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鋒臉上頓時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難道我之前幾次抽獎,次次順心,真的把人品都敗光了?」

嬌寵聖意 ,心中苦笑,好歹有些安慰的是,抽到的是一根長白簽。

雖然系統說明長白簽是隨機抽取物品置換抵押籌碼,但經過之前的經驗,隨機抽出的物品並不至於太糟糕,甚至還有可能出一些好東西。

比方說林鋒的第一塊宗門建設令牌,就是抽籤抽到長白簽得來的。

「現在我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林鋒苦笑著搖搖頭,看著長白簽在半空中閃動了三下后,化作一道白光落在他的面前。

白光散盡,卻是一口箱子。

林鋒眨巴了眨巴眼睛,點開箱子后,箱子裡面空無一物。


此刻卻有一陣系統提示音在林鋒耳邊響起,林鋒聽了之後頓時一愣,繼而哈哈大笑起來。

「那句老話怎麼說來著,上天為你關上一扇門,就必然會打開一扇窗。」

「哈哈,天靈補缺丹,哥來了!」(未完待續。。) 可惜的是,她的樂聲要結束了。。。。。

七七已經吹了好幾首曲子了,有些累了,這才停了下來,卻不知此時正在尋著聲音的一群老鼠,一下子沒了方向感。

好在先前聲音的大體方向還能判斷,這些老鼠們朝著那個方向迅速飛奔而去,雪山的環境對它們來說,似乎不值一提,速度飛快。

動物對聲音十分敏感,其實它們離七七所在的位置還有很遠,儘管速度飛快,想要找到七七他們,怕是還有一些時間。

這邊銀寶已經忍不住喝了一口那綠湯,雪寶也是巴著嘴巴,一直看著銀寶。

「能喝嗎?就算能和,這也只是比水稍微濃稠了一點,也不管用啊。」

雪寶有些懷疑。

銀寶喝了一口卻是吐吐舌頭,一下子全給噴了出來,這味道。。。。。

明明聞著香甜香甜的,可是喝起來卻是。。。。酸苦酸苦的。。。。

「這什麼味兒啊,雖然沒毒,可是卻難以下咽啊。」

銀寶吧唧了幾下嘴巴,實在忍受不住嘴中的味道,立馬躥到一旁的另一個罐子邊猛喝了幾口水,這才把口中的味道給壓下。

正準備也要試喝的雪寶自然不會再去嘗試。

銀寶據說是吃毒藥長大的,那毒藥一般都是很苦的,銀寶的口味那麼清奇,竟然還忍受不了這味道。。。。

可想而知,這將會是什麼味兒啊。

「你也算為我們做貢獻了,看來這東西的確是不能喝的,我們再想其他辦法吧。」

雪寶竟是調侃了一句,其實經過幾日的相處,這兩隻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喜歡互懟了。

相反,現在竟是成了朋友一般,無話不談。

「是不能喝,太難喝了。只是這山洞除了這些草,啥東西都沒有,連一隻蟲子都找不見啊。」

銀寶有些無奈,直接躺在地上,無語望向頂端。

「雪山的動物本來就少,經過雪崩,怕是大家都躲起來了,不過這幾天了,它們應該也要陸續回來了。」

白熊們也是摻和了進來。

白熊首領先前在雪崩的時候不小心被石頭砸中,肩膀處受了傷,經過幾日也算是結痂了,再加上雪寶無私奉獻了幾滴血,這傷口已經差不多癒合了,只留下一條傷疤,因為在肩膀處,特別的明顯。

七七看到白熊領主身上這個傷疤,也是十分抱歉。

這傷疤看來是要留著了,很難去掉的,就跟。。。。九叔叔身上的一樣。

「領主,這一次,是我們連累了你們,我想你們族類也一定很擔心你們。」

七七上前,輕輕摸了摸那白熊領主的肩膀傷疤,滿臉的抱歉,算算時間,白熊們此刻應該已經返回了家園才對。

「沒事的,七七,我們兩個到現在沒回去,族內一定知道出事了,想到那雪崩,這幾日剛好平靜下來,它們一定會尋找而來的。」

白熊領主倒是沒覺得有什麼,這是應該的。

七七對它們一族都有恩情,這點傷算什麼。

「對呀,白熊們也知道這條路線,一定會找來的,指不定現在已經快到了呢。」 七七眼睛也是一亮,忽然充滿了希望,還特意看了看沐北冥,似乎也想要九叔叔放心,別再想著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情了。

