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巨石憨厚地對女孩道。

「哎呀,沒事啦,我就是說說罷了,巨石大哥你這次保護了族長大人可是為我族立下大功的,記憶什麼的回不來就回不來好了,反正我們大家都會幫你一起想的啦。」阿絲佳親熱地挽起巨石胳膊帶他來到一座小屋前打開門送他進去,勤快地幫著巨石忙裡忙外好一會,直到安置他躺下休息后才告辭返回齊赫拉那裡。

「他沒有懷疑吧?」阿絲佳一回來關上房門,齊赫拉便看著她正色問道,

「小姐你放心,他一點都沒有起疑心,我走得時候還一個勁向我道謝呢。」阿絲佳恭敬地回答。她本就是齊赫拉那部的子民,從小跟隨在她身邊,對齊赫拉忠心不二。

「嗯,做得好,你馬上去把那幾個我指名找的小子叫來,接下來怎麼做我會好好仔細安排他們的。」

「是,小姐。」阿絲佳領命而去。

「嗯,長老們那裡我已經挨個叮囑過,應該不會泄露;巫醫也沒有問題,我說過只要治好他的外傷,其它不需要理會;還有什麼地方我沒有想到的……」女孩出去后齊赫拉凝神思索著。巨石強大的實力是她目前不可或缺的,失去戊來汗那幫子好手,齊赫拉非常需要巨石的幫助。

很快阿絲佳帶著齊赫拉要找到的幾個人過來,她仔細地吩咐每個人該對巨石說的話,不厭其煩地反覆核對校正幾人相互間的說辭直到天色微明才滿意地讓眾人離去。

阿絲佳喚來其他侍女為齊赫拉準備好熱水,洗去一身疲憊后她走進卧室倒頭便睡,阿絲佳小心地為她合上房門退出。

翌日,戰狼部族長齊赫拉在與各位長老商議之後很快安排多人補上各處空缺,巨石不出所料地成為族長新任親衛隊長,當前齊赫拉最信任的戰士除他以外沒有第二人。

「巨石大哥恭喜你啊,這下你可為我們兄弟爭光了。」得到任命的巨石才踏出房門就被一幫子年輕人紛紛鬧鬧地圍在核心。

「你們是……」他困惑地望著一張張陌生的臉,「哎呀,看來阿絲佳說得一點都沒錯,巨石大哥連我們都認不出來了喂。」年輕人七嘴八舌地嚷嚷道。

「對、對不起。」巨石帶著幾分歉疚道。

「沒事,我們可以重新認識一下嘛。我叫銅牙焰、這是古大木、珂翼飛、塔塔尓土柏、葉思強,還有沒門牙的傢伙是許充闊,我們可都是和巨石大哥你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啊。」諸人中為首的銅牙焰一一為巨石做著介紹。

「巨石大哥、巨石大哥。」沒門牙的許充闊賊兮兮地對他說道:「大哥你還記得跟族長出去前向我借了三個金幣嗎?是不是……」他做著撮手指的手勢。

「啊?」巨石一愣,伸手往身上就要掏錢, 撒旦總裁的替罪新娘 ,此刻就帶在身上。

「去你小子的!」銅牙焰一腳踹在許充闊屁股上,把他踢飛出去。「巨石大哥別信這小子的,他這是欺負你暫時不記得以前的事情,忽悠你呢。」

「哎呦、哎呦。」許充闊揉著屁股從地上爬起來,其他人看他狼狽的樣子紛紛一陣鬨笑,夾雜在他們中前的巨石受到眾人歡快氣氛感染,咧嘴跟著他們一起笑起來。很快巨石就在他們簇擁下去了族內賣酒的鋪子,豪爽地掏錢出來請他們好好喝一通,最後大夥都是歪歪斜斜著勉強互相攙扶回的家。

就這樣沒過多久,巨石便很自然地融入到戰狼部中,因為他的為人大方爽朗,部族中的其他人亦慢慢地接受了他,連小孩子都知道看著挺嚇人的巨石叔叔是個好人,常常有人沖他撒嬌要他買糖吃,每次總能得手,其中以赫裡布長老的小孫女彩鈴最為得寵,常常能夠騎在巨石的肩頭摘著樹上高處的果子,可著實令她的許多小夥伴羨慕嫉妒的很。 巨石在戰狼部平靜的生活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一位來自精靈族客人的來訪使整個戰狼部秣兵歷馬做起戰鬥的準備。

