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坐在那一層層高速行進的雪浪之上,以比來時更快地速度回到了冰之堡壘。

回到隱蔽小屋的時候,林希羽還在睡覺,秦崢看到她的睡顏,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剛才那個風之女神的雪雕。

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她的肚子上,想象著有一天,這裡會不會慢慢地鼓起來。

「怎麼了?」林希羽有些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帶了些許的慵懶,秦崢的目光也自她的小腹轉至她的臉上。

燈光有些昏暗,他看不太清她的臉。

「身體還麻么?」

「完全恢復了。」林希羽撐起身子疑惑道,「幹嘛偷摸我的肚子。」

「我在想以後要了寶寶……」

「啪。」林希羽一巴掌拍在了秦崢額頭上,惱道,「亂想什麼呢。」

林希羽這一巴掌可以說是雷聲大雨點小,沒有半點的痛感。

「呵呵。」秦崢乾笑了兩聲,然後將和雪女見面后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林希羽一聽冰之神獸的厲害,便開始有些摩拳擦掌起來,笑道,「融合了神格后,怎麼說我也算半個神了,到時候你就只管吸收和消耗能量,攔住它的事,就讓我來吧。」

「恩。」

段老不在,這一次的配合戰就看他們兩個的了……

去雪山之巔,並不需要多準備什麼,第二天一早,兩人便結伴出發。

本來虎百河和雪地精靈的族長也想要跟著去的,但是被秦崢婉拒了。

想要見到冰之神獸,他們要碰到的第一個困難,就是爬山。


這座山的海拔接近兩千米,外加上山上的天氣氣候相當惡劣,所以,為了保證他們在登到山頂后可以保持最佳狀態,所以他們的登山進程非常的慢,這一爬,就是爬了三天。

走到最後時,那冰雪已經完全覆蓋在了兩人的山上,近看,就是兩個移動的雪人,遠看,兩人已經完完全全和那白茫茫的雪地融合在了一起。

為了可以在最近距離接近冰之神獸並不驚動她,所以兩人並沒有使用任何能量護體,完完全全靠的就是衣服和肉體,一旦他們撐不住了,就會回隱蔽小屋洗個熱水澡,整個爬山的過程斷斷續續,倒還算是順利。

終於,在攀上山巔的那一刻,他們看到了那個匍匐在地上的身影。

這一隻冰之神獸的體積,幾乎是上次他們見過的那隻的兩倍,此時它正酣睡著,似乎並沒有發現秦崢兩人的接近,看來他們不造成能量波動的隱藏方式,獲得了階段性的成功。

緊接著,兩人小心翼翼地往冰之神獸的另一邊繞去,那邊的場地更為寬敞些,算是一個不錯的戰鬥場地。

而後,秦崢挑選了一個角落盤腿坐下,而林希羽則是使用龜息術繼續接近,他雖然有些擔憂,但是這個時候,他只能無條件相信她可以照顧好自己。

他做了一個自己小心的手勢,然後她遠遠也比劃了一個「放心」的手勢,然後她的身上,突然就爆起了一陣青光。

這種青色的光芒比秦崢曾經看到過林望月使用的,顏色要少許淡些,或許這就是天神力,和真神力之間的風之力的區別。

秦崢看到林希羽開始了,於是也開始閉目調息,不多久后,那金色的漩渦也開始在他的身體上方慢慢出現。

林希羽不知何時,已經脫下了厚重的外套,整個人被青色的光罩保護著,可以在光罩上清晰地看見那青色的力量在慢慢流動著,然後不斷將有些躁動的冰雪之力排斥在光罩之外。

「是誰!」

這時,一個異常暴躁的女性聲音,猛然在兩人的耳邊響起,聲音就像是散在了他們周圍的風雪裡一般,十分響亮,直衝耳膜。

這隻冰之神獸,竟然會說人話!

