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天雲重生後過慣了這舒坦日子,完全不想再重溫重生前那食不果腹衣不蔽體處處受辱的日子。

他咬咬牙,還是決定去找葉天頤。

這裡是基地內部,葉天頤應該不敢對他動手。

接連兩次他身上的寶貝消失都曾遇見過葉天頤,問題肯定出現在他這個好哥哥身上,或許見到葉天頤,事情就有轉機了。

若不到山窮水盡的地步,蘇天雲絕不願意離開A市倖存者基地。

畢竟他只有尚且沒有攻擊力的水系異能,走出基地又無空間保命,運氣好點被人抓走受辱,運氣差點喪生喪屍之口。

只可惜,事情並不是總按照他的想法來的,他不想見葉天頤時,葉天頤總是出現在他面前讓他惶恐不安。

如今他想要見葉天頤時,卻怎麼也找不到。

蘇天雲私底下幾乎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人脈,還是沒能找到葉天頤,最終無法,只能去求肖少爺。

肖少爺的人脈比他要廣得多,找人也比他便利。

肖少爺對蘇天雲的目的很好奇:「你找葉天頤做什麼?」

葉天頤之前明擺著是要殺他,他竟然還敢找上門去?

蘇天雲當然不會將自己空間消失了的消息告訴肖少爺,只得道:「他畢竟是我哥哥,我跟他之間有點誤會他才屢次想致我於死地,我只是想找到他後跟他好好談談,解開這個誤會。」

這個理由很讓人信服,肖少爺信了幾分。

畢竟像葉天頤這樣的一個高手在暗中盯著,的確是一件令人寢食難安的事情,能解開誤會化敵為友當然最好,若是不能,井水不犯河水也好過被時刻盯著暗殺啊。


&&&&&&&&&&&&&&&&&

被蘇天雲惦記著的葉天頤此時正抱著自己的小貓咪頂著蘇天的假身份租了一套房子,打算暫時就在A市倖存者基地里落腳了,起碼在弄死蘇天雲和蘇銘兩個人之前,他是不打算走了。

從房屋中介所那裡拿到了租房的鑰匙,葉天頤馬上就關上門檢查一下屋內有沒有監控,檢查完后就抱著小葉子進入空間了。

他之前與蘇天雲相接觸,果然證實了他的猜測,他感覺到從蘇天雲身上傳來了一道清流進入自己的身體,並且這次感覺得更加清晰,那道清流是進入了他的空間中,所以他立馬迫不及待的想要進空間探個究竟。

葉天頤進入空間后,忍不住讚歎一聲。

他之前荒蕪的異能空間如今已經大變樣了,有山有水又泥土果樹,還有栽種的蔬菜稻穀,以及滿倉的倉庫。

如果他所料得不錯,這些種下去的蔬菜稻穀和倉庫里存放的物資,應該都是蘇天雲種下去或者收集起來的。

只是如今都便宜了他。

葉天頤早就在基地聽說過了,蘇天雲是個水系空間系雙系異能者,估計他的空間就是靠那玉觀音得來的,否則自己在心中默念那從玉觀音中得來的神秘口訣時,不可能會從他身上奪走靈泉和空間。

被蘇天雲拿走的玉觀音如今換了個方式回到了葉天頤手中,而且他費盡心思收集來的物資也全都便宜了葉天頤。

只是看著這大倉庫中滿滿當當的物資,葉天頤有點傷腦筋。

蘇天雲在收集物資的時候,那是如同蝗蟲過境寸草不留的,超市商店便利店裡的東西全都收了進來,不管他當時用不用得著,連裝貨物的貨架都收進空間了。

但也因為他收集的物資太多了,又沒整理,玉觀音空間帶著這些物資與葉天頤的異能空間融合后,葉天頤就只能看著這些凌亂的物資乾瞪眼。

太亂了……葉天頤默默的退出了倉庫,看著倉庫大門,對著自己懷裡的小葉子嘆息一聲:「你說我要不要找一些苦力進來幫我整理東西呢?」

他又不是蘇天雲,怎麼會知道物資擺放的情況,要找東西的話,得多麻煩啊。


反正空間如今也能裝活物了,抓幾個跟他有仇的人進來要他們幫忙做苦力,做完了苦力就扔去喂喪屍小弟好了。

葉天頤在心中想了想跟自己有仇的人究竟有哪些,這麼在心中掰著手指頭一數,還真不少,就是不知道那些人有沒有變成喪屍。

想到喪屍,葉天頤突然心中靈光一閃,他怎麼把這個給忘了?喪屍豈不是最聽話最不會泄露消息的勞力了么?

