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道:「不管是內亂還是外亂,只要他們沒有時間收拾東西,我們就值得了。」 德馬頓時笑了,他說道:「的確是這樣,可惜的是,一般最好的東西,都是留在高層的手中,不會放在存儲倉庫中,所以,這次還是碰運氣,只要有一件可以用的材料,就一切忙碌辛苦都值得了。」

青木嘆口氣道:「第二層了,我的信心開始有點動搖了啊!」

德馬有點無奈道:「總是這樣的,當你使勁找的時候,就是找不到,當你不找了,絕望了,反而就找到了,我都幾次了,都是這種狀況,看著吧,也許下一刻就什麼都有了。」

這種聽天由命的態度,雷星峰也覺得很無奈,這地方就是一個希望,當然,希望破滅應該是最正常的,反而成功倒是運氣好了。

搜索尋找的房間通道只是一小部分,這個宮殿建築很大,將整座大山都挖空了,還綿延到別的大山,只是三人並沒有地形圖,也只有到處亂竄,走到哪裡算哪裡,而且這裡並不安全,經常打開一個門,裡面卻跳出幾個人形偶,遭遇戰經常發生。

好在德馬和青木的實力真的太給力了,這些蹦出來的人形偶沒有形成任何威脅,反正雷星峰跟在後面,有什麼危險都是被兩個大高手擋住了,他只要一門心思的尋找寶藏所在。


七岔八岔,三人始終沒有進入第三層,他們在密如蛛網的地下通道中,直接就迷路了,不想走回頭路的話,那就亂闖吧。

這一路亂闖,已經離開了宮殿所在的那座山,而是進入了後山地帶,這裡依舊是在山腹中,只是這座山,已經不是剛才那座山了。

雷星峰越走越是疑惑,終於他說道:「德馬大人,青木大人,我們應該迷路了!」

德馬算計了一下,說道:「位置不對,難怪先前有一段路是下降的,這個……回頭嗎?好像不划算啊!」

青木道:「我倒是覺得繼續前進吧,反正已經到了這裡,先搜索一番再說!」

雷星峰道:「也好,我也覺得搜索一下,最早的宮殿地帶,我總覺得不食人間煙火,應該不是放置貴重物品的地方,反而這裡還有可能。」

德馬不解道:「這是為什麼?」

雷星峰道:「我也說不好,反正就是這個感覺,那地方就不像是存放貴重物品的地帶。」

德馬失望道:「直覺啊,這玩意可不準,算了,既然來了,就搜查吧!」他也不想回頭去。

建造在山腹中龐大的建築,猶如迷宮一般,大約修鍊者的能力驚人,所以開鑿山腹岩石,形成居住地,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整個山腹還有相鄰的大山,都被掏空了,無數的房間,無數的通道,如果沒有詳細的地形圖,很難找到恰當的路,在你們迷路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三人在山腹的通道中亂竄,已經遠離了崖壁宮殿。

好不容易算是定位了,三人也就知道遠離宮殿,回去是不想了,只能走一路尋找一路,看看運氣如何了。

這裡的禁制少了很多,就算有也是最簡單的禁制,對於三人毫無影響。

很快三人竟然從山腹中走了出來,這是一個冰雪大峽谷,範圍相當廣闊,雷星峰一眼就看到不遠處的大山倒塌了一大塊,將近小半座山坍塌,岩石上竟然還留著一個巨大的手掌印,看的不停的咂舌,說道:「好傢夥,一巴掌,半座山塌掉,誰幹的?」

德馬和青木的臉色都嚴肅起來,青木苦笑道:「我做不到!」

德馬道:「這應該是真身的攻擊,很恐怖,我也做不到!」

兩個人都說做不到,雷星峰都被嚇住了,這兩個傢伙可是君王級高手,竟然也做不到這種程度,這是什麼樣高手才能做到?

德馬道:「過去看看!」

雷星峰道:「別急過去,我看到有禁制了!呃,這是什麼禁制?」他能夠看到禁制節點,卻發現這個大峽谷的禁制有點怪異,他竟然看不懂,太複雜了,很多禁制節點的運動,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德馬道:「這個禁制很厲害嗎?」