「巨石大哥、巨石大哥,今天來的那個精靈族使者找族長什麼事?」這些天下來與巨石關係最好的銅牙焰晚上來巨石家串門好奇地打聽道。

「哦,反正族長明天就會公布,你耐心等著就是。」巨石公私分明,並不因為他與自己關係好而會私下裡透漏消息給他。

「切,大哥你還真是死心眼,不說就不說,呵呵,明天我聽族長公布就是。」銅牙焰笑嘻嘻地不以為意,照舊打著哈哈陪巨石閑聊到眼皮打架才離去。

第二天齊赫拉便召開全族大會,宣布將響應盟友,來自霧凇城的精靈族號召,帶領本族戰士前往參與反攻半獸人之戰,不日就將出發。

巨石與朋友們閑聊時常常聽他們說起因為半獸人的不斷進逼而全族時常被迫遷移之事,同仇敵愾地自然對能反攻敵人有望重奪本族領地充滿鬥志。他也對依靠法力開啟傳送門突然出現在戰狼部族內的精靈族法師很是好奇,不過對他與族長談話時語氣中隱隱蘊含的高傲卻心中不滿,感覺對方對齊赫拉族長不是太尊重。

「別介意,精靈族大多都是這副樣子,倒不是針對我一個人。」齊赫拉看出了他的不滿,在使節離去之後拍著巨石的肩膀笑笑解釋說。

「是。」 重生修正系統 ,對族長的話他沒有懷疑。

「你回去好好準備準備,過兩天我們就要到霧凇去,精靈城可是很壯觀的哦,帶你們去開開眼。」面對即將到來的大戰齊赫拉心態很放鬆,已經死過一次的她彷彿脫胎換骨一般無所畏懼。

「對了,精靈的霧凇城中還有能夠測出你現在實力的上級聖魂石,以前三年才對外開放一次,這回我們前去參戰肯定可以得到測試的機會,我們族中那幾塊中、下級的聖魂石不是測不出你實力嘛。」齊赫拉對巨石說道。

「哦,好的。」巨石對自己實力到底到什麼等級並不是那麼在意,在他看來測與不測沒差,又不能幫助他尋回失落的記憶。

「這回我們前去霧凇城你要多看著點巨石,不要讓陌生人與他接觸,有什麼動靜及時跟我說,我好通知族長。」阿絲佳找來銅牙焰叮囑著,

「好的,阿絲佳妹妹你放心。巨石他人很不錯,實力又強,我跟他處得挺好,我也不希望他離開我們戰狼部,族長失去一位好幫手的。」銅牙焰連連點頭應道。

「你們幾個好好做,族長她會記得你們的功勞,將來自有回報。」阿絲佳鄭重地許諾。

五千戰狼部戰士們在族長齊赫拉帶領下於三天後離開部族,隨行的還有一千頭兇猛的狼犬。野蠻人戰狼部馴養的猛犬在各族間可是赫赫有名,一條訓練有素的戰鬥犬完全可以抵得上一個三級戰士。

齊赫拉心愛的狼犬「熾焰」同樣在那天為了保護主人死在戊來汗手中,此刻靈活地在她馬前跑來跑去的小白犬正是「熾焰」的女兒「白電」,齊赫拉有心借這次機會好好鍛煉鍛煉這條品種優良的小犬。

「小電乖,來姐姐這兒,我給你好東西吃哦。」紮營休息的時候,阿絲佳殷勤地招呼「白電」吃東西。不料小白犬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表情睬都不睬她,一個勁地繞著齊赫拉搖頭晃腦甩尾巴拍馬屁,惹得阿絲佳身邊其他幾個侍女一陣嬌笑。

「壞狗狗,虧我平時最疼你。」阿絲佳佯裝發怒地沖小狗喝道,「白電」好像聽懂了她的說話,轉身屁顛屁顛歡快地向她奔來。

「這還差不多。」阿絲佳轉怒為喜俯下身子想抱它起來,不料「白電」居然與她擦身而過「汪汪」叫著跑到不遠處坐在大樹底下休息的巨石腳邊蹭來蹭去撒嬌賣萌起來。

「……」阿絲佳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尷尬至極,身邊的幾個姐妹愈發笑得前仰後合,「看來阿絲佳妹妹在「白電」眼裡比不上巨石隊長哦。」侍女們打趣道。

「大哥我看你挺喜歡它嘛,不過它可是族長的,我們族裡好的犬只很多,要不回去后我幫你找一隻來。」身為族長親衛隊的新成員,銅牙焰現在直屬於巨石指揮,正坐在他身旁看他逗弄「白電」玩耍。

