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張碧晨手臂上,突然出現的白色光暈,不需要任何的解釋,大家都可以猜測出。正是因先前取出界牌那一剎那所發生的事情的緣故了。

「還真的可能是如此了。」妖族的鹿長老也分析著說道。「不過,徐谷主的情況,我還能夠理解,但是。三殿主唐嫣身就是擁有著空間之力的。何還會出現這種情況?」

「應該是我所具備的空間之力。和外界的空間之力,有著一些區別的緣故吧。」三殿主唐嫣在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也如同之前已經死亡的雲天等人一樣,散發出一抹淡淡的白色光暈的時候,心中從最初的驚恐,瞬間之後又恢復到了淡定的表情,「我可以感覺到,似乎是自己的身體,已經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一樣,完全的被一股莫名其妙的排斥力給佔據著,……」

「排斥力?」方天南一愣。

「對的,就是排斥力。」三殿主唐嫣似乎是想要點一下頭,卻是異常的艱難,「似乎是這一股力量,除了會排斥我體內的任何一種能量之外,連我的身體,也是會受到排斥的,……」

「難道,……」方天南的嘴角,微微的動了動,卻是沒有發出聲音來。

。。。。。。

在方天南的內心裡,猜測著,若是三殿主唐嫣此時的情況,和之前已經死亡的雲天四人,一樣的話,那麼,方天南之前的推斷,似乎是出現了一些偏差。說白了,就是因雲天幾人,是因宗師境的修鍊者,而被這一片空間屏障中的世界所排斥著。

像是方天南這樣的晉階成聖人境的修鍊者,卻肯定是不同的!

雖然方天南不知道,自己何會想到這些,完全的沒有任何的根據,但是,內心裡,方天南卻是覺得,事情的真相,應該就是這樣的。

下意識的,方天南抬眼看了下,身體中所散發出來的光暈,已經非常的明顯的三殿主,以及徐長春兩人,隨後,又看了眼張碧晨。

如果說,徐長春之前的斷臂,是讓大家看到了在面對著空間之力侵蝕的時候,做出來的絕然的選擇的話,那麼,此時的張碧晨,因已經看到了,哪怕是徐長春斷臂之後,還是避免不了被空間之力所影響的結果,倒是猶豫起來,該不該在這一瞬間,斬斷自己的手臂呢?

是了可以多活上一陣子,而失去一條手臂,還是就這麼的等待著,又或者是全力的反抗一下?

就在張碧晨,另外的一隻手,從儲物袋裡,取出一柄全新的長劍,並不藉助著任何的力量,純粹的依靠著身體的力氣,想要去斬斷自己的右手的時候,方天南的話語聲,突然的傳了出來。

「等等!——」方天南伸手阻止了一下。

「難道說,我不催動體內的任何力量,也不能夠避免被這一股空間之力所侵襲嗎?」張碧晨有些疑惑的說道。

「不是,我也不清楚,你的舉動,是不是正確的。」方天南微微的一笑,說道,「不過,我想,我應該是找到了一些原因了。」

說著,方天南也不等張碧晨詢問,畢竟,時間可不等人。

下一瞬間,方天南就出現在了三殿主唐嫣的身邊。

。。。。。。

「天南,你這是,……」星殿的大殿主凌風,忽然的就皺了皺眉頭。

要知道,三殿主唐嫣正是因之前幫助徐長春的時候,催動了體內的能量,從而導致了如今被空間之力所侵蝕的景象,這也是像是星殿的大殿主凌風,妖族的鹿長老幾人,雖然是看到了唐嫣三人身上的異常,卻是沒有任何動靜的緣故!

尤其是在星殿的大殿主凌風看來,剩餘下來的八人之中,三殿主唐嫣此時已經是出事了,那麼,另外一個擁有著空間之力的凌風的存在,就非常的重要了。

一旦方天南和三殿主唐嫣兩人,都犧牲在這一片空間屏障之中,其餘的人,想要離開這裡,無疑是不現實的!

