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瑜皺了皺眉,看著花琉璃已經把那弓箭拿到了手中,她也不甘示弱,快速的了過去,從一個士兵手裡搶過了弓箭。

二人騎馬如風,來來回回的旋轉著,誰也不肯先射出第一箭。

花琉璃看著場中的風謠,手裡的青果在她眼前晃動,她的心裡一動,彎弓搭箭,便瞄準了那枚青果。

眾人屏息,騎在如此飛快的馬上,她能瞄準嗎?

王子瑜也偷眼瞄了花琉璃一眼,只見她秀髮微微揚起,露出了一張素白的小臉,緊緊抿著的薄唇,更襯的她眉宇之間的堅毅。

王子瑜不願意被她撥了頭籌,所以只看一眼花琉璃,便瞄準了風謠左手邊的另一枚青果,稍稍猶豫片刻,那箭便快速的沖了出去。

同一時刻,花琉璃也準備要瞄準了,卻猛地,那棗紅馬卻像是發起了狂來,原本安靜的情緒,突然焦躁了起來,它的前蹄高高的揚起,讓坐在它背上的花琉璃不得不努力的控制著它。

花琉璃臉上絲毫沒有慌亂,她用力的拽著馬鬃,徒手放開了馬韁繩,只見那棗紅馬更加肆無忌憚的狂躁起來。

眾人心裡一沉,臉上皆是擔擾,而場中的風謠,更是慘白著一張臉,站在冷風中,身子不可抑制的抖動起來。

花琉璃心裡一沉,若是此時她慌亂的射出那一箭,恐怕就會傷著風謠,風謠本就是異族送來的和親郡主,若是傷在她的手中,恐怕會引起兩國的爭端,可是如果,她不射出手裡的箭,那麼她就會輸與王子瑜。

想到這裡,她的臉上不由得浮起一抹冷笑。

唇角微微勾起,她用力的夾住馬腹,努力的讓自己掌握了馬的平衡,然後身子微微前傾,只是一瞬間的功夫,羽箭射出,而她的身子也被那焦躁的棗紅的馬用力的給甩了出去。

電光火石之間,她悲催的以為自己要被摔的厲害了,卻不料,竟是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面,她睜開雙眸,便看到了一雙盛滿了溫柔的眼眸。

「我輸了沒?」她用力的摟住他的脖子輕聲問道。

燕昊只覺得腦袋突然哄得一聲爆炸開來,這丫頭竟然不顧自己的死活,眼看馬都受了驚,她竟然還在馬背上折騰,真真是嚇的他一顆心差點跳了出來,看她那麼拚命,他只得謹慎的守在她的旁邊,就等著納她入懷,擔心她會受傷,果不其然,她還是被棗紅烈馬給甩了出來。 風謠簡直在場中嚇得白了臉,手腳僵硬著,連動都不敢動了,當一個宮女匆忙過來扶住她的時候,她才軟到在了宮女的懷裡面。

「風謠小姐,已經結束了,沒事了!」小宮女安慰著她。

「誰贏了?」蓉太妃緊張的看著青果已經被侍衛們拿起。

「回太妃娘娘,全都射中了青果的中心位置!」侍衛大聲說道。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紛紛佩服的看向了花琉璃,眾所周知,她可是在危險的時候,射出那一箭的。

尤其是明珠公主,她雙手緊緊握住,眼眸里滿是怒氣,「該死,倒是讓她出盡了風頭了!」

王子瑜此時走到了她的身邊嘆道「我儘力了!」

「子瑜,我沒怪你,只是這個女人太好命了而已!」明珠公主皺眉道。


花琉璃一時間名聲大噪,每個人看著她的時候,那眼眸里都是讚賞和佩服,在烈馬失控的情況下,她還如此出色的完成了任務,的確是膽識過人。

比試告一段落,以花琉璃勝利為結果,而選妃的人選也已經定了下來,風謠,王子瑜,杜皓月,三人皆都入選。

燕昊抱著花琉璃快步的沖回了琉璃閣,然後衝進了房裡面,像是懲罰一般,輾轉將她甜膩的唇葯到了嘴裡。

「笨蛋,疼!」花琉璃倒吸了一口冷氣,嘶了一聲,摸著有些腫脹的唇瓣皺眉看著她。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差點嚇破了膽,你知不知道,我從來沒有如此害怕過?」燕昊一疊聲的問她。

「我能掌控那隻馬的!」花琉璃幾乎被他眼裡的怒火灼傷,連忙迴避開,小聲辯解道。

「你就不怕有意外?你就不怕?你不怕,朕怕啊!」燕昊沉聲說道。

雙手不自覺撫上了他俊逸的臉,心裡的鬱結氣息漸漸消散開來,原本恨他誤會他的不快情緒也隨即煙消雲淡,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甜甜的笑意。

