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龍魔符?」各大宗門的一些長老,顯然認出了這符籙的來歷。

「龍魔符是一種高級符籙,用數十頭八品靈獸黑星龍魔的精血,加上一些魔性材料才煉製而成的符籙,一張都無比珍貴,現在凌鋒剛一開始,就能隨意扔出一張來,那他身上豈不是還有著更恐怖的寶貝?」太元宗一個長老,駭然道。

龍魔符,顏宇並沒有聽說過,但盤龍元靈自然知道它的來頭。

「以你現在的實力,要想不耗費太多氣海對付龍魔符,只有一個方法。」盤龍元靈道。

「什麼方法?」

「太古龍魔!」盤龍元靈淡然地道。

顏宇心中一驚。

太古龍魔?這小傢伙能抵擋得住龍魔符?

「你可別忘了,太古龍魔,可是盤龍轉生,血脈強大無比,儘管實力還不高,可是有這種太古血統存在,它天生就能做到許多超乎尋常的事。」

顏宇若有所思地道:「我在龍魔符上感到了很強烈的精血氣息,你是說,讓太古龍魔吞噬龍魔符中的精血能量,讓它成為廢符?太好了!」

次元袋裡,太古龍魔「桀桀」地叫個不停,很顯然對這龍魔符,它是相當感興趣。

凌鋒眼瞳里都瀰漫著魔光,在這股魔光達到最為熾盛時,龍魔符也罩向顏宇。

他有黑色鎧甲在身,這一擊對他的損傷,會減弱許多,但既然有更好的方法破解,顏宇當然也不願浪費力氣。

就在龍魔符罩來之際,一道漆黑光影從顏宇袖口飛出,利箭一般,迅速地朝龍魔符射去。

太古龍魔身體雖然小,但相當靈活,面對著龍魔符的滔天威力,居然撕開了一道道縫隙,沿著裂縫鑽到了龍魔符的中央。

那龍魔符的核心,就是黑星龍魔的精血結晶,黑色的結晶,宛如寶石般光澤流轉。

太古龍魔一聲尖嘯,張開小嘴,一口便是咬在了黑色精血結晶上,開始吮吸,頓時一股股精血,開始匯入它體內。

與此同時,龍魔符的威能,迅速減弱,等到達顏宇跟前時,變得相當薄弱,讓顏宇一掌就輕易瓦解。

太古龍魔把黑星龍魔的精血吞了個一乾二淨之後,抹了抹小嘴,然後迅速地又縮回到了顏宇袖口裡。

這一幕,電光火石,僅僅只是瞬息之間發生,絕大多數人,根本沒有看到顏宇出手,就見到那龍魔符崩潰而去。


「那是什麼東西,竟然這麼輕鬆的就把我龍魔符的能量核心吞了個一乾二淨?」太古龍魔的出現,令凌鋒百思不得其解。

他完全沒想到,顏宇身上還有著這等奇物。

「咦?此子身上果然寶物不少,而且都是稀罕物,等到鋒兒把他斬殺之後,我再探查個究竟。」青羊道人沉聲說道。

一個靈曦,已經令他驚異的了,現在又突然冒出來一個黑不溜秋的東西,一口氣就把龍魔符給廢了,實在是怪事一樁。

「怎麼,就這點本事,還敢在此託大?」這回,反輪到顏宇嘲笑凌鋒了。

「你的靈寵倒也不錯,我還沒見過能把龍魔符一口氣榨乾的小東西,等我宰了你,這隻靈寵,就當是你送給我跟小嵐的禮物了吧!」凌鋒怒色消失,放聲大笑起來。

「去你媽的……」顏宇不禁爆粗口。


「龍象劍陣!」

凌鋒身後,驟然間升起一道耀眼劍光,一把青灰巨劍,懸浮而出。

青灰巨劍,劍光通天,凌厲的劍氣令整座劍靈廣場上的劍氣螺旋,都紊亂開來。

突然,青色巨劍分裂而開,無數小劍飛旋而出,形成一道劍陣。

龍象劍陣! 青灰巨劍,分裂成無數飛旋的小劍,籠罩在整座廣場上,飛速旋轉。

劍光碟繞之間,劍氣交織,赫然形成一頭劍龍!

