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正坐在一邊的一個已經做了爺爺的男人微笑著說道:「這時我的小學老師哦。」

原來,他在五十多年前,是一個調皮的小男孩,而病床上的這位白髮蒼蒼的老師卻很年輕。

他曾經得到了付老師的許多幫助和關心。

付老師的女兒回憶著說道:「在這幾天里,許多學生都聞訊結伴前來探望付老師。就在前天的時候,有六七個學生一起走入病房,蔣躺在病床上的付老師團團圍住。

那天,我媽媽的狀態很好,睜大了眼睛,不斷地掃視著這些她當年的學生們,頻頻的唱著他們點頭。

他們都是一九八五年畢業的,是我媽媽帶過的最後的一屆學生,所以我媽媽還記得他們。

學生們告訴我媽媽,在外地工作的學生們也都打過電話來了,脫他們把祝福帶給自己的老師。

我也在這個時候就鼓勵她。媽,學生們都來看你了,你要勇敢,給學生們做榜樣。」

付老師的女兒看著大家說道:「我媽媽他一輩子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師,但盡職盡責地做好自己的本質工作。我家裡有兄弟姐妹四個人,媽媽吧家務事從小就交給我這個唯一的女兒。要是遇到有款那的學生,我媽媽從來都是能幫就幫的。」

「正是由於我媽媽的付出,才贏得了這麼多學生的愛。有這麼多學生前來看望她。我也很欣慰,也為媽媽高興。」

說著,她又拿出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三十多年前,一屆學生在學校里的畢業照。

當時的學校還沒有改建過,就是這個樣子。

這個學校是那樣的狹小,跟現在的比簡直就是兩個天地了。

整個過程,錢興祥都是看著自己的這位老師,默默地坐著,聽著她女兒的話和其他學生們的話,自己很少插嘴說話。

他牢牢記著父親的話:少說話,多幹活,因此,他愛一般的場合是很少說話的,除非在不必得以的情況之下。

等到探視的時間一到,錢興祥也就告辭著走了出來,付老師的女兒熱情地把錢興祥送到醫院的大門口,這才返身回去。

錢興祥出了醫院,也就回來了。

回到家裡,已經是晚上吃飯的時候了,他剛走進裡面,正在吃飯的陳玉蓮看著錢興祥說道:「回來了,付老師怎麼樣了?」

「很不好。」錢興祥說著就坐下來開始吃飯了。

「爸爸。」一邊正在吃飯的兒子錢希望也看著自己的父親高興地叫道。

「哎。寶寶乖,」錢興祥吃著飯,看著自己的兒子笑著說道。

「是啊,人最厲害也招架不住病。有了病就是沒有辦法了。」錢興祥的媽媽也插進嘴來說道。

「是啊。」錢東照也說了一聲,

接下來,一家人就靜靜地開始吃飯了,這時他們的家規,在吃飯的時候,沒事就不得隨便講話。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哎。寶寶乖,」錢興祥吃著飯,看著自己的兒子笑著說道。

「是啊,人最厲害也招架不住病。有了病就是沒有辦法了。」錢興祥的媽媽也插進嘴來說道。

「是啊。」錢東照也說了一聲,

接下來,一家人就靜靜地開始吃飯了,這時他們的家規,在吃飯的時候,沒事就不得隨便講話。

吃好飯,一家人在一起看了一會電視,看看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

「望望,跟你媽媽一塊去睡覺吧。啊?」錢興祥的媽媽看著自己懷裡的孫子高興地說道。

「好。奶奶再見。」他說著就從錢興祥的媽媽的懷裡下來來到程玉蓮的跟前看著她說道:「媽媽。我們睡覺去吧,爺爺奶奶也要睡覺了。」

「好。跟爺爺奶奶說再見。」陳玉蓮看著自己的兒子錢希望,又笑著看著自己的公婆說道,、

「爺爺奶奶,再見。」錢希望轉過身來,看著錢東照夫婦笑著搖著他的小手說到。


「爸媽。我們去睡覺了。」陳玉蓮看著錢東照夫婦倆微笑著說道。

說著,他們三個人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間。這邊,錢東照夫婦倆有坐了一會,也就去房裡睡覺了。