沐北冥豈能不知道七七的意思,也是無奈的一笑,上前握住了七七的手。

「我們都無所謂,倒是七七你,現在還懷有身孕,正是需要補充營養的時候,真是委屈你和孩子了。」

沐北冥心疼,另一隻手輕輕摸了摸七七的肚子。

如今已經將近四個月了,七七的小腹也開始隆起,有時候真是感覺很神奇,他沐北冥竟是要有孩子了。

這在幾年前,都是從來沒想過的事情呢。

「我和孩子也沒關係的,咱們的女兒可堅強著呢,她很健康,九叔叔就放心吧。」

「只要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這些都不算事兒。」

七七倒是也很樂觀。

畢竟孩子好好的,九叔叔也在身邊,這境況已經比先前那時候才知道九叔叔出事,孩子也快保不住的時候強太多。

不管如何,他們一家三口現在在一起,哪怕一起赴死,也是心甘如怡。

沐北冥無話可說,的確,一家人在一起,比什麼都好。

唯有緊緊的擁抱著七七罷了。

「七七,等我們出去,我們立馬離開這裡吧,就去琉玄島,先把孩子生下來再說。」

沐北冥真心希望七七趕緊生下孩子,其實也是心疼七七,這樣子真是太辛苦了。

而且好像隨時都有危險似的。

孕婦雖然不適宜長途跋涉,但是這雪國的情況也呆不下去

雪國到北海大陸得一個月時間,從北海大陸再到琉玄島得三個月時間。

總共得四個月,這時候就出發,到了琉玄島,七七怕是也快生產了。

所以,他們沒任何時間耽擱了。

「好呀,這雪國如今正是重建家園的時候,我們呆這裡也不合適,等我們出去就離開吧,我也很想諸葛琦他們呢。」

七七很想念琉玄島的朋友,自然求之不得。

沐北冥在此深深擁抱了七七,緊緊的,彷彿抱著的是天下至寶。

「我們就生這一個孩子就夠了,以後再也不要生了。」

沐北冥忽然感嘆了一句。

「為什麼呀九叔叔?我還想多生幾個呢,一群小朋友,想想都很好玩兒啊。更何況這胎可是女兒,九叔叔就不想要兒子嗎?」

七七一聽,自然也是不樂意了,她還想多生幾個呢。

她太喜歡小孩子,想到那些軟萌軟萌的小孩子,就止不住的心軟。

「不想七七太辛苦,兒子女兒只要一個就夠了,我從來不知道女人生孩子會這麼辛苦這麼危險的。」

沐北冥繼續感嘆,也是發自肺腑的緊緊擁抱,彷彿生怕七七會消失一樣。

七七卻是笑了。

「這一次是趕巧了來到雪國,雪國條件不好啊,以後若是在琉玄島或者其他地方,怕是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更何況,我也沒覺得多辛苦呢,你們都整天攙著我扶著我的,是你們太緊張了。」

七七倒是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能吃能睡的,就是得小心點別磕著碰著就行了。 抽籤系統抽出一根長白簽,林鋒本來心已經涼了半截,誰知長白簽隨機出物品,出了一個箱子。

開了寶箱后,一段系統提示音在林鋒耳邊響起。

「恭喜宿主獲得兌換點數大禮包!」

林鋒一愣,頓時笑開了花:「那句老話怎麼說來著,上天為你關上一扇門,就必然會打開一扇窗。」

「該是我的東西,你就跑不了。」

笑過之後,林鋒冷靜下來:「等等,先別忙著高興,說是大禮包,但誰知道他會獎勵多少兌換點數?萬一要是只有個千八百的,那就白高興一場了。」

這也不是沒可能的,當初開新手大禮包,才開出了三百個兌換點數,寒酸得要死。

林鋒有些忐忑的進入兌換系統,仔細一瞅自己現有兌換點數,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大禮包,直接開出一萬兌換點數!