雷星峰道:「不是厲害不厲害的問題,而是我看不懂!」

青木道:「這禁制的範圍多大?」

雷星峰道:「在峽谷另一端,這裡倒是沒有!不過,仔細看的話,範圍還是非常大的。」

德馬道:「那麼就過去看看,在禁制邊緣看,應該可以看得更加清楚吧。」

雷星峰道:「是的,我們一起過去。」

這一路就比較悲慘了,地面上散落著無數的人骨,還有大量的人形偶碎片,整個地面的冰面上,很多骨頭都嵌在其中,層層疊疊的也不知道有多少。

青木道:「這裡最少也死掉上萬人!還有無數的人形偶,這應該不是內亂了吧!」

德馬道:「搞不清,這裡夠亂的!」

三人邊走邊聊,一路過去,很快就來到禁制邊緣,雷星峰仔細查看禁制,半晌,他說道:「這是一個對內的禁制,可以進去,但是出來就困難了,有一個非常恐怖的迷幻大禁制在,我了解不是很多,奇怪的禁制,竟然是對內不對外。」

也就是說,整個禁制是防止內部的人,這個禁制是如此奇怪,以至於雷星峰剛剛看懂了一點點,心裡就無比奇怪,最要命的是他看不懂其中某些禁制的作用,也就不敢直接進去。

德馬倒是不太在意,他說道:「進去吧!應該可以進吧?」

雷星峰道:「進入很容易,但是出來就麻煩大了。」

青木道:「為什麼?」

雷星峰道:「雖然我不能完全看懂這個禁制,但是我知道,這個禁制是超強的圍困禁制,我沒有把握進去后再出來。」


德馬道:「放心吧,就算我們被困在裡面,也不要緊,後續的大隊人馬很快就會過來,那時候,會有更多的人進來,有更多的禁制師到來,這裡的禁制,阿峰解不開,不代表我們明澤盟的禁制堂也解不開。」

雷星峰點頭承認道:「這倒是,好吧,我們進去。」

三人就這麼沖入禁制中。

進去的非常順利,而且這道禁制非常奇特,沒有什麼厚度,大約百十米左右,三人就走了進去,等進入禁制后,周圍的環境頓時大變,沒有了飛雪,沒有積冰,周圍竟然一片溫暖,地面上長滿了綠色的植物,還有很多的樹木,周圍有很多的建築,只不過都已經坍塌,形成大片的殘垣斷壁,地面上依舊可以看到無數的白骨。

雷星峰迴頭看去,頓時他驚訝道:「咦,好可怕的禁制!」

德馬道:「怎麼了?」

雷星峰駭然道:「禁制完全改變了!」

德馬道:「什麼?」

雷星峰又仔細觀察了片刻,苦笑道:「麻煩大了,這是什麼禁制啊,竟然可以隱藏禁制節點!」他最大的依仗突然消失了,看不到禁制節點,就意味著他無法辨識整個禁制大陣,這和他認知的禁制完全不同!

德馬道:「不對,這裡的面積不對!」

雷星峰道:「我知道這個,這裡被禁制籠罩后,整個面積擴大十倍以上。」至於為什麼會這樣,他也搞不清,只是心裡明白,這是極其高級的禁制手段,他應該還沒有掌握的禁制手段。

此地一樣是滿地骨骸,都不知道當初死了多少人,地面上雖然全是植物,但是地面坑窪不平,可以想象當初在地面上留下的戰鬥痕迹,直到如今都沒有完全消失。

在這裡每走一步都會聽到咔嚓聲響,遺骨早就脆了,一腳踏上,就碎裂成粉末,三人慢慢的行走,四處觀察。

茂盛的植物將周圍的視線阻擋,所以雷星峰看不到遠處的景色,當然他不可能飛起來看,他可以肯定,如果飛起來的話,他就像是一個靶子,絕對會被這裡的禁制擊落。

三人不時地打出一道道攻擊,開闢一條通路出來,這裡植物密集,沒有任何路。

披荊斬棘,三人隨便就轟出一條路來,順著轟開的路,德馬在前,雷星峰在中間,青木在最後,三人沿著轟開的路向前走去。

突然,德馬站住,他說道:「有路!」

雷星峰沒有聽懂,說道:「什麼?」

青木上前幾步,走到德馬邊上,他只是看了一眼,也說道:「有路!」

雷星峰跨上幾步,陡然吃了一驚,因為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出現茂密的林木中,是那麼的顯眼,他說道:「有人!」這路一定是有人踩踏出來的,絕對不是天然形成,有路就一定有人,尤其這小路明顯很新。