轉眼之間,就又金桂飄香的金秋季節,這天上午,錢東照,錢興祥跟村裡的一班人正在討論者有關村裡發展的事情。

門外走進來一老一少兩個人。

「老書記,我兒子大學畢業了,要想在村裡某個工作。您看……」那老人看著錢東照吞吞吐吐地說道。

「哦,都大學畢業了,好啊。我們熱烈歡迎大學生們回到村裡來創業。」錢東照笑著看著那個年輕的人說道:「讀的是什麼?」

「商業營銷。」那年輕人說道。

「好啊,我們大隊里集體的工廠發展很快,正需要大量的營銷人員。小魏,歡迎你!坐吧。」錢東照看著魏文燦笑著說道。

「老書記,那我就去了。你們說吧。」魏文燦的爸爸微笑著就走了出去。

「小夥子,你喜歡去哪個單位呢?」錢東照看著魏文燦問道。

「您老書記看我哪裡合適我就去哪裡?」魏文燦紅著臉說道。

「那好。你就跟興祥一起去中心廠發展吧,小夥子,要努力啊。」錢東照看著他笑著說道。

「謝謝老書記,我會的。」魏文燦顯得有些拘束地說道。

「文燦,我剛要到廠里去,你去嗎?」這時,錢興祥微笑著看著魏文燦說道。

「好啊,走。」

於是,兩個人就一起手拉著手向外面走去,錢東照和村裡的一班人看著他們倆的背影,不覺也就笑著說道:「呵呵,這個世界也真的屬於他們年輕人的。」

「是啊。他們真的就像早上**點鐘的太陽一樣,朝氣蓬勃的。」

隨著村裡的集體經濟的不斷發展,社員們的生活越來越好了,可是,錢東照一家卻就是住在老地方,還是,老房子,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

要說有什麼變化,就是裡面進行了一番新的裝飾,買起了大頻幕的電視機和電冰箱等實用的傢具。

其他的還是跟以前一樣,儘管社員們怎樣的跟他說,他就是說:我這不是蠻好的嗎?我已經挺滿意了。


等社員們的生活更好了再說吧。

再說,這時的林衛國的家裡,林衛國跟一個男人正在商談著這次如何舉行遊行的事情。

「小王,你的那幾個人都聯絡好了嗎?」林衛國看著他身邊的一個年輕人說道。

「都聯絡好了,就只等那一天了。」小王看著林衛國說道。

「衛國,我說這樣能行嗎?」林衛國的老婆金月仙看著他有點擔心地問道。

「怕什麼怕?我這時根據國家法律做的,是法律允許的事情。」林衛國看著他的老婆金月仙說道:「幹嘛要前怕虎后怕狼的。」

「人家又沒什麼為難咱們,幹嘛要跟他為難?再說,他對你不是很好的嗎?」金月仙似乎有點不理解地問道。

「真是長頭髮短見識。你懂什麼?不動就別瞎吵了。」林衛國有點不耐煩地說道。

金月仙見說,也就不再說話了,可她的心中就隱隱約約的感覺到總有一種不祥的預兆。

「好吧,就這樣, 重啟巨星之路 。」林衛國看著那小王說道。

「好的。」 烈火如歌(全)

上午八點左右的時候,在欣欣村附近的一條馬路上,走來一隊人,他們的手裡,都拿著小旗幟,嘴上大聲地喊著:「保護環境,還我綠色。」的口號,一路向著欣欣村的方向走來。

隨著這一堆人的不斷向前行進,兩旁駐足觀看的行人也就越來越多,許多人都在小聲的議論著。

「幹嘛要這樣呢?人家老書記千辛萬苦還不是為了大家。」

不遇暗礁何遇你 是啊,有些人就不是這樣想的,自己得不到,就懷恨別人了。

「他這樣也蠻可以了嘛,幹嘛還要這樣?」

「哎,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在欣欣村的學校的大禮堂里,全校的學生和老師們都坐在一起,聆聽著錢東照的政治課,

整個大禮堂里儘管有一千多人在場,可是安靜的幾乎連一根縫衣針掉到地上的聲音都能聽到。

「同學們,你們說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麼來的嗎?是**他老人家領導全國人民趕走了日本帝國主義,打敗了國民黨反動派,又在朝鮮打敗了我們的頭號對手美帝國主義。

