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尖與紀墨的面部距離不過一寸。

兩人保持這樣的姿勢,久久沒動。

周圍氣波翻湧,罡風大作,兩人釋放的靈力連帶著大乘修士的威嚴壓下,將廊檐下的靈草壓趴了一大片,同時,也將尹靈兒和李福束在原地,動彈不得。


修為高就是牛啊!不拼招式!直接拼上靈力了!

被波及的尹靈兒雖有些惱,但對兩人這種極是耗損靈力的鬥法,也有些感慨。

咔擦咔擦!

沉靜之下,幾聲脆響尤為響亮。

強大的氣波,將游廊上的紅瓦震碎些許,幾粒瓦礫落了下來,砸了少許在尹靈兒的帷帽上。

紀煜面無表情,隨著靈氣的耗損,臉色更加蒼白。

紀墨嘴角微翹,臉色也是略白。

兩人的靈力越放越多。

嘭!

承受不住強大壓力,李福直挺挺的倒地。

尹靈兒緊咬著唇,亦不好受,不知是不是受到四周靈力的刺激,她經脈里的靈氣突然開始叫喧,在沒通過她意識調動的情況下,居然自行飛出了經脈,竄進五臟六腑,左沖右撞,大有要翻出體內,與外界靈氣搏上一搏的意思。

暗向雙寵︰少將寵夫,上癮! ,奈何外有靈力相壓,內有靈氣亂竄,兩廂壓迫,將她要出口的話卡在喉嚨中,愣是半餉沒說出來。

尹靈兒急得快吐血了!

尼瑪!這都什麼事兒啊!

小乖乖們咧!你等躺在經脈里靜靜看戲就行了唄,蹦躂出來瞎湊什麼熱鬧啊!

害得她現在整個人都不好了!

似乎感受到了尹靈兒的不滿,體內亂竄的靈氣靜了靜,突然,嗖的一聲,靈力爭相湧進丹田裡。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

別去那兒啊!回經脈里啊!親!

靈氣湧入,丹田裡,立馬鼓脹起來。

Q版小人見到靈氣,立馬睜開朦朧睡眼,翻身而起,抓起來大把大把的吃。

這下,尹靈兒真急了。

她不想在這種地方*裸的晉級啊!

不行!得趕緊阻止那吃貨!把靈氣撤出丹田,調回經脈!

