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剛才真是……

巴克達傳音的同時,正緩緩點頭,想對耶利亞接著說聲「謝謝」,卻不料,傳音才說了一半,就被耶利亞再次打斷:攝政王大人,您剛才為什麼不把聖域魔獸拜卡斯放出來和您一起作戰呢?

此問一出,巴克達的臉上立刻泛起苦笑,心中頓時傳音,回道:你以為我不想嗎?呵呵。佩羅的實力太可怕了。他一拳把我的聖域鎧甲都擊碎了,這種力量和速度已經不是我所能招架的了,就算放出拜卡斯,也是無用。

這一點,屬下剛才下面就看到了。這佩羅的確強的可怕,但是,攝政王大人,您有沒有仔細想過,他為什麼能毫髮無傷的擋下您的絕招,流星突刺呢?

這還用想嗎?你看佩羅光著膀子就應該能看出來了吧。他依靠的是比鋼鐵還要堅硬無數倍的身體。


真的是這樣嗎?攝政王大人?


你什麼意思?難道我會看錯?

屬下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攝政王大人,您仔細想過沒有?如果佩羅真有比鋼鐵和金銀還要堅硬無數倍的那他的身上的贅肉還能有那麼多嗎?您看他的肚子,再看他的手臂,上面明顯沒有一塊是肌肉,都是肥肉。

如果剛才他依靠的是肥肉與肥肉間的緩衝,以不斷卸去您絕招中能量的這種方式抵抗,那不應該發出「砰砰砰砰」的巨響,而應該是「噗噗噗噗」的悶響,或者乾脆沒有聲音。可是,他您絕招的攻勢之下,聲音明顯是前者。

你的意思是?

屬下的意思是,這佩羅的攻擊確實很可怕,速度也很快,但他也不是不可戰勝的。只要攝政王大人您把拜卡斯放出來,和拜卡斯前後夾擊,共同施展絕招對付佩羅,那麼,一旦您和拜卡斯的全力一擊同時命中佩羅,屬下就敢保證,這佩羅必敗,而且,他一定會被您擊斃。

你這麼有自信?

不是自信,而是事實。

依據呢?

沒有。

那你還……

請攝政王大人務必相信屬下,屬下有九成的把握。

九成。你這麼有把握,理由是什麼?

根據您和佩羅先前交手那麼多次的情況推斷,屬下幾乎已經能夠確定,這佩羅身上一定穿著和您一樣的聖域鎧甲。雖然,屬下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讓這件聖域鎧甲看不出來,甚至完全隱形,但屬下相信,他一定穿了身上。否則,就無法解釋前面的一切了。這就是理由。

此言一出,巴克達的內心頓時猛地一跳,彷彿醍醐灌頂一般,突然醒悟。剎那間,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先前和佩羅交戰時的種種,片刻之後,眼中的絕望與悔意終於被一道越來越明亮,越來越興奮,越來越得意的目光取代。

這一幕,發生的很快。從紫芒突然出現,捨身擋下佩羅一擊,到身紫芒內的耶利亞與巴克達傳音交流,再到巴克達的目光出現變化,內心又再次湧起強烈的信心,這一切看似時間很長,但其實只是發生短短的三秒鐘之中。

三秒鐘的時間流逝的實太快了,幾乎轉瞬即逝,巴克達的內心只是剛一重點燃信心之火,他就立刻一個閃身,直接向後飛退了二十多米。與此同時,巴克達左臂輕輕身前一劃之中立刻就多出了一根馴獸師所用的馴獸鞭。

下一刻,巴克達二話不說,「啪」的一下,直接就身前的虛空,重重的抽了一鞭。

剎那間,清脆的鞭聲回『盪』,巴克達的身前頓時就出現了一道模糊的黑『色』鞭影。就這時,一道濃郁無比的黑芒忽然從馴獸鞭中一閃而出,發出一聲興奮至極的低吼「嗷!」之後,它立刻就好似一頭脫困而出的野獸,對著佩羅的身前,就是一撲。


快,實是太快了。黑芒的速度雖然不及佩羅的一拳快,但卻轉瞬間,就將四周原本平靜的空氣倒卷而起,化作一股暴力誇張的黑『色』風暴,向著佩羅的身前重重的壓去。

佩羅見狀,雙目頓時一凝。本來有人能電光火石間突然擋住他的一拳,他已經夠驚訝了,如今巴克達居然又弄出了一個實力和剛才那道紫芒不相上下的對手,佩羅的雙眼立刻一眯,不動神『色』的出拳迎擊。

