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紫衫等一群公子小姐站在南城外,望著呼嘯飛過的左萍萍等人,臉上都是震驚之色。

此刻再也無人懷疑蕭浪那神奇的巫術,雲紫衫也完全認定妖邪不是蕭浪。因為蕭浪只有一根草藤神魂,除非偷襲直接將左劍腐蝕吞噬,否則絕對沒有勝算。

甚至此刻茶木都驚疑起來,蕭浪是怎麼贏的?如果不靠草藤神魂?蕭浪戰帥境的實力,絕對贏不了左劍。問題是動用了草藤偷襲,左劍此刻怎麼可能沒有半點傷勢?

東方白帶著蕭浪飛了回來,將他放在城門口,逆水流卻直接飛走了,直線飛回自家院子。

無數雙眸子鎖定蕭浪,而此刻東方白無比奇怪,居然沒有離開,反而笑眯眯的望著蕭浪,開口說道:「年輕人,你很不錯啊,有沒有興趣去我那院子坐一坐?老夫還有些好茶可以招待下你,而且我家的小紅豆也很漂亮哦!」

雲紫衫美眸一縮,暗自惱怒起來,逆蒼夜飛南宮玉兒等人一臉錯愕,茶木都微微張開嘴巴,而後眸子深處閃過一絲笑意。


東方白居然當著眾人的面,親自出言招攬蕭浪?還不惜用東方紅豆誘惑他?擺明想招他做孫婿?

東方傲然臉上笑開了花,東方白親自招攬,看蕭浪的樣子,可是很有可能加入東方家。

蕭浪裝著遲疑起來,內心卻是暗喜,東方白果然老奸巨猾,自己大勝歸來,年輕一代王者之爭落寞,此刻招攬很正常,無人會亂想猜疑。

就在他要應口的時候,一匹快馬奔來,一名傳令兵飛馬來報:「元帥有令,即刻招妖邪副統領去元帥府!」

眾人再次一震,獨孤行也動手了,這是明擺著要招攬蕭浪啊!

雲紫衫和諸位公子小姐立即掃東方白一掃,果然發現他眸子內閃過一絲怒意,東方白戲演得很到位。

蕭浪也很會演戲,裝作為難的望著一眼傳令兵,朝東方白作揖道:「東方國師,抱歉!軍令如山,我先去元帥府,明日一定去貴府拜會國師!」

東方白這才滿意的點頭離去,蕭浪正準備去軍神府,雲紫衫卻突然開口了:「恭喜少族長大勝而歸,今夜宴會被左劍打斷了,不如…明晚紫衫再單獨宴請你如何?」

雲紫衫出手了!

蕭浪在今夜如此無禮的褻瀆她,她居然沒有半點介意,再次發出邀請?看來是想讓蕭浪完全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賤人果然就是賤!」

蕭浪內心暗罵, 蝕骨甜愛9個億:鑽石男神呆萌妻 ,拱手道:「殿下有心,妖邪豈敢不從?不過希望明夜不要再有人打擾就好了!」

雲紫衫巧笑嫣然,輕輕頷首,沒有半點不自在,道:「自然不會!」

南宮玉兒滿臉幽怨,接過話說道:「少族長好偏心,人家約了你幾次都無動於衷,難道怕玉兒吃了你不成?」

茶木啞然失笑,揶揄說道:「南宮小姐,少族長不去你哪,你不可以主動上門,半夜摸到他的床上去?」

「茶木,你在敢取笑本小姐,今晚本小姐就摸到你床上去!」

南宮玉兒嗔怒的說道,那發騷發浪的樣子,看得眾人心神一盪,哈哈大笑。

逆蒼,何家還有數家公子紛紛發出邀請,蕭浪隨口敷衍一番,借獨孤行軍令,快速離去直奔軍神府。

望著蕭浪離去的背影,無數公子彼此對視一眼,眼中有些黯然落幕。

今年的王者之爭,秋獵還沒結束居然落寞了。而今年的王者,居然不是他們這些大家族的公子,反而是一個蠻夷?