雖然現在的低階喪屍蠢了點兒,但勝在聽話。

葉天頤想到了解決這些凌亂物資的方法,然後心情頗好的去巡視其他地方,目光落到焉嗒嗒的蔬果和稻穀上,他從靈泉那邊取來一大瓶靈水,讓小葉子用水系異能稀釋后幫忙澆水灌溉。

靈泉水的效用果然非同凡響,剛剛灑下去,那焉嗒嗒的葉子就變得精神了起來。


&&&&&&&&&&&&&&&

葉天頤從空間里出來進入租屋的浴室,準備洗澡,他徒步奔波到基地來,早就風塵僕僕了。

至於他為什麼不在空間里洗澡?因為空間里沒有排放污水的地方,他也不能用靈泉洗澡。

靈泉雖然某種程度上有助於他的進化,越來越像人類,但若是他以喪屍之體進入靈泉中,渾身就會如同進入沸水裡發燙髮紅,那疼痛的滋味絕對不是輕易承受得起的。

要知道,喪屍是沒有痛覺的,即使被砍掉手臂也不會覺得疼痛。葉天頤也是如此,他的身體感覺不到疼痛,但他的靈魂卻感覺得到。

比如上次因為奪取了蘇天雲的靈泉導致進階,葉天頤就痛得差點撐不住,那疼痛感就是從靈魂深處蔓延開來,而非身體上的痛感。他要是進入靈泉中也是一樣的。

租屋裡的水龍頭裡是沒有水的,因為在這水資源全都被污染的末世水太珍貴了。只有水系異能者才能凝聚出乾淨的水來,基地的其他人若是想用水,就得去基地買那種用一桶桶純凈水桶裝的清水,這些清水都是隸屬於基地的水系異能者凝聚出來的。

不過葉天頤身邊有一隻水系冰系雙系異能的小葉子,壓根就沒必要專門用糧食去換水。

他進浴室洗澡抱著小葉子一起進去,將小葉子放在一旁的浴池邊上,然後開始脫衣服,他一邊脫一邊對小葉子道:「將浴池裡的水都裝滿。」

小葉子甩了甩它那漂亮的四條尾巴,然後浴池裡就自動的出現了清水,水位漸漸的蔓延上來,感覺跟鬼片里的場景一樣,只是鬼片中無緣無故灌滿浴池的是血水而非清水。

浴池滿了以後,小葉子歪了歪小腦袋,看著自家主人脫光衣服秀身材。

葉天頤的身材依舊跟末世前一樣肌理分明、線條優美,但卻少了一種有彈性有活力的感覺,原本健康的小麥色肌膚變成慘白慘白毫無生機的顏色。

但好在人長得帥,相貌也不像低階喪屍那樣腐爛,身體也保存完好,總的來說,這是一隻非常帥的喪屍。

不過在小葉子這隻貓的審美看來,主人長得真是太慘絕人寰了,丑成這樣以後肯定沒有母貓好像。

小葉子看了看自身矯健(幼小)的身軀和漂亮的尾巴,蓬鬆柔軟的毛髮,又看了看自家主人那光溜溜的除了頭頂上就只有身下某部位的毛比較濃密,其他地方那短短得連皮膚都遮不住的毛真是太難看了。

它非常的認真的想著,等自己長出第五條尾巴可以化成人形的時候,一定要記得保留自己身上又長又軟有多的美麗皮毛……

葉天頤脫完衣服后就進入浴池中開始泡澡,雖然水是冷的,而且由於小葉子是水系+冰系異能,水系異能弄出來的水也溫度比較低,但他實力之強悍早已經可以無視這冰冷的溫度了。


他目光落到蹲坐在浴池邊上好像在凝神想著什麼的小葉子那嬌小的身軀上,笑著問道:「小傢伙,在想什麼?」

他只是隨口調笑一句自家的貓罷了,壓根就沒想到小葉子那腦容量小得可憐的腦袋中竟然有那麼可怕的想法。

作者有話要說:別理會小葉子這一隻貓的想法,它是不可能在化成人形后還保留那麼多毛,否則真成了野人……還是渾身長著白毛的野人2333333

從今天開始恢復日更么么噠╭(╯3╰)╮ 第43章:晉-江文學城獨家發表

葉天頤是隨口問的一句,但小葉子卻認真的回答了:「喵……」主人身上沒有毛……

毛?葉天頤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確不怎麼明顯的汗毛,又看了看小葉子渾身那長長軟軟的白毛,道:「我是……我又不是貓,當然不會像你那樣長長毛。」