三人面面相覷,這也太詭異了,從進入這個遺迹,他們就認為,這裡早就沒有人了,可這條路卻打破了先前的觀點,這裡有人,一旦判斷有人,三人都極度警惕起來。

順著這條路三人走了下去。

很快,他們就看到一片農田,種植了一些糧食類的植物,雷星峰認識,這是一種類似葛藤的植物,其根莖可以食用,只不過這種根莖形成的澱粉類食物,相對是很難吃的。 雷星峰估計了一下,差不多有三畝地的葛藤,爬的滿地都是,其中一部分已經被挖掘了,他說道:「這是人工種植的,嗯,這裡不會超過三個人,這點食物,也就是兩三個人的食物。」

德馬道:「也就是說,這裡最少還有一個活人!」他的語氣有點興奮,緊接著青木和雷星峰也跟著興奮起來,這是一個活著的證據啊!如果是這個遺迹留下的人,或者後人,他也許知道整個遺迹的地形和東西儲藏的地方。

青木道:「無論如何,要找到他!」

德馬頓時眼中放光,說道:「沒錯,一定要抓住這個人!」

雷星峰心裡微微一動,不過他沒有說話,而是跟著兩個大高手向裡面走去,他心裡琢磨,如果這裡的人,是遺迹擁有者的後裔,或者就是某個被困住的人,既然這個遺迹的年代久遠,那麼這人還能存活著,這實力有點嚇人了。

年齡雖然不能完全代表實力,但是活得越久,也就意味著成就越高,這裡的修鍊者有一個特色,只要能夠晉級,就能活很久,那種感覺,就像是蛇蛻皮一樣,褪掉一層皮,就長大一圈,實力也增強一層。

稍稍查看了片刻,三人沿著小路向裡面走去。

大約走了有一刻鐘的時間,三人就看到一片平地,還有一座孤零零的木棚,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只有頂棚,而沒有四壁的建築,只能遮雨而不能擋風。

木棚中央坐著一個人,那人給雷星峰的感覺就是一尊雕像,三人站在木棚外,靜靜的看著那人。

那人紋絲不動,彷彿已經死掉很久了,但是三人的直覺都告訴自己,這人活著。

雷星峰仔細打量著這個有點像是怪物的人。

這人臉上的皮就像是風乾的橘皮,皮膚完全鬆弛了,因此無數的皺紋,層層疊疊的堆在臉上,而且那人是閉著眼睛,頭髮全白,長達地面,眉毛也極長,足有半尺,倒是沒有什麼鬍鬚,他上身**著,身上的皮膚和臉上差不多,也全是皺紋,還有大塊大塊的老人斑,腰胯系著一根葛藤,一塊很小的獸皮系在葛藤上,遮擋住下胯。

他就這麼坐著,給雷星峰的感覺卻非常的詭異,那感覺不是一個人坐著,而是一座山矗立在地面,雖然沒有任何氣勢的流露,但是那股無形的威勢,卻奇怪的透露出來。

德馬和青木一開始還有點輕視的味道,但是站了片刻,兩人的神情卻越來越嚴肅,原本挺直的腰部,竟然微微彎曲。

雷星峰忍不住退後一步,他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只是有德馬和青木在,他稍稍能夠忍住掉頭就跑的念頭。

三人站了足足有一刻鐘,那老人突然睜開眼睛,那一瞬間,三人都感覺到了老者的凌厲目光,雷星峰有種在屍山血海中的感覺,這人透出一股龐大的血腥氣息。

德馬和青木神情大變,兩人快速後退幾步,那種全力以赴的戒備,雷星峰看的一清二楚,他心裡猛地一跳。

老者說了一句話,聲音有點嘶啞,但是三人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只是三人誰也聽不懂他說些什麼。

德馬硬著頭皮道:「前輩,我們聽不懂你的話。」

老者臉上露出一絲訝色,說道:「你們是怎麼進來的?」他說的很生澀,但是三人都聽懂了。

德馬道:「這裡是一片遺迹,被我們發現,所以進來看看,前輩一直在這裡嗎?」

雷星峰也好奇道:「前輩,這裡是前輩的師門?」

老者臉上露出一絲嘲諷,說道:「我和你們一樣,都是外來者,先來後到而已,嗯,你們這幾個小傢伙,以後應該和我一樣,再也出不去了,沒想到臨到快死了,還有人來陪葬,有意思!」

德馬三人苦笑。

雷星峰問道:「前輩進來的時候,這裡還有沒有人在?」

老者淡淡道:「當然,有很多人,哈哈,很多很多的人!」他的笑聲中充滿了冷漠和冰冷的殺意。

德馬不解道:「那是什麼時候見到的人?他們人在哪裡?」

老者嘴裡冒出兩個字:「殺了!」

三人心裡都是一驚,雷星峰道:「這個……這個……這裡原來的門派的人是前輩殺的?」他覺得難以置信,因為他認為這個門派已經荒廢了很久,這人怎麼可能還活著?而且可以毀滅一個大型宗門的人,怎麼可能被困在這樣的一個禁制中?