這讓眾人很是不爽,卻只能強顏歡笑,各自使出手段拉攏蕭浪,為家族為自己賺取更大的利益。

茶木笑意不斷,望著這群落寞的公子哥冷笑不已,也暗自慶幸,自己當初在帝都做下的一個看似瘋狂的決定,現在想來卻是無比正確的。

是金子總會發光,無論在何等黑暗的地方。

眾人紛紛散去,將情報傳給各自家族,紛紛暗中籌備思慮,要拿出怎麼樣的利益和誘惑,才能把蕭浪拉攏過來。

龍牙菲兒的紅衣衛已經解散,蕭浪此刻是自由之身,此刻是最好的拉攏時機。

年輕的巫術師,神奇的巫術可以在萬人中活捉血王朝皇子,還可以在光明正大的決鬥中,輕鬆贏了戰王境的左劍。如此人才豈能不拉攏?

然而

第二日,所有人所有家族發現昨夜他們暗中籌備,都白忙活了。

軍神府傳出一個消息,昨夜獨孤行和蕭浪相談甚歡,一見如故。獨孤行孤身一人,膝下無子,妖邪願認獨孤行為義父。

獨孤行拿出一個驃騎將軍的位置,以及一個義子身份將妖邪成功招攬。

蕭浪在軍神府過了一夜,第二日一大早就在數百護衛保護下,浩浩蕩蕩的朝東方白的府邸奔去。

而沒過多久,帝都再次傳來消息,昨夜蕭浪真身出現在死亡山脈,瘋狂吞噬數千玄獸,和數十名冒險者,以及各家族探子。

死亡山脈被草藤吞噬后的骸骨,灑落一地。

雲煙閣頂層,雲紫衫剛剛接到消息,她對著身後的春喜擺手說道:「別去管蕭浪,父皇會注意的,蕭浪沒有十年八年是起不來的,我們現在的首要目標是北疆。

而後蹙起眉頭,扭著婀娜的蠻腰緩緩走到窗前,一個人自言自語起來:「獨孤行啊,獨孤行,你不是沒有叛變的野心嗎?為何要招攬妖邪?巫術達到巔峰,可以滅殺戰帝?不行,這妖邪必須拿下,不惜一切代價拿下,這人作用太大了!」 青衣城左家院子,左萍萍左森和左家長老,聽完左劍講述和蕭浪決鬥的過程,三人眉頭都皺了起來,左萍萍眸子內都是冷意和疑惑,左森卻遲疑說道:「怪物觸手?很長?妖邪還能隱身?」

對於蕭浪的手段,三人包括左萍萍都聞所未聞,左萍萍卻突然開口道:「去調查阿里山族的斥候探查的訊息回來沒?」

「應該有消息傳來了,我去翻看下卷宗!」

左家長老立即躬身離開,片刻之後就回來了,回稟道:「已經有消息傳來,蠻夷山脈深處的確有阿里山族,不過家族的探子不敢深入,因為深處有強大玄獸。他們在許多蠻夷寨子內打探到,阿里山族很強大,是蠻夷山脈的王族,據說他們族長和大祭司都很強大,擁有詭異的神通,能毀天滅地,可能就是妖邪使用的巫術了!」

左萍萍眉頭更加皺得厲害了,左劍不僅決鬥輸了,還等於為左家招惹上一個強勁的對手,這讓她頭痛無比。

左家長老偷偷看了一眼左萍萍再次稟報起來:「族長,軍神早上公布招妖邪為義子,還有剛才帝都傳來消息,蕭浪再次出現在死亡山脈,殺了家族幾名斥候!」

左森眉頭一挑,身子一顫,突然開口道:「獨孤行招妖邪為義子?這很可疑啊!妖邪出現在北疆的時間也很可疑,族長你說妖邪有沒有可能是蕭浪?」


左森一說,左劍和左家長老都渾身一震,左萍萍眸子中露出一絲精光,而後卻擺了擺手道:「應該不是,蕭浪是神魂是草藤,他的草藤偷襲戰王都能滅殺,如果是蕭浪,昨天如此局面左劍可能就死了,而且他的神魂攻擊有很明顯的特徵,這點沒有人能夠模仿。」