「你還笑,說你讓我選妃,到底是什麼目的?」燕昊皺眉問她。

「讓你抱得美人歸,不好嗎?」花琉璃調皮的看著他。

「你知道我不需要的!」燕昊沉聲道。

「我不說!」她調皮的偷襲他的耳垂,只讓他心裡一陣躁動。

「小璃兒,不許不說!」燕昊霸道的捉住了她作怪的手。

「異族和你母妃總是執意的要把人塞到你的後宮裡面來,到底存了什麼心思,我們不該查個清楚嗎?」花琉璃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你早就準備好這個計劃了?」燕昊眼眸閃了閃。

「臨時起意!」她敷衍道。

「什麼叫臨時起意,你就不擔心我不配合你的計劃?」燕昊不滿的挑眉看她。

「你不會的,以你的倔脾氣,肯定會跟我對著干,所以,我只有激怒你,才能達成我的計劃啊!」花琉璃調皮的眨著眼睛看他。

「小璃兒!」燕昊的聲音突然沉了下去,將頭埋在了她的頸窩裡面安靜了下來。

花琉璃本能的縮起了脖子,卻感到頸邊驟然一點濕意,她連忙抬起了他的頭,卻看到他眼底一閃即逝的憂傷,隨即,將她狠狠的壓在了身下。

次日清晨,當花琉璃醒來的時候,驟然感覺到全身的疼痛,她胳膊疼的都不想抬起來,只得撩開帳幔輕聲喊著「秋蘭,秋蘭!」

「來了!」秋蘭連忙走了進來,手裡還端著銅盆。

「小姐,你醒了?聖上還說讓你再多睡一會呢!」秋蘭放下了手裡的銅盆,然後把她從軟榻上扶了起來。

「他人呢?」花琉璃皺眉說道。

「當然是去上早朝了啊,我的大小姐,才一會不見,就萬分想念了啊?」秋蘭捂嘴偷笑。

「我才沒有!」花琉璃皺眉說道。

「小姐,剛才蓉太妃那邊傳過話來,讓小姐陪著新近的幾個貴人去後花園裡面賞花去!」秋蘭給她梳著頭髮說道。

「賞花?這大冬天的,那麼冷,賞什麼花?」花琉璃皺眉道。

「秋蘭也不知!」秋蘭搖頭。


「不去!」花琉璃凝眉,今天是姚無心他們選商會會長的日子,她可不能不在旁邊看著。

「這!」秋蘭有些遲疑的看了她一眼。

「我說不去就不去,天這麼冷,賞花的都是傻子!」花琉璃挑眉道。

秋蘭一個忍不住,噗嗤一聲便笑了出來。

「小姐。瞧你,後花園現在可是有暖閣了啊,哪裡是讓你挨凍去的?」秋蘭輕笑著說道。

「那也不去!」花琉璃果斷的拒絕。

「秋蘭,快幫我收拾,我們快些出宮去!」花琉璃急急的催促道。

「那好吧!」秋蘭無奈的抿了抿唇,只得幫她收拾了一件利落的衣衫,兩個人便叫了馬車,在暗影的陪同下,朝著燕京城內的最大的商鋪街道,御靈閣走去。

出了皇宮,花琉璃才微微的鬆了一口氣,她覺得自己很是壓抑在皇宮裡面呆著,這一從裡面出來,她的心情就莫名的愉悅了起來。

走在繁華的街道上,燕京城又恢復了往日的繁華,絡繹不絕的商鋪買賣興隆,有很多百姓們正在討價還價的購買自己的日常所需。

「咦?小姐,你瞧瞧,那裡有賣豆花的!」秋蘭指著不遠處的一個由帳篷支起來,但是裡面卻是坐滿了人的地方欣喜的說道。

花琉璃凝眉細看,只見那白皙的豆花由一個老漢從古色古香的瓷缸裡面盛了出來,然後淋上了一些早已調好的秘制醬汁,看上去,讓人食慾大增。

「我餓了!」花琉璃皺眉道。

「那不如我們去喝一碗豆花吧?反正急匆匆的在宮裡出來,連口飯都沒吃呢!」秋蘭興奮的提議道。

「好!」花琉璃欣然答應。

兩個人剛掀開了馬車帘子,正打算讓車夫停車,卻不料,旁邊的暗影皺眉說道「娘娘,這裡人多眼雜,你怎麼能在這裡喝豆花?」

花琉璃擰了擰眉,沖著秋蘭使了個眼色。

秋蘭點頭,表示收到,只見她皺著眉頭,一副撒嬌的語氣說道「我餓了!」

「你餓了?」暗影心疼的皺眉,遲疑的看了她一眼。

「我想喝豆花!」秋蘭青蔥手指一指,頓時讓暗影滿頭黑線。 「那裡人多,以娘娘的尊貴身份不適合在那裡喝,你就別惹事了!」暗影苦勸道。

「可是我想喝!」秋蘭一隻腿半跪在車轅上,一隻手伸了出去,可憐的拽著暗影的衣服袖子小聲說道。

「這!」暗影陷入了矛盾的掙扎中。

「暗影,我們倆喝完就回來的,你在一旁守著,不會出什麼意外的!」花琉璃輕笑著說道。

「好吧!」暗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秋蘭扶著花琉璃跳下了馬車,由於兩個人穿著並不是那麼的顯眼,所以眾人也只以為她是富家的太太出來逛街的,也並未多看幾眼。