但是,方天南這會兒,冒然的舉動,卻是讓凌風的心頭,微微的一跳!

一直以來,在星殿的所有成員中,確切的來說,是星殿的所有殿主之中,方天南和三殿主唐嫣之間的關係,無疑是最親密的。暫且不說,方天南在進入到星殿的時候,就是三殿主唐嫣的弟子,即便是方天南多次的出門歷練,甚至於是實力境界上的升,都有著三殿主唐嫣的身影伴隨其左右。

方天南會了三殿主唐嫣而奮不顧身,作星殿的大殿主凌風,自然是不會意外的。

但是,相比起三殿主唐嫣一個人的性命而言,大殿主凌風倒不是覺得,自己和妖族的鹿長老這樣的修鍊者,生命上更加的可貴。而是方天南的身上,還肩負著把這裡所發生的一切,帶回到星殿的重任!

對於主導了這一次的空間通道傳送計劃的星殿大殿主凌風來說,隨行的人員中,有人死亡在這一次的嘗試中,又或者是他自己都死亡在這裡,並不會覺得不可接受,最多只是一些惋惜而已。但是,隨行的隊伍全軍覆沒,乃至於連一個消息都傳不回去,卻不是凌風所願意看到的。

。。。。。。

「放心吧,大殿主,我自己心裡有數的。」方天南沖著大殿主凌風道了一句,下一刻,方天南身上的氣勢,就開始快速的升了起來,並且,不管是星力,還是空間之力,甚至於是神識的能量,都在這一刻,瘋狂的涌動著。

凌風、鹿長老、彩蝶、凝冰四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看著方天南。以至於,渾身被白色的光暈所籠罩著的徐長春,也是緊跟著眾人的視線,看向了方天南。至於正舉著一柄長劍的張碧晨,更是期待著,方天南的舉動,會出現什麼樣的驚喜!

「天南,你,……」三殿主唐嫣看著方天南那堅定的眼神,一時間,卻是不知道說點什麼好。

對於自己的情況,三殿主唐嫣是最清楚的。

如果說,徐長春這樣的,又或者是之前就已經死亡的雲天四人,在忽然的承受著空間之力的侵蝕的情況下,並沒有辦法,準確的傳遞出自己的感受的話,那麼,三殿主唐嫣因身具空間之力的緣故,多少還是能夠比這些人,更加的有優勢一些。

這也是三殿主唐嫣感覺到身體分外的難受,幾乎不受自己控制的同時,還衝著方天南幾人,解釋了一番的緣故。


在三殿主唐嫣看來,剩餘下來的人,若是想要活著返回到星殿的山門的話,最大的希望,就只能是寄托在方天南的身上了。

可是,方天南會不明白那一絲希望的渺茫嗎?

在十二個成員全部都健在的時候,甚至於是,在三殿主唐嫣也沒有出事之前,大家所能夠想到的辦法,幾乎都是不可行的。

若是留下了他自己一個人,除非是方天南把所有隱藏的底牌,全部都給展現出來,方天南也不覺得,自己就一定有著前往擁有著完整的修鍊者傳承的大陸的機會。空間屏障中的世界,對於方天南來說,雖然是暫時的安全的,卻反而不如空間亂流之中了。

只是,在缺失了天竺門的界牌之後,方天南真的可以依靠著中丹田內的屬於傳承洞天的界牌,來進行嘗試嗎?

。(未完待續。。) “哦~原來是這樣…”

夜宸接着說道:“媛媛姐你就放心吧,在你考試之前我肯定把你變成一個學霸,你要是有什麼不會的題就全部交給我就OK了!”

夏媛媛聽到夜宸這麼說臉上也明顯浮現了一抹笑容:“嘻,還是小弟對我好!”

聞言夜宸接着問道:“媛媛姐,你是一個人住在這裏的嗎?”