如此想著,尹靈兒閉目正待調息。

此時,傳來一個焦急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行動。


「殿下!扶柳夫人要生了!」

這聲音是從游廊另一端傳來,音量控制得極好,恰好能讓游廊里的幾人聽到。

聽見這話,鬥法的兩人齊齊一頓,眼光交替,幾乎同時撤回了靈力。

氣波平息,壓迫的凌厲氣勢頓收,兩人皆跟沒事兒人似的,抬手,彈了彈衣襟。

紀煜收了長劍,看向來人。

紀墨抱臂,斜靠在木柱上。

倒地的李福抖著手,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

再說尹靈兒,周圍壓力一撤,她體內的靈氣立馬安靜下來,沒進入丹田的靈氣很是乖巧的回到了經脈里,而進了丹田的靈力,尹靈兒也立刻用意念撤了出來。

尹靈兒不放心,又用神識探了探,丹田中,Q版小人吃了不少靈氣,正盤腿坐在中間,摸著肚子舔唇,再一探,她的修為達到了合體初期九層,已到快了晉級的邊緣。

還好,總算控制住了!尹靈兒噓了口氣。

確定靈氣已全部回到經脈里,不會再發瘋,尹靈兒這才睜開眼。

游廊內,一大乘初期的黑衣男子疾步走來,到了紀煜兩人身旁,他先給紀墨行了個禮,然後俯身上前,在紀煜耳邊耳語了幾句。

也不知道那人說了什麼,紀煜聽罷,臉上驚詫了一瞬,繼而眼眸里閃過一道寒意,他抬頭看了尹靈兒一眼,什麼都沒說,轉身,乾淨利落的走了。

「等等!」這次,尹靈兒卻叫住了他。

紀煜離開的腳步停下。

這時,紀墨兩步跨到尹靈兒旁邊,「皇兄急著回去抱兒子,我們莫要耽誤了他。」說著,他伸手去拉尹靈兒的手,又道,「走,去見母妃。」

尹靈兒身子一閃,躲開了紀墨伸過來的手,不理會他,尹靈兒看著紀煜道,「我能否到你府中看看她?」

沒想到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在場的幾人都愣住。

「人家寵妾生兒子,你去湊什麼熱鬧!」紀墨皺眉。

尹靈兒深深的看了紀墨一眼,不答。

她口中的那個「她」,眾人只當是扶柳,只有尹靈兒自己心中清楚,她想看的人,不過是扶柳肚子里的孩子。

那個因為她而香消玉殞,再度轉世為人的苦命姑娘——李瑩。

其實尹靈兒心中一直很內疚,雖然李瑩新生,不見得是壞事,可是她畢竟是因為自己的疏忽,才出的事兒,而且,她答應那姑娘要保護她的,結果卻失職了,這讓她覺得十分對不住那姑娘。

所以,她才生出了想去看看那孩子的念頭,若能親眼見那孩子平安出世,想必,自己心裡也能好過一點吧。

見紀煜沒說話,尹靈兒再度問道,「看看她,可以嗎?」

紀煜一直背對著她,沒回身,片刻,緩緩的點了點頭。

尹靈兒一喜,舉步正待跟上去。

紀墨極快出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不準去!」

「放手!」尹靈兒動了動手腕,想甩掉他的手,試了兩次,沒甩開。

「我說不準去!」紀墨臉上少有的認真。

「憑什麼!」

「我不許!」

「皇帝老子還管不了人家吃喝拉撒呢!腿長我身上,我想去哪兒你管不著!」

「你的事,我就要管!」

「你又不是我爹!憑什麼要管!」

「憑我喜歡你!」


婚迷不醒:全球緝捕少夫人 我不喜歡你!」

「我喜歡你就夠了!」

「你還講不講理。」

「不講!」紀墨耍橫。

……尹靈兒氣得不行。

這人,怎麼非要懶著她呢!她就想不明白了。

尹靈兒御起靈力,想震開他的手,轉而又想到他才幫了自己一次,這才一會兒功夫,她就翻臉不認人,好像有點不厚道,再說,估計以她的靈力,也震不開那隻豬蹄。

默默的將靈力收回去,她舉目看向紀墨,依照以往的經驗,跟紀墨這廝講理,還真行不通,面對無賴有時得用特殊辦法。

頓了頓,她道,「你先放手。」

「不放!」

「那你鬆鬆,捏痛我了。」尹靈兒動了動手腕,說道,暗中卻卯足了勁。

聞言,紀墨果然鬆了些力道。

就在紀墨鬆手的那一瞬,尹靈兒極快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身子閃電般一躍,飛到紀煜身前,頭也不回的道了一個字「走」。

走了幾步,她又回頭對愣在一旁的李福道,「對不住了前輩,今日不能拜見貴妃娘娘,過幾日我親自向娘娘請罪。」

李福看了看尹靈兒,又看了看臉色沉鬱的紀墨,一時不知如何作答,索性閉了嘴,不應聲。

見眨眼就消失在游廊拐角的三人,紀墨恨得牙痒痒,「氣死了!臭丫頭!老是跟我作對!」

「殿下何不把姑娘追回來?」 甜妻寵翻天 ,李福不解道。

「追有屁用!她鐵了心要去,你以為我真攔得住!」紀墨的語氣有些挫敗。

「等你記憶恢復……哼!看我怎麼收拾你這個不聽話的小東西!」紀墨咬牙切齒,話中含了幾分別樣的情愫。

……


另一邊,尹靈兒和紀煜順利的出了皇宮。

一路上,尹靈兒沒說話,主要是她也不知道說什麼,紀煜則是心事重重,似乎在思考什麼事,也沒開口,而且,他的臉色也怎麼不好,不知道是因為剛才的鬥法緣故,還是因為別的什麼。跟在他們身後的小跟班,更是沉默得跟啞巴似的,這就導致氣氛有些沉悶。

