」顏洪說道。

「好了,這事就這麼決定了!」顏洪也不給其他人反駁的餘地,直接離開了議事廳。

次日,清晨,顏家的府邸之中,一片喜慶之色,在大廳之中吃過早餐之後,顏家的眾人開始忙碌起來。

在場的不光是顏家的人和端木家的人,還有雲華親王和一些顏家的好友。

顏洪站在一處高處,深吸了一口氣,道:「十六年前,我顏家差點讓端木家滅族,讓端木家蒙受重創,今日,我顏家公開對端木家道歉,並向端木家的亡靈表示悼念!」

大多的人都能想到是怎麼回事,也沒有說什麼。

「但是,舍妹與端木家族長端木風結為連理,從今以後,我顏家和端木家就是親家,共同進退!」顏洪再度說道。

端木浩天搖了搖頭,他也知道顏家是為了拉回一些面子,對此,端木浩天也沒說什麼,顏家已經對外公開道歉,已經完成了他的條件。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顏家的大門外,九頭疾風狼站在端木家眾人身後,在右邊,一個玄階三品的飛行妖獸背上一個七彩鑾駕格外顯眼,漂亮無比。

在顏洪的帶領下,顏芙頭戴鳳冠,身披霞衣鳳袍,在端木箐夢和婉兒的陪同下,款款而來。

雖然已到中年,但此時她一點也不顯得老,反倒是一股成熟的美,面帶幸福的微笑。

「娘好美!」

「是啊!」

端木浩天和韓風讚歎道。

顏芙登上了七彩鑾駕,同時端木箐夢和婉兒也跟在旁邊。顏家的還有兩頭飛行妖獸,乘坐著顏家的眾人。

片刻之後,疾風狼和飛行妖獸離開了千羽城,朝青陽城而去,猶豫飛行妖獸的等級比較低,疾風狼的速度也慢了一些。

八天後,眾人才走到青陽城,青陽城的城門之處,早有端木家的人在等候、迎接。

一會就到了端木家,眾人躍下妖獸,顏家的眾人將七彩鑾駕移了下來,端木風走上前牽著顏芙的手就朝端木家內部走去,顏家的眾人也被端木家的長老迎進了端木家。

一處大殿之中,布置的相當喜慶,在端木仁的引導之下,端木風和顏芙走完了整個歷程,成親的禮節算是完成了。

隨後,端木浩天和韓風兩人恭敬的給端木風和顏芙一人敬了一杯茶,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端木風和顏芙非常滿意。

端木浩天也算了了一樁心愿,如今,家族的事已經完全處理完了,接下來,他就可以完全將精力放在修行之上,尤其是幫慕容瑤雪恢復。

有自己在,沒有人敢動端木家,加上自己留下的資源,足夠端木家發展了,而且還有韓風照看著端木家,端木家只會蓬勃的發展。

就在這時,一個個其他的家族開始前來端木家,祝賀端木家的喜事,並且送上了厚禮,這些家族大多都是青陽城下方的一些鎮上的小家族,算是端木家的下屬勢力,同時青陽城中的一些小家族也紛紛來賀。

… 「西嵐皇朝鐵血軍候來賀!」

「紫雲商行來賀!」

人數越來越多,就在這時一道響亮之聲傳來,只見一個領頭的老者率先走進了端木家,正是白老.

此時的白老可比以前要精神許多,端木浩天一看,就發現了白老身體中的毒素已經不在,看來白老已經完全恢復了。


「白老親自前來,端木風感激不盡啊。」端木風親自迎接白老,說道。

「哈哈哈,端木家的大喜之事,老夫怎能不來?」白老呵呵一笑,隨即白老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了端木風,道:「這是老夫私人的賀禮,你收下吧!」

「那就謝過白老了!」端木風也沒有客氣,直接將儲物袋收了起來。

美眷嬌妻:呆萌老公好幸福 ,就找到了端木浩天,道:「老夫還要多謝你啊!」

「白老哪裡話,這是小子該做的」,端木浩天說道:「白老身體恢復了,想必不會再呆在青陽城這個小地方了吧。」

「呵呵,自然,老夫也該回去了。」白老說道,隨即遞給端木浩天一個儲物袋,道:「我知道你有火屬性在身,並且能夠煉丹,這是老夫為你收集的一些藥材,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有一塊令牌,是紫雲商行的令牌,這紫雲商行是老夫和幾個家族聯合開的,如果端木家有興趣,可以和紫雲商行合作。」

「多謝白老了!」端木浩天頓時行禮道。

這是端木家的一個崛起的希望,錢財是任何家族發展都需要的東西,能和紫雲商行合作,對端木家族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端木浩天將儲物袋收了起來。

「西嵐皇朝雲華親王來賀!」

就在這時,又一道響亮之聲傳來,端木風急忙上前迎接。

眾人倒是越來越驚訝,端木家只不過是一個青陽城的霸主,怎麼連西嵐皇朝的的親王、鐵血軍候都來了。

當然,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端木家的大少爺的緣故。

喜慶的一天慢慢的過去,賓客也慢慢散去。

雲華親王已經明顯表示青陽城以後就是端木家一家獨大,不久之後,西嵐皇室就會封賞端木家,不過,這對端木浩天來說,根本沒有什麼。

第二天,顏家的眾人在端木風的帶領下,對端木家的亡靈進行了三拜九叩,事後,在顏洪的強烈要求下,端木風答應從此以後和顏家共同進退。

端木家的一間大殿中,只有四人在,端木風、顏芙、端木浩天和韓風。

「浩兒,這是顏家拿出來的丹鼎,是上品法器,你收起來吧。」端木風拿出一個一人多高的丹鼎,對端木浩天說道。

「好!」端木浩天一喜,他正差一個丹鼎,顏家倒是知趣,這還是上品法器級別的丹鼎,足夠他用了。

隨後端木浩天也將紫雲商行的令牌交給了端木風。

「爹,娘,家族的事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我們也該回宗門了。」端木浩天說道。

端木風點了點頭,道:「一切小心!」

「爹,婉兒不願意上凌霄宗,就呆在端木家了,麻煩你們了!」韓風說道。

「你這是哪裡話,你就放心在凌霄宗修行,婉兒在端木家,你放心,有我在,誰也不敢欺負她。」端木風說道。

「你們兄弟要小心啊,有時間的話,回家看看!」顏芙慈祥的說道。

「好的!」兩人點了點頭。

「對了,風兒,有一件事,需要看你的意思。」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