這頭劍龍,隨著凌鋒的操控,在虛空奔騰,形成一座古奧的陣法。

「龍象劍陣,還算是比較精妙的陣法,這座陣法以四把戮靈劍布成,每把戮靈劍都用日精之火淬鍊過,並且融煉過一些龍血精氣,如果被陣法所傷,肉身很容易被撕裂。因為這座劍陣相當於一件上品道器,又蘊含著日精之火,專用來攻擊肉身,你可得當心。」盤龍元靈道。

龍象劍陣,如同青龍出海,碾壓而來。

顏宇青虹掃去,可以見到在劍陣當中,四把青灰巨劍以一種奇異的規則排列,億萬劍光,顯化出神龍之軀,轟擊而去。

劍氣如潮,陡然便是掠到顏宇跟前,劍靈廣場上的劍煞石,都被壓碎,震飛出去,散出漫天黃塵。

而在龍象劍陣中,一道道日精之火交織,把空間撕開一片片空洞,如同光線般籠罩在顏宇體外。

「日精之火?想要傷到我的肉身,可沒那麼容易,你有上品道器劍陣,難道我就沒有么?」顏宇一聲慘笑,指尖冒出一縷火光。

火光「蹭」得破開,化作一隻火紅手鐲,烈神鐲。

指尖一拋,烈神鐲瞬間漲大,變化一隻覆蓋乾坤的巨大烈火鐲,牢牢地護住了顏宇的身體。

在日精之火射來時,烈神鐲火焰瀰漫,形成一隻人頭大小的火窟,火窟一震,便將一縷縷日精之火,盡數吞入烈神鐲內。

日精之火,是一種極為純煉的火焰,不光可以用來煉器、煉丹,用來祭煉火屬性靈寶,輔助修鍊火屬性的戰技,都很不錯。

烈神鐲直接吞噬日精之火,自我祭煉,品質提升了一些,變得更強了,在龍象劍陣撞來時,頓時如同火山般迎了上去。

轟!

火光瀰漫,劍氣籠罩的劍靈廣場上,龍象劍陣跟烈神鐲直接碰撞,一聲「咔嚓」脆響,擴散開來,緊接著就見烈神鐲居然被撞斷了一截,噹啷落地。

不過,烈神鐲的衝撞,也令龍象劍陣內四把戮靈劍脫離了陣位,導致陣法不穩,威力大減。

趁勢,顏宇朝後大掠幾步,雙臂捲動,一尊炎皇之軀,一尊冰帝之軀,如同遠古神祗降臨一般,出現在他肉身兩側。

「炎皇大擒拿,冰帝開天崩!」

炎皇手掌虛空抓下,一隻火山一般的炎掌瞬間便將劇烈震動的劍陣拍了個粉碎,四把戮靈劍脫離陣位,掉落在地。

而在戮靈劍落地時,冰帝之軀又跨了出來,一股開天闢地的力量,卻是罩向凌鋒。

「這是什麼戰技,的確有些難纏!」凌鋒一陣陰笑。

然後,凌鋒體內血脈沸騰,神龍血統擴散,氣血暴漲,鮮紅的血光把他的身體塑造成一尊人形血石。

就在冰帝之軀碾壓而來時,人形血石破碎,一件血紅色的,盤旋出來。

砰!