「來消滅你的人。」為了掩護秦崢,林希羽毫不客氣地就回起話,同時,時隔一年多,她終於又掏出了那把千尺,青色的力量將她的千尺層層環繞,形成了一把巨型的青色大扇。

「原來就是你,殺了他們!」冰之神獸的聲音音調逐漸上揚,很顯然,它話中的他們,就是指另外兩隻天氣獸了。

「哪來這麼多廢話!」林希羽一聲嬌叱,巨扇猛地一個揮舞,那巨大的風,便帶著飄搖地雪,向著冰之神獸反卷而去。

畢竟冰之神獸能夠掌控的,就只有冰和雪,而說到風,還是要看林希羽的。

「找死!」冰之神獸一躍而起,巨大的獸嘴開開合合,然後一道白色的光球開始在她的巨口中匯聚。

「吼!」只聽一聲怒吼,白色的光球猛地自她口中被甩了出來,直直地撞向了林希羽和她的巨扇。

只見她腳下的青色之風帶著她瞬間後退了近百米的距離,而期間她進行了數次閃躲,但是這球就像是有意識一般緊跟著她,而這個時候,冰之神獸的巨口中,已經開始醞釀第二球了。

另一邊,秦崢的能量吸收依舊悄無聲息地開始了,而冰之神獸也將那亮著白光的巨口轉向了秦崢,顯然,她已經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那個老光棍身上居然還帶了迷藥,你說要是你被迷藥迷倒了……」

「什麼?」喬綿綿驚訝道,「你說他身上還帶了迷藥?」

「是啊,你還不知道嗎?今天警局那邊都出公告了,說從那個老光棍身上搜出了一包迷藥。還好當時你警覺發現了不對,如果你睡得死死的,豈不是就讓他……」

「我一想到會有這種可能性,就擔心的要死。那種偏遠的山村本來就不安全,以前聽說有好多女孩子就是被拐到偏遠山村賣給那些老光棍當老婆的。你待的那個村子真的太可怕了,知道你是公眾人物,還敢偷溜進你房間里。」

喬綿綿根本就不知道陳老三身上居然還帶了迷藥。


現在聽姜洛離這麼一說,也覺得很后怕。

如果她當時沒有被渴醒,說不定真的就中了陳老三的迷藥了。

「洛洛,我知道該怎麼做。你放心吧,我會保護好自己的。你今天去做檢查了嗎?」

「還沒呢,我剛起床就看到你的新聞了,都嚇死了。所以就馬上打電話給你了。」

「嗯,那等檢查結果出來,一定要告訴我。」

「我當然會告訴你的。要是我真的有了寶寶,你給寶寶當乾媽好不好?」

「洛洛,你是不是傻啊。等你嫁給了墨時修,你可就是我大嫂了。那我就是你寶寶的嬸娘了,這層關係還不比乾媽關係親么?」

「誰說我一定就要嫁給墨時修了。」

「你不嫁給他,還想讓寶寶變成單親家庭的孩子嗎。」

「哼,那也得看他表現的怎麼樣。他不主動跟我求婚,我才不考慮呢。」

兩人聊了一會兒,掛了電話。

喬綿綿去搜了新聞來看,昨晚她房間里溜進一個老光棍的事情已經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了。

喬綿綿看了一會兒,剛準備退出去,忽然又刷到一條相關新聞。

別挖我馬甲:怕被開掉,所以只能馬甲爆料了。昨晚的事情其實並不是警察通報里寫的那麼簡單。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個成年男人偷溜進女人房間里,當時那個女人還在熟睡中,真的能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嗎?事實就是當時喬綿綿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是披頭散髮,衣衫不整的,反正看起來就是很慘的樣子。她是不是真的被那個老光棍得逞了這話我也不敢說,但是要說她沒有受到一點傷害我是不信的。為了藝人形象,有些事情警方那邊也不好直接說出來的,不然以後她還怎麼在娛樂圈混,還怎麼面對公眾。

這條所謂的爆料,很快就被人頂上了熱搜。

#喬綿綿被猥瑣真相#幾個大字,明晃晃的在熱搜那一欄顯現著,並且熱搜度還越來越高。

網友們對於這條所謂的爆料,顯然很感興趣,爆料出來也就十分鐘不到,評論就過萬了。

「卧槽,這條爆料啥意思?意思就是喬綿綿其實已經被那啥了嗎?天啊,如果是真的,這也太慘了吧。」

「我有朋友是節目組的一個工作人員, 他今天一早就跟我說了這個事情,還喊我不要說出來。爆料里內容基本上屬實吧,當時喬綿綿從房間里走出來的時候,確實衣衫不整。沒想到這件事情會被人爆出來。」