一秒鐘之後,佩羅那異常強大的拳擊再次出現,一拳擊出,拳還未到,尖嘯犀利的拳風就已然先一步撲去,瞬間就與黑芒直接碰一起,打的黑芒立刻光芒不穩,不由得一顫。

下一刻,佩羅的鐵拳轟然而至。可就這一拳即將與黑芒相觸,直接命中對方的身體之時,這道黑芒卻異常詭異的向後一縮之下,竟然彷彿怕了佩羅一樣,身形一轉,直接繞開佩羅的身子,向著佩羅身後的劍聖變向衝去。

哼!想跑?沒門!

佩羅見狀冷哼一聲,不假思,跟著對方身形急速一轉,轉瞬間就追上了黑芒,對著黑芒的後背就是一拳。

可就他這一拳即將命中黑芒之時,他卻忽然感覺身後一陣不善的惡風臨近,下意識的回頭一撇,頓時就發現剛剛被自己擊傷的巴克達此刻居然捲土重來,又一次全力運功之下,使出烈火拳,聲勢驚人的對自己一拳砸來。

與此同時,對方的眼中還有一絲越來越濃的殺機蘊含其中。

哼!手下敗將,也該再來送死!

佩羅見狀,心中再次不屑的冷哼一聲,身形猛地一轉之下,立刻就把原本砸向黑芒的一拳拉了回來,轉而向著巴克達泛紅的左臂一拳迎去。

可就佩羅剛剛完成這個動作之後,他卻忽然又感覺身後一陣惡風不善。佩羅下意識的扭頭一看,立刻發現剛才還要全力甩開他的黑芒,此刻居然身形突然一轉之下,轉眼之間,以比剛才快的速度,又一瞬間『逼』到了自己的身後。

佩羅的瞳孔猛地一縮,內心雖然驚訝,但卻並沒有慌張,只是不為所動的再次一扭頭,然後,看準巴克達的方位,對著巴克達的身前就是一拳。

可他的這一拳卻落了空。一拳擊出之後,佩羅才突然發現,巴克達竟然和之前的黑芒一樣,繞開自己,瞬間改換目標,轉而向著劍聖的方向衝去。

佩羅見狀,內心再次一驚,但仍舊沒有慌張,身形一轉之下,第一時間要去幫劍聖,可卻太晚了。

自己只是剛剛目光一掃劍聖原先所的位置,就聽「砰」的一聲,巴克達的一拳結結實實落了劍聖的胸前。劍聖身子劇烈的一顫之下,整個人立刻就彷彿一顆從天而降的隕石一般,飛速墜落,僅僅一瞬間,就「轟」的一聲重重的砸了地上。

下一刻,佩羅的眼中頓時泛起一絲少見的火光,憤怒的咆哮一聲后,雙目之中瞬間就泛起了一層濃郁無比的凶光。

「你們!!!」

一秒鐘后,隨著話音落地,佩羅身形陡然一晃之下,立刻就要一步踏出,直接一拳去殺巴克達。

可他的身影才剛剛變得模糊,就忽然感覺身後再次惡風不善,猛地一扭頭,立刻發現不久之前才被自己一拳擊碎的紫芒此刻居然又生龍活虎的自己眼前晃動,而且,還一晃之下,化作一道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的紫『色』閃電,直接向著自己的身前聲勢驚人的一頭撞來。

哼!

同樣的一幕再次發生自己眼前,佩羅立刻又冷哼了一聲,作勢又要改換目標,先不管巴克達,一拳徹底將紫芒擊斃。可他才剛剛身形一轉,還沒來得及一拳轟出,就忽然聽到「砰!」一聲清脆無比的輕響驀然間響起。

佩羅下意識回頭一看,立刻發現,原來這是那道被自己忽略的黑芒一瞬間撞自己後背之上的聲音。佩羅的嘴角輕輕一挑,頓時再次不屑的輕笑一聲。可就這個時候,他的笑容才剛剛展現,耳邊就「砰!」再一次響起了一聲幾乎和先前如出一轍的輕響。