夏媛媛也不避諱:“對啊,我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裏的啊。”

“怎麼,小弟,你要搬過來和姐姐住在一起嗎?你要是真的想來的話,姐姐也是不會拒絕的哦。”夏媛媛不忘侃道。

“好啊好啊,我看媛媛姐自己一個人在這裏好像也挺孤單的,要不然我就找個時間搬過來吧。”夜宸很認真的說道。

夏媛媛沒想到夜宸會這麼說,愣了一下嗔笑道:"小弟,姐只是跟你開個玩笑,你還想當真啊。"

夜宸聽夏媛媛這麼說卻是不幹了:“媛媛姐,你可不能耍賴啊,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啊。”

夏媛媛聽到夜宸這麼說掩脣笑道:“小弟,我可不是君子,我只是個小女子。”

夜宸:……..

“咚咚咚…..”

就在這時,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咦?這麼晚了還有誰會過來?”

夏媛媛說着就打開房門。

門外人的面貌也呈現在夜宸面前。

是兩個人,只不過夜宸從未見過這兩個人,想來應該是夏媛媛的朋友。

兩個人一人穿着普通,而另一個人則是西裝革履,氣質不凡,看上去像是養尊處優慣了的。

而夏媛媛見到門外的兩個人先是有些驚訝,接着臉上便呈現出明顯的不悅與厭惡,門外的兩人同時見到夏媛媛,面色各不相同。

其中一個明目張膽的的看着夏媛媛,而西裝革履的那人臉上的表情則是驚豔,但更多的是垂涎。

夜宸不明所以,所以也就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坐在沙發上厭惡的看着門外站着的兩個不速之客。

夏媛媛微微抖動的身體證明了此時它的心情,而這細微的變化也全都落入了夜宸的眼中。

夜宸隱隱察覺到些什麼,但還是選擇靜觀其變。

片刻後,門外其中一個人率先開口:“媛媛,你看我都來了,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你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這裏??”

夏媛媛語氣有些驚訝。

“嘿嘿,想知道你的住處還不簡單?”門外的人一臉的輕挑。


“我不管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我這裏不歡迎你,而且別叫我媛媛,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的聯繫了。”

夏媛媛語氣很是冷淡。

“媛媛,我們這麼久不見,我想好好和你敘敘舊。”門外的人楚楚可憐的說道。

夏媛媛滿臉的不情願,但出於禮貌還是讓出了半個身位。

門外的人聞言嘆了口氣,帶着另一個人走進屋子。

兩個人進屋後也也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的夜宸,剛剛說話的那個人眼中閃過一抹十分明顯的不爽和敵意。

但這種敵意還沒持續半秒便瞬間熄滅。

同時那個人心中對夜宸閃過一抹深深地忌憚。

夜宸連看他們都懶得看他們一眼。

屋子本來就不大,除了剛纔說話的那個人,剩下的那個人一臉高高在上的樣子,站在一旁一言不發。

說話的那個人先把外套鋪在沙發上,然後一臉諂媚的看着另外一個人道:“陸總,您坐!”

那個被稱作陸總的想也沒想就一屁股坐在擺好的外套上,同時眼睛還時不時地往夏媛媛所在的方向看。

夏媛媛隨後走到二人面前,同時一臉不耐煩的說道:“姜斌,我說過我們倆已經沒有任何的關係了,你大半夜的來我這裏究竟要幹嘛?!”

姜斌,也就是剛纔一臉諂媚的人笑着說道:“嘿嘿,媛媛,怎麼說我們倆以前也是學校裏公認的一對兒,你總不會不認我這個男朋友吧?再說了,我可是想你想的緊啊!”

姜斌說着打量起夏媛媛。

“媛媛,現在的你,可是比當年在學校裏有韻味多了。”

夏媛媛聞言臉色一沉再沉。

“姜斌,你不要胡說八道,我們倆早就沒有了任何關係,也不是什麼男女朋友,在你背叛我的那一刻就不是了,而且我這裏還有客人,如果你今天僅僅是想要來敘舊的話那我恐怕就要送客了!”

“我這裏恐怕不太歡迎你!”

“呵呵…”

姜斌隨意一笑,然後看都沒看夜宸一眼便說道:“媛媛,你急什麼,我又沒說你不可以招待別的男人,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我已經把你賣給我們陸總了!”