「不用了。」把「白電」抱起交回氣鼓鼓走過來的阿絲佳手中,巨石搖頭道,「我不想養小狗,最好能弄一隻能在天上飛的鳥兒。」

「啊?」銅牙焰一陣發愣,「大哥你這喜好挺特別啊,我們族中可沒有,不過聽說霧凇城中的精靈族內有養金孔雀的,那可是很漂亮的鳥兒,等我們進城后看看有沒有機會,就是不知道那些兩眼朝天的精靈肯不肯賣?」

「到時候再說吧,我也就是想想,並不是一定要得到。」巨石站起身來擺擺手,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這番話,冥冥中他似乎總覺著自己應該擁有一隻可以在天空肆意飛翔的小鳥兒才是合理的,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古怪的想法,他自己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知道為什麼這次精靈族會聯合多個同盟部族發動大反攻嗎?」一臉神秘的許充闊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低聲說道。

「擦,我們要知道你這小子還會跑來賣弄?快說。」銅牙焰用力扯著他的耳朵。


「疼疼疼,銅哥你放手,我這就告訴你們。」揉著紅紅的耳朵,許充闊鬼鬼祟祟道:「據我從某某長老那偷聽回來的消息,聽說精靈族之所以急著發動反攻是因為半獸人身後的支持者黑暗精靈族內部突然發生大動蕩,之前被黑暗精靈新女王驅逐走的另一位有資格繼承王位者帶人突襲佔據了地下兩座大城,這會兒雙方正打得厲害呢。精靈族不趁敵人內耗的大好時機動手還要在什麼時候動手?」

「哦,難怪這次會動用那麼多人手,看來精靈族是要牢牢把握住這個機會了,那我們戰狼部或許也能有所收穫,多弄到些土地。」銅牙焰若有所思地說。「大哥,你怎麼看?」他問巨石。

「我?我不管那麼多,族長說怎麼做我照做就是,大伙兒都知道想多了我腦袋會疼。」巨石朝齊赫拉所在方向努努嘴。

「呵呵,還是巨石哥乾脆。」許充闊笑嘻嘻地說。


五千人馬行軍五天後,氣勢磅礴的精靈族霧凇城出現在眾人眼前。 青龍宮,早已沒有了昔日的強生,死氣沉沉。

不,應該說,是整片皇宮都顯得死氣沉沉。

每個人的臉上,僵硬如屍體,完全沒有任何的表情,似乎靈魂在受着某種力量的驅使,依然還是按着原則性的情況下度過着每一天。

但是,唯一皇宮中最爲威嚴的地方,青龍宮卻是成爲了皇宮中的一處禁地,無人敢去靠近。自然在青龍宮裏面,也沒有了守衛的駐守。

在青龍宮裏,似乎感覺不到有任何的聲息,周邊也被一股怪異的力量給封鎖,但遠遠清晰可見,但那青龍宮的上空之中,縈繞着一團詭異的暗血色的陰雲。

宮殿外,廣場上,依然還是有尊威嚴的青龍雕像。也許是那青龍太過於失望,整尊雕像都是變得黯然不已,眸子之中,冷眼看待着一切。

忽的,一道黑影,直接從青龍宮的上空中飄落下,竟是毫無牴觸的融進了青龍宮裏面,滿臉的陰沉,踏入了青龍大殿。

進入大殿,簡直宛如地獄。

原本,輝煌的大殿,早已變成了一片廢墟,裏面竟是有片血池,呈圓狀,直徑達到了四十米。而在周邊,早已是被佈置下了一道詭異的法陣。血池邊臨之中,有條鐵柱,鐵柱上死死的纏繞這一道道粗壯的鐵鏈,奄奄一息的龍風就是被那鐵鏈捆綁在了其中。

那道黑影走進裏面,聞着那刺鼻的血腥味,皺了下眉頭。

忽的,那道黑影便如幽靈一般,飄飛在了血池上空,沙啞而道:“大帝,你需要的東西老夫已經給你帶來了。”

話音剛落,砰的一聲血池中暴起了一陣血花,一道身影猛地衝射而出,正是龍原大帝。

不過,眼前的龍原大帝早已經是變了模樣,全身沾滿了鮮血,亂蓬蓬的頭髮與眼眸都已經變爲了血紅色,整個人簡直就像是一個瘋子,哪有什麼王者之威。

“護國師!東西真的帶來了!?”龍原激動的望着那護國師,就像是犯了毒癮的人等待着眼前的毒品一般。

護國師微微點了點頭,隨即從懷中緩緩拿出個黑色的袋子。那袋子說也奇怪,在那護國師的抖動之下,隨着一片片尖銳的女子叫聲,一道道嬌影撲通撲通的掉入了血池裏。

那血池極深,那些女子掉入血池之中,只驚恐的呼喊了聲,一掉進血池裏面之時,就是連再呼叫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一股怪力給扯進了血池裏面。