左森和左家長老暗暗點頭,昨夜如此局面,如果真的是蕭浪,左劍此刻可能變成一具骸骨了。

左劍卻依舊狐疑說道:「昨夜攻擊我的那根觸手,也是紫色的啊,會不會就是蕭浪的那根草藤?」

「蠢貨!」


左萍萍卻暴怒的罵了起來:「草藤是神魂,神魂能是實體?能砸飛你?能把你拖到地底去?青衣城離開死亡山脈百萬里,他能有分身?昨夜飛去死亡山脈嗎?你這蠢貨廢物豬腦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左劍愕然,屁都不敢放一個,臉上變得黯然,垂頭喪氣起來,昨夜的決鬥顯然對他打擊很大,此刻被左萍萍一罵更是羞愧不已。左森和左家長老也不在疑惑了,只是望著左劍有些擔憂。

左萍萍站了起來,身上的怒意更重了,瞪了左劍幾眼,下令道:「都是廢物,左鳴左熙得罪了一個蕭浪,你又得罪一個妖邪,左家遲早敗在你們手裡。秋獵別去了,滾回烽火城去,老老實實的修鍊,什麼時候消除心魔,穩定心境再出來,如果這輩子你都沒有突破,就老死在烽火城吧!」

左劍老老實實的走了出去,在家族護衛下策馬離開青衣城,去了左家控制的烽火城內閉關。在左家左萍萍一言九鼎,擁有至高權威,無人敢反駁敢違抗。

左森目送這自己兒子離開,不敢說半句話,反而左家長老有些不忍的說道:「族長,這樣對左劍是否壓得太狠了?要是他真的一蹶不振就麻煩了。」

「太狠了?你懂個屁!」

左萍萍斜了一眼,幽幽嘆道:「左劍心高氣傲,這次失敗對於他還是好事,如果他能走出心底陰影,他就有機會問鼎至強者。否則以他這脾氣,就算修鍊成強者,最後也是死路一條!」

左森若有所思,左家長老也懂了左萍萍的意思,點了點頭。左萍萍沉吟片刻再次下令:「繼續探查尋找蕭浪,找到他的藏身之處立即回報。妖邪別去動他,拉攏為主,最少要讓他對左家沒有敵意。獨孤行一日還是元帥,一日不得動他!」

……

東方白的府邸外,蕭浪大搖大擺的騎著戰馬帶著數百護衛走來,昨夜忙活了一夜,今天蕭浪精神卻沒有一點萎靡,反而無比興奮。

因為獨孤行公開宣布招收他為義子,並且決定冊立他為驃騎將軍。

雖然蕭浪不知道獨孤行這樣做,會不會讓人產生懷疑。但是獨孤行的腦瓜子比他好用多了,加上昨夜青冥帶著他再次去了一探死亡山脈,蕭浪也就放心多了。

他終於擁有超然的身份,可以公開追求東方紅豆的機會了!

獨孤行是北疆無冕之王,軍神義子這個身份,足夠他配上東方紅豆。

東方家的府門大開,雖然蕭浪被獨孤行招攬,但是東方家還是給出了足夠誠意,來了一名長老親自接待。

在東方家長老的帶領下,蕭浪拜見了東方家的家主,東方紅豆的父親東方一日。東方一日顯然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對他不冷不淡的,客套了幾句,就讓人帶著他去拜見東方白。

東方白揮退了侍女,臉上沒有笑容,反而無比疑惑的問道:「小子,獨孤行這是唱那出?公開招收你為義子,這樣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你的真實身份!」

蕭浪暗驚,他猜測的沒錯東方白果然認出了他的身份。不知是東方紅豆告訴的,還是他自己看出來的,他苦笑的說道:「我也不知道義父怎麼想的,對了…國師,您怎麼知道我的真實身份?紅豆告訴您的嗎?」

東方白不回話,反而問道:「你昨夜和左劍決鬥,有沒有暴露你的身份?或者暴露你的草藤?你真的擁有巫術?」

我不叫風水俠[綜英美] ,皺著眉頭說道:「我的草藤變異了,現在能變成實體,還變得很長。至於我的巫術當然是假的,是我用變異草藤幻化出來的。昨夜我沒有使用吞噬能力,至於左劍是否有發現,或者左家此刻是否有懷疑我就不知道了!」