姜斌說着笑着看了眼身後的他稱爲陸總的男人。

“什麼?!!”

夏媛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姜斌說道:“你說什麼??你說,把我賣給他??”

姜斌斬釘截鐵的說道:“對!你聽的沒錯,我說的就是把你賣給我們陸總!我告訴你,這是你的榮幸,以後你就是我們陸總的女人了!”

夏媛媛一臉悲傷的看着姜斌,她本以爲姜斌雖然說背叛了她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但終歸還是她以前愛的人,起碼人品還可以。

直到今天她才發現,她錯了,徹頭徹尾的錯了。

她沒想到,姜斌竟然能做出這種豬狗不如的事,說出這種豬狗不如的話,她真的覺得噁心!!

她是什麼?在他姜斌眼裏算什麼?一個女人?一個玩物?!還是一個高檔的商品?!!

“姜斌,我真的是看錯你了…你現在,帶着這個人渣,滾出去,我可以既往不咎,念在我們以往的情分上,今天的事我就當沒發生過…”

姜斌看夏媛媛一臉果決的神色也是一陣冷笑。

“夏媛媛,你最好不要給臉不要臉!把小爺我惹怒了,小心我!…”


姜斌說着就要動手。

在夏媛媛身後的夜宸看到這一幕眼神也是瞬間變得冷冽。

僅僅是簡單的交談,夜宸已經是明白了這個叫姜斌的男人和夏媛媛以前應該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可能是因爲一些事情導致分手,更重要的事看情況造成分手的主要原因恐怕還是因爲這個叫姜斌的傢伙,要不然夏媛媛也不會是這種態度。

而這個姜斌竟然僅僅是被夏媛媛懟了一句竟然就忍不住想要動手,可想而知這個人的人品!

最重要的是夏媛媛和夜宸關係不錯不說,夜宸最看不慣的就是男人打女人,因爲,一個男人,只會在女人面前逞強,恃強凌弱的那種,是爲所有人所不齒的!

夜宸想想都覺得噁心!

夜宸僅憑這姜斌的幾句話和動作就能判斷出這姜斌絕對是個豬狗不如的東西!

他敢保證,姜斌的手要是敢再落下半分,他絕對讓姜斌的雙手這輩子都擡不起來!

“住手!!” 方天南不知道自己內心中所想到的依仗,是否真的可以幫助自己脫離這一次的危機。

但是,三殿主唐嫣在看到方天南能夠忽然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並且,催動著體內的星力,甚至於是空間之力,來對她身上的狀況,進行支援的時候,內心裡的那份感動,卻是實實在在的!

僅僅是一個眼神,方天南就明白了三殿主唐嫣的想法!

不過,方天南體內的星力、空間之力,在此時都已經是催動起來了,方天南可不會如唐嫣所願這般的,放棄她而不管!

幾乎是下意識的,方天南的能量,就悄然間進入到了三殿主唐嫣的身體之中!

不,確切的來說,方天南是企圖利用著自己的能量,先一步的隔絕,三殿主唐嫣和空間屏障之間的聯繫!


在方天南看來,唯有先一步的把三殿主唐嫣的整個身子,徹底的隔離了這一片區域中,四處彌散著的空間之力,方才能夠再對那些進入到三殿主唐嫣身體的特殊空間之力,進行處理!

方天南不知道自己的空間之力,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沒有用處。

但是,作為聖人境和宗師境之間的區別,方天南還是可以確定,自己下丹田內的星力,甚至於是識海中的神識能量,都是和三殿主唐嫣等人有所不同的!

。。。。。。

就在星殿的大殿主凌風等一行人的注視之下,方天南催動著的星力。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完全的包裹住了三殿主唐嫣的全身。

有那麼一瞬間,星殿的大殿主凌風等人,似乎是完全的感應不到三殿主唐嫣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了。若不是視線之中,還沒有消失了三殿主唐嫣的身影的話,這些人,說不得,都會有一種三殿主唐嫣也已經死亡的錯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