佩羅下意識的扭頭一看,這才發現原來這是巴克達一拳轟自己側腰之上的脆響。

佩羅見狀,臉上的笑容立刻就一瞬間消失了,但面『色』卻仍舊無比的平靜,沒有慌張。可就佩羅即將出手,正要一拳橫掃之下,把巴克達和黑芒都同時擊斃自己面前的剎那間,卻「砰!」的一聲,聽到了第三次如出一轍的輕響。

這一次,佩羅不用回頭也知道這是誰發出的聲音。與此同時,他也不用多想,終於明白巴克達為何還會有膽量再對自己發動攻擊,原來對方已經發現了自己的秘密,而且還想合三人之力合擊自己。

一念及此,佩羅的身子一顫,內心堅定不移的自信終於第一次出現了動搖。就這時,他想要第一時間出手,瞬間擊斃圍攻他的這三者,可卻太晚了。

只聽「砰!」三聲完全重疊一起的巨響忽然絕空而起,一聲金屬碎裂的脆響立刻緊接著傳來,「咔咔」兩聲過後,佩羅的身子再次一顫,終於身不由己的噴出一大口鮮血。與此同時,佩羅的臉『色』也終於一變,不再正常,而是瞬間蒼白起來。

。 和他同樣面色蒼白的,還有他身下羅薩王國的所有士兵,以及破法團一行人。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獃獃的抬頭,看向佩羅。

只見此刻的佩羅,雖然樣子還是和之前一樣沒有發生任何的改變,僅僅是面色有些發白,神情有些驚訝而已,但他的體表,那裸露的皮膚之上,卻白光一閃之下,突然泛起了一陣淡淡的幽光。

仔細看去,這幽光不但覆蓋了佩羅的四肢,還好似帶帽子一般,牢牢的罩在他的頭部,就好像一件配有帽子的連體緊身衣一般,緊緊的貼在佩羅的體表,只不過是這件衣服非常薄,而且又完全透明的關係,這才一直都沒有被眾人發覺。

但可惜,現在它的真面目終於再也藏不住了,被強行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不用說,只要是修鍊者,都能猜到,它是什麼。除了防禦力驚人的聖域鎧甲之外,不可能是別的東西。

按理說,這件聖域鎧甲的突然顯形本該讓羅薩王國的士兵高興,也更會讓他們放心,但此刻的結果卻是恰恰相反。五萬多殘兵看到這一幕,不但沒有就此放心,反而內心的信心頓時喪失的一乾二淨,就連眼中的希望之光也瞬間黯淡,被越來越強的絕望與失望取代。

因為,就在這時,這件聖域鎧甲顯形之後,幾乎只是轉瞬之間,就爬滿了密密麻麻,數以千計的裂紋,一眼看去,就彷彿無數條蜈蚣同時蠕動身子,越來越多,越來越密的爬在佩羅身上一般。蜈蚣爬動的同時,還有「咔咔」的輕響伴隨著響起。

時間不長,短短三秒鐘過後,所有的裂紋就彼此首尾相接,相互連成了一片,彷彿一張巨大的蜘蛛網,牢牢的罩在佩羅的身上。但這張蜘蛛網並不牢固,只是剛一出現,就輕微的震顫起來,一直不停,就彷彿一顆搖搖欲墜的大樹,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

下一刻,巴克達,耶利亞和拜卡斯再次聯手,合力一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后,本就已經不行的聖域鎧甲立刻就在三股大力的強烈衝擊之下,相互擠壓,相互推讓,最終「砰!」的一聲,終於崩潰,化成了無數透明狀的多邊形碎片,好似天女散花一般,緩緩的向著地面灑落。

佩羅的身子頓時再次一顫,他面色立刻更加蒼白起來,不受控制的又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氣息瞬間下降了不少。無奇見狀,面色也同樣一白,也不顧剛剛才被他從深坑中拉出的劍聖,就猛地抬頭,擔憂至極的嘶喊起來:「大叔!!!」

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清清楚楚的表明了無奇擔心佩羅,關心佩羅的心情。佩羅聞言,蒼白的臉上頓時泛起一絲淡淡的微笑,輕聲回道:「我沒事。好孩子,你乾爹我可沒那麼容易死掉。」