「變異了?你把草藤釋放一下我看看?」

東方白大為驚異,看到蕭浪眼中遲疑一愣說道:「放心,這事我連紅豆都不會告訴,這裡不會有旁人,你儘管釋放!」

蕭浪沉吟了一下,決心相信這個老頭,就因為他是東方紅豆的爺爺,召喚神魂,立即一截草藤快速從他背後化作虛影閃耀而出,然後瞬間化成實體,停留了片刻時間,再閃電般收了回去。

東方白看得眸子一縮,然後若有所思的問道:「獨孤行知道你的草藤能化成實體吧?」

蕭浪點了點頭道:「知道,昨夜回去他就仔細問了我作戰細節,青冥也知道!」

「哈哈!」

東方白大笑起來,摸著花白的鬍子欣慰說道:「行了,以後你放心用妖邪的身份玩吧!無人會質疑你的身份,神魂都是虛影,你這草藤只要不在外人面前吞噬神通,就無人質疑你的身份!」 蕭浪放心的溜去找東方紅豆了,東方白卻依舊坐在書房內,滿臉疑惑的呢喃道:「神魂怎麼會變異?還能變成實體?這小子的神魂太詭異了,到底是什麼品階的?還有獨孤行是怎麼讓他一夜橫跨百萬里,去死亡山脈的?」

東方白想不通卻是不好問,他知道問了蕭浪也不會說,獨孤行肯定交代過的。不過他知道一件事情,東方家生了一個好姑娘啊。


「你昨夜去和雲紫衫約會了?」

後院的一個房間內,東方家的好姑娘卻正嘟著嘴巴,滿臉幽怨的對著蕭浪說道。

蕭浪有些心虛,拉過東方紅豆的手,嘿嘿笑道:「不是約會,是宴會而已,我又沒幹什麼…」

東方紅豆小手抽了回去,繼續嘟著可愛的嘴巴道:「不行,我要你明天開始,正式追求本小姐,我可不想你被別人勾跑了!」

蕭浪一隻手攬住東方紅豆的蠻腰,一隻手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戲謔說道:「跑不了,有了我家小紅豆,我怎麼可能還去想別的女人?嗯,我現在是軍神義子,我可以正式勾搭你了,來吧紅豆小姐,讓我們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吧!」

東方紅豆這才展顏一笑道:「這才差不多!」

望著眼前這張嬌艷動人的臉,蕭浪內心無比充實,暗自發誓一定要努力修鍊,幫姑姑取得靈藥,再想辦法查出黑龍會的幕後主使,報仇后就給眼前這個可人的小女孩一個盛大婚禮,安靜的過完自己在異界的一生。

東方紅豆見蕭浪神情恍惚,伸出一隻蔥白的玉手掐了掐蕭浪的鼻子,調皮的問道:「想什麼哩?這麼出神?」

「還能想什麼,當然在想我家小紅豆,等會要怎麼吃了她?」

蕭浪一笑,彎身就要吻她,東方紅豆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轉身逃開,一邊小跑還回眸一笑道:「你什麼時候公開追求到本小姐,再給你親!」

「不給親?那麼抱一下總行吧?」


蕭浪化身為老鷹,撲了過去,兩人在房間內追逐起來,東方紅豆一具魔鬼般的身材,小跑起來,波濤洶湧曲線畢露,還不時嗔怒的嬌罵道:「流氓,臭流氓!」

望著眼前這張宜喜宜嗔,風情萬種的臉,蕭浪迷醉了,想到古語中有話「溫柔鄉就是英雄冢」這句話果然沒錯,有如此可人的美人兒,恐怕多少英雄都會沉迷其中吧?