他本想說『我是人又不是貓』的,但突然想到自己現在的身份是以人類為食譜的喪屍,便將前半句話給吞回去了。

他對自己究竟是人還是喪屍倒沒有多少執著,反正他有記憶有思維,除了生命體征跟人類不一樣,也沒什麼差別,在末世反而更容易活下去。但畢竟做了那麼多年的人類,突然換了個種類,還有點小惆悵呢。

小葉子可不管他惆悵不惆悵:「喵喵~」主人你真可憐,竟然沒毛。等我化成人形后,一定要多留點毛。

被一隻貓同情沒毛的葉天頤有些哭笑不得,他腦補了一下長滿白毛的人形生物的形象,馬上決定好好教育一下小葉子,起碼這審美觀得扭轉過來啊。

面對自家主人難得的話嘮,小葉子優哉游哉的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後跳進了浴池裡。

蓬鬆的毛被水打濕糾結成一縷一縷的,本來就不大的小貓咪在毛髮失去了蓬鬆后就顯得更小了,差不多就比老鼠大上那麼一點,四隻爪子在浴池裡划拉,看起可憐極了。

葉天頤伸出手,從水底下托住小葉子,將它拖出水面。

體型實在小得不行的小葉子連他的手掌都沒有佔滿,懶洋洋的趴在他的掌心中,身後的四條尾巴被水打濕後跟老鼠尾巴差不多,甩動起來也沒有毛髮蓬鬆時好看了。

趴在葉天頤掌心裡的小葉子無意間低頭看向了水面,正好看到了自己那丑爆了的造型,連忙站起身來喵喵的亂叫幾聲:「喵喵喵嗚~」我的毛怎麼變成這樣了?好醜!

以前葉天頤給小葉子洗澡的時候,擔心洗的時間久了會讓它感冒,所以從來都是速戰速決,再加上給貓洗澡的次數本來就不能太多,小葉子就沒什麼機會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毛浸水后竟然變得這麼丑。

葉天頤笑著安慰它:「很快就會幹的,到時候你又恢復之前□□的樣子了。」

真不知道這小傢伙什麼時候竟然這麼愛美了?之前不都只是愛乾淨嗎?

小葉子聽葉天頤說身上幹了后就會恢復原樣了,尾巴輕輕一甩,身上那讓它變醜的水珠們都乖乖聽話的離開,落入浴池中。

水系異能就是這麼好用,比用火系異能烘乾身體還方便。

葉天頤無奈的摸了摸已經恢復原樣正盯著水面上的倒影臭美的小葉子,然後突然起了壞心的從浴池裡舀起一捧水淋到小葉子身上,從頭淋到尾。

小葉子愣了一下,然後看著自家主人那笑得燦爛的樣子,立馬反擊的凝聚出一個大水球扔到笑得不行的葉天頤臉上。

被迫喝了幾口水的葉天頤抹了把臉,才睜開眼睛,就感覺腦袋上一重,伸手一摸,觸感毛茸茸的,小葉子竟然狡黠的跑到他頭頂上避難去了。

小葉子在他頭頂上,他還真不好往它身上再淋水了。而且他一個非水系異能者跟一隻水系異能喵比玩水,怎麼可能玩得過呢?

&&&&&&&&&&&&&&&&

鬧騰完后,葉天頤乾脆讓小葉子召喚走他身上的水珠,不用干毛巾擦就直接穿衣服了,各種方便。

但穿衣服的時候,葉天頤低下頭時忽然注意到自己靠近脖子處出現了一個觀音像的刺青。

那觀音像特別熟悉,正是他戴了二十多年的玉觀音的圖像。而那觀音像出現的位置也正好是他將玉觀音戴在脖子上時的位置。

他伸手摸了摸那觀音像,腦海中馬上就出現了男子平靜的念神秘口訣的聲音,這聲音似乎比之前的幾次更加有影響力,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腦海中。在男子念神秘口訣時,他體內的異能也絲絲增長凝練起來,這速度遠比他自己念口訣要快。

他放下手,不再觸摸那觀音像,男子念神秘口訣的聲音戛然而止,異能也停止了運轉。

他再次摸上觀音像,然後又放開……果然如他所料的那樣,只要他觸摸著觀音像,腦海中就會出現那個傳他神秘口訣的男子念口訣的聲音,這比他自己念口訣修鍊異能的效果要好多了。

什麼空間和靈泉,對他來說都是可有可無的,只有這個金手指,才是讓他無比歡喜的,才能在他強者之路上給他許多幫助。

葉天頤心情頗好的從浴室里出來,就聽到了敲門聲。

這麼巧?

葉天頤精神力往外面一掃,竟然是蘇天雲?!