暗影隨著她們二人走到了賣豆花的帳篷裡面,然後沖著掌柜的喊了一聲「兩碗豆花!」

「你不喝嗎?」秋蘭疑惑的看著暗影。

「我吃過了!」暗影回道。

「哦!」秋蘭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唇。

掌柜的連忙收拾起一個乾淨的桌子來,然後讓花琉璃和秋蘭坐了過去。

「稍等,馬上就好!」掌柜的熱情說道。

花琉璃笑著點了點頭,放眼看去,只見有很多人過來喝豆花,有的還從自己的家裡拿來了碗,然後再端回家裡面去。

「小姐,這家的豆花可是全京城聞名的啊!」 國術武神傳

「這位姑娘說的對,你的來了,小店雖小,但是勝在東西好喝,四鄰八家的鄉親們都來捧場,所以才落的了一個好名聲!」掌柜的看著二人穿著不凡,便親自端了一碗豆花送了過來。

「謝謝!」花琉璃感謝道。

「哎呀,這位夫人你客氣了!」掌柜的頓時對這個美麗,又禮貌的貴夫人有了好感。

「小姐,你快嘗嘗是不是真的好喝?」秋蘭著急的說道。

「嗯!」花琉璃點了點頭,剛拿起勺子準備盛一口,卻猛地聽到人聲一陣喧嘩,只見一個瘸腿的少年卻被人扶著走了進來。


「掌柜的來一碗豆花!」只聽那兇惡的下人冷喝了一聲。

「來了!」掌柜的答應著,連忙走了過來,把秋蘭的那一碗豆花放到了花琉璃的桌子上,然後急匆匆的去準備下一碗。

那少爺一看,臉色一沉,皺眉道「我就喝那一碗!」手正好指著秋蘭的方向。

暗影臉一沉,站在花琉璃的身側,戒備的看著那個無良少年和另外幾個兇惡的家丁。

「我們少爺說了,就要那一碗!」一個兇惡的家丁怒吼道。

「哎吆,許少爺,這事情得有一個先來後到吧,這小姐和這位夫人是排在你們前邊的啊!」那掌柜的苦著臉說道。

「放肆,老胡頭,我看著你這生意是不打算做了是不是?你敢不讓我們少爺先喝?」那兇惡的家丁臉色一變,一腳就踹在了花琉璃他們旁邊的桌子上,頓時木屑飛濺,上面的碗都蹦了起來,落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芯靈追兇 ,放下了正喝豆花的勺子。


「橫豎都是一碗豆花而已,他願意喝就讓給他吧!」秋蘭連忙說道。

那許少爺卻是眼眸一跳,眼白翻了翻,看到了秋蘭的美貌頓時生起了窺探之心。

「讓那小娘子親手給本少爺端過來」!那許少爺坐在凳子上凝眉說道。

暗影臉色一變,狠狠的瞪了那許少爺一眼,眸中帶了冷意。

秋蘭臉色一紅,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咬了咬唇,站在了花琉璃的身邊,沒有出聲。

「怎麼?在這御靈閣還有我許衡說話不好使的了?」那許衡雖然瘸著一條腿,但是那性子卻是暴戾的嚇人。

「許少爺,這!」老掌柜的嚇得臉色一白,冷汗都冒在了頭上。

「讓那小娘子給本少爺端過來!」許衡邪肆的喝道。

「找死!」暗影實在無法忍下去,猛地出手,一縷勁風便朝著那許衡甩了過去。

許衡臉色一變,連忙後退,他身旁的家丁卻是提著劍砍了過來。

暗影冷笑一聲,更待出手,卻猛地被花琉璃阻止住了。

「暗影,住手!」花琉璃淡淡的喝道。


「主子!」暗影收手,臉上滿是不甘心。

「怎麼?不敢了?」許衡挑釁的瞪了暗影一眼。

盛世毒妃 ,許衡頓時覺得驚為天人。

「小娘子,你是哪家的?」許衡瘸著腿走到她的身邊問她。

「花家的!」花琉璃淡淡的說道。

「表妹?」許衡臉色一變,驚喜的看著花琉璃。

花琉璃頓時明白,眼前的這個瘸腿浪蕩子,便是大夫人許美玲的親侄子。

「誰是你表妹?」花琉璃皺眉道。

「你是襲人還是芊芊?」許衡伸出手想要去動她,卻被她一別臉,躲開了。

花琉璃沒有說話,卻看著許衡的臉色漸漸變得氣憤起來「你是不是襲人,偷跑了又回來的?你為什麼不嫁給我?偏偏去嫁給姚家的那個糟老頭子,你是不是嫌棄我?」說著,目光狠戾的逼近了花琉璃。

「你睜大眼睛,看清楚我到底是誰?」花琉璃冷喝一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