咕嚕咕嚕!~~~~

隨着那些女子的不斷掉入,血池之中,就像是開水一般,在沸騰,冒出了許多的氣泡。


龍原面目猙獰,獰笑激動的盯着護國師手中的那黑色袋子,再望着那不斷掉入的女子,似乎一股熱血充盡身子,顯得特別的興奮。

終於,在那袋子裏面再也沒有女子出來的時候,龍原愣住了,驚問:“國師!就只有這些嗎?”

“嗯,這裏只有五百個個符合大帝要求的女子。”護國師淡淡的回道。

“什麼?!才五百個?!那怎麼夠!”龍原大帝突然變得激動了。

“大帝見諒,盛陰女子,確實難找!”護國師無奈的道。

龍原大帝臉色一沉,冷道:“哼,我就不相信整個大陸中還找不到更多的盛陰女子,竟然本帝國沒有,那就去其它三大帝國找,就不信找不到。”

“大帝,其實也不必這樣,在皇宮裏,我就找到一個可以以一敵千的女子,對於大帝您的血陰修魔之術更有效果。”

“誰?!立刻送過來!”龍原大帝毫不猶豫的回道。

護國師眼中閃過一道凌光,陰沉道:“和妃!”

“和妃?!”

龍原驚了一下,冷聲道:“國師,麻煩請先給我一個理由。”

畢竟,自從龍風大帝下位之後,龍原理所當然成爲了一國帝王,至於原龍風大帝的所有妃子都被無情的絞殺了。而和妃身爲龍原的義妹,自是有些地位可言。

護國師沉思了會兒,冷酷的回道:“大帝,和妃是國中難得的一位強女子,也是盛陰之女,若是有和妃這般女子的話,功效百倍。當然,這些都是老臣隨便說說而已,若是大帝不想的話,老臣會想辦法再去找幾百個盛陰女子。”

“不,不用了。”龍原揮手止住了護國師,沉下着臉,黯然回道:“和妃的事,就交給你去做吧。”


“嗯,老臣明白。” 囚愛成癮:總裁大人別愛我 ,身影詭異消失不見。

下一刻,護國師早已是在青龍宮的上空之中,不過卻是滿臉沉色,冷冷自語道:“哼,小小凡人,也妄想成魔。”

說完,護國師那詭異的身影,再度消失不見。

而這時,在血池之中,滿臉猙獰的龍原卻是狠狠的攥緊雙拳。

撲通一聲,落進了血池之中。

轟然間,一聲聲尖銳的慘叫聲響起,一道道魂靈在血池中痛苦的掙扎,但那血池之中,卻是涌動着一股強大無比的邪惡力量。

這正是遠古凡人修魔之法,以盛陰女子的血爲引,吸之陰中精華,以邪入魔,修煉到不死邪惡之身,那是非常陰毒的修魔之法,需要大量盛陰女子的**血與魂靈。

不過,這聲音實在是尖銳得可怕,大白天的,卻是讓整片冰冷的皇宮中充斥着一股在地獄般的邪惡聲音。

“那可怕的聲音,又來了!”

在宮中四處,到處都有着這聲音,但沒有人會感到奇怪,因爲都已經習以慣常了。但也沒有人知道,在皇宮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

久久,那尖銳可怕的聲音才停止了下來。

此時,在那血池之中,突然隆起了一道巨大的血色球團。

球團如花瓣一般,詭異的脫落而下,龍原那陰冷無情的身影,逐漸的顯現了出來,一副極爲享受的樣子。

“太棒了!這種感覺真的是好舒服!哈哈!”龍原在大笑。

突然,一道無力卻又強行提起嗓子的聲音傳了過來:“你真的完全的瘋了!”

“瘋了?”龍原轉頭望着那甦醒過來的龍風,冷道:“二弟,你該爲大哥我即將成爲世上無上的魔者而感到高興。”

“高興?我想我現在恨不得殺了你!”龍風怒視着龍原。

“殺我?你不知道你很可笑嗎?你以爲你還能有機會嗎?”