無奇聞言,根本沒信佩羅的話,而是更加焦急,急的好似熱鍋上的螞蟻,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在這一刻,他甚至恨不得自己能背生雙翅,飛上天空用堅不可摧的無名古捲去解救佩羅,但可惜的是,他沒有,而且,就算他現在有,也來不及了。

因為,就在無奇的心中,這個念頭剛剛升起的剎那間,他已然看到巴克達的雙眼一眯之下,眼中寒光再次一閃。與此同時,巴克達的左臂猛地向後一甩之下,一團濃郁無比的紅芒立刻再次仿若閃電一般,覆蓋了他的整條左臂。

這種架勢,不用說,無奇就知曉,巴克達又要發動絕招了。剎那間,無奇的內心頓時一沉,強行拋開之前那不切實際的念頭,心急如焚的開口,想急聲提醒佩羅,卻還是晚了一步。

下一刻,就在無奇的嘴剛剛張開之際,巴克達的絕招烈火拳已然又一次聲勢驚人的降臨到了佩羅的身前。與此同時,被濃郁紫芒包裹的紫電魔獅以及被同樣濃鬱黑芒牢牢覆蓋的拜卡斯也不約而同的一衝之下,分別對著佩羅的側腰與後背發動了攻擊。

三道攻擊再一次同時襲來,佩羅只覺得耳邊虎虎生風,空氣彷彿被這三者的攻擊攪的發狂了一般,尖銳的咆哮之音不絕於耳。與此同時,在這些聲音之中,還有巴克達越來越得意,越來越冰冷,越來越令人毛骨悚然的獰笑聲。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佩羅!死到臨頭,你還嘴硬!我看你還怎麼躲!下地獄去吧。」

就在這時,巴克達的眼中寒芒一閃,右拳被他突地向前一推之下,血紅色的左臂頓時就彷彿一根脫弦而出的利箭一般,猛地彈射而出,不偏不倚,結結實實的落在了佩羅的胸前。

與此同時,紫電魔獅和拜卡斯的攻擊,也瞬間降臨,和佩羅的身子毫無偏差的撞在了一起。

無奇看到這一幕,內心立刻深深的一沉之下,彷彿心臟被人瞬間掏空了一般,痛苦的嘶吼出聲:「不!!!」

他身後的娜可露露等人見狀,則同時不忍的閉上雙眼,掩面落淚。

而五萬多殘兵看到這一幕,則同時面色一白,腦中彷彿突然「嗡」了一聲,陷入了一片前所未有的獃滯之中,好似看到這世間最為恐怖的東西一般,雙目瞪得宛如銅鈴,眼中的恐懼之色幾乎一瞬間就攀升到了一個從未有過的高度。

同一時間,巴爾克與他身後的士兵,則呈現出了完全相反的反應。不但一個個咧嘴大笑出聲,其中更是有不少膽大之人肆無忌憚的對佩羅評論起來,但不論是哪一種評論,都是在貶低佩羅,諷刺佩羅。

「這個佩羅,真是找死。居然敢和攝政王大人作對,也不看看他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

「就是。他剛剛出現那會,我還以為很厲害呢。嘿。沒想到,三下五除二,就被攝政王大人打破了聖域鎧甲,現在又無路可退,我看是沒戲咯。」

「可不是嘛!這佩羅剛出來那會,我就說過,他保准沒戲。我們的攝政王大人是何等人物,實力有多強,難道我們不清楚?攝政王大人的實力可是連劍聖和斗聖都能輕易擊殺的逆天程度,這佩羅再強還能比攝政王大人更強?這不,我的話應驗了吧?」

「喂。我剛才好像沒聽你說過這些吧?」

「那是你忘記了。我怎麼可能沒說過呢。」

「那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咍!這還用看啊。用屁股想就知道了。你想啊。這佩羅的體形怎麼樣?不就是一個胖子嘛。

胖子的腦子能好過我們攝政王大人嗎?當然不行啦。所以啊,他先前出現那會厲害,只是讓攝政王大人有些意外而已,又加上大意的因素,攝政王大人這才會被他打得有些措手不及。但現在攝政王大人已經反應過來了,所以,你看呀,這佩羅不就馬上要死了嗎?」

「原來是這樣啊。真沒看出來,你還看的真准。」

「那是。」

在這一刻,所有休斯米中立國的士兵都對巴克達即將擊殺佩羅的事確信無疑,巴爾克也是如此。因為他們全都清清楚楚的看到,巴克達的絕招烈火拳再一次勢如奔雷的轟在了佩羅的胸前,同一時間,紫電魔獅所化的紫芒與拜卡斯所化的黑芒也撞在了佩羅的身上。