半晌之後,林鋒才回過神來,哈哈大笑:「哥這下也是有錢人了,一夜之間從低保奔小康啊!」


「天靈補缺丹,哥來了!」

其他東西什麼都不管,林鋒直接拿下了天靈補缺丹,八千兌換點數瞬間消失。

雖然財產急速縮水,但這種一擲千金的快感還是讓林鋒很爽。

關鍵是他之前太窮了,千八百兌換點數精打細算省著花,好幾千的東西只能看著流口水。

兌換點數上萬的那真是看都不敢看,唯恐心絞痛。

林鋒捏了捏到手的天靈補缺丹,仔細看去。這丹藥有嬰兒拳頭大小,整體竟然是半透明的雪白色。

丹藥的中心隱隱呈現黑色。這黑色的核心時隱時現,圓缺變幻。就彷彿一個漏洞,被不停彌補一樣。

最奇妙的是,林鋒心神與這枚丹藥溝通,竟隱隱可以感到幾分情緒波動,就彷彿一個有自身喜怒哀樂的生命一樣。

「法寶與法器間最大的不同,就是法寶會產生自身器靈,擁有自我意識。」林鋒心中想道:「現在看來,高級丹藥和低級丹藥之間,也有很大不同。」

「高級丹藥也和法寶一樣。 帝醫傾天:特工狂妃,榻上撩 ,漸漸凝結出丹靈。」

林鋒細細觀察這枚天靈補缺丹,感受其中藥力波動,發現天靈補缺丹雖然已經有了生命特徵,但是還不像六形劍那樣的法寶,真正擁有完整清晰的自我意識與記憶。

他帶著天靈補缺丹來到回天金閣,利用銀色八卦推導天靈補缺丹的丹方。

這一次推導,時間比上次推導通天丹要更長一些,不過很快。天靈補缺丹的丹方就在林鋒眼前浮現。

林鋒查看了一下丹方,心中有了數:「煉製工藝雖然困難,但有回天金閣和天外心火爐相助,應該可以克服困難。不過這所需藥材,玉京山上似乎還不齊全。」

林鋒出了回天金閣,來到葯田所在的山谷。剛到這裡,林鋒心中便微微一動。

落在山峰頂上。林鋒視線向下方山谷里望去,就見一個紫衣少年正蹲在那裡。動作嫻熟的修剪一株靈花。

這種修剪,可以讓靈花長勢更加旺盛,更有利於開花。

林鋒微微點頭:「系統曾經提到,楊清於靈草靈藥培育上頗有天賦,現在看來不僅僅是天賦,他本人對於此道也非常熱衷,有著非比尋常的愛好。」

楊清面帶微笑,動作輕柔流暢,富含一種藝術般的節奏感。

在林鋒印象中,楊清永遠是溫和謙恭中,帶著幾分拘束與自卑,很少能見他這麼放鬆而又自信的做一件事。

修剪好了這株靈花,楊清站起身來,臉上露出放鬆的笑容。

但這笑容一閃即逝,他的表情變得有幾分怔忪和哀傷,視線雖然隔著山谷,但仍然望向遠方。

林鋒在他哀愁的心緒中,敏銳地捕捉到了幾分憤怒、疑惑和狂躁的情緒。

「他這是想起莫名其妙覆滅的雲水洞了?」

對於楊清懷念原先的舊師門,林鋒並不介意,重情之人總比白眼狼要好得多。

楊清發了一會兒呆,又低頭看了看眼前的靈花靈草,突然間沒了興緻,甚至還有幾分內疚自責。

他走到一旁盤膝而坐,開始用心打坐修練。

林鋒微微搖頭,來到楊清的身邊,說道:「有決心固然是好事情,但強行壓制自己的天性,只會事倍功半。」

橋師爺 ,連忙起身向著林鋒行禮:「師……師父。」


林鋒擺擺手,示意他坐下,同時自己也在地上盤膝而坐,緩緩說道:「你天性舒緩,愛好自然,雖然稍嫌懶散,但未必不是最適合你自己的道路。」

楊清抿了抿嘴唇,低聲說道:「弟子深知自己實力低微,得蒙師父收為親傳弟子,心裡惶恐得很,所以就想努力用功,不負師父教導。」

他頓了頓后,聲音更低了:「雲水洞被滅了,我心裡很難過,很憤怒,可是偏偏連仇人是誰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但心裡想著,提升實力,總應該不會錯。」

林鋒微微一笑:「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都有適合自己走的路,嘗試做出改變,這沒什麼不對,但若是與自身天性完全南轅北轍,這種改變,往往不會有什麼好效果。」

楊清不好意思的笑笑:「三師兄沒築成靈台,都那麼強,可他仍然不滿足,反而更加用功,我見三師兄那麼努力,就忍不住想向他學習。」

林鋒一咧嘴,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楊清口中的三師兄,自然是指汪林。

「是不是每個人都比較容易被他人所擁有的,自己偏偏缺失的東西吸引?」林鋒心中一陣胡思亂想,真要說起來。汪林和楊清,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不僅僅是天賦潛力。連性格上都是站在對立面上的。

林鋒淡淡說道:「為師剛才說過了,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道路。學習他人長處是好事,但也要結合自身實際情況。」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