“哼,我是沒機會,但你殘害瞭如此多的女子,天是不會放過你的。”龍風怒哼道。

“呵呵,天?”龍原不屑的憋了眼龍風,冷道:“如果真有天的話,那就不會幫助我修煉至高魔功,而且我相信那些死去的區區凡人也會感到因我而自豪。”

“哼,你根本就不配做人!”龍風怒聲道。

“我討厭的就是做人,所以我要成爲至高無上的魔!”龍原陰沉着臉,冷道:“還有,別以爲你現在就可以沒事,趕緊將青龍劍法功訣最後一式交給我,不然休怪我不念手足之情。”

“哈哈,可笑,你以爲我會那麼乖乖聽你的話嗎?”龍風朗聲大笑。

“不聽話可以,我會讓你親眼看着,這裏會有多少女子進入這血池中,桀桀!”龍原猙獰而笑。

“你這畜生!我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你!”龍風發狂的掙扎着身上的鐵鏈,但根本一點效果都沒有。

“別費勁了,別用的。”龍原憋了眼龍風,淡道:“對了,告訴你個消息,你那個最不爭氣的皇兒快回來了,到時我會讓你們父子二人一起下地獄去的。”

龍風一驚,腦海之中,不由聯想到了那張看似脆弱而又刻意隱飾着堅強的面孔,輕聲而道:“凡星······”

也許,這是龍風唯一最後的希望了。 純白大理石構築而成的建築直聳入雲端,中午明媚的陽光照耀下,巍峨而瑰麗的霧凇城盡情向來客們展示著自己的魅力,絕大多數首次見識到她風采的戰狼部戰士們都不約而同湧出目眩神迷之感。與其相比,本族那些平日里看來還算不錯的木製房屋簡直就和胡亂搭建在街邊的草棚沒兩樣。

「哦哦,晃眼!晃眼!」許充闊不自覺地用手遮擋著被宮殿反射過來的陽光。

走得近了,大伙兒才發現就連霧凇城那高聳城牆上都雕刻著美輪美奐的各色圖案,彷彿在講訴著一個個古往今來發生在這座傳奇城市中的不凡往事。作為精靈族歷史悠久的王城,霧凇城歷來都是大陸上最令人讚賞的城市,沒有之一。

城門前全副武裝的士兵似乎對初來者被霧凇城震懾后引發的騷動習以為常,並沒對戰狼部的戰士們人人傻獃獃抬頭仰望城內建築的表情有什麼反應,訓練有素地核對過赫裡布長老遞過去的詔令后迅速打開城門引導眾人進入。很快便有軍官打扮的人前來接待安排戰狼部前往營房所在,巨石則跟隨齊赫拉族長前往王宮覲見精靈王。

踏入霧凇城內,巨石目光所及皆是一片鬱鬱蔥蔥的綠意。精靈族巧奪天工地將樹木花草之柔與人工造物之硬結合在一起,和諧而不突兀,雕梁畫柱之間藤蔓有序地蜿蜒纏繞,星星點點到處能見到芳香吐蕊的奇異花朵。

「這裡是不是很漂亮?」齊赫拉微笑著扭頭對巨石說道,

「嗯,真的很好看。」巨石點點頭,有些窘迫地拉拉自己身上獸皮縫製的簡陋衣物。四周精靈族行人身著的那些或華麗或高雅的服飾多少讓他感覺到一絲不自在,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呵呵,別跟他們相比,我們簡單做自己就是了。」齊赫拉看到巨石這副模樣笑著寬慰道,情不自禁想起當年自己少年時跟隨父親首次前來霧凇手足無措的情景。「光陰似箭,我已經從那個躲在父親背後的小女孩成為野蠻人最大部族的族長,而霧凇城還是那個霧凇城,時間彷彿對它無效般。」齊赫拉心中感嘆。

「齊赫拉族長好久不見,你最近好嗎?」王宮入口,一位外表柔弱的精靈族女子淺笑著前來迎接諸人。

「勞拉祭司你好,最近我戰狼部是有些小麻煩,不過已經順利解決,現在一切都很好。」齊赫拉不卑不亢地按大陸上通行的禮節問候對方。

「齊赫拉族長請隨我來,安東大人已經在等候。」祭司示意齊赫拉,「護衛只需帶一人即可,其他人請在宮外稍事休息。」

「巨石你跟我來。」齊赫拉毫不猶豫地選擇巨石跟隨自己,在向王宮中的侍衛們交出武器后,巨石緊跟在齊赫拉身後,在精靈祭司引導下步入富麗堂皇的王宮。

他牢記著自己的職責,往內行走的路途中心無旁騖,沒有因為四周陳列著種種不可思議的藝術珍品而有所分神,注意力始終都集中在前方的族長一人身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