好在尹靈兒也不是聒噪之人,雖覺這種過分沉悶的氣氛有些尷尬,倒也沒試圖打破沉寂,沉默的隨著紀煜行到了大皇子府。

大皇子府距離皇宮極近,出了皇宮,隔了一條街便是。

進了府邸,但見府中之人都向著西方一處院子進出,雖是行色匆匆,倒也十分有序。

紀煜徑直朝著西方那處院子走去,路過的下人向他施了個禮,便走了開去,並未多言。

穿過兩條長廊,行到一處掛著「錦華軒」牌匾的小院門前。

舉目,尹靈兒見院門緊閉,而院門前堆了不少人,且都是女子,此時,女子們都擠在門前,趴著門縫向小院內張望。

聽見聲響,張望的女子們齊齊回頭,見來的是紀煜,眾女臉上齊齊閃過尷尬和心虛。

紀煜眸光微冷,眾女趕緊上前,嬌柔的對他福了福身。

一眼看過去,真是環肥燕瘦,風韻不同啊,這紀煜還真是好福氣!


尹靈兒正感慨時,對面,一眾女子也悄悄抬眸,好奇的打量她。

紀煜沉著臉,喝了一聲,「都杵在這做什麼!回屋去!」

見紀煜臉色不好,眾女面面相覷。

明明是喜事,為何殿下看起來並不見歡喜?眾女心中都犯了嘀咕。

紀煜發了話,眾女也不敢繼續堆在院門前,只能面帶著狐疑一步三回頭的離開,臨走前,皆向尹靈兒投來探究的目光,似都在琢磨她的身份。

------題外話------

美人們的熱情和關心,景景已收到了,群么么外加無限感激中~

周六會有一個搶樓活動,咳咳~提前告知美人們,希望美人們能積极參与啊~

… 眾女剛散完,這時,小院的門打開,裡面走來一個老者,那老者尹靈兒有過一面之緣,正是那次她從紀氏大牢里逃出時,出現在大牢門前,邀請她到大皇子府做客的雲老。

雲老從院子里走出,見自家主子身後還跟了個戴帷帽的女子,他臉上略微詫異了一下,不過轉瞬恢復正常,他一邊疾步迎著紀煜走進院子,一邊向紀煜簡單說明扶柳目前的情況。

「半個時辰前,扶柳夫人回府,也不知怎的,在院子里滑了一跤,落了紅,後來就一直喊肚子疼,老奴立馬召了兩個產婆入府,產婆看后說夫人是要生了,老奴便讓陸侍衛進宮……」

紀煜聽著,沒出聲,臉色卻陰沉得可怕,完全沒有初為人父的喜意和激動。

進了院子,屋內,傳來扶柳極為響亮的呻吟聲。

尹靈兒快速環視了一圈,發現院子布置極為簡單,甚至可以說簡陋,院中不見亭台軒榭,甚至花草都極少,院中稀稀拉拉種了四五顆柳樹,除此外,只余院牆靠後的位置,還孤零零的立著一棟屋舍,整個院子看起來頹廢而無生機,簡直堪比冷宮。

看到這番景象,尹靈兒若有所思的看了紀煜一眼。

看來扶柳並不如外界所言,恩寵正濃。

就她如今這般待遇來看,相反,紀煜似乎仍不待見她。

也難怪,在凡界,紀煜還是上官榮白的時候,對扶柳的態度都不冷不熱,如今,扶柳又懷了孩子,而且在紀煜看來,這個孩子還不知道是哪來的野種,但扶柳卻栽到他頭上,讓他喜當爹,這種情況下,估計是個男人都會不爽她吧。

將思緒拉回,尹靈兒便聽紀煜冷著聲吩咐道,「雲老,把門關上,不許任何人進來!」

言畢,他舉步向屋內走去。

「主子,您不能進去,裡面污穢氣重,會污了您貴體。」一旁的啞巴侍衛終於開了口,挺身攔在紀煜身前。

此時,雲老關了門,返回來聽到紀煜要進去,也出言阻攔,「主子,那地方您可不能進啊!沾了晦氣,有損您金身啊!」

「你要是擔心,我替你進去看看?」尹靈兒出言道。

紀煜雙唇緊抿,看著尹靈兒,面上表情莫測,不點頭,也不搖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