下一刻,佩羅必定斃命當場。

但是,就在在場所有人都這麼想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卻突然發生了。來得毫無預兆,毫無聲息,就彷彿一道劃破夜空的閃電,出乎所有人預料,幾乎轉瞬之間就把每一個人的注意力都完全吸引,也同時,好似一道真正的雷電,把所有人的內心都打的驀然間一顫。

下一刻,無奇和巴爾克都同時愣住了,兩人的目光全都獃滯無比的看向天空。

只見此刻的天空之上,佩羅的身子已然不見了,唯一出現在巴克達,拜卡斯和耶利亞中間的,只是一道光,一道濃郁無比,亮的彷彿太陽一般刺眼,足有半米多粗的白光。

白光出現的瞬間,四周的天地立刻彷彿被其散發而出的光芒籠罩一般,變得越來越明亮起來。

雖然天空之上的黑雲仍舊存在,地上那道被劍聖一劍劈出的溝壑也沒有消失,羅薩王國所有殘兵以及無奇等人心中的隱瞞一直都在,但在這一刻,卻不知怎麼的,這三物都彷彿受到這道白光影響一般,漸漸出現了一絲微妙的變化。

天色逐漸在變亮,這是人們看得到的變化,而看不到的是,那彷彿無盡深淵一般的溝壑之中,黑暗正在變得越來越少,越來越淡,與此同時,羅薩王國五萬多殘兵內心那明明已然熄滅的希望之火也在不知不覺間被人重新點燃。

這還只是開始,白光出現之後,僅僅在原地停留了一霎那,就立刻劇烈的一震之巴克達,耶利亞以及拜卡斯三道攻擊落在自身的剎那間,陡然一晃,輕輕鬆鬆的脫困而出,化作一道模糊的白色殘影,以幾乎讓人咋舌的速度,成功逃出了這幾乎已經避無可避的合力一擊。

這還沒完。

下一刻,巴克達,耶利亞以及拜卡斯都同時一愣,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與此同時,這三者都同時感到了身後突然一陣惡風不善,一陣尖銳無比的狂風呼嘯聲忽然破空傳來,不用看,他們也知道,是白光的偷襲到了。


剎那間,這三者的反應都快的無法想象,無論是巴克達,還是耶利亞亦或者是拜卡斯都選擇第一時間飛退閃躲。可他們的反應快,那突然躲開他們合力一擊,然後,瞬間一繞之下,分別從他們背後襲來的白光卻更快。

就在三者同時後退的剎那間,那濃郁無比的白光已然臨近,只是「砰」的一聲,就結結實實的撞在了拜卡斯的身上。拜卡斯「嗷」的一聲發出怪叫,口噴鮮血的同時,體表濃郁無比的黑芒頓時一顫之下,當場崩潰,化作一片黑色的光點,密密麻麻的灑落而下。

白光擊傷拜卡斯之後,並沒就此停下,而是速度不減,向著紫芒追擊而去。

其速實在是太快了,遠遠超出了紫芒的速度,幾乎轉瞬間就追上了急速飛退的紫芒,然後,同樣一撞,一下就把濃郁無比的紫芒直接擊碎。不但重傷了紫電魔獅,同樣也把其內的耶利亞打的肋骨全碎,大吐鮮血。

下一刻,白芒繼續向著第三目標巴克達前進,全力一衝之下,幾乎一下子就臨近了巴克達。巴克達的內心頓時一顫,臉色一變之下,又再次露出了從未有過的恐懼之色。

就在這時,巴克達的身子也隨之一顫。白芒明明還沒靠近,他就已然被對方那可怕無比的力量與速度嚇得氣血翻湧,嗓子一甜,噴出了一大口鮮血,實力一瞬間就從聖域巔峰之境跌落到了聖域中階的程度。

與此同時,巴克達的面色再次一片慘白,嘴唇劇烈的顫動幾下過後,立刻伸出顫抖的手指,難以置信的指著近在咫尺的白光,想要說些什麼,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雙目越睜越大,眼中的恐懼之色越來越濃,眼窩越陷越深。