血紅飛去,生生把冰帝的力量震成粉碎。

「通天血靈輪?這是件上品道器,如果注入血氣能量,威力能無限暴增,若是血氣夠強,可以一直讓它發揮出上品靈器的威力。」盤龍元靈道。

「大荒蕪戟!」顏宇手掌一抓,收回烈神鐲,然後身前紫金光影一閃,大荒蕪戟出現。

顏宇手握大荒蕪戟,身形快速衝出,通天戟影,與手執通天血靈輪的凌鋒站在了一處。

廣場上,劍煞石被能量漣漪震成了粉碎,廣場根基都被動搖,整座山峰在轟然顫動,大有要崩裂瓦解的趨勢。

四面的山峰上,無數道目光,分毫不動地鎖定著廣場上兩道交錯的身影。

一紫一紅兩道光影,令廣場空間都為之變色。

「這小子是從哪來的,居然能跟凌鋒糾纏成這樣,不過看樣子他撐不了多久了……」

「是啊,凌鋒可是個沙發果斷的人物,把他逼急了,顏宇估計小命都懸……」

「你傻啊,宗門大會的規矩,是不能死人,知道不?否則,恐怕幾大宗門非得開戰不可!」

場上的緊張氣氛,令陶菲嵐杏眼微眯,根本不敢睜眼來看,生怕一睜開眼,便看到顏宇被凌鋒打成重傷的場景。

「差不多了,凌鋒也該施展絕招了,那時候,宗門大會也該正式落幕了。」陶恨天冷冷地道。

然後,他便是喚來幾個洲主府的護衛,交代道:「你們去準備一下,臨時傳送陣必須要在兩天內建造完畢,集結府上所有高手,五天後進入黑色炎域。」

「爹,凌鋒不會對顏宇不利吧?如果他知道顏宇的目的,那恐怕……」陶菲嵐已經不敢想了。

如果顏宇為自己喪命,那便太不值得了。

轟!

廣場上,戟影衝天,血氣沸騰,大荒蕪戟跟通天血靈輪碰撞之間,氣海震得空間都捲起了無數的亂流。

「該結束了,你以為,我這通天血靈輪,就只是上品道器的威力么?你太小看我了,戰靈血珠!」

一枚血色珠子,席捲著滔天的血氣,拋射而出,震爆開來,滾滾的龍血之氣灌注到了通天血靈輪內。

剎那之間,通天血靈輪的能量暴漲,直接提升到了下品靈器的程度。

「通天血靈輪,血輪化龍,鎮壓天地!」


伴隨著通天血靈輪的氣息暴漲,凌鋒也是長發飛舞,雙眼冒著血光,然後手掌一震,通天血靈輪飛出,化作一隻巨大無比的龍形血輪。

顏宇連忙催動大荒蕪戟抵擋,但是在通天血靈輪威能達到下品靈器時,雙方之間的平衡,也終於被打破。

錚!

一聲尖銳聲響,大荒蕪戟被震飛而出,顏雅整個人也臉色蒼白,被龍形血輪割碎了衣衫,渾身鮮血橫流,倒在了地上。

「廢物!我凌鋒才是真正的王者,最強天才!」看到顏宇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凌鋒氣勢凌人地道。

顏宇躺在地上,周身鮮血漫流,在此時,近萬枚青銅龍鱗轉動,在他體內,那一根根晶瑩如玉的骨骼,銀白光澤流溢,竟然散發出一股股無匹的力量。

「大帝寶骨?」 洋溢的鮮血中,龍胎符籙震動著,被通天血靈輪割破血肉之後,顏宇自身精氣流瀉,生命氣息都顯得有些微弱。

而在此時,他身體的骨骼,卻是散發出銀白光澤,晶瑩流轉,一股無極霸道的龍氣,蔓延開來。

「大帝寶骨,太恐怖了,我的眼瞎了,居然沒看出來,這是大帝寶骨,只有天龍境五重天大帝重的強者,才能擁有的骨質。而且,這具屍骸里擁有著祖龍之氣!」盤龍元靈激動地快要從戰皇天印里跳出來。