德馬突然道:「你受傷了?」

老者淡淡道:「好聰明的小娃兒!嘿嘿!」他的笑聲中,充滿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味道。

德馬臉色頓時變了,他說道:「前輩,你要殺我們?」

青木和雷星峰都忍不住退了一步,這人的實力他們完全看不穿,但是威脅的意味極重,三人心中警鈴大作,一個個戒備起來。

老者淡然道:「就算我暫時不殺你們,你們以為這裡可以出去嗎?」

德馬道:「什麼意思?」

老者道:「什麼意思?哈哈,我說的還不明白嗎?你出不去了,要麼被困死,要麼被我打死,總之……你很難活著回去了,聽著是不是感覺不錯?」他的話越來越流利了。


德馬可是君王級高手,幾乎沒有人敢在他面前這樣說話,他說道:「你要打死我?」

老者抬眼看了他一下,眼中的精光刺人,他淡淡道:「實力還算不錯,可是對上我,結果沒有第二個,一定是你死我活,嗯,加上你也沒用!」他轉頭對青木說了一句,至於雷星峰,直接就無視了,以雷星峰的實力,他根本就沒有探查,憑著直覺,他就知道這個最弱小,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德馬和青木身上,這兩人的實力,還是相當不錯的,只是他對自己的實力更加有信心。

德馬和青木都是大怒,但是兩人一樣忌憚對方透露出的強大氣息,本能的感覺到,一旦動手,很有可能會輸,這種感覺讓兩人心裡極度不自在。

雷星峰可不想他們打起來,他說道:「前輩,我有辦法出去的!」

老者微微一驚,他盯著雷星峰道:「你懂禁制?」

雷星峰點頭道:「沒錯,我是禁制師。」

就這一句話,讓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他說道:「難怪,難怪,那麼弱的實力,卻能跟著兩個高手進來。」

這話一出,雷星峰鬧了一個大紅臉,這也太看不起人了,不過他可不傻,為了這點和老者置氣,實話說,他的實力也的確是最弱的一個。

德馬和青木都沒有說話,而是將雷星峰護在身後,一副戒備的模樣,兩人心裡都清楚,想要出去,雷星峰必不可少。

老者淡淡的說道:「原本我打算殺了你們三個,嗯,既然有一個禁制師,那麼饒你們一命,小傢伙留下,你們兩個可以走了!」

德馬和青木的臉色頓時變了,德馬道:「他不能留下!」

老者淡淡道:「好吧,既然你們兩個活得不耐煩了,我就送你們一程……」說著就緩緩站起身來,一股令人窒息的氣勢頓時彌散開來,剎那間,雷星峰就覺得呼吸都要停止了,這人實在是太強了。

德馬和青木抓住雷星峰就向後急速退卻。

老者雖然站起來,卻沒有任何行動,只是淡淡的看著三人,眼裡的輕蔑一覽無餘。

「很久沒有殺人了,真是無聊啊!」


老者很是感慨的說了一句,就這一句話,讓雷星峰等人寒毛都豎了起來,他們也不是一般的人,戰鬥殺人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偏偏老者帶來的殺意讓他們有種膽寒的感覺,就算是德馬也不例外。

青木用力一甩,雷星峰就被向後拋去,德馬和青木對視一眼,兩人雖然有點畏懼,但他們同樣也知道,絕對不能逃,一旦開始逃,就沒有任何優勢了。

德馬道:「上!」

瞬息間,德馬和青木就放出真身,以君王級高手而言,一旦放出真身,那麼就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戰鬥,真身對於他們這樣的高手而言,就是全部實力,全部的底蘊,全部的攻擊力,其他手段面對真身,都是沒有什麼作用的。

雷星峰急速後退,他可不傻,以德馬和青木的實力,和老者相鬥,他在邊上就算不動手,也是找死的舉動,所以離開三人越遠越好。

德馬的真身顯露,那是一個高達十來米的虛影,然後迅速凝實,真身也收縮了一點,這是他還保留了一點力量,青木的真身也顯露出來,也有十來米高,幾息間就凝實,不過,比起德馬的真身,他的真身稍嫌虛了一點,沒辦法,實力差了一層,真身也就差點。

兩人一旦凝實了真身,當真是一點猶豫都沒有,直接就是一巴掌拍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