沒想到蘇天雲竟然敢找上門來,還來得這麼早。

葉天頤絲毫不懼的打開房門,不過卻是半開,一點讓外面的人進屋的意思都沒有。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目露焦急假裝淡定的蘇天雲,「有事?」他的目光隨意的掃了一下站在蘇天雲身後的肖少爺。

蘇天雲見出來開門的果然是葉天頤,心中頓時鬆了口氣,本來他聽說一個叫蘇天的人長得跟葉天頤很像很可能就是葉天頤本人時,還有點不確定,擔心是找錯人了。但現在看到葉天頤本人,他鬆了口氣的同時心中又隱隱生出幾分畏懼。

想到自己的空間和靈泉,再想想自己跟肖上將的交易,想想自己如果拿回空間以後那風光的生活……蘇天雲頓時壓下了自己心中對葉天頤的那幾分畏懼,偏過頭對身旁的肖少爺道:「我想跟他單獨談談。」

肖少爺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乾脆利落的帶著人走了,不過沒走太遠,遠遠的守在一旁緊緊的盯著這邊。

葉天頤將目光從遠處肖少爺等人身上收回來,頗為不耐煩的對蘇天雲道:「有話快說,要是沒事就快滾,別妨礙我的好心情,讓我現在殺了你。」

蘇天雲刻意之下忽略掉葉天頤最後那一句殺氣騰騰的話,他緊盯著葉天頤的臉色,問道:「請你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

葉天頤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今天才知道蘇天雲竟然臉皮能厚到這種程度,在自己這個失主面前竟然理直氣壯的說那玉觀音是他蘇天雲的東西。還給他?嗤!

葉天頤笑著笑著,直到笑得蘇天雲的臉色面沉如墨才停止了笑聲,卻忽然冷下臉來:「你什麼東西在我這裡?竟然要我還給你?」

蘇天雲一時語塞……他之前也沒想太多,重新拿回空間的念頭佔據了他全部心神,因此他在看到葉天頤時便迫不及待的叫葉天頤還他空間了。

但葉天頤這一問,卻把他給問傻了。

他該怎麼回答?他覺得那靈泉和空間的消失都是跟葉天頤有關,可什麼證據也沒有,全都是猜測的。

就算有證據又如何?那玉觀音本就是葉天頤的,他一點也不佔理,沒資格要回來。


尤其是,他壓根就不知道葉天頤是用什麼法子奪走了他的靈泉和空間的,他可是將玉觀音滴血認主了,那玉觀音已經整個都和他融為一體了。

葉天頤是怎麼做到的?

蘇天雲突然想到前世那玉觀音主動吸收葉天頤流出來的血液認主的事情,心中莫名的非常不安,難道這機緣註定是葉天頤的,他無論怎麼謀划都奪不走嗎?

一想到那玉觀音被葉天頤戴了二十多年,很可能就是因為這二十多年人養玉養出來的機緣,蘇天雲就恨不得自己是重生在小時候,從一開始就將玉觀音搶過來。

蘇天雲臉色難看的盯著一臉冷漠的葉天頤,嘴唇蠕動了幾下,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他根本不是葉天頤的對手,他唯一的優勢也就是藉助肖家的權勢逼迫葉天頤,但他卻又不能將空間被葉天頤搶走的消息告訴肖家。

蘇天雲對肖家的信任還不到能將這等機密告知的地步。

若是肖家得知那能夠種植新鮮蔬果的空間是一個玉觀音,那麼肯定會在從葉天頤手中奪走玉觀音后將他拋到一邊,甚至還可能為了保住這個秘密殺他滅口。

要是肖家沒辦法從葉天頤手中奪走玉觀音,結果對他來說還要凄慘,肖家肯定會放棄他選擇去拉攏葉天頤,他一樣要死。

所以蘇天雲說什麼也不會將空間的消息告訴其他人的。

只是……蘇天雲看著眼含譏諷的看向他的葉天頤,心中一陣無力,葉天頤的實力這麼強,他該怎麼做才能搶回空間?甚至他連奪走空間的方法都不知道。

作者有話要說:我的另外一篇文《[快穿]男主總想讓我破產》

參加「我和123言情有個約會」徵文大賽,已經入圍,本文在【純愛】分類欄里第四個,求投票:在那篇文的目錄界面點擊文名旁邊的幾個紅字【[入圍作品,請投票!]】,就能進去投票了。

或者直接點擊我給的投票入口→

每個賬號只能在一個分類中選擇一篇文投一票,投票時自動扣除十個月石,如果投票失敗則是月石不足。

月石很好得到的,有兩個方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