「祖龍之氣?」意識混沌的顏宇問道。

盤龍元靈驚呼道:「祖龍是一種高級魂獸,在龍戰大陸上極其罕見,擁有遠超過人類武者的神龍血統。這具大帝寶骨,居然把祖龍最純粹的血統融合到了寶骨裡面!」

大帝寶骨,散發出祖龍之氣,龍光淡淡流轉,一股磅礴的神龍血統,匯入到了顏宇的血脈當中。

剎那之間,顏宇血脈沸騰,肉身力量暴漲,氣海在此刻也是無限壯大,盤龍屍身上幾千枚龍鱗,滴溜溜旋轉,散發出無盡精元。

一股巨大的龍之力量,充斥在骨骸當中。

這股力量,宛如千百座山峰凝聚在他的身體當中一般,幾乎超出了他的掌控,銀白光芒,越來越暴漲,形成一個光繭,把顏宇包裹。


僅僅是數十個呼吸的時間,那般祖龍之氣便是蔓延到顏宇周身,在這一刻,顏宇力量暴漲百倍,彷彿搬山卸嶺,都是輕而易舉。

祖龍之氣,淬鍊到顏宇的每個細胞,一種遠古顏荒的龍氣,令他龍胎符籙頃刻彌合,瀰漫出更加璀璨的冰澤,幾乎要晉陞到戰靈期大乘。

「顏宇敗了么?」凝望著那倒在血泊中的少年,陶菲嵐狹長的美眸,終於是緩緩地閉了起來,兩滴清淚輕流而下。

「總算是勝了,這次宗門大會,根本是沒有什麼懸念的。太元宗底蘊固然雄厚,可是這一代弟子,天賦造化沒有一個可以比得過鋒兒。」青羊道人冷冷地道。

隨著顏宇的落敗,數十萬道火熱目光,最終是緩緩地冷卻下來,畢竟,凌鋒的強勢,的確無可抵擋,無人能夠爭鋒。

「跟我搶女人,死是唯一的結局。我倒要看看,你身上那隻靈寵,究竟是什麼靈獸。」凌鋒眼神陰鷙地走向顏宇。

不過,就在凌鋒靠近顏宇之時,他身上那層祖龍光繭緩緩散去,旋即他身軀一挺,彈地而起。

「你……你沒死?」看到顏宇原地站起,非但沒死,反而毫髮無損,凌鋒不禁雙瞳暴突。

「可你馬上就要死了!小嵐是我的,你非死不可!」顏宇語氣冰冷,祖龍之氣,氣蓋山河,那般威勢,就連戰軀期大乘的強者,都感到忌憚。

青羊道人,暴跳起來。

「不可能!通天血靈輪,用戰靈血珠融煉到下品靈器的等級,竟然殺不了此子?」

凌鋒屈指一點,血光流動,通天血靈輪,再度融合一枚戰靈血珠的能量,提升到下品靈器。

龍形血輪,轟隆隆轉動,血龍盤繞,陡然而至。

然而,面對著轉動而來的龍形血輪,顏宇力量一震,骨骸銀白光澤流動,大帝寶骨內祖龍之氣衝出,銀白龍氣,沖霄而起。

一股遠古神龍的力量,從天而降,暴雨般灌入到了顏宇體內。

「大帝之骨,祖龍之力,盤龍之鱗,神龍之威!」

銀白龍氣,籠罩在高空,赫然化作一頭顏荒祖龍光影。

骨骸震動,祖龍咆哮,血脈也徹底沸騰,恍然之間,顏宇催動龍胎符籙,重重罩去,一股通天滅地的恐怖雄威,迎著那龍形血輪撞去。

在這一瞬息,顏宇的力量,足足達到了超越戰軀期的強度,龍形血輪,生生便是被龍胎符籙,拍成了粉碎。

龍形血輪,砰然炸裂,破碎的血色輪片,漫天迸射。

「我凌鋒,無人可敵!」面對著來自顏宇的無匹威壓,在這一刻,凌鋒仰天長嘯,一股浩瀚的力量,沖入蒼穹,頓時風雲捲動,天地變色。

而原本還是血肉之軀的凌鋒,皮膚開始破裂開來,滋生出一聲黑色龍鱗,龍鱗迅速便是蔓延在整個身體,將他完全包裹。

龍鱗覆蓋之下,凌鋒像是一枚人形鱗石一般,不斷掙扎,然後一聲衝天龍嘯,黑色龍鱗,驟然膨脹開來,成為一頭巨大的真龍。

這頭真龍,不是虛影,而是有著真實的血肉,跟凌鋒自身的精氣精元一脈相通。

在龍頭上,凌鋒傲然挺立,睥睨著劍靈廣場,彷彿萬物主宰。

「戰軀期?凌鋒竟然臨戰突破,達到了戰軀期?」數十萬道目光,此時無疑都是凝結在了巨龍頭頂,那長發飄揚的青年身上。

崇敬、膜拜之聲,此起彼伏。

「太好了,晉陞戰軀期,看那顏宇還有什麼起死回生的餘地!」青羊道人不禁露出一抹邪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