「是的呢。劇組那邊打過招呼了,不允許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的。如果她真的沒被那個老光棍得逞,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吧。可見她可能真的被……」

「其實也能想到吧,男人力氣本來就比女人大的。何況是那種沒碰過女人的老光棍。那個時候肯定力氣更大,喬綿綿看著那麼柔弱的,哪裡能夠抵抗得住一個衝動中的男人。」

「雖然不怎麼喜歡喬綿綿,不過這件事情要是真的,感覺她也蠻可憐的啊。」

「是啊,任何一個女孩子遇到這樣的事情都很可憐吧。不過,這件事情確定是真的嗎,還是只是傳的謠言?如果是謠言,對女孩子的名聲會有不好的影響吧。」

這條中立的評論,很快就被評論區更多的新評論刷了下去。

喬綿綿看到這條微博的時候,臉色沉了下去。

昨晚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節目組的人都很清楚。

可是,現在卻冒出來一個所謂的知情人爆料她被陳老三強了,還說得繪聲繪色,好像就在現場一樣。

這樣的爆料,吃瓜群眾是不會認真去追究真假的。

而且,大部分人都會相信這樣的謠言。

因為女明星被山村老光棍強bao,會讓人覺得很慘很可憐,這極大的滿足了很多帶有仇富心態的人的心理。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明星,也會被強呢。

還是被一個山村老光棍強了。

這就好比一隻高貴的白天鵝掉入了泥潭裡,被染了一身的泥,看著瞬間就跌價了很多。

而且這件事情,也會成為她一輩子的污點。

她是公眾人物。

少不了以後走哪裡,都會有人對著她指指點點,說她就是那個被山村老光棍強了的女明星。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爆料者想要看到的效果吧。

喬綿綿用腳趾頭都能想到做這件事情的人可能會是誰。

因為範圍很小。

爆料的人肯定在節目組,而節目組和她不和的人也就那幾個人。

她正想打電話給琳達,讓她去查查爆料的ID的資料,就看到展博和沈菲都轉發了這條微博。

兩人都是以極其氣憤的語氣轉發的。

沈菲:看到這樣的謠言,我真的對背後的陰險之人深惡痛絕。這樣故意造謠一個女孩子,就不怕有報應嗎?大家不要相信這些謠言,昨晚我們節目組好多人都在場,事情根本不是他說的這樣。

展博:此條微博已經轉發超過五百了,可以追加刑事責任了。放心,敢造謠就要想到面臨的後果,所有信息都截圖了,你跑不掉的。

就連蘇幕飛和任俊他們,也轉發了微博。

蘇幕飛:噁心的蛆,等著被起訴吧。

任俊:這樣造謠一個女孩子,太陰險了。昨晚我們都在場,可以證明這條微博所說的每個字都是假的。別人我管不到,我知道我的粉絲都很聰明,你們不要相信了這麼低級的謠言。 秦崢現在,是一個需要保護的狀態,因為吸收和消耗這些能量,是一個需要全身心投入的過程,所以才需要林希羽來完完全全地去吸引冰之神獸的注意力,就像是段老上次那樣做的一般。

而且林希羽的任務更為艱巨,她要在不破壞冰之源石的情況下,儘可能地隔絕冰之源石對冰之神獸的能量供給。

由於山頂的這個地形太過寬敞和一覽無遺,所以給林希羽對秦崢的保護造成了相當大的困難,而冰之神獸顯然並不准備搭理林希羽,而是準備直接攻向秦崢。

林希羽當然不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她索性不管那白色的冰球,身邊的青色風力化作了兩道青色的翅膀,猛地一扇,將她送到了秦崢的身邊。

然後在第二個冰球就快要砸到秦崢的時候,將秦崢抱離了原地。

於是,現在林希羽的身後,跟著兩個飛速接近的冰球,而且怎麼甩,都甩不掉。

看著秦崢微皺的眉頭和緊閉的雙目,就在這個瞬間,林希羽做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那就是,帶著秦崢一起戰鬥。