下一刻,「砰!」和預料中一樣,巴克達也被白芒一擊命中,胸口劇痛之下,立刻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

但卻很奇怪,他並沒有被對方當場擊斃,只是實力再次下跌一個層次而已。巴克達的內心頓時一陣疑惑,還以為對方忽然大發慈悲饒過自己,卻不料,他的這個念頭才剛一湧出,就見眼前的白光突然爆閃了一下,慢慢現出一個人的身影。

這人正是佩羅,但佩羅此刻的樣子,和不久之前相比,卻發生了驚人的變化。雖然身高,體形以及五官都沒變。但佩羅此刻的雙目卻被一道濃郁無比的白芒覆蓋,與此同時,他的頭髮也不再是一開始的顏色,而是突然間變成了白色。

看到這一幕,巴克達的內心再次一顫之下,眼珠子都瞪得快從眼窩中掉出來了,腦海瞬間一片空白不說,心中更是一下子就掀起了一片從未有過的驚天巨浪。

這……這是……

無奇也看到了這一幕,但他看到這一幕之後,卻是內心一跳,雙目立刻發亮的驚叫出聲,狂喜的喊道:「光元素覺醒之力!這是傳說中的光明元素覺醒之力!」

。 不錯,這正是元素覺醒中,極為罕見的光明元素覺醒之力。無彈窗閱讀!]

光明元素覺醒之力,顧名思義,就是激活了體內光明元素碎片后獲得的超能力。這種能力,特彆強大,屬於一種特殊的元素覺醒之力,遠遠超出了基礎的風,火,水,地四大元素覺醒之力。

雖然光明元素覺醒之力的加成效果,仍舊還無法與風,火,水,地四大基礎元素覺醒之力加成之和相比,但它的加成效果,卻遠遠超過了任何兩種基礎元素覺醒之力的加成效果。

但這還不是最主要的,真正讓光明元素覺醒之力把四大基礎元素覺醒之力都比下去的原因是,它覺醒時的速度加成效果比風元素覺醒之力更快,爆發力比火元素覺醒之力更大。所以,這讓它與眾不同,極為罕見。

當然,之所以光元素覺醒之力罕見,還因為想要覺醒這種能力的難度實在太大。佩羅,也是花費了數千年的時間,偶然激活了這種能力,這能在剛最為關鍵的時刻,成功變身,不但藉此逃過一劫,還一舉擊傷了兩名同境界對手,把巴克達震懾。

直到這時,無奇和巴克達終於明白,剛佩羅的聖域鎧甲被擊破之後,為何還會如此的平靜。原來他並不是口出狂言,大言不慚,而是有恃無恐,有所依仗。

同一時間,身下的五萬多羅薩王國的殘兵看到這一幕,也徹底明白了,於是,他們很快就又面喜,一個個激動的雙目放光起來。

雖然因為佩羅的實力突然爆發,士兵們全都被震驚的還沒完全回過神來,甚至沒有一人說話,但很明顯,此刻的羅薩王國這邊,士兵們的士氣已經瞬間攀升到了一個新的頂點,每個士兵的內心都沒有了恐懼,只有信心與希望,好似火苗一般,越燒越旺,越燒越大。

在這些人中,還包括剛剛被無奇的醫療術治好致命傷,險而又險的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的劍聖與斗聖。

雖然這時,兩人身上的輕傷仍舊還有很多,要完全康復,還需等到好久行,但他們的精神卻已經完全恢復,剛看到佩羅展的那一手之後,兩人更是雙目同時一亮之下,不約而同的自嘲一笑,忍不住感嘆起來。

「既有光明元素覺醒之力,還有聖域鎧甲保護,實力更是比我都強。我斗聖縱橫世間數十載而難逢敵手。

原本我還以為亞伯你和我就是這世間最強的存在了。縱使有神,那我倆也絕對是人間的最強者。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啊!這突然殺出來的佩羅居然比你我都更強,枉我還一直被人稱為世間最強的兩大存在之一。慚愧,慚愧啊!」

「的確。想我劍聖成為聖域巔峰強者也有好多個年頭了。當時,我一直都以為巴爾文和你是我這輩最大的對手。沒想到,巴爾文死後區區十多年而已,就突然又冒出了一個巴克達。這巴克達竟然還是巴爾文的弟弟,實力居然比當年的巴爾文更強,真是讓我意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