我們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地研究製造了原子彈,氫彈,有發射了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衝破了西方帝國主義與對我們的封鎖,讓我們中華民族在世界上抬起了頭,昂首挺胸地走在了世界人民的面前。

可為了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老人家他一家人犧牲了很多的親人,他一家人,也沒有一個人做官,經商的。

同學們啊,我們可不能翻身忘本,不能忘了我們的大恩人**啊!要是沒有他,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你們不知道什麼叫辛苦,但你們去問一下你們的爸爸媽媽就知道了。

我們這一代人,是從舊社會走過來的,知道啥才叫真正的苦。

…………」

錢東照正在說著的時候,林老師忽然慌慌張張的來到了他的身邊,伏下頭去跟他耳語了一下,錢東照點了一頭,說道:「你就這樣去做吧。」

他在與林老師耳語的時候,臉上的神色明顯的發生了複雜的變化。但這變化只是發生在短短的一瞬間。立即就有回復了平常。

然後,他又抬起頭來,看著老師和學生們說道:「為了把我們的國家建設的更好,所以我們現在起,就一定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這樣,才不辜負老師們對你們的教育,不辜負你們的爸爸媽媽對你們的期望,也對得起那千千萬萬的革命先烈的生命和熱血。」

「好了。我的話今天就講到這裡吧。謝謝大家。」

錢東照說完就跟校長茅老師和其他的老師們一一告辭,然後就向著外面走去。

茅校長跟其他的老師們一直看著他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這才返回大禮堂里。

再說,錢興祥這天傍晚,正從村部往家裡走的路上,有遇到了一隊少先隊員排著整齊的隊伍,高唱著:

七億人民七億兵,

萬里江山萬里營。

美帝蘇修膽敢來侵犯,

把它全部徹底消滅盡。

…………

我們的朋友遍天下,

我們的歌聲傳四方。

工人階級領導一切,

其一人民鬥志昂揚,

向前進,向前進,

革命洪流不可阻擋。

…………

聽著這激越昂揚的歌聲,錢興祥也情不自禁的輕輕地唱了起來:

七億人民七億兵,

萬里江山萬里營

…………

橫著歌曲,他買著輕快地腳步,昂著頭,一路向前走著,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自己家的門口。

「汪汪汪」,立即傳來了一陣親切的狗叫聲,好似在迎接著這個歡快的回家來的主人。在他剛跨進自己家院門的時候,那大黃狗就已經在鐵柵門的旁邊甩著粗大的尾巴,在迎候著他了。

錢興祥一走進裡面,它就親熱的跟在錢興祥的身邊,搖著尾巴,隨著他走進了裡面。

他剛一走進餐廳裡面,立即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飯菜香味。

「祥,你回來了。」聽到腳步聲,正在廚房裡炒著菜的陳玉蓮轉過頭來,看著他微笑著問道。

這時候的陳玉蓮,已經不再是一個年輕的少婦了,變得更加成熟了,更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成熟韻味。

她的臉型,已經不再是先前的瓜子臉了,變成了豐潤的圓臉了,臉上紅紅的,現出一種健康的狀態,非常動人。

她的身段也變得豐潤了許多,但她那高聳的胸部不但沒有因為成熟而變成平坦或下垂,反而是更加豐滿嬌挺了。

他的臀部也應為身段的變化,而變得更大而圓潤了。

「好香啊,炒這樣好的菜。今天有誰來了?」錢興祥說著就來到了老婆陳玉蓮的身邊,一下子就緊緊摟住了她那嬌柔的身體,微笑著說道,一邊狠狠地在她的臉上要了咬一口:「他不會看到的。」

「都老夫老妻了,別這樣了。讓希望看到就不好了。」陳玉蓮一邊繼續炒著菜,一邊嬌嗔的說道:「我媽媽來了。」

「啊,媽媽來了,她在哪裡?」錢興祥高興地問道。

「她正在跟媽媽說著話。」陳玉蓮說著,就朝著公婆的卧室里努了一下嘴。

錢興祥一聽,就立即放開老婆,往自己媽媽的房間里走去。

「媽。」錢興祥一走進裡面,看著自己的岳母就親切地叫道。

「哎,阿祥。」正在跟親家母說著話的陳玉蓮的媽媽聽到聲音,答應著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這個女婿微笑著說道:「想,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