只有這樣,她才可以在完全不需要擔心秦崢的情況下,全身心地投入戰鬥當中。

於是,在帶著秦崢急速穿行的過程中,林希羽不斷地調整著秦崢的位置,最後,她將秦崢背在了身後,用一根捆仙繩將兩人的腰部緊緊捆綁,並分出了一道風力緊緊地托在秦崢的身下和身後,讓他可以緊緊地貼在她的背上。

秦崢此時對外界是沒有什麼意識的,但是幾乎是本能地,抓緊了扣在林希羽胸前的雙手。

林希羽的臉色微紅,但並沒有挪開秦崢的手,相反,林希羽則是覺得秦崢那熟悉的氣息,以及這種被包裹著的感覺,沒來由地給她帶來了一種讓人安心的安全感。

「這大概,就是真正的並肩作戰吧。」林希羽輕輕嘟囔了一句,腳下猛地一蹬,那青色的力量便將她送到了更高之處,只是身後那兩個巨大的冰球依舊緊追不捨。

而冰之神獸嘴中的第三個冰球,也快要凝聚完畢了。

不行,這樣太過被動了,這樣下去,到最後只會有越來越多的冰球,她必須要想辦法破開這冰球之力。

於是她猛地一個急轉,扇形一轉,青色的巨扇在半空揮出了一道青色的龍捲,然後將那兩個冰球都卷進了龍捲之中。

可是龍捲只是稍微的改變了冰球的方向,不但沒有削弱冰球的大小,相反,龍捲卷進去的其餘冰雪,用更快地速度融進了冰球之中,使得冰球的體積越來越大,大到直接掙脫了龍捲風的束縛,再一次沖著兩人飛了過來。

林希羽知道,這時候,她必須要做些什麼。

現在,一個冰球剛剛自冰之神獸的口中凝聚完畢,正在飛速朝著他們飛來,而一個冰球正被青色的龍捲困著,正在不斷變大,還有一個則是已經掙脫了龍捲束縛,正朝著他們飛來。

三個冰球,在空中形成了三點一線,林希羽決定,一擊制勝。

於是,她突然將巨大的扇子側扇,然後整個人,瞬間旋轉起來,而扇頭調轉,將那青色的風力不斷凝聚,最後,竟然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青色鑽頭。

然後,猛地就撞上了撞來的巨大冰球。

「噗嗤。」

就像是一個被捅破了氣球一般,冰球與鑽頭相遇的同時,瞬間炸裂,散作了無數冰之顆粒,然後便輕易地,被秦崢頭頂的漩渦給吸收地渣都不剩。

但是林希羽並沒有停,穿過了第一球后,那青色的巨大鑽頭便帶著她穿過了第二個球,然後就是第三個球。

只聽半空中,接連的三聲巨響,然後三個冰球接連爆成了三朵冰花,這個場景,倒是頗為好看,遠遠看去,就像是白色的煙花。

接連的三個冰球,沒有對林希羽和秦崢造成傷害,也讓冰之神獸,開始轉變了戰鬥的方式。

她伸展了一下四肢,左右扭了扭碩大的頭顱,眼中紅光一閃,然後它的身邊,便凝出了兩隻一模一樣的冰之神獸,無論從外貌,還是從體型來看,都是百分百的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然後下一刻,三隻冰之神獸同時仰天一聲巨吼,然後就朝著林希羽撲了過來。

林希羽心下當時就做出了判斷,這三隻神獸應該都是由冰之源石的冰之力量所化出,所以冰之神獸可以有一隻兩隻,甚至三隻四隻,但是冰之源石,就只會有一塊。

只要沒有隔斷冰之源石和冰之神獸之間的聯繫,那麼冰之神獸就會擁有源源不斷地力量,直到秦崢將所有的能量全部轉化完畢。

雖然秦崢可以一直吸收,但是她,卻撐不了這麼久,然而,她還並不能破壞冰之源石,上一次火之源石損壞還沒有遭遇能量爆炸,是他們的運氣和僥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