不用運轉玄氣,蕭浪幾步就追上了東方紅豆,一把將她抱在獅椅上,蕭浪很守規矩沒有親她,也沒有亂摸,只是環住她那盈盈一握的蠻腰,聞著她那醉人的處子幽香,就已經感覺全身舒適,愜意到了極點。

只是東方紅豆一屁股坐在他身上,還不斷的扭動,被那滾圓翹彈的臀部摩擦了幾次,蕭浪忍不住有些反應,東方紅豆也感覺到了不敢再動了,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蕭浪望著尷尬的東方紅豆,逗弄她道:「紅豆,你不是很喜歡叫蕭浪小弟弟?還不給他打聲招呼?」

「臭流氓,不理你了!」

東方紅豆一聽,羞得想從地洞內鑽進去,打了蕭浪幾拳撒腿跑了。

蕭浪站了起來,嘿嘿笑了幾聲,在東方家院子也待的時間夠久了該回去了。

在東方家長老陪護下,蕭浪走出大院,數百護衛軍立即恭敬行禮:「拜見公子!」

獨孤行是北疆之王,所有北疆士兵都發自內心的愛戴他,現在蕭浪成為獨孤行的義子,也就是所有北疆士兵的少爺了。地位明顯提高數倍,都可以和荊厲平起平坐了。

蕭浪啞然失笑,自己最恨公子,沒有想到出了蕭家又變成公子了,他朝東方家長老揮了揮手,一躍上馬和護衛交代道:「以後叫我副統領,我不喜歡公子這個稱呼!」

「是副統領!」

護衛隊的隊長,是一名戰王名謝鼎,四十歲左右,軍神府的護衛小隊長,被獨孤行派來保護他。謝鼎有些羨慕的望著蕭浪,現在叫副統領,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該叫將軍了吧?

回到軍神府,蕭浪進了獨孤行的書房,簡單和他說了一下面見東方白的事情,獨孤行淡淡笑了笑道:「不用擔心,青冥說了,所有人的神魂都是虛影,至少神魂大陸是這樣。所以你安心在元帥府住著,其他事情我來安排就行!」

蕭浪點頭,獨孤行和東方白都這樣說了,他算是完全放心了。

「晚上我會在元帥府召開宴會,公開收你為義子,雲紫衫的宴會就推掉吧!」

獨孤行沉吟一下,再次慎重交代道:「還有過幾天你進鎮北軍去,最近一段時間你頻頻高調出現,難免會有人有懷疑,為了避免被人發現疑點,你還是去潛修一段時間。你先進鎮北軍營吧,後面我會讓青冥去找你的!先努力修鍊吧,兒女情長以後有的是時間!」

蕭浪內心一震,看了獨孤行一眼,知道他是提醒自己不要被東方紅豆雲紫衫等人糾纏不休,耽誤了修鍊。

再想到剛才在東方紅豆那裡,自己幾次都被迷醉了,連忙驚醒過來。看來最近得狠心不見她了,他現在這個年紀可是修鍊的黃金時段,沉迷在溫柔鄉中,的確很容易變得頹廢。

讓謝鼎派人去推掉雲紫衫的邀請,蕭浪和千尋進了獨孤行給他們安排的院子,院子很大後院更是非常適合淬體,蕭浪很是滿意。

入夜了。

軍神府外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無比熱鬧。

獨孤行很少參加宴會,更別說召開宴會,今夜基本北疆的大人物都來了,就連三大國師都聯袂而來,很給獨孤行面子。

今夜的主角蕭浪,穿著一身嶄新的武士袍,在眾人的矚目下,規規矩矩的給獨孤行敬了一杯茶,雙膝跪下拜了三拜,在無數大人物見證下,成為獨孤行的義子。

眾人連連恭賀,獨孤行笑容不斷,蕭浪很是拘謹,還表現的有些惶恐,樣子裝的很到位。

儀式完畢,三大國師和獨孤行閑聊幾句就離開了。獨孤行帶著一群將軍,上一輩的人去了一個偏殿,喝酒閑聊,將大廳留給了一群年輕公子小姐。

無數年輕小姐和公子望著大殿上,那個微微有些拘謹,只知道傻笑的大光頭。眸子深處都是羨慕嫉妒恨,一個數月前還是龍牙菲兒的斥候的蠻夷,突然搖身一變,都能和她們平起平坐,甚至比她們地位都要超然,人世間的事情就是如此奇妙。 「恭喜妖兄!」

「恭喜妖公子…」

「妖公子你好…」

一些見過幾面的,沒見過面的公子小姐首先圍了過來,一片恭賀之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